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宜急缓则圆 / 冠心病未命名 / [转载]支架术搭桥术,是高碳、造病、捞钱...

0 0

   

[转载]支架术搭桥术,是高碳、造病、捞钱术(中炁子)

2014-01-08  事不宜急...

支架术搭桥术,是高碳、造病、捞钱术(中炁子)

早在2008年6月18日,笔者就在网上发表了“强烈呼吁立即叫停心血管搭桥支架术”一文,同时呈报给有关部门。现在几年过去了,我依然坚持这个观点。须知,这绝不是什么常常被用来“延判”的学术观点问题,而是必须分妙必争的人命关天大事。
  引起笔者关注此事的起因,是与一位多年未见的朋友聊天时,他讲了一次就医经历:本来并不严重的心血管病,住院后却一再被动员做支架术。当他认真地了解了支架术的前因后果后,他拒绝了,奇怪的是那位可能是领命而来动员他的医生,却再也不理他了。
  这件事让我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悲痛和遗憾。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的一位最好的知己朋友,在稍感腿脚有点不太灵便时,就到一座现代化医院去看病,这一看,灾难降临了,医生说他的脑血管堵塞了,要给他做搭桥手术。如果那时我在家,他肯定会同我商量的,我也肯定会阻止他接受这个手术。但不巧,那时我长期出差在外,他就稀里糊涂地接受了手术。结果医生在他头上开了天窗后,却找不到堵塞的血管在哪里,就又匆匆忙忙只把头皮缝合了事,切下来的颅骨也没有给他装上。就这样,手术后的病状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让他变成了一个颅骨不全的人。这给他的心理造成了巨大伤害,经常唉声叹气地唸叨:“现在就是死了也是个尸骨不全的人了”。他从此一蹶不振,直到后来早早的抑郁而去。
  后来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总共伤害了多少人,这个“杀人”的脑血管搭桥术才终于被叫停。
  这个惨痛的教训好像过去还没多久,近年来的心血管搭桥术、支架术却又风靡全球、施虐于世界了。
  请看一位头脑比较清醒的病人对支架术的了解和看法:
  1、医生说他心血管多处狭窄,要给他放四、五个支架,他没同意。因为他认识的两个病友,三年前做了支架,去年病又犯了,如果再做的话,那心脏里就全是支架了。
  2、支架术后还会复发,那就只能开胸搭桥了,而且复发时的枪救死亡率很高。
  3、支架术后,有些人病状并未减轻,甚至加重,仍然要吃五、六种药降脂降压,以防再堵。
  再看一位敢说真话的开明专家对支架术的看法:
  1、多处狭窄病人,有的狭窄处不能放支架,这就等于能放的地方放了也白放,因为在不能放支架的狭窄处闭合后,病会照样发作。
  2、支架术后当时血流可以通过,病情可以缓解,但并不是把冠心病治好了,因为支架术并未改变血液中的垃圾状况,当它们再次沉积到血管支架处后,又淤堵了,疾病就要复发。
  3、最可怕的是,支架后血流自动选择了被“支开”的大血管,造成其他血管血流量减少,再加上高血脂、高血粘的存在,就会导致其他小血管发生弥漫性狭窄和淤堵,使病情恶化。
  以上观点就是“不求其本”的支架术复发率高的根本原因。
  请看2008年6月10日《现代保健报》刊登的部分地区2006年支架手术治疗复发率统计表:
  地  区    支架治疗    支架复发    复发率
  上  海   3100人      1000人       32%
  黑龙江  5000人      2300人       46%
  北  京   7000人      3000人       42.8%
  辽  宁   4000人      3500人       85%
  西  安   2000人      1400人       70%
  广  州   1900人      1000人       52%
  看了这个报道后,还会有人选择心血管支架术吗?但问题是又有多少人能看到这个报道和本篇文章呢?又有谁知道全国政协委员揭开的“出厂价三、五千的支架就要卖三、五万,九倍的暴利超过贩毒”的医疗黑幕呢?!
  另据报道,2006年南京市57岁的谢××,因为觉得胸闷不适,通过熟人介绍到一家医院心内科咨询,医生要他住院检查。第二天下午,在花费近3万元进行了冠状动脉造影检查后,医生告诉他左右各有一根血管发生问题,其中右边一根血管已经堵塞了70%,不放支架很容易诱发心肌梗死。没办法,老谢同意了,住院一周手术费和药费共花了六万元。结果手术后仅仅五个月,又突然发生了急性心肌梗塞,被家人送到另一家医院抢救了过来。后经一次大会诊检查发现,植入的支架并没有完全放入那个想放入的小血管中。参加会诊的一位著名心血管介入专家指出:“原植入支架的血管较小,即使有狭窄也不严重,如果确实发生了70%的堵塞,也并不需要放置支架。相反,用药物治疗不仅能达到控制病人症状的目的,而且还经济、安全,也大大降低了心肌梗死的几率。”这位开明的医学专家,能够如此坦率地直言这个手术是“多此一举”,这才让老谢明白了,是强加给他的这次支架手术,让他过了一回“鬼门关”。
  但是做手术的医院却极力辩解:“我们所做的全都符合医疗规范,无过错不怕告。”
  后在老谢和媒体的调查中,又发现了两位在该院放支架的受害者。一位姓陆,手术错误与老谢一样,没办法,他只好到上海重做了支架手术,并被告知必须终生服药,每天吃四种药,每月七百多元。另一位是姓龚的局长,本来是一般的心慌早搏,却被动员放支架,因为医生与他的朋友认识,碍于面子就接受了这个完全没必要的手术,结果导致病情加重。另外,调查中还发现了比这更惨的是,有多名患者在术中和术后死亡。
  再看以下实例:
  一位61岁的老人,一个月前花了几万元装了支架,却因一件小事引起的心理波动而导致血管痉挛死亡,说明这个支架装了也是白装,因为在众多血管上还有其他狭窄处(见2009年4月27日《西安晚报》)。
  一位能享受全额报销的老人,心脏支架装了一个又一个,已经装了四个了,心脏病并未好转,还是挣扎在死亡线上;而与他同病相怜的一位朋友拒绝了支架手术,运用药物控制、适度运动为主的办法保守治疗,至今却越活越旺盛;
  关菊花,新加坡人,58岁,抑郁、失眠、心梗,脾气暴躁,学了“312经络锻炼法”练了2个月后,感觉心情平缓,人也舒服了。2年前因心肌梗塞做过支架术,今年医生说她心脏另一条动脉梗塞50%,原来决定要再做一次手术。但练了“312”后医院检查说,心肌梗塞已好转为30%,不用再做手术了。她感到非常高兴,知道这是“312”的效果,于是练的更带劲了。
  原河北省保定市委常委、保定警备区政委张亚南,患有严重的冠心病、高血压,心血管堵塞最严重的地方高达95%,高血压最高时达到270毫米汞柱,经常胸闷、胸痛,医生一再建议他做心血管搭桥术,都被他坚决拒绝了。后来在他老伴的支持下,经过5个月的自然疗法“312”锻炼,血管淤堵解除了,胸闷、胸痛不再发作了,血压正常了,终于躲过了一场后果难料的大手术。从此以后他们一家四代人都坚持“312”锻炼,老人腿脚灵活,儿子精力充沛,孙子健康聪明,他也成了一个“312经络锻炼法”的研究者和推广者。
  从上述报道和实例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就绝大多数病人来说,治疗心脏病的关键问题,不是什么舍本逐末的开胸搭桥术和支架术,而是必须依靠百试百验的自然疗法,从根本上活血化淤、清除垃圾、降脂降压。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心血管的搭桥支架术,不是治病救命的手术,而是真真切切的残害人体、病上加病的杀人手术、造病手术!对此后果,主刀者心里一清二楚,可恨的是他们明知不能为,却要强为之。有人仅仅是有一点心慌早搏、有一点高血压或者是有一点血管淤堵,他们都会极力劝说诱导病人做手术,医德乎?良心乎?全都没有了。
  面对这样可怕的医疗环境,只有自己拯救自己这一条安全之路了。
  现在我们可以将此文总结一下了:
  第一、自然疗法可以根治心脑血管病;
  第二、药物治疗可以控制或延缓病情,免受一刀之苦,但可能久治不愈;
第三、支架术、搭桥术风险极大,花费极高,术后还是要终生服药,基本上可以以说是多此一举。
  那么摆在决策者面前的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临床路径应该怎么走?我们所有的医院,面对心血管病,是把支架搭桥当第一选项,还是把自然疗法当第一选项?它们当中谁是低碳,谁是高碳?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已经不言自明的问题了。
  因此,我们再次强烈呼吁:除保留少量特别需要的心血管急救手术外,立即叫停大面积推广支架搭桥术的培训活动和临床应用。同时广泛普及以“312”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养生文化,用最低碳的自然疗法拯救包括心脑血管病在内的广大慢性病患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