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比特币热:无政府噱头造就的不归路

2013-12-05  陈王志强
如果没有对官方钞票的不信任,就不会有比特币概念的出现。正是因为政府对信用的滥用才有了货币生产领域的无政府主义思想,但是回归到比特币这个具体“产品”,定义为思维抗争载体还是交换信用载体,将产生完全不同的意义:只有后者才是比特币爆炒者所关注的,并且与历史上大多数投机泡沫和金融骗局一样,稀缺性成了最大的炒作噱头,而越来越多的人也因为贪婪而走在这条不归路上。

对大多数参与者来说,根本没有搞清楚比特币本身和比特币理念的背后究竟代表了什么,就匆匆参与到这场以博傻为最基本特征的赌局中来,可能直到最后死了都无法弄明白,这一点与荷兰郁金香泡沫并无本质上的不同,也更是一个披着无政府主义和高科技外衣的新一代庞氏骗局。

单就货币理念而言,无论其理论对与错或者说适用与否,比特币理念的出现都有其现实意义:政府是否应该在货币发行的节奏上有所节制?这一问题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导致金本位货币体系退出舞台后,社会就一直对政府发行的信用货币存在不信任,最显性的问题就是货币超发带来的通货膨胀侵蚀了普通人的财富,而在金融危机后以美国推行的“量化宽松”为代表的货币超发更是引发了对政府发行的“信用货币”的不信任。逆凯恩斯学派主导的政府应积极干预货币供应的思想在社会上获得越来越大的市场。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比特币的最大亮点在于发行总量有上限,这与危机后美国疯狂开动印钞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大多数人正思考如何保持自己财富的购买力的时候,比特币趁虚而入,大肆强调货币发行总量不会因为人为操纵而放大,技术性的安排也让政府的干预无从下手,这两点都迎合了社会的心理焦虑。因此在比特币出现之初,与其说是作为货币被关注,不如说是作为一种全新模式的货币理念而被关注,即总量控制与无政府。

所谓总量控制的特点很快被当做了“商机”,投机者开始逐渐囤积并大肆宣扬比特币的“稀缺性”,比特币被包装成钻石一样的稀缺品,价格开始节节攀升,直到近期开始疯狂的表现,尤其是在中国,被形象的比喻为中国大妈推高比特币。11月19日,比特币的币值一飞冲天。据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BTCChina)数据,18日比特币的成交价尚为每枚3,226.01人民币,19日,则飞快攀升至6,570.88元,最高成交价达6,989元,仅仅一天币值翻番,而若以年初的币值来计,比特币一年升值约90倍,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升值最快资产。受中国买盘推动,11月27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交易平台Mt.Gox上再度创历史高位,一度达到1,020美元(约合人民币6,252元)。

历史上疯狂的一幕正在比特币上重演。刚被引入欧洲的时候,郁金香数量稀少,价格一路上涨,1634年,炒买郁金香的热潮蔓延为荷兰的全民运动,大量的资金涌入也快速推高了郁金香的价格,当时1,000元一朵的郁金香花根,不到一个月后就升值为2万元了,这与如今的比特币热如出一辙。但泡沫终究只是泡沫,总有破裂的一刻。三年之后的1637年2月4日,郁金香价格一夜之间崩盘,价格下跌超过90%,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金融泡沫”宣告破裂。

物以稀为贵这个结论本身没有什么错误,但是郁金香、比特币的所谓稀缺性显然与天然钻石等的稀缺性显然不是同一概念。只要有土地和技术,郁金香就可以大批量的种植,如今郁金香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普通的花卉。比特币本身确实有着总量的限制,但是其模式在如今是非常容易被复制的,完全可以建立起与比特币模式类似,甚至总量更加少的“比特钞”等所谓的虚拟货币,这与游戏币并无本质的不同,比特币的挖矿也与游戏中的练级和打装备没有实质性的区别,根本无稀可谈,因而这种炒作根本上就是一场博傻的击鼓传花式赌局。

赌博在中国是非法的,但是以比特币中国为代表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却在堂而皇之的经营着这样一个网上赌场,而官方的表态更是令人纠结:11月20日,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从人民银行角度,近期不可能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但他同时认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买卖行为,普通民众拥有参与的自由。此外,易纲还指出比特币“很有特点”,具有“启发性”,个人会保持长期关注。

官方模糊的表态可能将这场庞氏骗局进一步推向危险境地并最终破灭。更进一步在法律上看,社会发行的虚拟货币仅仅是被关注而不会被禁止说法显然与法定的货币发行体系相矛盾:虽然现在虚拟货币最终都外在表现为用传统国家发行的信用货币标价,但是如果引入汇率概念,这种标价就可以被理解为汇率牌价,那就本质上成为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货币,这种货币究竟代表着谁的信用是核心问题。

在货币发行这个问题上,合法与违法不应该存在模糊地带,戴上交易帽子的赌博依然是赌博。比特币作为一种“无政府主义”货币思想
 的产物,与其它自由
经济理论一样,其思想可以作为货币管理的参考,但其本身被当做了投机和赌博的对象,则需要动用法律。

同时,社会的发展需要创新,更需要鉴别创新与伪创新的能力。金融衍生品是一种创新,但是过度创新却往往是为了掩盖贪婪的目的,美国次贷危机已经暴露了这一点,摩根大通等银行被处以巨额罚款也证明了这一点。比特币也一样,未来需要探索虚拟货币,但绝不是打着虚拟货币的幌子进行炒作和赌博,关闭国内比特币违法交易平台是防止风险进一步蔓延的当务之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