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杀以证清白案,莫要再添一条亡魂

 老裁缝 2014-01-19

扶老人送医后,却被指认为肇事者,自认无处伸冤的河源市东源县漳溪乡村民吴伟青,在巨大精神压力下自杀身亡。截至昨天,对于此案当地警方成立的专案小组仍无明确结论。但曾声称“被撞”的老人周老汉却在家属不在场的情况下,承认是自己摔倒在地,与其此前的说法截然相反。(新快报2014/01/12)


吴伟青以为,一死便能证清白。他似乎不知道,既为案子,讲的就是证据。


当事人周老汉已给出了两种说辞。无子女在侧时,他向深圳知名公益人士陈观玉道,“是自己摔倒的,经过的人将我送去医院”。而子女在场时,他所说的,我们好几天前就知道了,是吴伟青撞的。


警察已知周老汉的矛盾,但他们认为,仅凭当事人一方的说法,无法对事件定性,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支持。


此事自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发生,至一月二日吴伟青跳塘自杀,至一月六日见报,再到如今,已十三天了。一月六日的报道里,有“警方技术鉴定确认,摩托车没有发生过碰撞的痕迹”及“事发时老周正在路旁的家中喝茶,他表示自己不清楚老人怎么摔倒的,但他第一时间出来帮忙了,一时扶不起来,于是叫骑摩托车的吴大哥帮忙送到医院去。因为自己要上班,老周叮嘱吴大哥等老人家属过来,自己先离开了”的描述;而今日的报道里,周老汉已开始自相矛盾。


警方的技术鉴定、老周所言是自己先看到周老汉不知何故跌倒、后叫骑摩托车的吴大哥帮忙送到医院去,加上周老汉矛盾的说辞,也许,在我们这些非专业的人士看来,事情的真相,已昭然若揭了。然警方仍说,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支持。


我理解警方在处理人命案应有的细致。摩托车没有撞痕,不代表开得太快造成的旋风不会把周老汉刮倒;老周的证词,只是孤证,也许他跟吴伟青平素关系不错,所以想做伪证;周老汉前后不一的说法,完成可以看成是身体受伤心理压力又大的老头的胡言乱语。


警方需要证据,当事家庭及围观者需要真相。调查进展的缓慢,可能是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我认为,有一件事,是警方绝对不能忽略的。当吴伟青一时想不通以死证清白,周老汉会不会以也同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有没有撞,他自己心里很清楚。真相大白之后,如果是他早已起意要讹一把,则他受到法律的惩罚,是必然的;如果是他的子女教唆他冤枉吴伟青,则他们一家相关责任人都受到处罚也是一定的。在这种状况之下,他们的压力可想而知,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谁也不知道。若真如我所言,则两个当事人皆死,等于成了无头案,真相只怕会要湮没。而警方的效率与态度,亦会受到民众的质疑。


因此我提醒并建议当地警方,最好派两个人保护好周老汉,不要让不幸的事,再发生。(屏山石2014/01/1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