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月色的收藏 / 感悟生活 / 家乡的年味

0 0

   

家乡的年味

原创
2014-02-07  荷塘月色...
       好久不动笔了,对文字生疏了许多,头脑也快生锈了,甚至感觉词与句的组合没有以前运用的恰当了。
    自国庆长假回故乡后一直盼望能回家乡陪父母过年,于是,在单位腊月27放假的消息一经核实就赶紧催促老公在网上购买回家的火车票,然,火车票已经预售到大年三十这一天的了,没办法,只能在甬等到三十号。
    三十这天,我六点多便起床,在家洗完年澡,吃了碗泡面,携家人乘坐26路公交车早早地等候在火车南站,12:41分,火车开动了,随着阵阵的烟花炮竹声把我的视线牵到窗外,透过车窗,
看到沿路几乎所有临街的商铺,被色彩鲜艳的灯笼、春联、盆景等装饰着,在门口和抢眼的位置,全都摆上了琳琅满目的年货,这就是年味,异乡的年味!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在18:15到达我的故乡---广德,弟媳和侄子侄女来火车站接我们回家,走进家门,妈妈已经备好一桌丰盛的菜肴等着我们,特别喜欢妈妈做的美食,鸡鸭鱼肉蔬菜看着让人垂涎欲滴!席间,听到的是儿女们的祝福和父母声声“多吃点”的话语,浓浓的年味,浓浓的乡音,浓浓的亲情布满了整个家庭!
过年回家,得到最多的是和亲人的相聚以及对岁月流逝的感慨,看到的是父母增添的丝丝白发,渐渐苍老的面庞以及又多了些许粗糙茧子的双手,心中涌起无尽的痛楚,叹惋人生年轮的无情。人到中年,各自有自己一份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属于自己的事业,远在他乡就必须忍受对家的思念,对亲人的思念,现实的物质世界使我们变得身心疲惫,家的温暖总能融化我们心中的冰洞。酒足饭饱,爸妈支开我们,二老却依然在客厅和厨房忙碌着。。。
      大年初一,我和老公起了个大早,准备去给87岁高龄的外婆拜个早年,到了外婆家,她老人家早已准备了一锅香喷喷的茶叶蛋,一边给我们剥茶叶蛋一边给我们下水饺,看着身体硬朗的老外婆,心存欣喜。出门前舅舅说晚上在他家吃晚饭,因为每年年初一的晚餐都是在舅舅家,所以这成了我们家不变的规矩。晚上,父母带着我们全家老小及四个小姨的家人全部到齐在舅舅家,呵呵,聚集一堂四代共三十余人,好不热闹!
     生活在城市的人对年渐渐看淡, 但家乡
亲朋互访,邻里互祝还依然存在,爸爸妈妈在家里都是长子长女,所以来拜年的晚辈很多,再者,妈妈为人处世人人称赞,所以左邻右舍来拜访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这让我想起小时候,那时过年属妈妈最忙,年前二十几就开始打扫卫生,擦窗户,洗被子,备美食,最重要的是为我们姐弟仨做新衣服。而今,我也做了母亲,可都市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让我丢弃了自己做个家庭主妇的职责,慢慢淡去年的味道。
    一晃,三天年就过去了,从初一到初四我们依次在几个阿姨家做客,我的舅舅和四个姨一直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所以每逢我们去她们家,都要拿出自家最好的酒菜招待我们,吃罢饭,还让我带上她们为我准备的笋干,腊货和腌制的咸菜。
    七天假期很快结束了,带着不舍我们离开家乡,再见了,我的亲人们,愿你们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大吉,希望远在他乡工作学习的儿女们常回家看看。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