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办养老机构的“难言之隐”

 神州国土 2013-11-25
关注民办养老机构系列报道之二
民办养老机构的“难言之隐”

  

  本报记者   张乔   实习生  刘东芳

  像瑞祥养老公寓棉七分院遇到的情况绝非个例。记者在石家庄市民政局采访时了解到,石家庄市(包括郊县)目前共有老年公寓96家,床位1.6万个;公办性质的只有一家,集体开办性质的三家,公办民营性质的三家。据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处的姜处长介绍说,目前石家庄60岁以上的老人有150多万,按照民政部每千名老人配备30张床位的要求,石家庄需要床位5.1万张,目前石家庄千名老人拥有床位仅为18张,离民政部的要求相差甚远。国家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发展社会福利事业,社会对其又有旺盛的需求,这就催生了民办养老机构的发展,使之成为现有养老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在发展过程中又遭遇了种种问题。

  

  土地难找  资金缺乏  “硬件”不达标

  谈到民办养老机构面临的难题,不少民办养老院的经营者表示,最大的困难在于场地。尽管相关部门在养老院用地、建设上均给予政策倾斜,但对民办养老院而言,仍然存在硬件上的“先天缺陷”,在寸土寸金的中心城区找一块土地尤其困难。

  目前,民办养老院的场地多数采用租赁方式,其中不少又是用旧楼改造而成。受原有建筑的局限,无论是在房型建筑、居住面积、楼梯和无障碍设计、照明还是在卫生洗浴等硬件服务设施方面,都难以适应和符合老年人行动、住宿的特殊需求,更无力配备必要的医疗设施和场所。瑞祥养老公寓棉七分院就是租用棉七医院的四楼,而该医院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国家对消防没有过多要求,造成了目前该院消防不达标、许可证办不下来的局面。记者走访了其他几家民办养老院,他们反映遇到的是同样的问题。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处姜处长说,目前全市95%以上的养老院采用的是租房形式,消防基本上没有达标的,仅此一项,民办养老院只能无证执业,成为“黑户”,发展步履维艰,很难得到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帮助。

  据姜处长介绍,养老机构本是微利行业,而养老机构“初期投资大、回收期长的特点”对民办养老机构的影响尤为明显。经济上制约的直接结果就是民办养老院的配套设施不完善。一些民办养老院缺乏必要的医疗设施,同时老年人的娱乐设施、锻炼设施也很有限,老年人得到的精神上的安慰和照顾往往比较少。

  目前,石家庄退休老人退休金普遍偏低,民办养老院囿于自身条件,收费普遍不高,这又制约了民办养老院的发展。

  

  专业护理人员缺失、流失严重

  

  “因为养老院的活儿又脏又累,1500元左右的月薪,只能招那些学历低、素质不高的人员。”某民办养老院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年轻人不爱干,嫌脏,年老的因为身体原因,干些日子受不了了,就一走了之。” 

  据业内人士介绍,养老机构相关规定要求:能够基本自理的老人至少按6:1的比例配备护理员。对于不能自理的老人,这个比例至少要达到4:1,也就是4名老人就需要一名护理员。在记者走访的多家养老院里,最好的也只能是8:1,甚至有的小养老院,比例为20:1,养老护理员持证上岗的人数比例不足半数。在这一巨大用工缺口里,民办养老院是“重灾区”,养老护理员“正月里来2月里走”是常事。

  薪酬低、劳动强度大是养老护理员不肯落户民办养老院的主要原因之一。记者走访发现,民办养老院因为资金不足,配备养老护理员人数有限,工作强度往往大于公办养老院,可薪酬却徘徊在1500-2000元之间,工作辛苦,风险大。一名护理员对记者说,有的老人因为年老糊涂,打骂护理员,甚至有的拽掉护理员的头发,护理员还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天到晚屎尿不离手,十分辛苦,有的老人家属还不理解,责难辱骂护理员。

  一名民办养老院的负责人说,护理员是一项专业性很强、具有一定从业风险的行业,上岗前需要专业培训,但很多经过培训的护理员都会离开养老院,选择去医院当护工。干得好的护工月收入超过白领,但在民办养老院月收入能拿到2000元就不错了。即使有获得资格认证的以及护理水平较高的护理员,一般也都流动到福利待遇高的公办养老机构,或者把民办养老院当做实习基地,很难有高水平的护理员愿意留在民办养老院里工作。 

  一边是专业人员缺失、流失,一边是老年人护理员培训专业少之又少。目前,只有长沙、宁波等地开设了专业的老年护理专业,老年护理市场的供远远小于求。

  

  老人发生意外 养老院负担不起

  采访中,一些民办养老院明确表示,他们宁愿接收不能自如行动的老人,也不愿意接收生活尚能自理、能够自由走动的老人。问及原因,他们称,全国各地均有入住养老院的老人摔伤、走失、意外死亡等事件发生,养老院坐上被告席,无一胜诉,均被判决承担赔偿责任,且赔偿数额巨大。如果他们的民办养老院出现一例这样的事故,巨额赔偿会让养老院负担不起。

  姜处长也告诉记者,省会民办养老院当被告的事儿时有发生,他每年都得处理七八起。某养老院一名老人本来有癫痫病、心脏病,但生活能够自理,入住时其亲属并没有说明老人病情。一天早晨老人在吃鸡蛋时因打嗝被噎,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其亲属为了少掏费用,隐瞒了老人病史,致使老人失去了救治机会。老人去世后,其亲属在养老院大闹,养老院只能赔钱了事。

  据记者调查,民办养老院入住的老人患心脑血管疾病、老年痴呆和腿脚不灵便的居多,没有保险公司愿意给有病在身的老年人办理意外伤害保险,这些都给民办养老机构的增添了风险。

  

  政府部门监管、服务不到位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有些民办养老院因为资质不全、无法取得许可证而长期处于政府监管之外,且无法获得政府给予的床位补贴。在城乡接合部,有许多家庭式的养老院,有的租一处院落,接收十来个老人,有关部门根本不清楚它的存在,更谈不上管理、指导。入住的老人一旦出现问题,维权会十分困难。

  民办养老机构已经成为社会养老不可或缺的力量,对于它存在的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需要我们每个人关注的目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