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飞歌 / 资料 / 外国人笔下的旧西藏:肮脏的帕里

0 0

   

外国人笔下的旧西藏:肮脏的帕里

2013-11-19  指间飞歌
外国人笔下的旧西藏:肮脏的帕里
[ 来源:西藏日报 | 发布日期:2013-11-19 ]

  “肮脏、污秽、油腻、烟雾,”1811年21日,曼宁就只是这样总结他对帕里的印象的。一个世纪过去了,这个大约二千至三千居民的不吸引人的小镇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每日邮报》的记者埃德蒙·坎德勒写道:“只有驳船上的船夫才能准确地描述这块地方。”但他在《泰晤士报》同事的帕西瓦尔·兰登还是大胆地做了这样的尝试:

  我们可以立即对这个镇子进行描述。在这个镇子最好的地区,有着一幢幢两层的房屋,大堆的垃圾,诸如粪便、污物之类,一直堆到第二层的窗边,在这堆乱哄哄的东西中开有一个洞,用以进出门户。这情景只有亲眼看见的人才能相信。街道两侧堆满了垃圾和废物,中间淌着臭水,夜晚冻结,白天融化。各种动物的角、骨、头颅遍地狼藉。它们基本上是西藏人吃剩的,也有少数是其他人吃剩的。狗和乌鸦啃咬、啄食着这些东西,直到它们干净得可以被用来建造墙壁和门槛。那里的恶臭令人生畏。半腐烂的死狗的尸体蜷曲着躺在那里,旁边就是它们长满癞癣的兄弟姊妹。这些幸存者对那些专吃腐肉的乌鸦并无敌意。尽管天气又已经变暖,东一个西一个的污浊的死水坑仍然半冻着。腐烂的尸体,肮脏的衣服,包着皮毛的骨头堆积在坑边的黄乎乎的碎冰里,坑中间黑褐色的冰闪着亮光。粘稠而浑浊的污水白天流过集市,没有喂饱的牦牛拱开睡眼惺松、嘴角溃烂的小孩去饮这污水。男男女女衣着和面孔都一样,就像随处可见的背景中的泥炭色围墙一样黑,他们从不洗澡,而且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极度的难以言状的肮脏把本可以是干净整洁、皮肤黄色而面目清秀的人们变成了一群脏鬼,一群群怪模怪样的黑种人。(摘自英国作家彼德·费莱明著《刺刀指向拉萨》,向红茄、胡岩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年11月第一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