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科学网—物理大牛们的八卦

2013-10-26  无名小兵

1.Schwinger以超强的算功闻名。有段时间 Schwinger在Oppenenheimer(奥本海默)那里干活。有两个年轻的物理学家来找奥本海默请教一个问题。此时奥本海默已经进入脱产的老板阶段,就告诉他们这样这样算,回去自己算吧。当天Schwinger狂算了一个晚上,最后就把结果写在一破纸上,塞到一口袋里。过了5、6个月,那两个人回来了,高兴把结果拿给老板看,Oppenenheimer就对Schwinger说你不是早就搞定了吗,你去对一下。Schwinger就回去把所有的衣服翻了遍,终于找到了那个小纸团。对了一下,回来告诉大部分是对的,只差了一个因子。于是 Oppenenheimer转身就对那两个家伙说:“你们赶快回去,找找看哪里少了个因子。”看,当老板狂吧?
   
   Schwinger的工作时间和其他人是正交的。一般他下午5:30去办公室,那时候别人都回家了。所以如果有问题,总是留个条子在他的桌上。一次一个物理学家不太懂BESSEL 函数,就留个条子在他的桌上。第二天他发现一本40页的答案。但是他发现这个结果没有物理意义。就又留条子问你是不是弄错了?Schwinger自信地说没问题。这哥们只好自学相关的数学,好长时间自己也弄出来了。再对一下Schwinger的答案,发现 Schwinger用错了一个公式。这事很丢面子,于是Schwinger恼火地说:下次再也不到书上抄公式了,用什么一定自己先推一遍。
   
   Feynman没教出好学生,Schwinger却是个好老师,最著名的有Glashow,在Harvard师从Schwinger。 Glashow也是个怪才,一次他给他教的学生考试,好像考电动力学吧,学生们被卷子上的一道题目卡住了,个个满头大汗。Glashow突然想起来了,对学生们说:“卷子里有一道题目我也没有做出来,谁做出来了告诉我一声。”全体学生尽皆晕倒。    


2. Dirac把Fermi-Dirac统计叫做Fermi统计。为了对称,将Bose-Einstein统计叫Einstein统计。 Dirac被通知拿到炸药奖。他不想领。他对同事说不想出名。同事说,我靠你不领那更出名。 Dirac遂去领奖。


3.Weisskopf是大家公认的Pauli的最好的学生。Weisskopf第一次去Pauli办公室见Pauli,敲门后只听里面问,“谁?进来。”进门之后,Weisskopf看见Pauli正趴在办公桌上计算,头也不回道,“谁?坐下。”几分钟后,Pauli的计算告一段落,回头见到Weisskopf,愣了一下,问,“你是谁?”Weisskopf于是自我介绍。Pauli说,“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我的新助手。。。要知道,本来我想挑Bethe的,可是他最近兴趣转到固体去了,所以我只好将就着要你了。”Weisskopf满头大汗。。。“喏,这儿有一个问题,你先拿去算算,一个礼拜以后让我看你的进展。。。”  一个礼拜之后,Weisskopf把自己的计算结果拿给Pauli。Pauli一行行看下去,突然大叫道,“为什么我没挑Bethe!”  Pauli虽然说话刻薄,但是为人很好,对学生也不错。Pauli死后,Weisskopf写了一篇很有感情的文章,纪念自己的老师。


4.Feynman把他的汽车上用喷漆画满了Feynman图,车牌上写着Quantum(量子)(Murray Gell-Mann的车牌上写的是Quarks(夸克))。有一次Feynman在中西部旅行,停车进了一个麦当劳。有个哥们上来问他为什么要在车身上画满Feynman图。他说,因为我就是Feynman!那个哥们于是“啊啊啊~~~~~”


5.有一天,这几个大牛在一起聊收到的古怪电话和信件。feynman提到说,有一次他收到一个女士打到他办公室的电话,向他阐述一个荒谬至极的电磁理论,他想了各种办法也不能说服那位女士挂断电话,郁闷极。Gell-Mann就说了,哦,我想起那位女士了,她给我也打过电话,不过我没用半分钟就把她搞定了。“你是怎么做到的?”Feynman问。“我跟她说,你最好去找Feynman,他是我们这儿这个领域的专家!”


6.物理学家Richard Sherman在他做加州理工学院的研究生研究超导的第一年,就刚好领教了Feynman在解决问题上的天才本领。他在Feynman办公室的黑板上写方程,Feynman用脑子分析这个问题的速度几乎和他写的一样快。这时,电话铃响了,来电话的人问的是个高能物理方面的问题。Feynman立即转向这个复杂问题的讨论,谈了约摸十分钟就给解决了。他挂上电话,又回到超导问题上来,从刚才打断的地方开始,一直到电话铃再次响起来。另一个人又有一个问题,是涉及固体物理的。Feynman给解决后,接着又讨论超导。


7.吴健雄的事情也是得罪了合作者,当年宇称不守恒实验肯定能获诺贝尔奖的,结果没有获得,这个是个很大的原因。吴不懂低温,是跟标准局的几位低温大牛合作的,实验结果出来以后,吴一个人写的文章,好像因此得罪了那几位。。。吴健雄写文章压根没通知那三个,开会的时候别人都以为要讨论文章怎么写,结果吴健雄已经把文章拿出来让他们表态了。据说谈到排名的时候,吴叹了一口气,然后就.....排名第一了 。


8.有关电子荷质比的测定,密里根油滴试验。现在都知道密里根的这个nobel是骗来的了。所以物理系曾经伪造数据的同学不必内疚,万一你给中国骗个nobel呢。Miligen must have modified the data cause a constant he used is not correct at that time, he can not get the right answer with it the constant should be the one in stokes equation.  


9.海森堡当年在慕尼黑跟索莫菲做博士,系里另一个老大是wien. wien认为每个学生都必须在理论和实验方面都做得很好,因此对实验水平要求的特别高,但是海森堡。。。咋说呢,估计实验水平跟俺大学时候差不多,数据伪造的多.据说他有次测音叉频率,直接拿耳朵听了一下就交差了,:D。所以wien老大好像对他不是很满意。到了毕业的时候,可就麻烦了,因为wien也是老大阿,所以毕业答辩,wien和索莫菲是评委,分数是两个人共同给的,索莫菲那边没啥,毕竟自己的大老板阿,而且给的题目海森堡做得不错,肯定是最高分了,wien那边就麻烦了,海森堡这个愁啊,于是早早的把理论的论文交了,开始准备实验去了(不会是跟我一样天天上bbs去了吧)。到了答辩的时候,wien和索莫菲坐在桌子前,大家发问,前面都是数学问题啥的,海森堡轻松搞定,正在得意的时候,wien发问了。wien知道海森堡最近一直在捣鼓法布里博罗干涉仪,心想这个他熟,于是就让他现推一下这种干涉仪的分辨率,海森堡折腾了半天,不会,wien一看敢情这个太难了,就来了句,你把普通显微镜的分辨率推一下吧,这个咚咚也就普物水平,应该算是放水了吧,结果海森堡郁闷半天,还是不会。答辩结果,索莫菲给了海森堡一个A,wien给了他一个F (fail),不过最后两项成绩一合计,海森堡还是顺利毕业了,不过据说成绩是这个系有史以来的倒数前三。索莫菲倒是没啥,当天晚上开了个party,要庆祝海森堡获得博士学位,海森堡可是受不了了,借口自己身体不舒服,提前撤退了,然后背包就去了波恩那里。波恩在大约年前就给了海森堡一个研究助理的位置,但是海森堡不知道自己毕业成绩这么烂,老大还肯不肯要阿,于是他一去就跟born说了答辩的情况,波恩考虑了老久(我估计中间海森堡快担心死了),然后跟海森堡说,这两个问题是比较tricky的,答不出来也不算什么,这个位置还是给的。虽然老大发话了,但是海森堡还是心里不踏实啊,于是他决定再跟个老师认认真真学习做实验,于是找了另一个哥廷根的老大,要他教自己实验。可是据后来的事实证明,海森堡学了两遍实验,还是啥都不会。到了海森堡发现测不准原理的时候,其中一个理想实验也是有关显微镜的分辨率推导的,不幸的是,他还是不会,是bohr帮他做出来的,:D。顺便提一句,海森堡的理论的论文是关于水流的运动问题,要求解湍流,前面的八卦里我们说过,他的解是猜得,不过wien对他这片文章很满意,准备让他在wien自己主编的一份杂志上发表,不过有另一个牛牛不同意,认为结论不够严谨,所以没能发。大家猜猜这个牛牛是谁?她叫noether。一些补充。重新翻阅了Uncertainty那本书,里面提到的是海森堡答不出telescope or microscope的分辨率,甚至,更糟的是,他连蓄电池的原理都没答出来wien后来给海森堡老爸写过一封信,说在他看来,海森堡不适合从事物理。海森堡在哥廷根学第二遍实验的时候,好像跟的人叫franck,过了一段儿,franck劝海森堡离开实验室,因为这样海森堡可以真正利用自己的时间(原文是the bored young man could make better use of his time doing theory), 说白了就是劝他不必在实验上白费力气了:D。另外书里提到born对海森堡的遭遇表示理解,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在实验方面也并非那么顺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