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认错之哲学

2014-01-15  喜好喜好


作者:昆仑一刀
 
    梁实秋先生在《为什么不说实话》对那些死不认错的人有过鞭辟入里的刻画:“有些人宁愿自己吃亏,宁愿跟着别人吃亏,宁愿套引别人跟着他吃亏,而也不愿意把自己所实感的坦白直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之后,别人就不再吃亏,而他自己就显得特别委屈。别人和他同样的吃亏,他就觉得有人陪着他吃亏了,不冤枉了。”

    先生讲了一个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故事,将那些死不认错者,不说实话者的嘴脸和心思活灵活现地揭露出来。俱引如下:

    有一家酒店,隔壁住着好几个酒徒,酒徒竟偷酒喝,偷酒的方法是凿壁成穴,以管入酒缸而吸饮之,轮流吸饮,每天夜晚习以为常。酒店老板初而惊讶酒浆损失之巨,继而暗叹酒徒偷饮技术之精,终乃思得报复之道。老板不动声色,入晚于置酒缸之处改置小便一桶,内中便溺洋溢,不可向迩。夜深人静,酒徒又来吮饮,争先恐后,欲解馋吻。用尽力一吸,饱尝异味,挤眉咧嘴,汩汩自喉而下,刚要声张,旋思我若声张,别人必不再来上当,我独自吃亏,岂不太冤枉乎?有亏大家吃。于是乎连呼“好酒!好酒!”而退,乙继之,亦同样上当,亦同样不肯独自上当,亦连呼“好酒!好酒!”而退。丙丁戊己,循序而饮,以至于全体酒徒均得分润。事毕环立,相视而笑。

    读了先生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可以为死不认错者找出一点理论依据,何必要认错呢?何必要当傻瓜呢?何必以自己的愚蠢衬托出别人的高明呢?大家一块儿吃亏遭罪,心理上立马就平衡了,最后人人都当了傻瓜,人人都出丑掉价,也就皆大欢喜了。没有替死鬼,没有背黑锅,五十步与百步之差,谁也别笑话谁。

    此乃死不认错者哲学之一也。

    柏杨先生三十年前在美国爱荷华大学发表演说,演讲《丑陋的中国人》,文中也有提到“死不认错的中国人”。先生用笔如刀,更是一针见血直逼要害,俱引如下:( 散文阅读:www.sanwen.net )

    中国人不习惯认错,反而有一万个理由,掩盖自己的错误。有一句俗话:“闭门思过”。思谁的过?思对方的过!我教书的时候,学生写周记,检讨一周的行为,检讨的结果是:“我今天被某某骗了,骗我的那个人,我对他这么好,那么好,只因为我太忠厚。”看了对方的检讨,也是说他太忠厚。每个人检讨都觉得自己太忠厚,那么谁不忠厚呢?不能够认错是因为中国人丧失了认错的能力。我们虽然不认错,错还是存在,并不是不认错就没有错。为了掩饰一个错,中国人就不能不用很大的力气,再制造更多的错,来证明第一个错并不是错。所以说,中国人喜欢讲大话,喜欢讲空话,喜欢讲假话,喜欢讲谎话,更喜欢讲毒话——恶毒的话。……

     一个民族如果都是这样,会使我们的错误永远不能改正。往往用十个错误来掩饰一个错误,再用一百个错误来掩饰十个错误。

    三十年过去了,柏杨老先生驾鹤西去,魂归道山,然而老先生振聋发聩,发人深省的远见卓识,同样如晨钟暮鼓,警醒后世。

    为什么不认错,盖以自以为是对的,无错可认。“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悲的是不知错,也不认错,更莫说改恶从善,“重打锣鼓另开张”。死不认错的人,虽死何惧?意志力何其坚强!一口咬定,矢口否认,任你苦口婆心磨破嘴唇,没有错就是没有错!不仅没有错,还要证明没有错,让指出错误的人无话可说!于是假话耶,大话耶,空话耶,谎话耶,毒话耶,横空而出直接让指出错误的人吃不着兜着走。三十年过去了,吾国人于此是否“有长足之进也”?恐怕认错的修养没长进,掩饰错误的技巧反而愈加高明,赶超古人了。到时候反咬一口,谁对谁错尚待商榷。

    此乃死不认错者哲学之二也。

    李敖先生在《避讳——“非常不敢说”》里也讲了一个故事。五代时期有一个叫冯道的人,这个人曾经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先生记录的是他在契丹皇帝兵临城下之际,“变节”做了“汉奸”成功说服敌酋使一城百姓免于屠杀血洗,生灵涂炭。有一则关于冯道的笑话,据说有一天他的学生读《老子》这部书,一开始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因为“道”是冯道的名,“可道”是冯道的字,他的学生不敢直接叫老师的名字,所以碰到“道”和“可道”就念成“不敢说”,而把这两句念成了:“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为什么“不敢说”呢?这就要牵引出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传统美德”——“避讳”。如此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学问,且听李敖先生如何道来。俱引如下:

    “讳”是什么?讳就是“不敢说”。为什么不敢说呢?有的因为顾忌的缘故,有的因为隐匿的缘故。一个名字或一件事实,知道了却不说,反倒说成别的,这就叫做“讳”。

    为什么一个名字、一件事实知道了却不说呢?按照中国传统的高见,是因为说了就不吉祥或不恭敬或大逆不道,所以才“不敢说”。“不敢说”的意思,用文言文的说法,是“讳言”、是“讳莫如深”,这一类说法还有很多。……

    这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给死不认错者加油打气。你犯错了,你吃亏了,你丢脸了,然而你是某朋,你是某故,你是某亲,你是某夫,你是某子,你是某父,甚至你是某君,顶头上司,生杀大权在握,这就无后院起火、祸起萧墙的后顾之忧了。每一个和你有点关系讲点交情的人都会为你瞒瞒瞒,绝不揭你短处、触及你的疮疤,你就高枕安眠,还认什么错呢?故友亲朋、同志同仁为你的错误殚精竭虑、煞费苦心掩饰美化、修正补救,企图抹杀一切,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倒好,自己不争气承认了错误,这不是陷人于不义之地吗?

    夫子曰:“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听信圣人言,我们更进一步,为所有死不认错者讳,还他们一个清清白白,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仲尼作《春秋》,身体力行,可谓是“避讳”的始作俑者。

    有孔夫子这样一个后台,还有认错的必要吗?

    此乃死不认错者哲学之三也。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