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片片雪花 情归何处

2014-02-07  喜好喜好
 
 
 
问片片雪花 情归何处
 
作者:那片云     编辑喜好喜好


     在这一世的春天来临之际,天空中下起了一场太阳雪——你看雪花在阳光下飘舞,落地就了无踪影。也想起那落花,想起那诗句“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是的,花落了,花香还在,总可以让你在希望里等待着春暖花开。而眼前这雪花呢?无声无息,无滋无味,但见它只管自顾自,尽情地努力地翻飞,而后坠落。那么问自己、也问这片片雪花:不知情归何处?而一夜之隔,今天已是雪海茫茫……

   沐雪而立在这白色世界里,忍不住回味刚刚过去的这一年这些日子……总感觉有一些话想说出来,不是说与他人,而是说与自己。生活或许就如此吧,心头的话儿沉积久了,自然也该找个对象诉说一下,哪怕自己对自己。

 

   世事难料。想在这无始无终,无边无际的宇宙里,人该是多么的渺小。所以,不忍再回首那些奈何不得的情景。不过,不忍归不忍,无论你的感官能否承受,事情毕竟还是发生了,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做自己能做的事,不必太过伤悲。这世界总在悄悄的变化,亦如这四季的轮回。在我的感知里,春天似乎愈来愈短……昨日漫天的雪花还那么清晰地记得,而今天却又是冬去春来。再次踏入那一片黄土,举目,苍苍,不见绿意,也不见滴水,竟有梨花如云似雪,时而不时地显现在你的眼前;虽然,我知道,北方的绿,再绿也绿不过江南,但我实在不能不惊叹这一树树梨花,会让你感觉身陷绝境却依然还有生机无限。

   人生有太多的巧合,或喜或悲。那天,你对我说“十万分之一”的可能竟让你摊上了,听后,我这头儿足足有半天的沉默无语,因为,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也许我的骨子里原本就不善言辞?我真的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不想安慰,只有默然祈祷。

   人生也有太多场相遇,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以预料。相识是缘,这世上的缘分有一种你别无选择,比如亲情,无论你愿不愿意?从出生的那一刻,骨子里流淌的血液就注定了你与他(她)什么样的关系;还有一种虽然你可以选择,却也包含了几分天意,比如朋友,“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但人海茫茫,究竟选择什么样的朋友,最终还是由你定论。谈及朋友,谁都会有太多的感悟,何为真正的朋友?肝胆相照?两肋插刀?我不敢奢求也不能断言,但求相处之间,彼此以诚相待,足已!

   人生苦短,谁也不会永远陪谁,无论亲戚还是朋友。心真的就像一片孤寂的沙漠,唯有情感的滋润才能生出点点绿洲,变得更加丰盈。所以,我们善待亲情,渴望友谊。三百六十五天,庆幸还有这么一天始终标着我们共同的音符,缘分的天空,相隔千万里也依旧会在彼此的心间跳跃……时光飞逝,物非人非,惟祝福永远。
 
 
   早起的天空,阴霾已经散去,却丝毫感觉不到阳光的暖意。天空是灰色的,曾经的流云似乎被什么牢牢的缚住了手脚,凝滞、沉寂,竟也全部淹没在这灰色的天空里……一片落叶不知何时,已静静地躺在了车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环顾四周,独独这一片叶子。我俯身捡起了叶子,仔细端详,那一刻我感觉这片落叶竟也如此的美丽。栉风沐雨,颜色已呈暗黄,脉络却更加清晰。只是昨晚浸透了露水,全身泛着亮光,似乎眨着眼睛在倾诉着什么?滴滴往事,纵泪水苦涩,回忆却美。

   又一天在忙碌中即将过去。
   一个人驱车在回家的路上,城市的夜空总是霓虹闪烁,停泊十字路口,穿越车窗眺望,一轮圆月悬挂在霓虹深处。“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昨天已经过去,今天又在途中,明天应该快乐。想起你也想起明天,我不会忘记,明天的早晨.依旧会在那个香炉里点燃三柱香。一柱香给云端里的母亲,感恩母亲,更祝福母亲:下一个轮回里都是幸福和安康;一柱香给远方的你,共同的日子,深深的祝福:让平安健康与快乐在彼此之间传递;一柱香给自己,愿爱我的、我爱的,愿天下所有的好人都平安快乐、吉祥如意!
 

   冬天的海有些沉滞,近处的海水依旧混浊,海风总可以穿越骨缝,冷彻心扉。

   许久了,没来这个公园(鲁迅公园),你依旧屹立在那片空地上,审阅着我对你的的仰视。我喜欢这个公园,你知道不是因为它依海而立,而是因为它以你的名字而命名;我喜欢将自己搁置在这里,从日出到日落。穿越时空,踏着你的足迹,寻觅你的影子,总奢望我的身心里可以渗透那怕一点点你的睿智。

   许久了,还有那个凸出海面的礁石,依旧伏在海的岸边,默默的守候。我喜欢坐在礁石的背上,看海,看远处的巨轮缓缓地驶向遥远的天边,看云卷云舒,看潮来潮往。你知道,许久以来,我一直都在找时机来看你,也想再次爬上那礁石的背上看云、看海……

雪景素材 - 李木子 - 李木子

 

   许久了,这浮海中沉积了太多的迷惘和困惑。心感觉从未有过的累,压抑近乎崩溃。虽然我不知道这世间是否还存在一个地方可以让我透透气,但我已决定春暖花开的时候,选一个时机,将自己来一次彻底的流放,去云南,去西藏,或天涯,或海角,总以为,这独行就像一个人在舞蹈,有一种孤独,也有一种美丽,而且这美丽无可取代,虽苦亦乐。

   我知道苦与乐是相对的。人生去了,就不再回头,如果可能,谁愿意哀怨和忧伤?如果可能,谁不希望简单和快乐的生活?然而,幸福是相同的,痛苦却千差万别。谁的话“简单生活不是自甘贫贱。你可以开一部昂贵的豪车,但仍然可以使生活简化。”人生的路径有无数,我也独爱简约。我深信简约是通往舒适但不奢侈,节俭但不拮据,体面但不单调的生活的一种捷径。

   冬日暖阳,也有格外明媚的时候。其实我知道我是快乐的,只是写不出来而已,究其原由,不得而知也不必知晓吧。

雪景素材 - 李木子 - 李木子


   也忆起那天,大连的风好大,却无雪。上午开庭,法官军人出身,处案果断,意志坚定,我相对而言只有服从命令,开庭——休庭,尽管想说的话太多,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咽下了太多想说的话……

   下午,风依旧很大,和同伴携手登上古炮台,伫立在高高的“尔灵塔”下,遥想当年,烽烟滚滚,炮声隆隆,感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想说的话太多,竟亦都散落在这凛冽的历史遗风中了……

   午后,和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同学相见,谈天说地,合影留念,感慨光阴似箭,此一别,又是经年,想说的话太多,却不知何时能再相见?

 
   踏上归去的列车,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把列车搁浅在一个小站上。举目窗外,一只小黑狗在白皑皑的雪地上奔跑,黑白相见,映入眼帘,竟是那样的醒目。莫非这小狗也因这突降的大雪,而找不到北了?终究小狗慢慢地在我的视线里消失,我依旧把目光呆放在那茫茫的雪地里,思绪却随着漫天的雪花飘来飘去。爱过的人,错过的魂,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想说的话太多,但我敢肯定,或来,或不来,总有些东西会一直在那里等着你……

   列车在晚点六个多小时后,终于停在了目的地。接风洗尘宴上,贪吃了一根烤羊腱,记得当时我还是特意挑拣了一根最瘦最小的,没想到羊腱下肚,竟然火攻咽喉,似乎堵塞了整个呼吸道,我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要说的话太多太多,到如今,竟然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周一,家人各自忙去,徒留小姐姐守候着我,回想这么多年来,还多亏了这些小姐姐们相伴,我想我与她们之间,有工作关系,更多的则是教育关系。一方面视她们如女友或同伴,向她们诉说知心的话儿,另一方面待她们如亲生女儿。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感谢这些小姐姐们陪我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病榻上,难免会感觉孤独和委屈。“一切靠自己”幸好有母亲的这句话一直陪在身边。想说的话太多,却不知为何?病榻上敲下这些文字,已是泪流满面……

   时光飞逝,也总有些事情,起起落落,依旧会悬在那里,让你奈何不得。曾经的进也是退,退也是进,进退自如的气魄,似乎已化为云烟随风而去;如今能够留下来的只有等待——不是无为,而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时候,有些东西,尽力即可。我觉得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只是得而不喜,失而不忧,亦如“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雪景素材 - 李木子 - 李木子


   那晚,南柯一梦,尽管多么的不愿醒来,但还是醒来了。因为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梦好梦坏,等待梦醒时分,脚下的路,还是一定要走下去。

   那天,一个人看《风声》,除了更深理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以外,更多的是悬念一直都在,堵得心慌。究竟谁才是那“老鬼”?迷雾重重,看得真叫一个心惊胆战;还有那些悲情剧场,也许我太投入太情绪化了,很多时候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郁闷之极,只能离开剧情,转念去想想导演、作者,还有那些幕后的操纵者,想一想,其实,一切皆是定数,作为一个看客,能做的只是观望,只是等待,时间一到,结局自然也就会大白于天下。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作者、导演,还有那些幕后的操纵者,或许就是所谓的命运吧?不管剧情多么的复杂离奇,也只是时间的等待,其实,一切的一切,在序幕拉开之时,就已注定了结局。“变则通,通则久”,原来,我要等待的也不过是一个结论,无论黑白。

雪景素材 - 李木子 - 李木子


   一连阴雾了几天,独自伫立阳台,一米以外什么都看不到。感觉这房屋连同自己被悬在了空中,瞬间似乎与世隔绝。特别是万籁俱寂的深夜和黎明前夕,恐惧不时地在将我包围。每每此时,闸断思路,是我唯一的选择。

   是啊,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的选择。虽然脚下的路有千万条,但条条大路并不都通着罗马。也许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命运。回想一路走来,经过的十字路口有许多。但是,何去何从?每一次都让我举步难下;因为人生的路标不像好与坏、是与非那么容易区分;常常亦如置身于这雾中楼阁,一脚落下,真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我常想如果选择决定了命运,那么又是什么在决定选择?在命运与选择之间究竟谁决定了谁?在此,我不想争议什么,但我想说,对我个人而言,很多时候,最后的选择似乎只有别无选择。

   就像门前的这条沿海单行大道,只能选择离开,不能选择回来。许久了,习惯离开的时候就沿着海边,尽管有时候需要绕上一段弯路才能到达目的地。但那一波又一波,翻滚而来的海浪,络绎不绝的栈桥游客,天空中掠过的海鸥,海滩上捡拾贝壳的人们,早已构成一幅美妙的图画,印在我的脑海里,吸引着我乐此不彼。一直以来,我的心底都有一个愿望,似乎也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的事情,等待变老的时候,夕阳下,携君手,带上文字,领着小狗,沿海边,看,潮来潮往,云卷云舒……突然间,我似乎明白:我该感恩上苍、感恩世人,也感恩自己,收获源于付出,原来常常别无选择的,就是最佳选择——我的命运。

雪景素材 - 李木子 - 李木子


   此一刻,雪,依旧在我的眼里漫天飞舞着……仿佛在展示它那执着的情怀——来自云,融与水,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去;没有芳香,却留舞姿,归于无形,却滋润万物。瑞雪兆丰年!那么,此一刻,就让彼此站在这一世的起点对终点道别、说安!也祝愿众生:可以在这天地云海之间永远悠然地生活……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