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yong909 / 馆主原创 / 我的外婆

0 0

   

我的外婆

原创
2013-12-17  nzyong909
我的外婆
 

                                                                                                                        志勇

 

望着镜框里白发苍苍、和蔼慈祥的外婆的照片,泪水再一次湿润了我的眼眶。外婆离开我们已有十八个年头了,这十八年里,我常常想念已经故去的外婆,回忆外婆在世时那些温馨难忘的岁月……

外婆祖籍宁波,生活在上海,外公很早就去世了,留下外婆和我母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一九五八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外婆和母亲响应政府的号召,支援大西北,从繁华的大上海来到荒芜的宁夏,加入到轰轰烈烈的建设和开发大西北的行列。

到了宁夏后,由于水土不服和生活上的不适应,外婆病倒了,后来由我母亲顶替工作。从此,外婆回到家照料家人直到终老。

我们兄妹三人是由外婆一手带大的,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我和两个妹妹在生活上没有受什么罪,不像有些家庭由于孩子没人带,被大人锁在屋里或一大早就被送到能带孩子的老人那里,我们都是睡到自然醒才起床,尤其在寒冷的冬天,能在家睡懒觉是相当幸福的。

外婆待我和两个妹妹真是疼爱至极,我们小的时候,邻家的孩子是不敢欺负我们的,若有孩子欺负我们,让外婆知道了,他肯定会找上门去理论,直到对方道歉为止。所以,跟着外婆,我们特别有安全感,外婆永远都像一只老母鸡,把我们这些鸡雏呵护在她的翅膀下。

外婆做的饭菜永远都是外婆的味道,虽然吃过大大小小很多的宴席,无论多么美味,外婆烧的味道永远是那么的独特、温馨、诱人。外婆烧的红烧肉和雪里蕻豆瓣酥是全家人都爱吃的两道菜,红烧肉不用说,单说这豆瓣酥可成了我们家的传家菜,每到冬天,有雪里蕻咸菜的时候,外婆就将蚕豆用开水泡发后,剥了皮,将蚕豆瓣煮到酥烂为止,再将雪里蕻用油煸炒后,加入煮酥的豆瓣,放点调味就可出锅,味道特别鲜美,如果再有红烧肉搭配在一起吃,那可真是一绝,我们都非常喜欢吃。至今我每到冬天仍然会经常做这道菜,还将它传给了女儿。每当我吃雪里蕻豆瓣酥的时候,都会想起外婆,还把我们小时候和外婆的事对我爱人念叨几句。

在外婆和父母的精心呵护和抚养下,我们兄妹三人也长大成人,都陆续地参加了工作,父母教育我们说,我们兄妹是外婆带大的,外婆在这个家的功劳最大,你们现在已经工作了,外婆也老了,但是永远不能忘了孝敬你们的外婆,并要求我们每月从工资中拿出一部分孝敬外婆。从此以后,这就成了我们家的一个规矩,这个规矩一直到外婆离开我们。

一九八七年,我结婚了,外婆拿出多年积攒的零用钱,给我爱人买了一块进口手表,作为给外孙媳妇的见面礼,这块表至今还在,我爱人把它作为纪念珍藏了起来。

结婚以后,我和父母就分开住了,但是在我的心里,永远也离不开外婆,每次回家,总要带些外婆喜欢吃的食物,外婆也特别开心,并拿出钱来给我,不让我为她多花钱,当然了,我是肯定不会要的,而每次当我离开的时候,老人家都会恋恋不舍地走到阳台上看我远去的背影,有时她也会让我带她到我的家里住上几日。

但是,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是任何人也无法抗拒的,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个早晨,我的外婆由于心肺衰竭,安详的走完了八十五年的人生历程,外婆的一生平平静静、平平淡淡,却给我们留下的是无尽的思念。

几年后,母亲将外婆的骨灰送回老家宁波,与外公合葬在了一起,让外婆魂归故里,落叶归根。

外婆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她给予下一代的,那真挚朴实的爱,却永远不曾离开,我,爱我的外婆。愿外婆在故乡安息,愿她与外公在天堂团聚。

            

                                                                                                    2013-12-16

 

附:老同学马宁旭读此篇赋诗一首:梦牵魂绕忆祖婆,平淡一生磨砺多。慈善赢祥佑孙福,拥妻念时心落泪。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