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资源匮乏,却很富足的欧洲小国家

2013-11-13  陶然秋缘

比利时——资源匮乏,却很富足的欧洲小国家

来源— 张静宇
比利时鈥斺斪试簇逊Γ春芨蛔愕呐分扌」 

   

    去比利时,四个人,北京的刘经理、卢主任,浙江周教授,我。到北京机场才知道,陪同在香港机场等我们。飞了四个小时,到了香港的机场,又下地铁,了无声息的人群,繁忙的人流,自动化检票,让我想起了忙碌的蚂蚁。陪同姓郭,脸圆、面黑、大眼、厚唇、小个、敦实,年约四十岁,台湾大学药学系毕业。原来,他也是第一次去欧洲,只是,人家会英语。

   飞了十几个小时,到了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等待转机,机场那么大,语言不通,又怕走散,出了什么事,怎么向领导交代?四个人只好坐在椅子上,干熬了二个小时,到上飞机时,卢大姐突然说,手包丢了!里面有护照、美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丢了护照,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出国机会,四个人就只有回国了!心里一阵发急。突然听见广播里说,好像是“中国!”,于是急急忙忙跑到问事处,咳!就是她的手包!金发小姐连比划带说的告诉我们,是一个香港人送来的。真是遇见好人了!人家也没有核实、询问、笔录,就还给卢大姐了。

    到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时,已经是国内的深夜了,入住阿尔法酒店,实际上就是一个五层的小楼,但是精致的很,因为接收过工人阶级再教育,习惯考察工程的细节,真的,你看那磁砖、勾缝、用料,木材、纺织品、窗帘的花色、玻璃杯,卫生洁具,几乎是无可挑剔。

    兴奋让我们都没有睡意,到大街上走走吧!已是当地的下午三点多钟,街上很少遇见人影,铺着方形小石头的街道,看上去非常古老,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对面有一个店铺开着门,刘经理径直走去,一头撞到玻璃门上,高大的鼻梁上顿时裂开了一道伤痕,鲜血涌动,玻璃门上留下了鼻子的肤纹。赶巧,这是一个药店!赶紧买了创可贴,紧急按压止血,千嘱咐万嘱咐,千万不要感染,这是要命的三角区呀!再说,如果感染了,就又该回去了。咳,怎么老是出事呀?

    晚上,想洗个热水澡,浴盆挺干净,怕传染病,不敢泡澡,只能淋浴,刚进浴盆,一脚就滑进去了,膝盖磕到水龙头上,破了,出血了,别洗了,又是创可贴!

打开电视,听不懂,只能看广告,还别说,人家的广告片挺有意思,特滑稽。冰箱里的颗粒橙汁特别好喝,连下二瓶。想考验一下清洁工的工作,故意把瓶盖丢在了床底下的中间处,第二天发现,人家扫干净了。中国的酒店做不到,即使是五星级酒店,你会发现,边边角角都不干净。

    去一户人家、一个单位,要想知道这家是否真的干净,就去厨房、卫生间看看;你看一个人是否讲卫生,就看他的细节之处,比如胡须、指甲、头发、领口、袖口等,就行了。看一个企业的管理,也是这样。大标语、欢迎词、规章制度、光鲜亮丽的厂房、设施等等,那都是表面的东西。去趟卫生间,就猜个八九不离十。

    第二天,刘经理抱怨,这里的电压是110伏,插座也不合适,没法喝茶了。老头还特神秘地问,昨晚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打电话没有人接?我笑了,老头根本不懂英语,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老头又说,给小郭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你说他干嘛去了?卢主任说,怎么找不到被子呀?也不知道你们的电话,只好拿出衣服来披上,冻了一夜。我们都笑了,其实,我们就住在隔壁,屋里有空调,打开就是了。看来这位大姐是个让老公伺候惯了的女人。找到陪同小郭时,发现他住在一个豪华的套房里,客厅里的水晶吊灯非常耀眼,欧式沙发彰显贵族气息,四个人的眼神不由得流露出异样的神色,但谁也没有说。

    此行的目的是考察美国在比利时的一个药厂。小郭说,董事长不在欧洲,于是就开始旅游了。

    比利时是个小国家,没有什么资源,只有一点儿森林和铁矿,主要是加工业、金融业。比利时的玻璃器皿像水晶一样晶莹透亮,华美可人。花样繁多的巧克力,看的你不知道哪一种更好吃,吃到嘴里后,滑腻爽口,杏仁糖巧克力最有名了,还都是手工制作。黑底金边的包装,手工扎上花边的丝带,格外养眼。议会大厦小广场非常壮美,典型的哥特式尖顶楼房,伸出了众多的塔尖,直指苍天,门楣、立柱上雕着各种造型的人物,像放大了的砖雕。小广场的地面是方形的小石块,摆成了图案。著名的原子球、拿破仑兵败的滑铁卢遗址就在近郊。传说一个小男孩用尿水浇灭了导火索,拯救了布鲁塞尔,七拐八拐地寻找,总算找到了这个小男孩的塑像,多少年来,还是那么俏皮地捏着小鸡鸡撒尿。这个伟大的形象没有申请专利,却被广泛地的使用着,作成了图画,开瓶器等。比利时的妇女手工织一种蕾丝花边,在一个木头的圆盘上,中央是一个固定的小桩子,四周缀满了缠满白线的小木杆,纤细巧手,云来绕去,就像文革时期女孩子们的钩针作品,但是,这里的蕾丝花边图案非常的漂亮。价格也非常的贵。

    小郭第一次到欧洲,只能拿着地图找景点,隆冬季节里,跑到一片居民区里去了,家家没有围墙,我们竟然隔着玻璃窥视了人家的居室!真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处处透露着艺术的气息。想想自己的居室,差距怎么那么大呢!是因为咱们贫穷?咱们缺艺术细胞?咱们懒惰?

    第二天是周末,去一个中国餐馆,卢大姐惊喜地发现,端盘子的服务生竟然是一个朋友的孩子!高兴地大呼小叫,闹得餐馆的食客们都转过脸来看我们。等我们出来后,街上不知何时冒出了那么多的人,好多小孩子跑来跑去,呼叫者,城市顿然充满了生机。

    晚上乘火车去荷兰,车站冷冷清清的,稀稀落落的旅客,散落在椅子上等候,根本看不到国内那种蚂蚁一样的旅客人流涌动。进站检票,在列车上没有见到列车员,车厢里只有我们四个人,生怕寂寞,还挤到了一起。串车厢贩卖各种食品的列车员,推着小车匆匆走过。乘客这么少,铁路不会亏本吗?

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往事悠悠,记忆犹新,恍如昨天。咳,刘经理、卢大姐、周教授,你们好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