小猫臭臭 / 我的图书馆 /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分享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2013-09-27  小猫臭臭

关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的思辨

 

爱因斯坦在他的“相对论”一书中,演示了他的思辨方式。第一,他提出了一个“参照系”的问题。这就是,一切理论论证,都必须从一个确立的共同前题,共同的参照系开始。古典欧式思想体系是三维的参照系,是“长,宽,高”的模式。这为所有“实验”的科学家作为出发点。

 

在一个相当长的时代,到迄今的许多学校,还都是先从“速度x 时间x 距离”这个三维的体现为客观现实的“模式”出发。一旦你被先被教育成只知道这是“唯一”正确的“现实”的“抽象”,你就在此思维框架中思维。而一切观察都被这个三维的“框架”“仲裁”为:正确,有效,客观,被证实的。

 

爱因斯坦称以此三维作为参照系的考察物理世界的方式为“前科学时代”的思维定势。而他则在数名数学家的思维革命成果之上,创立了“四维”的参照系。他并没有完全否认三维参照系的“革命功绩”,并在他自己的创立新体系的过程中指出三维和四维的两个体系之间的继承性,互补性,和“不兼容性”。

 

他的思维是开放的。他指出“物理世界”有可观察到的实体界'不可观察到的微观非实体'界。从纵深两方面拓展了科学思维的力度。而依照严格的逻辑学'方法,他指出空间'这个概念的自相矛盾性'。他对人类智力如何创立了空间'时间'概念,提出了他的假说';那就是说,时间是人的记忆对'体验进行序列化的智力冲动的结果。而人类智慧对任何经验反馈的自然冲动是这种'序列化发生的条件。这一'序列化就是时间的'语言外衣。在这一语言的表述中,经'回忆过的'经验和经历,'呈线性的序列。这是因为人类的回忆总是发生在经验之后。因而我们可以发现时间概念的发生源于回忆者的立场,即他观察某一事件,回忆这个事件,并表述对这一事件的观察的立场“。

 

从“我”这一观察“站”出发,就必然产生了“时序”,时序就像地理的坐标,有了“时”和“间”的指认。时和间都是观测太阳“日”的结果。是“日移”的序列,是每一观察点的推进(aggression)。古人的观察积累进化到了“文字”的阶段,这种秩序就在地理的空间和想象的空间展开,就呈现为“先验”的“结构”。如过去,目前,今后,未来等在人脑中的“时间概念”,成为“描述”事件的必备的一个维。

 

原始人的时间概念是“大时间,梦时间”或“深时间”(bigtime, dreamtime, deeptime)并没有绝对的“现在和过去”,只有“事件”没有“时空”。现在过去未来都是可以互换的,就像在梦中,没有地理的空间限制,也没有时间的先后。

 

绕了这么大的圈子,现在回到“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诡辩”命题来。使用爱因斯坦的观察方式,就要首先确认“参照系”,“出发点”,命题要从同一“前题”出发。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命题”正是在这个“先,后的时序前提上,耍了一个”花招“。就是把鸡和蛋这个互为因果的,没有绝对的时间前题的“蛋和鸡”的发生事件,巧妙地按常识“鸡生蛋”,蛋长成鸡,再生蛋“的逻辑时序,简化为鸡生蛋,蛋生鸡”两个“循环时序”,而不提只有鸡可以生蛋,但是蛋不能生鸡,蛋只能孵出鸡,鸡长大了再生蛋。你如果把蛋煮熟了,蛋就不生鸡了。蛋和鸡的转换链就断了。

 

但在抽象思维中,你不能傻呵呵地提出“只有鸡才生蛋”,蛋不一定孵出小鸡,再长成鸡,再生蛋。因为任何问题一经提出,就获得了某种“学术霸气”。就很有神秘威慑力。这样一个明显的“鸡生蛋”的“生理事实前提,绝对真理”,被“讹变”成了一个“鸡和蛋的先后时序问题“。在这个鸡和蛋的谁先谁后的问题中,实际已有两个“时序前题”。当你说“鸡在蛋先”时,发问者就“改换命题”,“提出没有蛋,那来的鸡“。这样,蛋孵出鸡(蛋生鸡,有蛋才有鸡)就成了“偷梁换柱”的“隐前提”的“相对真理”。而如果你要改口,问者又可以“如法炮制”,把前提改时序,因而,不管你说谁在先,问者都可以改变“前提”指出你的“答案”不对。

 

以“循环时序”对“鸡先还是蛋先的”这一现象的设题,是“一问两答”的“诡辩”。只要你不“确认”问题的“前题”,即不强迫发问者只给一个具体案例,只有一个确定前题,并得出一个答案,你就会被“骗入”“循环时序”的“暗语”里,无力自拔。问者可以随时暗自改变“前提”。你总也答不对。

 

其实,只要确认前题,改变“命题”,即,在先有了鸡的条件下,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这个答案有两个。

1:先有鸡,就是先有鸡。

2:先有鸡,鸡才能生下蛋,那蛋是有了鸡的前提下的第一个产物。先有了蛋。

 

在这个答案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前提“变幻”的“可能”,而答案也可能因问者和答者的不同“心理思维立场”,有不同的答案。此问题之所以“诡诈”,就是因为“设题”时,使用的语言媒介是“模棱两可”的。前提是可以任意“改变”的。因而答者就处于“下风”。怎么都不对。

 

有了鸡,就可以有蛋。但是有了蛋,不一定有鸡。这是因为在现实中蛋会被煮了吃。或蛋会掉在地上,打破了,就罦不出鸡了。有了鸡,鸡在先,后有蛋,但也不一定有蛋。因为公鸡就不生蛋。不过问我此问题的老美“军大衣”先生,只知道有生蛋的鸡,不知道(可能不意识到)有不生蛋的鸡。其实美国也有不生蛋的鸡,叫“rooster”公鸡。不过“军大衣”先生在美国买鸡,只买“chickens”,不买hen, 只知道生蛋的才叫鸡,鸡指母鸡。因而对“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的设题,我劝军大衣先生最好改成:“你知道是先有母鸡,还是先有蛋?”我回答说:军大衣先生,你应该这么问我:“潇潇伊人,你说是先有没煮过的,没摔破的,可以孵出小鸡的蛋,还是先有母鸡?”我说,您军大衣先生怎么不说公鸡的作用呢?军大衣先生说,我们就用一个“鸡”字,是“类”词,不用具体说什么鸡。我说,一般人不知道,没有授精的蛋是罦不出小母鸡的,没有小母鸡,就没有大母鸡,没有大母鸡,就没有接受公鸡鸡精的母体,谁也生不下蛋,也就没有任何鸡了,不管是母鸡,公鸡,小母鸡,小公鸡,不管生下的是双黄蛋,还是公蛋,还是母蛋。还是什么性别的tmd 蛋,总之,有了“鸡生蛋”的前提,是先有鸡。有了“蛋生鸡”的前提是蛋生鸡,怎么说都行,就看你“肚子”里存的是什么“鸡蛋”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