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珠帘,为谁念

2014-01-23  喜好喜好

Road

        

卷珠帘,为谁念

 作者: 叶雨翩舞      编辑:喜好喜好

 
 

    遇见,诗意了岁月,相知,温暖了流年,爱恋,芬芳了季节。

    深冬了,午夜了,人未央。静谧的灵魂因了思念而馥郁成香。

    冷月悬挂于浩瀚的夜空,白月光在窗前落寞徘徊,轻柔窗纱微微亮。卷起珠帘,茕茕身影孑立于轩窗之前,切切相思蔓上心扉,着一件轻纱罗裳,借一袭月光,拂袖轻舞,怎能把刻在心间的唯美画面尽显?清眸深深,情海泛泛,揽一怀诗意,朦胧这个茫茫深夜,潋滟的涟漪一波一波轻泛,漫湿了干涸的心田,淹没这个无眠的夜,失眠的我是否在伊人的梦里出现?此时的夜,君有没有如我一般,把思念缱绻蔓延?有没有为我在心底筑起一座城池?微微抬头,仰望那一片45度的天籁,奢望着把时空望穿,静静依偎在伊人胸前。冷漠的月圆点点斜移,终不见高轩款款出现,空留多情的人儿徐徐憔悴。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流年沧桑了真实的曾经,岁月消逝了熟悉的脸,心在空旷的荒野,任清风摇曳。寄情于神秘的月儿,苦涩的思念把深深的眷恋在煎熬中浓缩成点线。在水一方的伊人,是否还能焕发心有灵犀的魔力?能否遥寄一场静谧安暖的好梦?冷清的屋子丰盈了羸弱的寂寞,坚韧的执念犹如难断的藤蔓在深夜里固执地盘旋。坠入深渊的心依然把残梦温婉,冰冷纤细的手指捻碎了深深的长夜,一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刺破了滴血的缱绻。

    摊一卷素笺,研一池淡墨,捻一瓣心香,盈一怀思念,细细刻画你的容颜,千家文在瞬间泛黄成殇。提笔之间,梨花带雨情难以,“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匆匆的过往,像飓风一样将所有的幸福席卷;无情的流年,像暴雨一样将一切唯美的画面浇灭。如果有明天,阳光会不会分外明媚?如果江湖里没有锋利的刀剑,我们的世界会不会是一片旖旎?

    翻开泛黄的昨天,已然蒙上了一层浅浅的岁月尘埃,难道,昨天已成冷冷的绝然?残酷的时光刀剑,劈开了泛滥的思念,曾经多么熟悉的笑颜依稀可见,微风轻吹,柔发飘舞,暗香盈袖,丝丝风语在耳畔轻念着一卷无言的华殇,空叹落花流水一场欢。关了灯,依旧蜷缩在书桌的一角,仰望窗外那一片幽美的天,天边那颗最亮的星依然闪烁,扑朔的夜空麻木了孤独的神经,呆滞的双眼把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意念冷却。有多爱就会有多思念,厚重的情缘终让人难以做到洒然。铸一把利剑,斩断所有难熬的牵念,可恨那恼人的思绪太鬼魅,总像幽灵一样难以捕捉,怎么斩?怎能断?

    澄澈的双眼被苦苦的思念蒙上了重重的怀念,君在淼淼的湄水之畔,就算我倾尽全力,擦干朦胧的泪眼,也无法将你看见。苍茫的天涯,讲述着斑斓的世界;孤寂的海角,拍打着永远的画面,谁在烟云之处琴声长?一抹梅香氤氲出傲骨魂节,一缕和风婉约出诗意的春天,我拿什么掩盖那酸楚的欲盖弥彰?苍凉的夜色拢合起一地的落寞与感伤,稀疏的星光阑珊出斑驳的碎念,我在滴答的钟摆里把君的名字轻轻念。

    疼痛的心,被思念割开了一道深深的罅隙,悲剧在幽暗的深渊无情的上演,遗憾在恣意的欢舞雀跃,闭上双眼,举觞独饮,强忍着苦涩让辛辣的烈酒把自己灌醉,并非我对苦酒有所眷恋,许是那难以摆脱的思念太痛人。如何搁浅?如何怀念?该缱绻?还是该决绝?匆匆一眼,为何已成永远?回首频眸,想要找寻伊人的芳迹,可惜绿草苍苍,白雾茫茫,君在哪?为何如此烟雨,如此迷朦?

    多少个夜晚,多少次想念,多少回梦见,终难以穿过萋萋绿草,迷离白雾。梦里的伊人,微笑依然,可惜,无论是顺流而下,还是逆流而上,终还是无法抵达君那迷人的梦田。道路如此曲折,端坐在水中央的伊人,始终可望不可即。伸出双手,想着与君远远的相牵,恨只恨路太长,水太宽,兰舟太窄,人太远。梦醒后,残酷的现实把深情的两两相望定格成遥远。

    相思苦,相思何其苦?想逃脱,难挣脱,反反复复,凄凄惨惨戚戚。情有千千网,心有千千结,没那么简单,就能做到洒脱,没那么简单,就能逃脱苦情的纠缠。不是我执念,不是我不够洒然,只是那可怕的魔咒已然把一片蓝天迷离成一个独特的世界。认了,这场遇见带来的一切,让这无言的结局等待下辈子的轮回,许下一个荒唐的诺言,我们还在三生石前相牵,把今生的情缘了结。一念花开,芳香一个季节,一念花落,枯萎了整个世界,无尽轮回的花开花落间,绽放了多少喜悦?埋葬了多少哀怨?

    有一种遇见,足以颠覆整个世界;有一种爱恋,优雅了一世的蹁跹;有一种思念,期许了一生的牵绊。就算是水中月,镜中花,君将永远是我指尖跳跃的爱恋。岁月凝香,清风明月,一袭白衣舞清冬,时光静美,安暖的祈愿里,拥一帘幽梦清浅入眠。不再困顿那黯然神伤的故事为何要上演,不再纠结此岸彼岸的距离会有多远。也许,梦里梦外的纠缠早已是前世的安排,陌上花开又花落,那一季又一季的轮回早已是一种万年难解的蛊。饶了自己,放下不解,一切随缘!有一种牵念已成顽固的毒分子侵入体内,无药可解,有一种情缘已是切切的的魂牵,无法在弹指之间烟消云散。

    月皎洁,星寂寥;听微风,耳畔响;情难遣,意难消;转朱阁,低绮户。深坐蹙蛾眉,静画红妆等谁归?胭脂香味,寂寞忧伤,卷珠帘,为谁念?
 

 
 

 
 你也许喜欢这些精品文章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