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逸客 / 美文欣赏 / 梦回曲水烟花绽,血墨燃尽七世缘

0 0

   

梦回曲水烟花绽,血墨燃尽七世缘

2014-01-22  清风逸客


千里烟波,花语楼阁,千娇百媚的风情,轻轻拨动着心底的情弦,一襟晚照的黄昏里,我为你,一念,再念。苦苦缠绕的过往,相思满怀,眷念无数。留在远古情节里的桃花句,江南的水袖轻拂,把一滴泪洒进了尘埃,我不知道,是你的思念凄美了桃花漫天?还是我的等待忧伤了一潭春水?三月的裙袂在风中轻舞飞扬,花落幽静处走来的女子,将一眉芳心暗许,绽放在你的流年,款款而舞。那耿耿于怀的妖娆,如花似梦的娇羞,不为三生,不为姻缘,只为,为你细数日落日出。

走在远古河畔,是曾几何时的遇见,让我,又忆起了逝去的浪漫流年。墨染琴韵,红杏倚云,那些未曾凋谢的时光,你也是我时光里最动情的婉转。西风拂面,寒月瘦尽,为你化蚕作茧的相思,在投身的红尘都从未曾老去。我轻轻走过岁月,朱笔廖画的悠长情结,我不知,寄情的花是否开过,是否又落过?可那飘零的思绪里,你始终在我今生回望的泪水中。

风月飞舞,时光消梦,像诗一样幽怨的自己,总想去写一些温馨的文字,去温暖薄薄夜色中的情愫。如云烟飘渺般散去的远古美丽,一缕旧时的春花秋月,落成宋词里的痴恋离殇,那一袭白衣儒雅,那一袂罗衫春薄,那些飘逸在岁月里的故事,一生,都在寻觅着西湖桥断的旷世绝恋,与年轮不休的永世相守。

此生未知的茫然行程,孤独的灵魂,轻抚着一弯冷月,也将,那弯月中的不老容颜,萦绕成一树为寄闲愁的桂花。而,哀怨与缠绵的回首,那一眼藏不尽的惆怅与悲伤,绽放的是我依然的心,飘落的却是你决然的情。今生,一饮而尽了岁月风雨为自己酿的一杯苦酒,江南的水榭亭台,到底留下了多少,谁对谁的思念?谁又对谁的相欠?

蹁跹的光阴,若不是迷醉那一刻惬意的温柔,又怎会,有孤寂灵魂参不透的尘世烟火?又怎会,有甘愿追随远古轮回的凄凉?轮回里,无数的伤痛,无数的孤单,已将柔情埋葬。一季轮回的年华,苍老了执着。古卷里书香萦绕的情事,在莹莹烛光中飘散成了若有若无的云烟,我们也在云烟中从此失散。

这一世,仍是一个白色的季节,千万次回首,我抓不往事中任何一片飘落的影子。初见美好,再见依然,而,际遇的红尘,你追风的脚步,黯淡了我迷茫的眼眸,细雨如丝的江南,一叶兰舟,橘子洲头,再也没有了那持伞之人,也再没有了等待之人。一纸流芳,穷尽三生,或许,是千年流盼的美眸,已让那情思久远;或许,是那碗忘情断爱的汤,已不容我们在期许今生。

一枕琴瑟,一痕朱砂,倾覆了虚幻的朝朝暮暮,堪不破的风花雪月,为谁留一世情长,又失了一生相望?随风而去的路上,沉睡的落红,搁浅了心中所有的挽留,我杜撰着所有相思的语句,徘徊在曾经音符驻足的路途,扉页上绚烂的句子,却在漂泊的岁月中被渐渐剥离、风化。为你歌赋的万载时光,殷红的岁月已将柔情深埋,奔赴的灯火阑珊,倾覆在了一身江南烟雨中下。从此,孤雁苍山,红颜白首,你的灵魂于另一处与我诀别。

煮酒一世,醉宿永生,断绝在宿命里深浅难测的情缘,是该举樽消愁吗?可杯倾酒褪后,悲欢又该如何?打马启程,诗泪千行,花明柳暗之处,离别的哀婉身影,被抛进时光的门楣,散落在心底的纷扰,一次次将细碎的忧愁敲打,几许浮缘,天涯茫茫,就是你我今生参不透的红尘因果。若,荒青岁于,今生还能将那真情付与伊人,那一世遥远的清音里,你会不会,此生只为她坐等菩提树下,不再深陷红尘迷幻?若,声声嗟叹,今生每个流转都是一首绝唱,那一世独自的凝望中,你会不会,在心碎肠断的尘世,给她一个不老的春天?

心碎的旅程,永远没有终点。斑驳的岁月,总想用一个地老天荒,让胭脂一样的风情不沾纤尘。怎奈,眺望的雨住或是风停,难以找到一方停泊的幽静之所,多少次试图断去,却又无法断去的思念,念时,是如此的萧瑟,别时,又是如此的依眷。挽一抹月光,轻吟成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无奈;等一季轮回,浅奏成暗夜里烟花散落的离殇。人在殊途,梦过,也总是要醒来的。幽梦一帘,相逢是何处?风凄凄凝眸花落,成阵的婉约任惊碎的思绪化作一潭秋水,为前世涟漪成了一场笙歌锦瑟。悲切声声,何处又是天涯?路漫漫不诉离殇,吟断的芳菲凄婉化作青灯顿悟的菩提,生生世世与你魂魄相依。

满地落英香染透,笔墨芳菲挽画楼。

非尘非花轻挥袖,几番落絮难回眸。

琴弦三弄为谁柔?再舞长歌恨不休。

高山知音无人侯,情深流水陈年旧。

春色尽没红颜瘦,无端风霜几近愁。

昔日离别余温留,一笺桃纸泪难收。

疏帘西风打寒裘,半阙悲欢眉间皱。

依稀送君折杨柳,望断洞庭盼归舟。

昨夜狂雨忽来骤,又把琴瑟伴箜篌。

荒草埋径自痴守,不枉风流怎奈秋。

笑靥朱阁人未有,霜天飞雪换豆蔻。

前尘煮就壶中酒,邀月千回怅悠悠。

往事重来柴扉扣,孤院影单不执手。

两处相思数更漏,也知情断伤白头。

暮鼓重阳黄昏后,忧怀绕指几时休?

纵横阡陌写锦绣,一场潇湘语哽喉。

挥毫成诺言不朽,却寄天涯渡沙鸥.。

依依眷君青梅嗅,石刻三生相记否?

万载尘缘参不透,几度忘川难聚首。

阳关叠里恨意投,莫笑泪盏对新钩,

扬鞭策马故地游,百世归期梦中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