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飞花逐日暮,情碎红尘夜阑珊

2013-11-23  喜好喜好

 

千年飞花逐日暮,情碎红尘夜阑珊

作者千落,隐红妆      编辑:喜好喜好


    一
无期不回,万枝难挽百花归。

    锦楼尚有缠绵语,歌尽烟云又为谁?

    衣半剪,柳丝垂。几回魂断晓风微。

    重帘怎藏凄凉意,弦旧离声陌上催。

——题记

    一怀若水,紫陌境迁,无处安置的儿女心事,随着一帘薄暮,落成眉宇间寂寥的清愁。红尘渡口,红袖挥落,诗韵迭起,万千缱倦的佳期渺渺,原来,你只是我旧卷里的江南,而我,也只是你那江南里,曾经的红颜。千年情缘,一世葬你,谁共青山流水?谁共江南梦中?千古风月,繁华退后,垂柳依依处,旧时的驻马涉过迢迢的水湄,携一曲流歌的婉转,在巷的浮缘薄凉中参悟着地老天荒。烛影摇乱的流年,一季飞花盈袖,一生楼月断肠, 岁月斑驳的红尘劫,多少多情都似西厢的幽怨,焚尽最后的牵绊,远了兰舟,远了画舫,也远了隔世的情缘,心动的万千。

    乱世尘烟,浮生百载,谁的对错,谁的劫难?那一眼今生不散的桃花,情未变,人却已不是曾经的那人。几世如一日的思念,落在繁花缤纷的地方,那些西楼依旧的清愁,与谁戏言了三千韶华?翩翩舞动的心事,一纸红颜,望穿秋水也渡不过前世此生的忘川。一季轮回,老了春愁,一念三生,青丝白首,多少蓦然回首流连于彼岸,多少飞舞的软语浅笑,又随滚滚红尘而去。一世又一世的纠葛,垂柳紫陌的春秋风月,记载着那些辗转的缠绵与忧伤

    匆匆的千年阑珊,一滴苦涩,斑驳了花开绝世;一指流沙,匆匆铸就了一抹哀愁;一段最美的荡气回肠,只抓住了缕缕如的缕缕清愁。琼壶邀月,长歌倚楼,凤凰台上凄凄吟唱的情缘,一场悲欢,轻易就断却了曾经。为你期盼今生,却握不住你掌心的承诺。旧日的春光褪尽,梦中淹湿的红粉依旧,朱笔廖画的胭脂也依旧,只是,那年的你,那年的我,还孤独的留在记忆的城池中。今生的轮回,已不是前世马溅飞花的滚滚风尘。似水流年,我红尘望断,千词万韵的笔笺,无法镂刻出曾经的丝缕片情,更无法描绘出你此生新的容颜。


    多少春花流韵苏堤,多少风月雨落江南,千年古情,漂白了那件华灯醉舞的霓裳,也朦胧了高楼远望的黄昏。梦寐里,山水行程的百世苍凉,落入干瘦的年华,一瓣瓣如烟的心事,沉积成一段色彩归一的光阴。刹那嫣然的楼兰春秋,湿润了痴情的惬意温柔,月下临风的年华绝代,也安眠在尘世烟火中。

    历经的时光,拂不去千年的浮尘,落入尘世的忧伤,将流离的风情弹落。前世有你,我守不住奈何的离殇;今生有你,我守不住青春易逝的容颜。回首往事,风雨两岸的黑白画卷中,年年花开,已是此岸的昨,岁岁花落,也注定了彼岸的往昔。摇拽的烟花河畔,一阕狂词勾勒的心碎,被静静的安置在红尘茫茫间,任,弱水的襟怀凭遍十二栏杆;任,枯涩的琴弦暮色中响起,那迎袖送别的无数个日夜,却不能同你一起老去。


    情根深种,灵魂却隐隐作痛,如今,我世间轮回,你却仍留在千年尘埃划过的古城。流年中,那份眷情难酬的悲愤与惆怅,穿过千年的月色,昨日红妆,浅浅花语,守望的楼台酒歌,在挥手间便退了秦淮的华章。千年相见,一首白头吟,承载不了太多的情与怨,我以素衣凭栏的婉转放飞思念,城池上的一抹血色云绯,便是,我为你寻梦而来点燃的美丽烟花,若,这忧伤的烟花可以倾城,你会不会,也如我忆起你一般的忆起我?

    三生牵绊的不归路,终不过,是一场烟雨长廊的逐梦,时间把纠葛都化了成云烟,尘世,却没能给孤独的灵魂寻一处玄妙空灵之所。当,朝云暮雨的相思词韵从断桥上走过,莞尔红颜,仅寄于了落花流水,一卷苍白的回首,再也翩跹不出一份如行云流水般的情怀。


    五百年的期盼,一丝不留痕迹的清愁,只醉了一池春水的桃花,纷纷落下的情愫,惊散了一生的惆怅。此岸与彼岸的风月,在白驹过际里,将成冢的记忆纷飞殆尽后,泛黄的断章,再也连接不上曾经的过往,再也写不出隔世的缠绵。或许,早就应让那离别的哀怨,化尘、归土。我浪迹天涯,追寻着那一帘千年的虚无情梦,却无人倾听我漂泊的过往。华美的情结,你是我前世身怀悲恋的书生,我却不是你今生风华绝代的红颜。

    千年之恋,我选择了孤单,一季季的绽放,留不住耀眼的繁华;一场场的轮回,追不上刻骨的相思。我站在红豆漫野的南国,新词老去了旧年的恋,前世的西窗烛下,再也没有了那个翘首期盼的女子。一曲清歌,一宵弦断,当你定格在记忆的那一刻起,我也离开了凝泪回眸。一场花事,一枕黄粱,我知道,从此不离不弃的故事再也不会上演。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