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百姓信赖的好支书

 baizhebuhui 2013-11-03

——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支书陈大兴的故事

  满头白发,一脸沧桑,双眼布满了血丝。记者见到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支书陈大兴时,他正在刺梨园中接待前来采果的客人。满头白发在一片金黄环境中显得格外醒目。

  “他的白头发比老父亲还多,其实他只有45岁。壮年白头,是因为他为全村600人的同步小康操劳所致。”村主任张美红以很佩服的口吻说。

  陈大兴曾经是当地有名的“陈百万”,但妻子刘泽英总是戏称他“陈白劳”,因为他辛辛苦苦操劳一辈子,好不容易挣到点钱,却又转手投到村集体的发展上,到头来和杨白劳一样满屁股的债越滚越多。

  陈大兴说:“所有的金钱债务我都会按时还清,但欠家人的情却永远还不清。谁叫我是大伙选出来的呢?”

  众人眼里,他有着侠客般的胆识气度,透着一股“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豪迈洒脱。

  壮年白头为了谁一根银丝一道关

  说他如“侠客”,是因为他历经磨难仍存矢志不移的勇气和仗义疏财的气魄——责任自己担,利益大家享

  大坝村位于西秀区东南近40公里处,村民居住在四面环山的坝子中。虽然土地肥沃,但缺水严重,村民长期从事传统农耕,并不富裕。

  “我一定会带领大家共同富裕!”1996年,挖过煤,养过鸭,不安于贫穷的陈大兴被选为村支书,当时还只是个28岁的毛头小伙。

  上任之初,他便私人贷款带领村民承包邻村许官村的180亩荒山种植中药材黄柏,套种薏仁米和花生。但秋收正逢雨季,大量花生霉烂。山上缺水,黄柏长得也不理想,6年间亏损10多万元。

  为了弥补种植业的损失,他在旧州镇承包挖土方的工程,却因此欠债1万多元。年关,债主威胁说要拿他4岁的儿子抵债,妻子都被吓哭了。但他带领大伙致富的决心没被吓退。

  次年开春,他向信用社贷款1.6万元,付完欠账,用仅剩的4000元领着100多个村民承包了甘堡林场5000多方的伐木工程,但60多万元工资却被林场一拖再拖。

  1999年,他从织金引种竹荪5000瓶,当年收入10多万元。次年,他带领6户村民把竹荪规模扩大10倍种了5.5万瓶,但竹荪价格从上年的每公斤360元跌至90元。头年挣的钱又全部贴了进去。

  产业结构调整屡屡受挫,让他意识到:致富,得吃透国家产业政策,看清社会发展趋势。

  2000年,他组织村集体向信用社担保贷款105万元,帮助近20户买农用车、搅拌机等,率大伙向建筑业进军。村民陈大龙、陈小发哥俩凭着搅拌机、农用车,各自年收入一二十万元。建筑运输业打下了大坝人的致富底气。

  烤烟是我省重点扶持的产业,他便带领村民种植烤烟200多亩。白天他的事务多,家里20多亩烤烟的管理只得“跟着月亮走”,乡亲常见他借着月光打顶抹芽、采摘烟叶。

  大坝村土地稀少,靠烤烟集体致富很难。他又把一年几万元的卖烟钱投入规模养牛。

  侠客有时也透着些傻气——为了“共同致富”的承诺,17年来,他不但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心血,还把家里的钱,全部献给了乡亲。

  上级支持村里建支部活动室,他把自家的牛圈占地平整后,无偿献出。国家下拨的资金不够,他又私人垫资两万元。

  有农户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按时归还贷款,为了保住来之不易的“信用村”评级,他私人垫资先还款。正是他的个人信用保住了全村的信用,多年来,大坝村每一个项目都能得到信用社的大力扶持。

  2003年,在区林业局的鼓励下,他瞄准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开始育苗。次年,他把香椿苗运到罗甸,但地处南边的罗甸县栽树季节早过了,50亩香椿苗和30亩杉树苗只赚得4万元。

  当地一些育苗大户就此收手不干。但陈大兴认准了就坚决不回头。此后,他每年育苗上百万株,年收入30多万元,成了真正的“陈百万”。

  村里的育苗大户也跟着多了起来,村民人均年收入逐渐向2000元迈进。细心的乡亲发现,不到40岁的陈大兴开始冒出了白发。

  慧眼识得黄金果无籽刺梨铺富路

  “侠客”的行为往往出乎常人意料——别人不在意的刺梨,陈大兴却当成了宝贝

  小说中的侠客往往有机缘巧遇。在同步小康路上不断探索的陈大兴,也遇到了改写他一生的“贵人”。

  在育苗的几年中,陈大兴结识了很多林业干部和专家。2008年,他意外见到区林业局正在培育的无籽刺梨。

  无籽刺梨果头虽不大,但肉质厚,口感酸甜适度,是一种理想的野山果。虽然林业部门大力推广,但推广效果并不理想。

  他说想种无籽刺梨,林业局无偿把剩下的苗全部送给了他。

  他用30亩好地种上了刺梨,逐年扩大刺梨规模至80亩,并把烤烟收入投入刺梨园中,精心管理。远近的乡邻调侃他,别人栽花你栽刺。

  花开花落,3年一晃而过。一蓬蓬金黄的刺梨让大坝初显富贵之象。陈大兴的刺梨结得又大又密,亩产达1000公斤。

  有商贩得知后,上门要全部收购,每公斤40元。天哪!30亩刺梨要卖100多万元呢!看到丈夫憨闯傻帽,苦日子终于熬出了头,刘泽英乐坏了。

  “今年我的刺梨不卖!”面对100多万元,还背着一身债的陈大兴婉拒了客商,更凉了同甘共苦10多年的妻子的心。“我种刺梨并不只是为了个人致富,而是要为大伙找到一条共同致富的路。”陈大兴有他作为村支书的打算。

  2011年11月12日,他邀请市、区领导和果商、乡亲,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无籽刺梨品尝会。时任安顺代市长周建琨得知后,也好奇地来了。在刺梨园里,周建琨看到了一个新兴的产业。一周后,市里组织全市各县负责人到大坝村召开刺梨产业现场会,号召全市大力发展无籽刺梨。乡亲终于理解陈大兴共同致富的志向,坚定了跟着他发展刺梨的信心。

  现场会后,陈大兴以村两委名义成立了大坝村延年果农民专业合作社。把村里的800多亩地全部收归合作社,每亩每年由合作社向土地承包户支付200元租金。种什么,由合作社统一规划规模种植。

  安顺市的刺梨育苗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大坝村延年果农民专业合作社肩上。当年冬,在林业部门的帮助下,陈大兴私人育苗100多万株,次年卖苗收入500多万元。

  2012年,在当地政府的产业政策扶持下,大坝村的2000多亩土和荒山全部种上刺梨。为了赶上全市刺梨发展黄金期,陈大兴又带领村民投入140多万元建起育苗大棚20多个,年出刺梨苗200多万株,不仅引领全市刺梨产业健康发展,还真正为村民找到了一条稳定的致富之路。

  每年育苗,村民的工钱收入达30多万元。村民吴小红通过打工学会了刺梨育苗技术,今年育苗3万株,可望收入6万多元。在大坝村,像吴小红这样的育苗户有20多户。

  正在装箱的村副主任卢正学说,很多人慕名前来观光购果,目前合作社每天要卖出700公斤刺梨。

  “明年起,全村2300亩刺梨将全部进入挂果期,刺梨必定会成为大坝人的致富果!”陈大兴充满了侠客的豪气。

  华西归来心胸阔押宝刺梨建别墅

  “侠客”之行往往是特立独行的——有时让常人觉得是一个疯子,其言行带有不知天高地厚的“癫狂”

  安顺市去年组织优秀村支书到华西村参观学习。陈大兴一回来,就组织村干部和党员开会,把考察华西的见闻和感想与大家分享后,话锋一转,提出拆旧房建新村。就是用5年时间拆掉全村158户原有的全部房子,重新集中规划建设新村,每家住一栋近400平方米的别墅。他说:“华西村能干成的事,大坝村也能干!”

  每户花33万元住别墅,人均收入只有7000多元的农民敢想吗?村里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他就给大伙算账——平均一家14亩刺梨,投产后每亩每年至少可收入1万元以上;新村建起后,依托刺梨园,大坝乡村旅游必然兴起,其收入不比卖刺梨少。一个年收入20万元的家庭难道住不起30万元的别墅?

  张美红说:“虽然大家不敢和他一样把宝押在刺梨上,但大家都相信他是对的,即使他疯了大伙也决定跟着他干。”很快就有张美红、卢正学、陈大龙等28户报名。

  说干就干,他私人垫资请黄果树设计院做好了规划设计,与建筑商李永建签订了建设合同。春节一过就要施工了,但报名的农户仍在观望,连征地拆迁的钱都还没着落。

  镇里少数干部也嘲笑他的大坝别墅梦是痴人做梦,“说鬼话”。妻子说他傻,叫他“陈白劳”,并不是一时的气话。因为他总是把胳膊往外拐。

  陈大兴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又把自己卖刺梨苗赚下的钱先垫出来征地拆迁、平整地基;争取交通部门投入100多万元硬化进村的两公里大道兼街道;整合新农村建设、村庄整治等项目款支付建筑商的进场费。

  工人进场了,楼层逐日增高,别墅雏形初现。建筑商在催进度款。他知道乡亲们的担忧,没有催大家交款。

  他向区委书记罗建强汇报了大坝村的发展前景和遇到的困难,罗建强很支持他,当即要求区林业局尽快支付拖欠陈大兴的刺梨苗款,并尽量整合相关项目资源支持大坝村。

  百万元苗款到账后,他瞒着家人一分不剩地付给了建筑商。连搭档张美红当初都觉得其不可理喻:“要是我有那么多钱,肯定不会再折腾。”

  没过几天,刘泽英知道他又垫资百万建别墅的事了,他安心等着挨一通骂。没想到妻子却没当回事儿:“这么多年我也理解他了,他的心属于全村人。”

  几个月过去了,大坝新村宽阔平整的通村大道已完工,大道两旁,28栋别具一格的别墅已进入装修阶段,有的农户已作好搬进别墅迎新年的打算。

  “这么好的房子我从未见过。”陈大龙带着记者走进他家的三层别墅,只见两个宽大的客厅,7间卧室,两个卫生间,楼下还有一个小车库,不逊于城里的别墅。

  “起初也有人以为陈大兴是借建新村赚大家的钱。”村民李麻友说,大坝别墅每平方米的成本是790元,除去村里支付的拆旧房补助和国家项目补助后,每平方米只需支付680元。

  眼看痴梦变成了现实,一分未出的大坝别墅家庭深感惭愧。他们纷纷倾全家所有支付建房款。不够就请陈大兴担保,尽最大额度向信用社贷款。

  10月16日,陈大兴协调并担保,为村民王更生等11户共贷款215万元。粗粗一算,他个人为村集体和农户垫资的钱,加上担保的款项,已超过500万元。这么沉重的担子压在一个农民肩上,头发怎么会不变白!

  “金刺梨一定会圆我们的别墅梦!”王更生庆幸他将是第一批入驻别墅的村民,眼下又有10多家报名建别墅。

  双堡镇党委书记支洋很是为辖下有陈大兴这样的农村领头人而自豪:“在同步小康进程中,我们特别要注重发现并培养像陈大兴这样思想开放、勇于创新、大公无私、甘于奉献的基层干部。”

  家乡初显新气象方知小康前路遥

  和“侠客”一样,名气越大,责任越大。陈大兴头上光环越多,其担子也就越重

  “陈白劳”并不是杨白劳!侠客赶上了我省“两加一推”好时光,大坝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村民日益鼓起来的腰包,是对他艰辛付出的最佳回报。

  4年间,村民收入从不到2000元增至7590元。大坝村支部的组织带动能力得到上级党委的认可。几年来,烟水配套、危房改造、“一事一议”财政奖补、省级新农村“整乡推进”、农村人畜饮水等项目先后在大坝村实施——

  硬化路不仅通到家家户户,还直通一片片刺梨园。村里建起了停车场、农家乐、荷花垂钓池,种上了桃李园、核桃林。大坝无籽刺梨的“安顺延年果”商标也顺利获批……尽管大量的刺梨园还未挂果,但大坝村已做好准备,迎接以刺梨为主的农村休闲观光产业的来临。

  记者见到他时,陈大兴正准备动身到镇信用社联系贷款修路。

  前一天晚上,大坝村的村组干部和相邻的落水村鸡笼关组、平寨村江西组的村民代表开会直到凌晨4点。镇里已决定把鸡笼关组和江西组的900多人合并到大坝村,希望陈大兴能带领他们同奔小康,这也是两个组900多人多年的心愿。会上,一些大坝人反对并村,担心“小轿车”带不动“农用车”,因为新合进来的人比原村的人还多。

  “只要发展方向对,人多力量大,地广前路阔。”听完大家的发言后,陈大兴说,“并村是上级组织的决定,不能更改;两个组愿并到大坝,是人家瞧得起咱们,以后不能分‘老大坝’和‘新大坝’,都是一家人;合作社提取村民刺梨收入的三成,用来发展全村公益事业,按人头分红,缩小贫富差距。”

  “没想到老陈会给我们这么大一个见面礼!”江西组的村民代表希望尽快硬化通组路,需要80多万元。但镇领导说今年的项目早已分拨完,要等明年的项目。陈大兴当即表态:“马上动工,工程款由我私人先垫付。”在场的大坝人笑了:早就猜到陈大兴一定是这个态度!

  会愉快地散了。可说出去的话怎么兑现呢?两个组要致富还得靠发展产业……凌晨5点钟,陈大兴越想越睡不着,习惯性地打电话叫张美红来杀几盘象棋,这是他放松自己的最佳方式,村里的很多决定也是在棋盘上敲定的。

  一边下棋,张美红一边和他开玩笑:“这样下去,大坝人小康路会很顺,但你怕是很快就要从‘白头翁’变成‘秃头翁’了!”

  “哪怕只剩一根白发,就说明我的凡尘未了,村里的事务我还是放不下。”只念过半年初中的陈大兴不失幽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