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迷 / 文征明 / 文徵明的人品与艺品

分享

   

文徵明的人品与艺品

2013-11-03  苏迷
文徵明的人品与艺品
  按语:苏州博物馆继去年举办“石田大穰——吴门画派之沈周特展”之后,还将于11月12日开始举办“衡山仰止——吴门画派之文徵明特展”。届时,将会有来自海内外多家博物馆收藏的文徵明真迹展出,观众将会有机会鉴赏到多件难得一见的国宝级珍品。

  □冀洪雪

  明代中叶,“吴门画派”可谓群星璀璨。文徵明是当时苏州文坛画界继沈周之后享有宗师地位的人物,他与沈周、唐寅、仇英并列绘画史上的“明四家”,又与祝允明、唐寅、徐祯卿同为“吴中四才子”。文徵明等人把明代书画引入了全盛时期,不仅在中国书画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且对后世影响深远。
  文徵明(1470-1559),初名璧,字徵明,后改字徵仲,号衡山居士,长洲(今苏州)人,出身官宦之家,父亲文林曾官居南京大理寺丞及温州知府。他学文于吴宽,学书于李应桢,学画于沈周,早年曾数次参加科举考试未被录取,于是致力于诗文书画。五十四岁时,文徵明被推荐进京,授以翰林待诏名衔,参与《武宗实录》的编修。进入官场的文徵明,在功名利禄面前,显得从容而淡定,面对声色犬马,也能泊乎无心,断在其中,万变于前而不动,出乎淤泥而不染。为时不满四年,他深感官场的黑暗和仕途险恶,于是上疏求退,回到苏州专力于诗文书画等艺术创作,过着平静优裕的风雅名士生活。他性格热忱而谦逊,谨慎而正直,始终保持着高洁的操守,不恃才情而傲世骂俗,不因退隐而放浪狂诞,正所谓在山林而不放浪,处江湖而不狂狷。这种追求人格自我完善的精神对后代起到了为人师表的作用。经过屡次赶考的失利和在京城为官时对仕途险恶的亲睹亲历,文徵明情愿在故里闲居,从字画之中寻找一方净土,作为精神寄托。当江西宁王朱宸濠派遣使者来礼聘时,他表现得十分淡泊,没有像唐寅那样欣然应邀前往。他从自身的经历中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在明代严酷而又腐朽的政坛上,正直的人很难有立身之地,仕途并非人人皆能走得通。进入封建官场并有所作为,不仅需具备超人的文才和对封建吏治的精通才干,更需要从政的手腕和智慧,以及宠辱不惊的从容心态和圆通玲珑的周旋能力。正是因为他持有清醒认识,才避免了一场潜在的政治风险,而唐伯虎从宁王那里脱身返回苏州后,仍然受到一些牵连,常有官吏来问,过得十分不安宁。

  文徵明诗、文、书、画兼能,人称“四绝”全才,但其成就和影响最大的首推绘画,并尤以山水画著称。他在绘画上最大的成就是促进了文人画的复兴,从他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自元代以来文人画的发展脉络和艺术风格的衍变。
  他学画的直接老师是沈周,但对他影响最深的是元代画家赵孟頫、王蒙、吴镇等人。他学沈周、吴镇的粗笔面貌,世称“粗文”;学赵孟頫、王蒙的青绿重染,人称“细文”。他早年以工细为主,中年以后粗细兼善,越到晚年越工整,苍劲与秀润兼具,其中尤以细笔为主。不管是细笔还是粗笔,其画作总的特点是景物平和恬静,很少有动荡奇异的气势,画面布局层叠向上,纵深空间变化不大,其笔墨清秀含润,没有雕琢和刻露的痕迹,既有文人画家的天真生拙,又有浓厚的抒情味道和书卷气息。他的小青绿山水,室宇人物和墨笔古木竹石,明显从赵孟頫画法变化发展而来,而其萧疏幽淡的情调、层层叠叠不重纵深关系的布局、棱角分明的矾头等特征,又与黄公望、王蒙、倪云林的绘画有一定的继承关系,更体现了文徵明本人的审美情趣和性格气质,同时也反映了当时江南文人的思想情操和审美爱好。从苏州博物馆收藏的《五月江深图》看,其渊源从元代王蒙而来,而精神气派则完全是其自家本色,不失为其细笔中的精品。他最常表现的还有元代形成的书斋山水和明代流行的纪游山水。这些作品的现实成分突出,运用“夺造化”、“师自然”的艺术手法,将吴门的山水之美呈现于纸绢上,如《石湖图》、《天平纪游图》、《洞庭西山图》等皆是受人称道的佳作。由此可见,他的画作师承中又有变化和发展,一改元人孤寂、清空、萧条,“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文人山水基调,以文人特有的赏画品茗、寻友赋诗等现实生活与苏州园林合成一种清新、温馨和恬静的人情氛围,形成了明代文人山水的新格调。其作品风格融合了唐宋以来文人画、院体、浙派中工细缜密的一路画脉,发扬文人之典雅、文静、秀逸的特性,成为明清时期重要画风。
  尤为可贵的是,文徵明与其师沈周一样,都非常强调人品与画品的关系,为后世文人画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品评标准,即“人品不高,用墨无法”。沈周对他很器重,曾在赠诗中给予极高评价:“老夫开眼见荆关,意匠经营惨淡间。未用荆关论画法,先生胸次有江山。”明代闽派诗人代表谢肇淛在其著作《五杂俎》卷十五中曾写道:“文徵仲作书画有三戒,一不为阉官作,二不为诸侯王作,三不为外夷作。故当时处刘瑾、宸濠之际,而超然远引。二氏籍没,求其片纸只字不可得,亦可谓旷世之高士矣。”文徵明的年寿比沈周更长,其作品数量多,流传甚广,晚年的画甚至超过了沈周。通过各类古籍翻查统计,其作品多达一百五十余幅。因此,称其为吴门画坛的巨擘无可非议。
  文徵明亦擅长花卉、兰竹,且以水墨见长,远法宋元,近师沈周,劲健之中又显秀逸之感,将元代文人水墨花卉画的意趣发挥到了新的高度。他所作的墨兰潇洒飘逸,人们名之为“文兰”。文徵明还善画人物,他和唐寅、仇英的人物画开创了后世人物画的模式,不仅为晚清的画家开了画路,同时在民间工艺美术的人物绘画中也无不以其三人的仕女画为范本。他的《湘君湘夫人图》仿顾恺之画法,塑造了屈原《九歌》中两位女神的形象,线描高简流畅,人物间顾盼呼应和缓缓行进的动态,流露出真挚而细腻的感情色彩,显示出画家迥出时流自成一格的特色,不愧是一幅传世名作。历代名家对文徵明评价甚高,吴宽曾评价:“文徵仲书画为当代宗匠,用笔设色,错综古人,闲逸清俊,纤细奇绝,一洗丹青谬习”。董其昌也曾称其为“精工古雅,有唐、宋名家风格”。

  沈周去世后,吴门画派便进入了文徵明时代,这也是吴门画派最辉煌的时代。此时,画家师从吴门画派较之沈周在世时更多,且出现了许多大家。文徵明对后世的影响是深远的,他尤其注重诗、书、画的有机结合,也由此促进了文人画的这一优良传统更臻完美、普遍,有力地影响了明代后期乃至清初画坛。通过他们不断的艺术实践和大胆的艺术创造,文人画创作适应了时代变化,走上了“雅俗共赏”、“文质相兼”的发展道路。此外,文徵明对后辈的影响尤不可小觑,仅文徵明家族传派就有十一人,如儿子文彭、文嘉,侄子文伯仁等,加上门生等多达三十余人。其弟子大多是能诗善文擅画的文坛名流,如钱毂、陆师道、陆治、陈道复、朱朗等,他们组成了一个文化名人群体,使得吴门画派的影响力超越了苏州地域范围,在全国画坛上形成了左右画风的局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