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第784期:珍爱你女儿 远离公务员

2013-11-19  lindan9997

        公务员就是一群寄生者。他们的财富来自于对老百姓盘剥而来的租税,提供的服务却是最糟糕、态度最恶劣的,而且根本没有很好的方法去督促他们改进效率,因为他们效力的都是垄断性部门。

  作者:吕琦

  近日,媒体根据广州公布的41个市直政府组成部门2012年度的财政决算表和三公决算报告,计算出了广州公务员的人均工资加补助为17.51万元。该数字是社会平均收入的2.79倍。此外,在住房、医疗、养老等方面,“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都享有高我们平民百姓一等的双轨制待遇。难怪一年一度的公务员报考火热无比,五六百名学生争抢一个热门职位的情况比比皆是。

  俄罗斯前总统曾一语道破公务员热背后的真相。2011年,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夫在会见企业家时谈到:青年人热衷于成为公务员,这说明大家都觉得当官才是快速致富的手段。以前流行的设计师、演员、企业家等身份不再具有吸引力。因为当官才是财富和体面的象征。而当官致富则来源于腐败。梅德韦杰夫进一步强调:“这些青年人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了活生生的例子——公务员无需付出过多劳动,便可很轻松地在生活中取得成功。为了成功,企业家需要10年、20年、30年的艰苦努力,要一分钱、一分钱地攒,才能把生意做好。但如果一个人如当上一名职级很低的公务员,收几次别人给的贿赂,然后可能是平安无事,再开始自己的仕途。虽然,按着一般规律,收受贿赂一事是不会自己主动停止的——只要没有被人抓到他的手,只要此人还在体制内,收受贿赂的习惯可能就会伴随其一生。这就是我对此十分担心的真正原因!”

  这和中国的情形简直一模一样,无数人为了进入官僚队伍而挤破头。90年代流行官员“下海”,弃官从商。最近几年伴随着政府扩权,财政收入快过居民收入的增长,这一潮流开始反转。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办企业困难,都想着去做官,去政府里分肥。

  如今,公务员的名声在民间却越来越臭了。越来越多的平民老百姓把公务员阶层目为“寄生虫群体”。多少年来,公务员吃拿卡要、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公务员从冠盖礼仪的国家差役变成了“穿着制服的臭流氓”。在地方上,公务员虽然生活安定,物质富足、远胜庶民,但是却不受百姓待见。许多为人父母者在为女儿择取金龟婿时,都明言不要公务员。认为这种在体制内混的人,素质极差,无赖之极,虽然他们物质生活安定、富裕胜过庶民,但以后婚姻生活稍有摩擦,自己女儿会很吃亏的。当然,趋炎附势,攀附着一个公务员家庭靠山而嫁女的人也不少。这和几百万人挤破头也要考上公务员是一个道理。礼崩乐坏的年代,自有寡廉鲜耻之人为了一点点物质利益而甘心作贼。

  当然,公务员中的确也有极少数洁身自好、不贪赃枉法、廉洁奉公的人,但这只是极少数个例。但凡是官僚体制的大环境,孕育出来寄生虫的可能性就更高。官僚体制天然具有斫丧人性、导人向恶的特点。客观主义哲学家安?兰德曾经为人群做过一个分类。她认为本质上,世界上只存在着“创造者”、“寄生虫”两种人。前者是凭自食其力以存活、通过造福他人而自利的生产者、商人、劳动者,后者则是通过政治手段剥夺他人财富赖以自肥的寄生者,比如古今中外的各种官僚、强盗。“创造者关心的是征服自然,而寄生虫关心的是政府他人(创造者)”。前者创造、增加财富,后者分配、消耗财富。

  公务员就是这样的一群寄生者。他们的财富收入来自于对老百姓盘剥而来的租税,提供的服务却是最糟糕、态度最恶劣的,而且根本没有很好的方法去督促他们改进效率,因为他们效力的都是垄断性部门。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