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平:彭定康是阴谋颠覆中国千古罪人

2013-12-27  五马山麓

鲁平:彭定康是阴谋颠覆中国千古罪人

楼主

鲁平:彭定康是阴谋颠覆中国千古罪人

鲁平:“(彭定康)背后的目的,就是通过香港,来推翻我们整个国家的政权,他利用香港这个基地来推翻我们,颠覆我们的国家。”

  原港澳办主任鲁平日前罕有接受香港传媒访问,重提被他批评为“千古罪人”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心中仍然有气,直言不会改变当年的说话,亦不后悔说这句话,并觉得“三违反”的彭定康,背后目的就是利用香港这个基地,推翻及颠覆中国整个国家的政权。

  香港《大公报》报道,将近八十的鲁平近日接受本港一家电子传媒访问时再次谈到当年对彭定康“千古罪人”的批评:“我说他是‘千古罪人’,我到现在不后悔这句话。我还是觉得这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确对香港的平稳过渡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他指出,因为彭定康的阻挠,平稳过渡遭遇搁浅,最后不得不成立临时立法会,“如果是按照原来谈好的,按照那个办法,香港情况比现在好得多。”

  鲁平指出,当年彭定康的问题所在是“太不了解中国”,而“利用香港,颠覆中国”更是彭背后的政治目的。“问题是他太不了解中国,缺点就在这里,他还是抱着那个态度,他以为到九七的时候,中国一定垮,所以我根本不管你九七年怎么样,我就搞我的,到时候你推翻不了,你不敢推翻。(彭定康)背后的目的,就是通过香港,来推翻我们整个国家的政权,他利用香港这个基地来推翻我们,颠覆我们的国家。”

  身为外交家,鲁平客观地评价彭定康是外交高手:“虽然我批评他是千古罪人,但是我还是很尊重他,他是一个高手,外交上的确是。”鲁平九七后至今见过彭定康三次,第三次的见面是在九九年澳门的回归典礼上。鲁平当时已退下火线,而彭定康则正担任欧盟外交事务专员。两人的见面没有了当年的火药味,反而相互交流音乐的喜好。当彭定康知道鲁平喜欢十九世纪浪漫主义古典作曲家时,表示要赠送一套十八世纪巴哈的作品给鲁平。

  鲁平感叹:“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当然他(彭定康)到了欧盟,屁股坐到欧盟去,立场也是变了,他的态度也变了,当然我们是另外态度对待。”

  与卫奕信友谊长存

  与彭定康不同,鲁平与前一任港督卫奕信则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现在还跟他电邮来往。”鲁平忆述卫奕信当年因为港督的身份,不能随便离港,鲁平就经常来港。“我就坐车到罗湖桥,在中间下车,他那个车在中间接我,我就上他的车,下了车之后,坐直升飞机到他粉岭的别墅跟他两人见面。”

  一九八九年后,在香港问题上,英国由之前的合作态度转变为对抗,鲁平说,这并没有影响他和卫奕信的友谊,“关键的问题就是英国当时(八九年后)错误估计了形势,她(英国)对华的政策整个起了一个变化。那个时候英国看准了,它认为中国早晚要走苏联和东欧的道路,共产党一定要下台的,共产党早晚要垮的。所以由于她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所以整个政策变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跟我们从合作到对抗。所以这不是个人问题,不是卫奕信的问题。”鲁平说,卫奕信离开香港时,两人还曾一起游览三峡。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