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暮书馆 / 时文 / 不种黄葵仰面花

   

不种黄葵仰面花

2014-01-31  朝暮书馆
          行走世间,冷眼热心,曾仿佛孤高自许,曾仿佛怀才不遇,曾仿佛在黑暗里穿行,仿佛读了点书就以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了,这其实是心智仍不成熟的体现,我们且看看活到九十七岁的张中行,不感叹他的年龄,而感叹他的人生态度,他一生做可做的事,不做不可做的事,这也是他顺生论的核心吧,季羡林对他评价甚高:中行先生是个高人,逸人,至人,超人,淡泊宁静,不慕荣利,淳朴无华,待人以诚。被尊为国学大师的季羡林如此评价这个布衣大儒,确也可以看出中行先生的为人为文,他的文仿佛得知堂遗风,平易冲淡,是一种繁花落尽的平淡,是一种娓娓而来的挚情。我是极喜欢的,尤其是他写丁宁的还轩词,感动肺腑。早些年在一本杂志还是报纸上看过两首她的词,并不以为意,而读中行先生的散文《归》,看他耄耋之年的情怀,看他的坦诚,都不是那些所谓的文化名人堪比的。他是一种引领,我想我会找机会更多的阅读还轩词。体会先生说的一种苦,一种宁静,一种超脱,以及由深入吟味人生而来的执着深沉和美。
  摘一首我极喜欢的丁宁的一首《鹧鸪天》愿此夜安寝。
  湖海归来鬓欲华,荒居草长绿交加。有谁堪语猫为伴,无可消愁酒当茶。 三径菊,半园瓜,烟锄雨笠作生涯。秋来尽有闲庭院,不种黄葵仰面花。
  这首词也可以映照中行先生的布衣情怀,我想中行先生之所以看重丁宁甚于李清照,更多的还是他们同一个时代的心有戚戚吧。张中行的儿女在先生生命的最后曾撰文说:父亲平生的理想很简单,他自己曾说,他一不做官,二不发财,就是希望做点学问,看点书,写点书,安安稳稳的过小民适然的生活。我想历尽晚清到今日昌明的先生是用自己的睿智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的,我想他是有福的。他娶过杨沫,后分手,又娶到伴他后半生的李芝銮,虽也是历尽悲欢,毕竟一高寿辞世,尤其是晚年成就文坛佳话,那些暮年的文化人实在是可以学学这个可爱的老头。他把婚姻分为四个等级:可意,可过,可忍,不可忍。实在是通透的智慧感悟。
  如果说一个老人就是一座图书馆,一个有智慧有趣的老人亦是一座禅院或教堂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