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准德为先 / 青阳、红阳、... / 028貪財好色怎麼辦?

分享

   

028貪財好色怎麼辦?

2014-02-06  行为准德...
028貪財好色怎麼辦?  
【原文】
齊宣王問曰:“人皆謂我毀明堂①。毀諸?已乎②?”
孟子對曰:“夫明堂者,王者之堂也。王欲行王政,則勿毀之矣。”王曰:“王政可得聞與?”
對曰:“昔者文王之治岐③也,耕者九一④,仕者世祿,關市譏而不征⑤,澤梁⑥無禁,罪人不孥⑦。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曰寡。老而無子曰獨。幼而無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告者。文王發政施仁,必先斯四者。詩雲:‘哿矣富人,哀此煢獨⑧。’”王曰:“善哉言乎!”
曰:“王如善之,則何為不行?”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貨。”
對曰:“昔者公劉⑨好貨;《詩》雲⑩:‘乃積乃倉,乃裹餱糧⑾,于橐於囊⑿。思戢用光⒀。弓矢斯張,干戈戚揚⒁,爰方啟行⒂。’故居者有積倉,行者有裹糧也,然後可以爰方啟行。王如好貨,與百姓同之,于王何有?”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對曰:“昔者大王好色,愛厥⒃妃。〈詩〉雲⒄:‘古公亶父⒅,來朝走馬,率西水滸⒆,至於岐下。爰及薑女⒇,聿來胥宇(21)。’當是時也,內無怨女,外無曠夫(22)。王如好色,與百姓同之,于王何有?”
  
【注釋】⑴明堂:為天子接見諸侯而設的建築。這裡是指泰山明堂,是周天子東巡時設,至漢代還有遺址。 ⑵已:止,不。 ⑶岐:地名,在今陝西岐山縣一帶。 ⑷耕者九一:指井田制。把耕地劃成井字形,每井九百畝,周圍八家各一百畝,屬私田,中間一百畝屬公田,由八家共同耕種,收入歸公家,所以叫九一稅制。 ⑸關:道路上的關卡,近于現代“海關”的概念。市:集市。譏:稽查。征:徵稅。 ⑹澤梁:在流水中攔魚的設備。 ⑺駑(nu):本指妻子兒女,這裡用作動詞,不孥即指不牽連妻子兒女。 ⑻哿(ge)矣富人,哀此煢(qiong)0獨:引自《詩經.小雅。正月》。哿,可以。煢:孤單。 ⑼公劉:人名,後稷的後代,周朝的創業始祖。 ⑽《詩》雲:引自《詩經。大雅。公劉》。 ⑾堠(hou)糧:乾糧。 ⑿橐(tuo)囊:都是盛物的東西,囊大橐小。 ⒀v思:語氣詞,無義。戢:同“輯”,和睦。用:因而。光:發揚光大。 ⒁干戈戚揚:四種兵器。 ⒂爰方啟行:爰,於是;方,開始;啟行:出發。 ⒃厥:代詞,他的,那個。 ⒄《詩》雲:引自《詩經。大雅。綿》。 ⒅古公亶父:即周文王的祖父周太王。 ⒆率:循者。滸:水邊。 ⒇爰:語首詞,無義。薑女:太王的妃子。也稱太薑。(21)聿:語首詞,無義。胥:動詞,省視,視察。宇:屋宇。 (22)怨女:未出嫁的老處女。曠夫:未娶妻的單身漢。古代女子居內,男子居外,所以以內外代指。
  
【譯文】齊宣王問道:“別人都建議我拆毀明堂,究竟是拆毀好呢?還是不拆毀好呢?
孟子回答說:“明堂是施行王政的殿堂。大王如果想施行王政,就請不要拆毀它吧。” 宣王說:“可以把王政說給我聽聽嗎?”
孟子回答說:“從前周文王治理岐山的時候,對農民的稅率是九分抽一;對於做官的人是給予世代承襲的俸祿;在關卡和市場上只稽查,不徵稅;任何人到湖泊捕魚都不禁止;對罪犯的處罰不牽連妻子兒女。失去妻子的老年人叫做鰥夫;失去丈夫的老年人叫做寡婦;沒有兒女的老年人叫做獨老;失去父親的兒童叫做孤兒。這四種人是天下窮苦無靠的人。文王實行仁政,一定最先考慮到他們。《詩經》說:‘有錢人是可以過得去了,可憐那些無依無靠的孤人吧。”
宣王說:“說得好呀!”
孟子說:“大王如果認為說得好,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宣王說:“我有個毛病,我喜愛錢財。”
孟子說:“從前公劉也喜愛錢財。《詩經》說:‘收割糧食裝滿倉,備好充足的乾糧,裝進小袋和大囊。緊密團結爭榮光,張弓帶箭齊武裝。盾戈斧鉚拿手上,開始動身向前方。’因此留在家裡的人有谷,行軍的人有乾糧,這才能夠率領軍隊前進。大王如果喜愛錢財,能想到老百姓也喜愛錢財,這對施行王政有什麼影響呢?”
宣王說:“我還有個毛病,我喜愛女色。”
孟子回答說:“從前周太王也喜愛女色,非常愛他的妃子。《詩經》說:‘周太王古公亶父,一大早驅馳快馬。沿著西邊的河岸,一直走到岐山下。帶著妻子姜氏女,勘察地址建新居。’那時,沒有找不到丈夫的老處女,也沒有找不到妻子的老光棍。大王如果喜愛女色,能想到老百姓也喜愛女色,這對施行王政有什麼影響呢?”
  
【讀解】
孟子在這裡所說的王政也就是前面給梁惠王說的王道,王政就是王道之政,用仁德來統一天下的政治,實際上也就是他的另一個術語——仁政。與孔子一樣,孟子也是言必稱文、武、周公的。所以,他在這裡向齊宣王介紹王道政治時也是以文王治理岐山的政策為依據的。這裡的話雖不長,但包含的內容卻是很廣,牽涉到農業稅收、官吏制度、商業政策、漁業開放、刑法制度等等,尤其是最後還重點說到了社會福利的問題。按照孟子的思想,制國平天下的人不可不重視社會福利事業。敬老院、孤兒院等應大大加強,養老保險、人身保險等等也應該提上議事日程。當然,是不是還應該開設婚姻介紹所,甚至是是老年婚姻介紹所,這就不是孟老夫子所能想像的了。
當孟子描繪出周文王的仁政圖景時,齊宣王不由的脫口而出,讚揚孟子所說的是“善哉言呼!”然而,有意思的是,當孟子自以為抓住了時機問齊宣王為什麼不向周文王學習,施行仁政時,齊宣王竟然又一次找出遁詞來,從上一次孟子勸他採取和平共處外交政策時的“寡人好勇”上升到說“寡人好貨”,乃至於“寡人好色”來了。大有自甘墮落,自認是孔子的學生宰我“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杌也”的味道。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我貪財好色!”我就是這麼不成器,你難道還要我實行你那高深廉潔的王道或仁政嗎?殊不知孟子就是孟子,莫說你貪財好色,你就是說你“好殺”,是殺人狂,他也會告訴你說,喜歡殺人殺人不要緊,只要你殺的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周武王不就逼殺了殷紂王嗎?所以,針對齊宣王說自己“好貨”、“好色”的問題,孟子又展開了談天說地口,同樣找出了史證,說周朝的始祖公就“好貨”,而文王的祖父古公亶父就“好色”。當然,最關鍵的兩句話依然是:“王如好貨,與百姓同之,與王何有?”“王如好色,與百姓同之,與王何有?”一言以蔽之,還是“與民同樂”的思想,或者準確一點說,是“與民同欲”。看來,在孟子的心目中,只要你這做國君的是與老百姓同甘共苦的,幹什麼都是不會錯的!
當然,我們也知道,作為儒家學派主要代表之一的“亞聖”孟子是奉行中庸之道,而不會如此走極端的。他之所以退讓,如此縱容齊宣王,任齊宣王說什麼他都順水推舟,打蛇隨棍上,其實是採用的欲擒故縱手法,使齊宣王沒有退路,難以遁出王道政治的“彀中”。其用心良苦,實在值得我們今天的讀書人細心體會。而不要撿了半句就開跑,以“亞聖”孟子曾經說過貪財好色沒有關係為依據,使自己成為惟利是圖的貪財小人和拈花惹草的好色之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