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榕城比特币“矿工”的掘金路(组图)

2013-11-30  和谐最美图

榕城比特币“矿工”的掘金路(组图)



  “矿厂”有30多台“挖矿机”


  “矿工”自创的“水循环”散热系统


  小杨的文印店是福州最早一批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实体商店
  在早期,更多的玩家是通过“挖矿”来获得比特币。随着比特币“挖矿”难度的增加,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福州比特币的“矿工”们也从原先的家庭式矿机向专业的“矿厂”转变,开始了一场“鸟枪换大炮”的赛跑。
  尽管挖矿的投入从原先的数千元开始飙涨到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但很多“矿工”表示,目前百万元投入的挖矿设备生产率甚至不及原先的一张电脑显卡。
  A
  越来越多“矿工”涌入使得比特币越“挖”越少
  福州某比特币玩家群群主张猛,在福州的比特币玩家圈子里算得上是一位资深玩家。为人热心的他除了自己“挖矿”与买卖比特币之外,也常在QQ群里为新手解答疑问。
  据张猛介绍,比特币用“公开分部总账”摆脱了第三方机构的制约,其创始人中本聪称之为“区块链”。用户贡献出自己CPU的运算能力,运行一个特殊的软件来当一名“挖矿工”,这样整个网络共同过来维持“区块链”。“打个比方,就是每隔一段时间,网络上就会出现一个‘密码箱’,谁解开了那个密码,谁就能得到箱中的财富。”
  不过,参与“挖矿”的人数越来越多,解开“密码箱”的难度也越来越大。由于全球“矿工”算力的加大,导致比特币的生产难度也随之增加,
  最初的时候,每个交易区的比特币生产率维持约10分钟一枚,每达到21万个区块,“密码箱”中的财富就会减半,从50个比特币减到25个、再从25个
  减到12.5个,一直持续下去。这样,到2140年,比特币的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2100万个。
  张猛说,比特币类似于一座已经探明储量的“矿山”,由于这种稀缺性,使得越来越多的“矿工”加入挖矿的行列。等到这座“矿山”开发完毕,世界上的比特币只能依靠交易来流动。这也是很多比特币狂热者们为之疯狂的原因。
  不过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挖矿的行列,而全球每天能产生的比特币却是固定的,导致目前“挖矿”的效益越来越低。根据比特币官网提供的挖矿难度曲线图,今年1月到9月,难度系数都在“50”以内递增,从9月开始,难度系数就已攀升至目前的“500”左右。
  福州“矿工”郑斌就告诉记者,今年6月,他所买的一台“烤猫”挖矿机,起初一天能挖到约0.35个比特币,但十几天后,每天只能挖0.3个比特币,“最近这段时间,难度更是直线攀升,曾经花了数万元买的设备没用几个月基本可以淘汰了。”
  B
  早期的“矿工”“开着电脑就等于开着印钞机”
  郑斌早在2011年就已经开始关注比特币,此前他一直只是在论坛里关注相关信息。最早的时候,创始人中本聪用电脑CPU挖出了第一块比特币,大约一年多的时间里,所有的“矿工”都是用CPU“挖矿”的。
  “最初挖矿时,开着电脑就等于开着印钞机。”郑斌说,早期通过自己的电脑主机显卡“挖矿”,在零成本的情况下,不少人不经意间赚了十几万元。但今年下半年以来,“挖矿”人数急剧增加,挖矿的难度也一直攀升。
  郑斌告诉记者,2010年,有人发现使用显卡的芯片GPU架构比电脑CPU更适合“挖矿”,更多的“矿工”开始专门组装含有多张显卡的电脑主机。
  “一台电脑的主板最多可以插上6张显卡,功耗
  高达1000瓦。”郑斌说,当时,大利嘉城中适合挖矿的显卡型号甚至出现“一卡难求”的现象。为了保证机器能正常运转,当时家里放“挖矿机”的房间都是24小时开着空调的。
  今年年初,更加适合挖矿的挖矿机—ASIC矿机正式面市,“矿工”的工具也开始更加专业化。
  6月中旬,郑斌通过QQ群买了一台二手的“烤猫”挖矿机,此时原先出厂价换算过来只有数千元的挖矿机已经涨到了5万元。然而此次全球的比特币算力已经增长了很多,此时介入比特币的挖矿为时已晚,仅仅过了一个月,他不得不将购入的矿机以1万元的价格卖出去,除去挖到的比特币,算下来还亏损了两三万元。
  C
  算力增加过快“矿厂”刚建不久又要更新换代
  玩家小杨也是福州的比特币“矿工”之一,他的文印店和电商平台“你呼我印”是福州最早支持比特币付款的商家。早期小杨也是用显卡进行“挖矿”。由于发热量非常大,他还自创了“水循环”散热系统,将冷水机里的水通过水泵吸到放置在“矿机”芯片上方的PVC水缸上,小杨称,这样做,可以省下一半左右的电费。由于算力增长过快,小杨的矿机还没上岗多久又遭到淘汰,今年三月,小杨开始了更加大胆的计划—和一个朋友合作,投资上百万元开始组建更大规模的“矿厂”。11月26日下午,记者随同小杨来到位于闽侯的“矿厂”,一走进摆放着30多台阿瓦隆矿机的百来平方米厂房内,一阵热风扑面而来,机器运转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小杨告诉记者,这些矿机放在闽侯是24小时开机的,自己则是在市区的办公室远程操控,平常除了硬件维修,他很少去“矿厂”。记者注意到,为了防止矿机过热,厂房内还放着两台大功率的散热风扇。小杨说,现在是冬天,室内温度可以维持在25度左右,如果到夏天,估计要考虑用上他自创的“水循环”散热系统了。不过即便是这样,每个月厂房的电费也超过2万块钱。不过小杨透露,尽管有着这么一家拥有30多台“矿机”的“矿厂”,但在一些玩家看来这仍然是“小儿科”。他的一个朋友在北方一些城市部署更大的矿厂,规模都在上百台以上,而且使用的矿机可能是更新一代的产品。由于北方温度更低,更有利于“矿机”成功散热正常运转。“全球算力最近攀升,这一批设备又即将遭到淘汰了。”小杨说,尽管“矿厂”刚刚组建不久,但却又面临更新换代。“再过段时间,挖出来的比特币可能还不够交电费。”
  D
  挖矿难度变大不少“矿工”转型为炒币者
  据了解,目前生产这种矿机的公司已经遍地开花,大量上市的ASIC芯片让挖矿效率飞速上涨,推动了全网算力提升,全球各地的矿工开始进入“拼电”时代。一个普通家庭的电表容量约为8.8kw,只能部署13台左右的矿机,因此家庭化的“挖矿”将成过去式。
  由于挖矿的难度越来越大,更多的“矿工”开始向炒币者转型。跟很多原先的家庭式“矿工”一样,郑斌也开始放弃了“挖矿”的努力。在把第一台“矿机”转让出去后,他预订了更先进的ME80矿机,但还没等到货却又以低价转让出去。郑斌说,当时出手是因为到货时间不确定,而算力的增加可能导致到货时挖起矿来会亏本。
  张猛告诉记者,目前对于新手来说,想参与挖矿只能采用大规模集群化运营模式,也就是有人专门组建大规模的机房,然后再将算力卖给用户,用户不用再考虑自己租场地、学习技术搭建设备,只需要用购买的算力每天收取根据当前难度计算出来的比特币就可以了。
  而“挖矿”困难导致比特币的价格越来越高,更多人开始转向炒币,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让很多矿工尝到了“一本万利”的甜头。
  事实上,在比特币挖矿难度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已经出现了基于类似原理的70多种加密货币,虽然各有不同的后发优势,但也被业内称之为“山寨比特币”。比较著名的有LTC(莱特币)、NMC、FTC等等,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莱特币了,业界一直流传着“比特金,莱特银”的说法。
  由于目前挖掘比特币的成本往往高过能挖到的比特币价值,因此福州的比特币圈子里头很多玩家开始转向挖LTC等其他币种。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涨,一些山寨比特币的价格也不停地被推高。
  今年三四月份,每个莱特币的价格仅仅是0.8元,但到本周三,莱特币的价格已经达到了69元一个,紧接着第二天晚上,莱特币的价格一度达到了143.7元一个,单日涨幅超过100%,累计涨幅超过200倍。虽然总比值相比较比特币相差很远,但莱特币的行情波动相比比特币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类似莱特币之类的投资者,实际上都是错过了比特币行情的投机者。无论从币种根源,还是储备风险等等,都存在巨大差异,因此对于玩家来说可能风险更大。
  延伸阅读
  比特币价值何来?人们都能掌控自己的钱

  作为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之一,赫恩认为,比特币能够点燃人们的热情,因为它代表全新的金融体系,来自民间,用于民间。与之相比,银行是个僵化的市场,仅在政府强迫下才会改进。
  他说,对比银行体系,比特币的优势不仅在于使用迅速、便捷。“在比特币的世界,每名参与者都有平等的权利。”
  比特币不需要银行,也不需要银行家,因为人们都能掌控自己的钱。比特币体系的规则由大家制定,适用于每个人,现在即使软件开发者也不能违背使用者的意愿。
  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比特币体现出新的优越性,例如微支付。小数比特币(最小单位为0.00000001)可以从浏览器直接流入所访问的网站,无需第三方介入。
  爱尔兰利默里克大学博士金塞拉称,比特币的价格高低,完全取决于人们对它的信心。如果没有使用者,比特币一文不值。他把比特币称作“想象的客体”,不真实但极具吸引力。他说,比特币没有使用价值,仅有交换价值,理论上可以标任何价格,所以比特币市场的泡沫状态属于常态。这种泡沫会形成和破灭许多次,而财富在这一过程中或者积累或者失去。金塞拉认为,从投资者的心理层面讲,比特币、郁金香、铁路和股票市场之间没有区别。只要能把比特币卖给“更傻的人”并且获利,投资者就会感到幸福。不过,更傻的人总有一天不再出现。而且,如果比特币开始大量卷入刑事案件,政府可能介入这一监管漏洞,不再袖手旁观。作为“无国界”货币,比特币的另一重要特征在于,它一旦土崩瓦解,恐怕没有政府会出手相救。新华
  目前国内监管缺失央行不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
  最让投资者纠结的就是比特币法律地位和监管问题。据了解,由于比特币交易并不依赖于银行等第三方系统,也不在政府的监管系统下,很容易被用于非法活动上面,比如洗黑钱和买毒品等。
  目前,除了德国已经明确比特币合法化、加拿大诞生了第一台比特币ATM机外,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国家对比特币监管没有明确态度。目前在国内,比特币仍存在监管缺失问题,现有法律条例尚不能完全适用于对比特币的监管。
  本月20日,首次有中国官方的声音对比特币进行表态,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也首次谈及比特币。他表示,从人民银行角度,近期不可能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但他同时认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买卖行为,普通民众拥有参与的自由。
  观点
  比特币最大的软肋就是它的币值确实飘忽不定,从过去的12个月来看,它的最低价格是2.6美元一个比特币,但是到了上周一的时候,一个比特币上涨到了800美元左右,在一个月时间里它就上涨了128%。比特币就因为它的如此飘忽,导致它的法律地位也不确定,所以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风险。
  —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
  “我有490亿美元,却没用一分钱买过比特币!”
  —股神巴菲特
  目前比特币已经疯了,比特币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它就是一个泡沫:比特币的上家不断地吃下家,下家一定要找到新的下家才能获利,一旦找不到新下家,整个系统就崩盘了。
  —知名财经作家端宏斌
  “比特币:一场耗电的互联网金融试验”
  —证券时报
  链接
  谁拥有比特币最多?
  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争抢过Facebook创意的温克莱沃斯兄弟据称是这个世界上拥有最多比特币的单一投资者。这对兄弟从去年夏天开始囤积比特币,声称拥有全球总量1%或者价值近1100万美元的比特币。
  为了免受黑客的盗取,他们将持有的比特币加密,存在不同U盘中,并将U盘存放在3个不同城市的银行保险柜里。
  中国目前拥有比特币数量最多的人,名叫李笑来,曾经是新东方的英语托福老师,2010年,他投资了近百万元人民币,一边在交易市场购入比特币,一边部署了“挖矿”生产比特币的硬件集群,如今他手里的比特币超过一万多枚,价值可能已经破亿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