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牛气 / 旧书店见闻 / 【古旧书业观察之八】傅天斌:存书是选择和...

0 0

   

【古旧书业观察之八】傅天斌:存书是选择和淘汰的过程

2014-01-06  牛人牛气

【古旧书业观察之八】傅天斌:存书是选择和淘汰的过程

2013-12-25 16:09     阅览:1681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傅天斌,成都书友,20世纪90年代初涉足古旧书行业,1998年创立毛边书局,2003年初开通毛边书局孔网店(点击进入书店)。
  一柜旧书开启的藏书路
  虽然第一份工作与书籍或是古旧书没什么关系,但是傅天斌依旧凭着爱好开始了自己的古旧书之路。

傅天斌 图/孔夫子旧书网

  1992年底,傅天斌离开校门谋生,在市农委一家实业公司上班,用他的话来讲这份工作是“养花养草、种树的事,与书没有多大关系。”某天,科室领导运来了一个闲置的小书柜,傅天斌便将自己的一些农业书籍、长辈送的旧书放置于此。慢慢地,这个小书柜又填满了他买来的小人书、文学名著等书籍。虽然接触的旧书不多,但是此时的傅天斌对于书籍版本已经有了一些概念,“那时候已经知道外国文学要选网格本,可惜只淘了些平装本,精装贵舍不得花钱。”不经意间,竟然也有了满满一书柜的图书。
  后来,傅天斌换了工作,到十堰市新华书店上班,这才算是真正与书有了密切的关联,也为此后毛边书局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1998年,当时的傅天斌还在新华书店上班,书店总经理黄成勇决定开辟一个特色服务窗口,由傅天斌主持,这是由《书友》报刊刊载有关图书信息的方式进行的一个邮购业务。傅天斌说,“毛边书局就这样创立了。”这是当年的五月份。
  如今,网络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在十年前,互联网并不是如此发达。1994年,我国接入互联网,直到2002年6月,我国的上网用户人数仅为4580万人。不过,这一年,热爱古旧书收藏的书友们除了去地摊、书市淘书,还有了新的选择,就是在孔夫子旧书网淘自己喜欢的图书。傅天斌在报纸上了解到孔夫子旧书网的相关情况,过了一周左右才在孔网注册,他觉得,“网络图书信息比报纸快捷,图书种类更加丰富。”
  就这样,2002年底傅天斌在孔夫子旧书网注册,随后开通了“毛边书局”孔网店。虽然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新华书店,但是,孔网毛边书局一直随他到现在。
  旧版毛边书需合理收藏、利用
  从书店的名称就不难看出主人对于毛边书的热爱,最初,傅天斌通过《旧书交流信息报》对毛边书有了一些了解。1997年,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批毛边书,通过邮购获得《幻州》(叶灵凤等编)民国版杂志毛边书多本。“记得每本人民币八十元,书品近乎完品。还购得章衣萍和周作人民国版著作,价格都不超过百元一本。”
  说到毛边书,傅天斌认为,毛边书的收藏价值在于书的题材、内容、品相。“民国时期毛边书和海外版毛边书的收藏价值取决于书的题材,题材好,价值就高些,同时还要讲究品相。对于新时期的毛边书,也一样,内容可读就收藏。”
  “旧版的毛边书是沉淀下来的出版物之一,是当时的小众爱物。鲁迅时代,作者或是受赠者得到毛边书,看书时一页一页的裁,有时还有伴有批注,书阅读后,如想使书美观,还可让印刷厂将边角裁去重新装订,一本阅读后的书重新展现在读者眼前,是非常有情趣的事情。如今,旧版毛边书受到今人追捧,成为现在热门收藏品种之一,但我们不能忽略收藏品的历史实用价值,合理收藏、利用。”
  谈到新时期的毛边书,傅天斌觉得“必须要介绍几种毛边书局早期出售过的毛边书,可视为新时期规范毛边书。”他继续说到,“如《知堂书话 增订重编本》(钟叔河编、精装上下册大32开1092页,1992年海南出版社出版)和《书前书后》(钟叔河著,1996年海南出版社出版),这两种图书都是运到长沙请钟叔河先生签的名。后来陆续出售还有:《红石竹花》(罗飞,‘七月派’诗人,1998年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此书作者签名钤印;还有《新文学散札》(龚明德 著)和《董桥文录》等等。谨此列举一二书目信息,凡购买到这类毛边书都不会后悔,书都是可读可藏的,毛边制作的也够正宗,新毛边书还是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和版本研究价值。”

当代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签名 图/孔夫子旧书网

  存书是选择和淘汰的过程
  除了毛边书,傅天斌还热衷于收集签名本书籍,不过他也讲到,“我注重一个作家,但有一本亲笔签名书足矣,不贪多。九十年代时,我收藏的作者签名本书籍有一两千册,其中有大部分是作者惠赠与我。不管是惠赠的签名书,还是我自己淘来的签名书,都是一段有趣的故事。不过,近些年出现了伪造签名的书籍,所以淘得的书也不多。”
  傅天斌还收存有两个书柜的工具书,这是他时常查阅资料的帮手,用他的话来说,这些工具书“是我的老师之一”。外国文学和国学也存有两个书柜,这些书只是偶尔抽出来翻看。闲暇时候,傅天斌喜爱翻看自己收存的人文风情及烟酒茶菜谱类书籍,这些书放在伸手可以之处,每天休息时读来也不费神,同时陶冶了情操。
  此外,他还收存有近千册汉语言文字学方面的图书,装满了一个三开门的书柜。不过,如今他已不再收存这类书,他说,“这验证了存书是一个选择和淘汰的过程。”
  存书的目的并不单在于一个“存”字,字画、画册、杂项、玩件,对于傅天斌来说,只要自己感兴趣,于生活颇多增益,便是好的了。
  古旧书初级市场需要更多的关注和重视
  虽然古旧书市场比早些年壮大了不少,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傅天斌介绍成都当地的旧书市场,“近几年有些糟糕,旧书市场场地得不到有关部门重视,现在只有送仙桥古玩市场可以去看看。2000年时候,几千个平方旧书交易场地声势壮观,到如今已经萎缩到二三百平米。不知过几年,专业旧书市场在成都会不会消失。”
  谈及旧书市场消退的原因,傅天斌认为经济是主要因素,“旧书在第一次流转过程中身价不高,提供场地的经营方收不到可观的场地费,所以纷纷将场地改为他用,以获取更多的商业价值。”
  场地的局限对于古旧书初级市场影响较大,“如果相关部门对古旧书初级市场提高重视,提供相对规范的交易场地,就一定会吸引更多买家,就会有更多的人投身于旧书市场之中,也避免更多的旧书化为纸浆。”
  网上旧书店的起伏与调整
  如今,毛边书局孔网店已经开通十多年了,在傅天斌的记忆中,刚开始的几年赶上了古旧书市场快速发展的时期,毛边书局的经营也十分红火。
  “2002年至2006年,旧书收购价格不高,当时毛边书局有上万种图书挂在网上,书友选择性多,价格也是书友淘得起的。”傅天斌继续说到,“这期间,毛边书局售出的签名书和毛边书不说,就说自然科技类-植物志和园艺书,还有当时网上很少有销售的体育类-围棋和象棋书,还有就是医学书等等,销售都很喜人。虽然书款不多,但是人气确实非常旺。有书友戏称毛边书局都是晚上零点上书,都等着呢。这期间,毛边书局在孔网全国排行前三名。”
  不过,随着古旧书市场的发展,以及孔夫子旧书网店家的增多,傅天斌日渐感到了竞争的压力。“2007年至2011年间,毛边书局的业绩有些下滑,之前国外书友订购的也少了。”傅天斌觉得收书成本的增加,以及更多书店的出现使买家出现了分流。虽然也作了一些调整,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从2012年至今,傅天斌一直在调整思路,希望能够重新定位,找到一条合适的路子。“努力做好一般图书的销售计划,找到合适自己的收书条件,做出书店的特长。继续开拓市场才是关键,同时还要及时与书友们沟通,付出才会有收获。”
  在傅天斌看来,旧书市场随着时代的进步会逐渐萎缩,但是新型的旧书市场会突飞猛进。“目前,旧书市场竞争激烈,肯定会存在某些不良现象。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避免,不与其他同行做冤家。我做出自己的特色,重视一些生门、冷门的图书,抓住一般旧书的销售,薄利多销。他人不要,我来做,总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