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收藏001 / 2花落谁家 / 76花落谁家

分享

   

76花落谁家

2014-01-07  喜欢收藏0...



    子安回到省城的时候,晓匀的学校里快要放暑假了已经没什么事了,知道子安要出国了,只能在家里住一个星期,心里舍不得,干脆就请假在家陪儿子。尽管子安一再说自己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可是晓匀还是不停地为他买这买那。说这个也要带那个也要带生生地给子安又弄了个行李出来。

    那日晓匀一边给子安的行李里塞东西,一边讲他们兄妹几个小时候的事:“那个时候啊朗朗就像你的跟屁虫,整天赖着你,你也不烦。你呀也特别疼她,还记得那次去乡下奶奶家,朗朗的脚被钉子扎了,那么热的天儿,你背着她一直跑到卫生所,那么远的路,那个时候你也才上初中,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就是大人也未必坚持得住。想起你们小时候还像是昨天呢,这时间过得还真是快,一眨眼的功夫,你们就都长大了,翅膀也都硬了,会飞了,妈还真是…….”

    子安听着听着眼圈儿就红了。晓匀不知道内情,就以为是子安因为要出远门了的关系,于是就拍着他的手安慰说:“儿子,别难过。出了国又不是不能回来了,等书念完了,拿到了学位就回来。妈盼着你回来。对了,朗朗那丫头知道你要出国就没跟你闹?乖乖放你走了?”

    “是,妹妹现在懂事了!不过,妈,真的很对不起,我答应过你要留在上海照顾妹妹的,可是现在却要把她一个人丢在上海。”子安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没敢对母亲说他还没告诉明朗自己要出国的事。

    “说什么对不起。那丫头太淘气,在外面经历一些风浪对她有好处。这个我也想开了,惦记归惦记,就让她在上海闯闯吧!你看,出去读书这几年,就懂事多了。这要是换了小时候,你要出国,她能不要本钱就放你走?总得闹上一阵子,全家都得被她搅得乌烟瘴气的。这回你看看,多安静,连电话都没一个。”

    “妈!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不要再往里塞东西了,够多了。”子安眼泪就要冲出眼眶了,再听不下去,于是赶紧把话头岔开。

    “不多不多,当年子平走的时候,家里的条件有限,准备不了什么。现在不一样了,你是出国,不是出差,能带上的都要带,我不能委屈了我儿子。”

    听着母亲的话,看着母亲给自己细心准备行李的样子,想起小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伴在一起时其乐融融的情形,子安一时间是百感交集,无法言语。

    临行的前一天,天诚和晓匀在家里摆了丰盛的酒席给子安饯行,除了明凯 一家人,晓鸥,明旋,还有不满一岁的亮亮还有子晴,张鹏,果果,该来的人全都来了。吃完饭以后时间还早,明旋夫妇带着孩子回去了,说好了第二天直接去车站和子安碰面。子晴则把果果留下住了,说是果果家住的远,明天还要一起去车站,不让她来回来去的跑了。子晴陪着果果,张鹏无事可做,吃过饭后略坐了坐也说要早些回去了。子安因为有一肚子的话要单独和张鹏聊,一听张鹏说要走,连忙起身说自己要去送送。张鹏知道子安一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多少年的朋友了,默契还总是有一些的,所以子安说要送他也不推辞。

    在送张鹏回家的路上子安把在上海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张鹏,张鹏听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有一点反应。直到子安叹着气说出国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时,张鹏才渐渐反应过来,意识到子安所说的一切不是传说,而是真的发生了的事实。

    “子安,我能了解你这么做的用意,可是你就这样逃到国外去,将来朗朗不是真的要嫁给别人了?不知道要便宜了哪个臭小子,我替你不甘心啊!”清醒过来的张鹏忍不住替子安着急。

    “不甘心怎么办?我舍不得看着她那么痛苦!”子安重重地吸了口气。

    “那个姓方的真他妈够黑的, 真想揍她一顿!”

    “张鹏,明年晴儿毕业了你们就结婚吧,我可能不能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子晴我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她,别让她伤心。晴儿的性格内向,你要试着多和她交流,多了解她的想法,这样感情才能长久。”

    “你放心吧,我会的。”

    “那就好!”

    “明朗知道你出国就这么让你走了?”

    “我没告诉她!”

    “为什么?”

    “我不想让她去机场送我,我会受不了,她也会更难受。我给她写了一封信,昨天才寄出去,她收到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美国了。”

    “也许她舍不得放你走呢?”

    “我就是不想让她继续在矛盾里挣扎了,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儿。该下决心的人是我,我不想老是把难题丢给她!”

    “子安,我更担心的是你,你真的能放下这段感情?你们可是一起长大的,从她多大的时候你就开始爱她了?你忍心就这么放弃了?”

    “这不是放弃,对她的感情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弃。爱她不一定非要拥有她,她能幸福才最重要!”

    “子安,你对明朗真是太好了。她要是知道了---。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张鹏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子安叹气,悠长地叹气。

    “事情已然这样了,你也不用太难过。”不忍心看见子安那样子,张鹏便又忍不住安慰起来,“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明朗一时不能接受也在情理中,可她毕竟和你那么多年的感情,她又是那么重感情的人,时间一长,什么伤口都能愈合的。你先出去留学也好,给她一点时间,也给你们的感情一点空间。明朗早晚还是你的,我这话就放在这儿,你也只管等着好了。所以别灰心,高高兴兴地走!”

    “谢谢你,张鹏,听你这么说我心情好了很多。”

    “嗨,谢什么,别忘了,将来我娶了子晴,我就是你的妹夫了,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张鹏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子安的肩膀,“回去吧,别再送了!你是出国,总要回来的。又不是永别,我们都还能再见面的!何况咱们都是男子汉,总得有男子汉的样子。”

    “好,那我就不送了!”

    “别送了,明天咱们车站见!”

    “好,再见!”

    张鹏转身走了,子安仍旧站在原地,看着张鹏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尽都是离别的悲伤,直到他看见张鹏停住脚步再次转过身来站在夕阳里远远地冲自己摆手,这才转身走了。

    子安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选了另外一条路线,走了两个街口,路过一片很热闹的饭店和商铺,路边的饭店因为夏天到了,纷纷把桌椅摆到外面来了,有不少的人就坐在路边喝冰镇啤酒吃风味小吃。子安因为心情不好不想这么早就回去,于是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要了一大杯扎啤,一边喝酒一边打量省城的街景。眼前的这条路就是通往江畔的路,是夏日的夜晚省城最热闹的一条街了,看着这条街,子安不禁想起了那年夏天大家聚在一起去江边划船的情形,那个时候大家就是一起说说笑笑的走在这条街上的。也是那一年的夏天他们哥几个还有张鹏在动物园门口和两个流氓打了一架,一切就仿佛是发生在昨天似的。时间过得真快呀,当初的少年轻狂书生意气已经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岁月沉淀在心底的种种负荷,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成长吧。

    如今的省城也已经大变样了,变得越来越繁华,也越来越陌生了。子安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街边树下的一对情侣,两个人此时正借着柳梢的掩映拥吻在一起。子安的心骤然缩成了一团,赶紧把目光移开,抓起桌上的啤酒咕咚咚一口气喝了半杯下去。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哪家的店铺里放出了一首歌,一首很好听的歌:

    悠悠岁月

    欲说当年好困惑

    亦真亦幻难取舍

    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

    这样执着

    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

    上下求索

    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

    谁能告诉我

    是对还是错

    问询南来北往的客

    恩怨忘却

    留下真情从头说

    相伴人间万家灯火

    故事不多

    宛如平常一段歌

    过去未来共斟酌

    子安沉浸在这 歌声当中,明朗和自己从小到大在一起所经历的桩桩件件就像电影中的镜头一样在子安的脑海里一幕幕的闪现,岁月的荧屏上明朗的样子是那么的生动而又鲜活,泪水于不知不觉中渐渐模糊了视线。他站起身来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了一家小小的音像商店,子安走进那家小店,里面没有顾客,只有一个胖胖的老板娘正坐在柜台的后面看电视。见子安进来热情的招呼,“小伙子,你想买点啥?”

    “我想请问一下,您店里正放着的是什么歌?”

    “小伙子,咋连这个都不知道捏,这是电视剧渴望里的主题歌,毛阿敏演唱地。你不看电视咋地?”老板娘说一口地道的东北话。

    “是有一段日子没看了,快一年了吧,太忙!您店里有这首歌的磁带嘛?我想买一盘!”

    “看你说地,那咋能没有捏?”

    “多少钱一盘?”

    “5块钱!”

    “好,那我买一盘!”

    子安买好了磁带转身出来的时候,就听老板娘在身后嘀咕:“这小伙子,连渴望都没看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