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迷 / 苏州美食与苏... / 童年的“净糖”

0 0

   

童年的“净糖”

2013-12-27  苏迷
童年的“净糖”
  在苏州的一次庙会上,曾见到一位年逾古稀的白发老太,静坐一旁,双手用两根小棒棒,兴趣盎然地绕着棒头的那一团“净糖”。老太的动作,有点像在打毛衣,她的那一双手,虽然苍老,却依旧显得灵活,大概这一辈子,她老人家给自己儿女子孙,打了不知有多少件毛衣。如今,也许儿女们都忙碌着,也许子孙们长硬翅膀飞了,也许老太在家觉得孤独,出来走走,猛然撞见了童年的“净糖”……
  “净糖”是苏州人的叫法,那是一种黄褐色有点透明的麦芽糖稀。出售时,卖糖人用两根小竹棒,在一个大瓦盆里,挑起一团来递到你手上,收二分钱。然后你用这两根小棒将“净糖”绕来绕去,时而拉长抽成丝,时而并拢搅成团,乐趣就渗透在里面了。绕到后来,“净糖”那透明的黄褐色就会变成乳白色。再后来,将其慢慢含进嘴里,顿感其绵甜无比、细软柔润,似溶未溶间有着醇醇的麦芽清香……行文至此,妻子看见说,你在说书,有那么好吃吗?她不懂。
  儿时苏州城,还有一种换糖人,苏州人俗称“换糖佬佬”,换糖佬挑一副竹筐,一头是麦芽糖,另一头装些破烂旧货。换糖佬吹着箫,没转进弄堂就能听到那“哆来咪……来咪来哆——”的箫声。一听到箫声,馋嘴的孩子们会像追星族一样围上一堆,有孩子扭头就往家里跑,拿出积攒的牙膏壳、破布头、旧塑料、废铜烂铁等来换糖。竹筐里的麦芽糖很大一片,像灶台上的大锅盖。有人拿破烂旧货来换糖时,换糖佬会根据废旧物品的价值,一手将一铁片揿入糖片,一手拿小铁锤朝铁片的背部轻轻一敲,随着清脆的“叮”一声响,一块手指般大小的糖就被敲下来了。如果你嫌少,还可“叮”一下,“饶”一点;再嫌少,就再“饶”一点。
  如将“净糖”、麦芽糖比作说书,那么还有一种糖就如苏州的昆曲。现在称之为“民间艺人”的糖贩们能将麦芽糖工艺做到极致,那是最受孩童欢迎的。他们有一些简单的设备:能加热的炉子,有几种颜色的麦芽糖罐,上面搁着做手工的平板。炉子加热后,麦芽糖就融成粘稠的膏体,成为可随意加工的材料,这些五颜六色的麦芽糖,通过他们的手,可以吹捏成各种戏剧人物或动物造型。据说这种糖人宋代就有,当时称“戏剧糖果”,名称倒蛮相符。我儿时最喜欢看制作糖人,一看就是半天。看他们先捏起一小撮麦芽糖,把它放在手心上压扁,然后握起拳头,用另一只手的手指从手心中穿过,把糖块捏成管状,再把管的最上端咬掉用嘴吹,边吹边捏,不一会儿吹成薄皮中空的扁圆球状,再以艺人灵巧多变之手,捏出老鼠偷油、葫芦、公鸡、胖娃等各种造型,有的还涂上红绿等颜色,漂亮的糖人就做成功了。再粘些“净糖”贴牢在竹签上,插在高耸的草把上。儿时最喜欢孙悟空糖人,但因价格贵,我始终没舍得买,一般就买上二分钱“净糖”绕绕。
  仔细看着老太绕“净糖”的神情,我真的很感慨,心里像有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她在搅动童年记忆的同时,也搅动了我的心灵。时间是带不走留在人心中的美好往事的,怀旧也是一种向往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