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n8D6y / 待分类1 / 二战-谁打败了隆美尔

分享

   

二战-谁打败了隆美尔

2013-12-23  昵称n8D6y
    以今天的眼光看,二战中德军元帅隆美尔驰骋纵横的北非是一个完美的战场。它自成一体,与其他战场几乎完全脱节。战场上是绵延数千公里、堆积厚厚黄沙的开阔区域,除了公路和断断续续的铁路外,这里没有障碍物,没有天然防线,也没有可依靠的力量;自然也就没有政治阴谋、游击队、抵抗组织、难民等问题的干扰。一切军需,直至淡水均从外部运入,因而一切部署又都不是固定的,指挥官可以在流动的战场上,任意设计自己的战争。


    1941年2月12日,隆美尔受希特勒委派,飞抵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解除北非意大利军队的困境。在与意总司令加里波第将军短暂会晤后,他立即乘机视察战场。一下子,他热烈的眼光就为这片碧血黄沙的疆场深深地吸引了。


    隆美尔一直在渴望着找到这样一个独立的战场,他就是这个战场的主宰。每一位军事指挥官在面对一个新的战场环境时都会潜心思考战略战术的运用,但隆美尔走到了极端,他更喜欢惟我独尊地排除掉客观环境对主观作战意图的影响和干扰。这使得隆美尔每次在战斗中都能异乎寻常地率领自己的士兵远远冲在整个部队前面。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身为连长的隆美尔曾率领士兵爬过近100米长的铁丝网,一鼓作气攻下法军4个地堡。他的进攻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后续部队难以跟上。在法军接连不断的反扑下,隆美尔只好又带领士兵撤出阵地。此役,使代表德国最高荣誉的铁十字勋章第一次挂在隆美尔这位中尉的脖颈上。


    1940年5月10日,德军发动二战爆发以来对西方国家的首次大规模进攻。隆美尔率领的第7装甲师成为闪击法国的先锋,大放异彩。仅4天时间,他的部队就前进了220英里,边打边退的法军往往来不及建立防御阵线,就又被隆美尔的部队冲垮。一个月的战斗结束后,他的部队已抓获俘虏9.7万人,以至于隆美尔常常可以看到自己的一小队士兵押着上千名俘虏的情形。隆美尔这种出敌不意、闪电般的攻击,使第7装甲师赢得了“魔鬼之师”的称号,他本人也再次获得一枚铁十字勋章,并于1941年初晋升中将。



    但隆美尔的表现在同行和上级眼里远非无懈可击。他的直接上级——装甲司令霍特将军就在一份秘密的作战总结中认为:身为一师之长的隆美尔,在战斗中太容易凭一时的狂热行事,他对后勤补给的组织指挥存在缺陷,对别人在他所赢得的胜利里作出的贡献也没有谦逊的认识。


    但产生尼采“超人”学说的德意志民族在那时似乎都偏执而狂热。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军战略指导的“施利芬计划”就冲动地勾勒了德国霸占全欧的蓝图;希特勒更是一个地道的战争狂。正是在这一点上,隆美尔投合了希特勒的脾气和意志,受到器重和提拔,并被纳粹奉为狂飚突进式的“战神”。


    隆美尔最初得到希特勒的青睐,是他以自己一战中的亲身经历写成的《步兵攻击》一书,在这本书中,隆美尔提出了“进攻、进攻、再进攻!”的作战原则。希特勒曾指使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对此书多次再版,风靡一时。1936年,他被提拔为希特勒卫队指挥官,从此成为希特勒的心腹爱将。二战中,“魔鬼之师”成命后,隆美尔再次将自己的战时笔记编辑成册,呈送希特勒。希特勒阅后大加赏识,亲笔给隆美尔写信说:“你应该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隆美尔得到北非的差使,也正得益于他与希特勒的这种互相投合。



    北非沙漠上的坦克大战就在隆美尔这种狂热的作战思路下展开了。当时,他的非洲军只有第5轻型装甲师抵达前线,另一个师——第15装甲师按计划要到5月底才能全部到齐。但第一次得到一个重要作战方向指挥权的隆美尔早已急不可耐。为了不让英军摸清虚实,他命令部下用木头和纸板做了几百辆逼真的假坦克,把沃尔克式卡车也装饰成铁甲金刚;卡车和摩托车在其间绕来绕去,卷起漫天尘埃。以此为遮掩,隆美尔亲自率领坦克部队向英军冲去。猝不及防的英军来不及组织防线便仓促撤退,把胜利果实留给了隆美尔。


    这次战斗完美实践了隆美尔“右肘弯攻击”的战术方法,即以少部兵力牵制当面之敌,以主要力量迂回至敌纵深,回击或包围,巨大地震骇敌军的斗志,继而围歼敌军。从“魔鬼之师”时代到鏖战北非时代,隆美尔的“右肘弯攻击”屡试不爽,百战百胜。其原因在于隆美尔疯狂的进攻精神和精确的战术组织能力。但最终导致他失败的种子也埋藏其中。


    在战场上,隆美尔总是冲在前面,从这辆坦克跳到另一辆坦克,在枪林弹雨中指挥作战。有时,他还会亲自为沙漠中迷路的坦克指印进攻方向,甚至有两次,他错误地为英军的坦克指出了相反的方向。但这种疯狂的进攻精神也使隆美尔一意孤行,完全不顾战略棋盘的全局。


    对精确的战术组织的痴迷,也导致了隆美尔在战略上的短视。学生时代,心灵手巧的隆美尔曾经梦想成为一个工程师,由于喜欢摆弄机械且着迷于此,14岁时的隆美尔就制作了一架完整的盒式滑翔机,而且居然使它飞出了一段距离。而此时,莱特兄弟的飞机也才刚刚发明不久。这种对机械制作的爱好和专长被隆美尔应用于各方各面。他的妻子露西本不喜欢隆美尔这种过于严肃、缺乏幽默感的年轻人,但隆美尔一坠入爱河,立即一封情书接着一封情书地展开攻势,以持之以恒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式终于赢得姑娘的芳心。结婚以后,隆美尔依然忠实如初,只要他们分开,就必定每天修书一封,直到最后被迫服毒自杀。隆美尔对自身形象的塑造,也达到了机械化的完美。无论军务多么繁忙、战争多么激烈,隆美尔总是要求有摄影记者随军采访,“非洲军”的“卓越战果”曾经占据了德国所有报纸杂志的重要版面,德军士兵在烈日炙烤下的坦克上煎鸡蛋的镜头曾经引起全德国人的崇拜与尊敬。而这种精确的机械化的完美转移到战术的组织运用上,在客观上成就了他既狂飙突进又狡诈凶狠的作战方法。


    遗憾的是,隆美尔太迷恋于此了,而铺天盖地的黄沙既最大限度地助长了他的痴心与野心,成就了他的荣誉与威名,又最终埋葬了这一切。初战胜利后,隆美尔的野心一发不可收拾,亲自飞回柏林,游说统帅部同意他长驱直入进攻埃及。没想到,希特勒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在苏德战场,而对北非,希特勒只希望隆美尔能稳住隆美尔的阵脚,实施“有限的进攻”。


    但隆美尔岂肯在伸手可及的胜利和进攻前却步不前。考虑再三之后,隆美尔终于下定决心,“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进攻、进攻、再进攻。1941年3月24日,隆美尔发起大举进攻,一周后,攻克了利比亚重要港口卜雷加,4月4日,占领昔兰尼加首府班加西;随后,德意联军分四路迂回包抄了利比亚东部的梅基利要塞。英军破译了德军统帅部发给隆美尔要他停止进攻的电报。但隆美尔的抗命愚弄了他的对手。3天之后,隆美尔的部队突然出现在梅基利要塞周围,惊魂未定的英军猝不及防,遭到全歼。英军苦苦打了两个月的战果在两个星期内就丧失殆尽。


    但是,在北非最好的港口托卜鲁克城下,隆美尔的攻势停滞了。长途奔袭之后,德军早已疲惫不堪,再加上供给不足,两次进攻均遭到失败。“战神”也是要吃粮的。在日记中,隆美尔懊恼地写道:战争的结果是由军需官决定的。万般无奈之中,隆美尔电告柏林,请求增援。德军陆军参谋长哈尔德早就不满于隆美尔的抗命不遵,遂派保卢斯中将到非洲“去阻止那个军人彻底发疯”。富于戏剧性的是,这位中将视察前线并听取隆美尔的报告后,也一样“发了疯”,竟同意了他的作战计划。得到补给和援助的“沙漠之狐”重新伸出了爪子,1942年5月底,隆美尔对托卜鲁克发起第三次进攻。经过反复激战,6月21日,托卜鲁克的英军指挥官克洛普中将被迫率3万余名守军投降。


    隆美尔的声誉达到了荣誉的顶峰。“鹰的凯旋”乐曲回荡在柏林上空,一座新落成的桥梁被命名为“隆美尔”,兴高采烈的希特勒破格晋升他为德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元帅。而沙漠上的英军无不谈“狐”色变,闻“狐”丧胆。丘吉尔咬牙切齿地连声喊道:“隆美尔!隆美尔!——别的都无关紧要,只要能打败他就行!”


    隆美尔离失败确实不远了。北非沙漠毕竟不是战争的全部。出于战略的考虑,希特勒最初要求隆美尔只发动“有限的攻击”。但隆美尔卓越的战术才能,一开始就使进攻超出了“有限”的范畴。德军统帅部对隆美尔一次又一次地劝阻是正确的,因为纳粹的头子们根本没有足够的精力来顾及角落里的非洲战场。即使希特勒后来受到隆美尔巨大成功的激励,卖力地支援隆美尔,隆美尔实际得到的也只是杯水车薪。他没有足够的坦克装甲车,没有足够的粮食油料,也没有制空的能力。所有战场的损失,他都无力补充。“超人”的意志变得无济于事。


    另一方面,他的敌手却变得越来越强大。1942年8月,当蒙哥马利来到开罗时,他带来的是崭新的美制“谢尔曼”式重型坦克、俯冲轰炸机和大口径榴弹炮。在蒙哥马利身后,有以丘吉尔为代表的全英国人的大力支持,丘吉尔甚至还为他争取到了美国的帮助。而强弩之末的隆美尔却只能一天几次地为意大利军队的懦弱怯战发脾气。仅以坦克而言,蒙哥马利有760辆,而隆美尔只有又旧又破的203辆。有人戏称,这是重量级和轻量级拳手之间的搏斗,是一次不对等的战斗。


    隆美尔毕竟是隆美尔,进攻是他的本能。在如此优劣悬殊的情况下,隆美尔易燃首先于1942年8月31日发起阿拉姆哈勒法战斗,但他的攻势一发起就受到了阻滞。英军的雷场又深又宽,英军的飞机占据绝对优势,英军另外还有上千门火炮对隆美尔进行反击。


    直到坦克里还剩下一天的燃油时,隆美尔不得不下令部队撤退了。这一退,就是全面的败退。开始的时候,隆美尔还时不时地发起一次反击,成功地组织局部防御。但大势所趋之下,“战神”也已无力回天。在此关键时刻,希特勒与隆美尔的矛盾暴露出来。11月3日中午,希特勒给隆美尔发来电报,指示他“把每一条枪,每一个士兵都投入战斗,舍此别无出路”。


    隆美尔为难了。对机械化完美的痴迷,使他敢于找到任何强大敌人的短处并予以致命打击,但隆美尔远不是亡命之徒,他还不像希特勒那样,疯狂地去做血本无归的赌博。经过一天多艰难的抉择,隆美尔像最初违背军令进攻一样,违背希特勒的旨意下令全线撤退。经富卡、马特鲁、萨鲁姆、托卜鲁克、班加西、卜雷加等地,行程3200多公里,隆美尔率领“非洲军”奇迹般地逃脱了蒙哥马利一次又一次的追截,终于遁入突尼斯山区。次年5月13日,疾病缠身的隆美尔回国养病2个月,“非洲军”在突尼斯被盟军全部歼灭。


    北非沙漠中的大胜大败,极大地打击了隆美尔,也摧毁了他的意志与自信。到1943年底希特勒再次启用隆美尔,命令他为西线B集团军司令时,隆美尔已从骨子里变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体现着“超人”意志的疯狂进攻精神消失了,隆美尔只剩下对完美技战术的迷恋。


    隆美尔负责的“大西洋壁垒”海岸防御工事,主要是为了阻止盟军的登陆计划。隆美尔一上任,便制订了一项令人生畏的旨在把盟军消灭在水际滩头的防御计划。他对布雷着了迷,三番五次下部队督察。一次,他走过一片开满鲜花的田野,手下人情不自禁地说:“这里真美啊!”他却冷冷地道:“记下来,应在这地方埋上1000颗地雷。”当得知工兵们每天只埋10颗地雷时,他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地说:“不行,要埋20颗!”


    指挥盟军登陆的艾森豪威尔将军为迷惑隆美尔,精心策划了一个欺骗计划。他们重演隆美尔在非洲初战告捷时的一幕,在多佛尔附近虚张声势,用木头、纸板、帆布和橡皮建造了假营房、假坦克、假飞机、假舰艇。这支影子部队热火朝天,伪装成要从加莱登陆。


    在这些假情报的误导下,隆美尔一开始就押错了宝。他在加莱海岸修筑了一道5至6英里宽的防御地带,以岸炮阵地和坚固支撑点为依托,各支撑点之间敷设大量地雷和障碍物。水中还设置了障碍物和水雷区。而诺曼底地区的海防工事远不如加莱地区。


    1944年6月6日凌晨,狂风大作,暴雨如注。天亮的时候,狂风巨浪的英吉利海峡突然放晴。艾森豪威尔一声令下,盟军万舰齐发,天空中布满了飞机,密密麻麻的战舰和登陆舰艇驶向诺曼底地区。美英3个空降师先在登陆地域两侧纵深处实施空降,占领登陆区内的重要设施,接应登陆部队。一个半小时后,美、英军第一批登陆部队5个师分别在5个登陆地段登陆。


    10点15分,正在家中为妻子庆祝生日的隆美尔得知盟军登陆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顿时呆若木鸡,面无血色,毫无表情地喃喃自语:“我太蠢了,我太蠢了。”他匆忙赶回,仓皇纠集军力四处填补漏洞。但在盟军巨大的攻势面前,驰援的德军像雪一样被融化掉了。隆美尔再次面对当年在沙漠上遇到的那种无法扼制的溃败,他与希特勒的分歧也再次显现出来。


    精通战术而不懂战略的隆美尔对政治更是一窍不通。无论是做希特勒的卫队指挥,还是后来指挥大军在沙漠上纵横捭阖,隆美尔都没有加入纳粹党,这就是明证。军事上没有希望了,他于是想到了政治解决。1944年6月29日,在希特勒主持的一次大本营军事会议上,隆美尔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谈谈德国的政治局势,希特勒每次都阻止了他,要他只谈军事。而对军事,隆美尔已经无话可说了。一位标准的优秀的职业军人竟然对军事无话可说,这不能不说是隆美尔的悲剧。最后,希特勒恼羞成怒,索性手朝地图上猛地一击,说:“陆军元帅,还是离开这里吧!”把隆美尔撵出了大厅。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希特勒。


    3个月后,隆美尔牵涉进“7月20日阴谋用定时炸弹谋害元首”的案件中。10月14日,柏林来的特使给在家养病的隆美尔带来了两种选择:要么按叛国罪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被钢琴弦吊死;或者服毒自尽,为他保密,举行体面的国葬。隆美尔在极度痛苦中选择了后者。在日记中,隆美尔写道:“对于我,历史将作出怎样的裁决?如果我在这里胜利了,谁都会说,一切全是光荣……倘若我失败了,任何人又都会因此而责备我。”


    对于隆美尔在军事上的优缺点,英国元帅卡弗在他主编的《现代世界名将》中评论道:“隆美尔在战场上获得的成功更多是出于战术天才,而非战略创见。他对德国的军事战略贡献不大。德国军事史上其他伟大的人物,如格纳森诺、克劳塞维茨、毛奇、施利芬等等,都处在普鲁士和德国重大战略的伟大传统的中心。隆美尔虽然也身处同列,但其成就完全在战术方面。同上述人物相比,他只能身处其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