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螃蟹绑在一起

2013-11-05  青梅煮茶

  董改正

  稻草不值钱,因为和螃蟹绑在一起,就卖出了螃蟹的价。这是关于如何交朋友、玩圈子的。早就有论点说,你的收入,可以通过朋友的收入平均值求得,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有人认为这是励志的例子。

  螃蟹扎稻草,是一种赤裸裸的不诚信。螃蟹是螃蟹,稻草是稻草,买家凭什么要付稻草的钱?巧取得售,不知隐瞒和羞惭,却拿来作为成功的案例,以激励尚未成功的人士,是一种只为成功不择手段的思维。什么时候,成功可以抛弃道义、且能明目张胆地宣扬?

  通俗地说,这种行为方式叫做“攀高枝”。攀爬的行为危险系数很高,何况是高枝?首先要让自己的身子骨轻起来,然后要学会赔笑脸,忘记尊严人格之类。攀爬在高枝之中,上不见天日,下远离地面,高枝若是肯伸手拉一把诚然大喜,若是不搭理或是蹬一脚,便是个身心都粉碎的下场。

  稻草想和螃蟹绑在一起,螃蟹不一定愿意,它可能更愿意和金绳银索相伴,提高自己的品位。《增广贤文》里说“结交须胜己,似我不如无”,若是如此,没有人能交到朋友,即使有,也只是交换,就像丘吉尔说的那样,“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想和螃蟹绑在一起,得和螃蟹商量,于是,交友成了交易。

  樊哙、灌婴等,被称作攀龙附凤的成功案例。樊哙是屠狗的,在鸿门宴上大为出彩,灌婴是丝绸商人,他们都跟随刘邦,累积战功,得以封侯。但是,那时候的刘邦,并无龙凤相,只是个处处挨打朝不保夕的角色,他们只能算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都是草,或者都是潜力股螃蟹,攀附二字,实在谈不上。

  攀龙附凤成功的,要算吕不韦,他成功地把自己和螃蟹绑在了一起,并顺利出售。后来的秦庄襄王,当时只是一个叫“子楚”的质子,吕不韦认为他“奇货可居”,通过手段,把他包装成一只螃蟹,并助他成功上位。所以,吕不韦是先于子楚成为螃蟹的,他根本不是稻草。而当寄主螃蟹死去,吕不韦成也谋略败也谋略,饮鸩而亡。

  《红与黑》里的于连,是通过情人卖到螃蟹价的,但也是情人的举报,让他的梦想伴同生命一起结束。他说:“这就是我的罪行,先生们,事实上,因为我不是受到与我同等的人的审判,它将受到更为严厉的惩罚。我在陪审官的座位上看不到一位富起来的农民,我看到的只是一些愤怒的资产者……”而他背离自己稻草的阶级时,他是想成为“资产者”的,他一直想和螃蟹们绑在一起,以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大化。

  也有螃蟹主动结识稻草的,比如说武王渭水寻姜尚,比如说陈寅恪举荐季羡林,但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姜尚和季羡林不是稻草,他们都是被泥浆暂时掩盖的金绳子。

  动机的不纯粹,开始也许尚能得逞,但时间的剪刀差越来越大,终有败露时。和螃蟹绑在一起是危险的,不如努力嬗变,让自己成为螃蟹,或者成为让螃蟹们主动寻求的金绳银索。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