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1211 / 天涯浓缩精华史 / 十、推理国度的无解谜案之二——三亿日元...

0 0

   

十、推理国度的无解谜案之二——三亿日元被劫事件

2014-02-07  米米1211

  十、推理国度的无解谜案之二——三亿日元被劫事件

  档案

  活跃年代:1968年
  国籍:日本
  性别:男
  生卒年:未知
  犯罪模式:骗劫
  受害人数:0
  凶残指数:☆
  影响指数:★★★★
  传奇指数:★★★★★

  三亿日元抢劫案是1968年12月10日发生在日本东京都的一次现金抢劫案,罪犯作案手法之巧妙已成为日本历史上最神秘的案件之一,被视为最完美犯罪。去除货币贬值因素该案也是日本迄今为止被盗金额最大的案件。虽然该案俗称三亿日元抢劫案,但在日本法律中该案属于盗窃而不是抢劫。由于该案罪犯至今尚未抓获,已超过日本法律规定的犯罪追诉时效,意味着这起不流血劫案将成为永远的悬案。关于该案的真相有着数不胜数的推测和设想,以此为题材也诞生了大量的小说和影视作品。

  1968年12月10日,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时针指向9:30分。

  在日本国东京都府中监狱后面的府中市荣町学院路上,4名日本信托银行(即现在的三菱UFJ信托银行)的国分寺分行职员,正忙着往一辆运钞车上搬运现金。三个铁箱子里,装着准备发给东京芝浦电气公司员工的奖金和其他款项,共计2亿9430万7500円(按当时的物价折合,相当于今天的1.5-2.5亿人民币)。

  货币装运完毕后,运钞车刚开了不到200米远,前方开来一辆蓝色的雅马哈摩托车,车上下来一个全副武装的年轻警察,他拦住了运钞车,并大声的警告职员们:“你们银行巢鸭分行行长的家被人放了炸弹,我们接到情报,你们的车上可能也有炸弹!我要求立即上车检查,请你们配合。”

  当年的12月6号,该行经理曾收到过一封恐吓信,信中要求银行派一名女职员在第二天(12月7日)下午5点前将300万日元送到指定地点,否则就炸掉该经理的家。当时警方在犯人指定的地点布置了50名警员,然而犯人并没有出现。联想起四天之前的这件事,手无寸铁的职员们也有点怕了,于是下车等候警察检查。

  这个看上去20出头的年轻警察走到了车后面,开始认真的查看起来。几秒钟后,车厢后部突然冒出了浓烟,紧接着职员们听到警察高喊:“快趴下,有炸弹!”,他们吓得立刻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但是,过了很久,也没有听到炸弹声响起。。。。

  困惑不解的职员们纷纷抬起头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这一看不打紧,个个魂都差点飞了:尼玛啊!!!不带这么玩的吧!别说炸弹了,现场除了那辆破摩托之外,车纸都木有了!那小子居然用这么个幼稚的方法把运钞车给骗走了。

  惊魂未定的职员们迅速拨通了警视厅的电话。。。

  案发现场图,由于是在监狱墙外,可以说是戒备森严的地方。
  
 
  接到报案后,霓虹的警察迅速采取了行动,在14分钟内就下达了封锁东京都各道路的指令,调动了631台警车及警察机动队共13000人,组成了一个东京大包围网。到9点50分时,除小笠原群岛外,东京都全域进入紧急状态,各路口的车辆都被严格检查,东京的交通顿时一片混乱。。。。然而,由于警方事前漏过了一个非常浅显的细节,就是他们没有做嫌犯如果中途弃车改换其它车辆的预案,所以整整查了一整天,却一无所获。

  不过,尽管如此,警方对于破案却有着相当大的信心,因为嫌犯在现场居然遗留了多达120多件的物证,其中有摩托车、鸭舌帽、扩音喇叭、烟雾弹等等。。。乐观的警员们认为只要将这些物件的来源弄清楚,嫌犯的来头自然就查清了,他们甚至将嫌犯的帽子带在自己头上,相互你争我抢的取乐。

  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各种不利的消息纷纷传来……

  首先,那辆涂装过的蓝色雅马哈运动型350R1摩托车(2冲程2缸)是盗来的,由于当时的警用摩托都是本田CP77(4冲程4缸)或者CB350(4冲程2缸),警方判断嫌犯对警察这个行业不甚了解。调查发现,那辆摩托车从被盗到发现为止,一共开了428公里,把手和车鞍部有涂错油漆后擦拭过的痕迹。由于摩托车是被盗的,线索由此中断。

  然后,假摩托上挂的那个用来冒充警用扩音机的扩音喇叭,根据编号查明同批产品共5个,其中4个下落确定,但是最后1个却在东村山市的施工现场被盗,线索再次中断。

  紧接着的调查发现,假的警用摩托上放的那个用来冒充文件盒的饼干盒,是明治商事生产,产量为3万个,无法查找来源。其实警察用文件盒在普通的摩托车店也有出售,可是嫌犯选用了和真文件盒相差颇大的饼干盒用来冒充,结合前面提到的摩托涂装错误而导致擦拭痕迹来看,警方再次确认嫌犯对警用摩托不是很熟悉。根据这个饼干盒,警方认为嫌犯喜欢吃甜食,淡素,霓虹全国有上亿人口,喜欢吃甜食的人何其之多啊!线索又一次中断。

  之后对其它物证的调查如下:
  用来假装运钞车爆炸的烟雾弹是“High Freia 5”,在加油站都有卖,事件发生为止共卖掉4190个。
  用来把烟雾弹固定在现金运送车上的磁铁(烟雾弹周围绕上了铜线,由于铜线没有什么磁性结果烟雾弹掉在地上被警方拾获),由大平制作所生产,至案发时,一共生产了43240个。
  被涂了2层白漆的扩音喇叭上发现有4mm大小的报纸碎片,经调查是1968年12月6日产经新闻晨刊主妇专栏“食品信息”标题“品”字的右下方一部分。纸张是爱媛县伊予三岛市大王制纸工厂生产,这份报纸有13485户订阅,分归12个发送点。后来警方花了两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特定发送点,可是订阅纪录却已经销毁了。。。

  现在,唯一可能有用的物证,就是那个鸭舌帽了,因为上面肯定留有嫌犯的汗液,通过汗液,警方可以查出嫌犯的血型。到了这个时候,之前非常乐观的警察们才发现当初他们该有多么愚蠢,由于帽子被多名警员戴过,已经无法再查出嫌犯的汗液进而进行血型鉴定了。。。。。好吧,失望至极的警方只有拉住这最后一根稻草,他们又花了大量人力去查找帽子的来源。调查的结果是,这种鸭舌帽在立川市的帽子店一共被卖掉54个,追查到其中36个帽子的买主,但还有18个无法找到下落。。。

  霓虹国的警察们,在查完第一现场的所有物证后,个个都惊呆了。。。

  各大哨卡上均无发现可疑车辆,第一天的调查无果而终。。。

  不过,现在警方找到了嫌犯的第二现场。那辆运钞车被发现遗弃在国分寺市西元町武藏国分寺迹的橡树林中,事件发生前,曾有人看到一辆深红色卡罗拉停在这里,因此警方判断犯人拿走运钞车中的保险箱后换乘深红色卡罗拉逃跑。

  左图为第二现场的橡树林,右图为近年所拍照片。
 
  第二现场的发现,除了让警方明白之前为何在哨卡上没有找到可疑车辆之外,别无他获。

  不过,随着调查的深入和证人的指证,他们找到了嫌犯在案发前藏匿摩托车的地方,那是在府中市荣町明星学苑高中附近的空地上,在这里,嫌犯曾在案发前用一件雨披把涉事的摩托车盖住,后来他直接将雨披扔到了草地上,事发第二天,警方就找到了这件深红色的雨披。调查发现,雨披袖口内侧有熨斗熨过的痕迹,领子上有洗衣店的标记的痕迹。然而,生产这种雨披的公司已于1958年倒闭,雨披是10年前生产的,其来源无法查找。

  除了雨披之外,警方还找到了一辆绿色的卡罗拉,车牌是“多摩5め3863”。等他们找到涉事车主时才知道,这辆车在当年的11月30日到12月1日被盗。既然又是被盗的,线索又再次中断。

  第三现场这些物证,仍然对破案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霓虹的警察们,又一次傻了。。。

  嗯,是滴,楼楼在前面说过,此案嫌犯一共遗留下多达120多件的证物,所以,前面的证物说得还远远不够,霓虹的警方们后来又发现了别的证物,下面,我们来看看警方在第四现场发现了些什么。

  第四现场被发现在小金井市本町的团地停车场,案发后4个月,嫌犯在第二现场换乘的红色卡罗拉在这里被发现,现场还找到了空的保险箱。根据航空自卫队的航空照片,警方发现这辆车牌为“多摩5ろ3519”的卡罗拉在事发的第二天就一直停在这里,很明显,嫌犯可能就是在这里把现金从保险箱中拿走,当然,团地停车场人多眼杂,所以也可能是嫌犯在别的地方把钱取出后把车和保险箱丢弃在此。

  另外,在这里,警方还发现了一辆本田摩托和三辆其它小车。
  那辆摩托是警用摩托的车型,警方判断犯人当初想改装这辆车。事后,摩托车车主被警方传唤,车主说摩托是1968年11月9日被盗的,他的车有跳火的问题,由于被盗后这辆摩托只开了60公里,警方估计嫌犯因此而放弃改造。
  那三辆其它的小车,经过调查,也是被盗车辆,分别都是不同型号的日产天际线,车都盖着车衣因此很难被发现。案发三年后的1971年,警方委托工科学者额田严鉴定,发现车衣打结方法不同。因此有人认为此案为集团犯罪。
  在其中一辆被盗车(Prince SkyLine 2000GT)中发现有两本赛马杂志和体育报、府中东京竞马场附近咖啡店的火柴、平和岛赛艇的广告。这些都不是原来车主的东西,由此,判断嫌犯喜欢赛马和赛艇。
  另一辆被盗车(Prince SkyLine 1500)中发现有女人的耳环,这也不是车主的东西,所以怀疑犯罪人员中有女人或者同性恋者。

  可是,这些所有的证物调查完毕之后,警方发现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我会告诉你们,霓虹的警察蜀黍们,第三次傻眼了么?

  现场所有的物证调查之后,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于是警方回想起案发前数月发生的疑似案件。
  1968年4月25日到1968年8月22日,同属多摩地区的多摩农协曾9次收到恐吓信,信中威胁称如不交钱就会被纵火和放炸弹。从恐吓信的口吻语气特点来看,多摩农协恐吓事件和三亿日元抢劫事件是同一个犯人,语气上,他们有如下相似点:
  1、使用“ウンテンシャ(司机)”“イマ一度の机会(现在是一生一次的机会)”,日语一般不使用运转者,而使用运转手。
  2、喜欢在词句之间加上空格。
  3、强调之处使用点线记号(“●―●―●”)。
  4、使用俺们,我们,说明罪犯可能不是一个人。
  5、使用电话公司相关人员用语“コン柱オキバ(电线杆子)”,而日语一般使用电柱。
  6、都提到多摩农协某职员的车牌。

  在确定这一系列案件为同一人所为之后,警方重新拿出多摩农协恐吓信件进行调查。由于那些送到银行的恐吓信上的邮票是用唾液粘上去的,所以后来查出嫌犯是B型血。恐吓信里面的字不是手写也不是打印出来,而是用用杂志上的字拼凑而成的,这份杂志后来还被用来包烟雾弹,恐吓信和包烟雾弹的两本杂志分别是《电波科学》和《近代映画》。起先,警察从这两种杂志的阅读对象着手,《电波科学》的内容是电视机装配和电器改造,而《近代映画》主要是文艺内容,对于喜欢阅读这两种杂志的人根本无法查找。恐吓信上的字是从线路图上抠下的,由于线路图是装配电视最重要的部分,因此判断罪犯并不喜欢电子技术。
  到最后,调查得出结论——嫌犯是为了扰乱调查,所以刻意买了这两本风牛流马不相干的杂志。原来所有这一切,全部在他的掌控之中。

  最终,这起案件没有被侦破,由于日本当时正经历学潮,警方怀疑罪犯的主要目的并非金钱,而是一群极端的学运学生策划出来的报复事件,为了侦破此案,日本警方在七年时间里花费9亿日元,共动用调查人员约17万人、民间提供的信息约25000件,“请重新回想起三亿元事件吧”的呼吁告示共16种高达208万张。围绕该案件有各种各样的传说,警察新公布的每一个线索都是媒体的热门话题。如今,参加过调查的警员大多退休了,但是在电视台的镜头前他们记忆犹新,对当年的每一个细节都描述得很详细,他们的脸上不再是无法破案的耻辱,而是对参加过调查感到骄傲。

  时间关系,楼楼把其它关于本案的信息摘录如下:

  一、目击者证词,案件发生后有人提供了如下目击报告。
  1、11月下旬早上8点左右有人看到府中市市道这辆被盗的蓝色摩托。 
  2、12月1日深夜有人发现被盗的摩托车停在京王线高幡不动站附近反向车道。 
  3、12月9日晚上8点40分有人在府中市某十字路口看到这辆摩托,这时候已经被涂成白色。 
  4、案件发生30分钟前9点左右有4个目击者看到距离日本信托银行国分寺支店50米的地方有个身高165-170厘米,30岁穿雨衣的人在张望。 
  5、案件发生10分钟前9点20分有主妇在第3现场目击到该摩托。 
  6、第一现场4名银行职员和府中刑务所人员以及航空自卫队员的证词有出入。 
  7、第二现场附近有一名妇女被运钞车激起的泥水溅到。 
  8、国分寺市的一对园丁父子的车差点被红色卡罗拉撞到,随后红色卡罗拉飞速往国分寺街道方向开走。这对园丁父子看到驾车的是一个无帽穿黑色外套长发男子,没有看到保险箱。 
  9、最后的目击是在杉并区的哨卡,有辆轻型车载着银色提箱突破哨卡。

  二、搜查活动
  12月21日警方公布罪犯的模拟像。模拟像是根据嫌疑人(后述的少年S)的照片制作,而不是根据当事人的描述制作。当事的4名银行职员此时已经见过少年S的容貌,所以很可能有先入为主想当然的可能。
  结果1971年调整了方针认为即使不像模拟像也可能是犯人。1974年正式废除了这张模拟像。然后报章书籍仍然不断引用这张模拟像。
  嫌疑人名单里共有11万人,协助调查的警员更达到破纪录的17万人。可是罪犯仍旧没有被抓到。

  地毯式搜查
  现场附近的三多摩地区是学生集聚地区,警方实施逐家访问。当时在东京都立府中高等学校上学的高田纯次(日本老牌艺人)和布施明(著名歌星和影星)也在11万嫌疑人当中。两人都和案件没有关联。

  其他搜查
  对现场遗留物品进行指纹取样,由于指纹太多,而核对指纹的警员只有3名,最后没有取得成果。
  警察公布了被盗款2000张500日元钞票的号码,可是这些钞票没有发现在市面上流通。

  三、被害和影响
  日本的保险公司对银行作了赔偿,其他的保险公司作了联保。府中工厂的工人也在犯罪发生后的第二天就领到年终奖。此后日本企业意识到使用现金发放工资奖金是很危险的,所以将工资奖金发放改为银行划账。银行方面也加强了现金运送的安全措施,增加了保安人员。

  嫌疑人

  犯人到底是单独还是团伙行动到现在还是个谜,调查中重点有下面的嫌疑人:
  1、少年S
  立川组(当时立川市的少年窃车团伙,立川市在府中市西面)的小头目,案发当年19岁。被怀疑理由:
  a、偷车的方法和发现的被盗车上的痕迹吻合。 
  b、熟悉当地地形,懂得汽车和摩托车的驾驶。 
  c、和1968年3月在立川市一家超市用烟雾弹抢劫的犯人关系很好。 
  d、其父正是骑摩托的警察,因此有警用摩托的知识。 
  e、除了家人的证词以外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 
  f、事发前说过要抢劫东芝或日立的运钞车。 
  但是,也有不符合的地方,如果是单独犯罪少年S就被排除,不符合地方如下:
  a、血型是A,恐吓信贴邮票的血型是B。 
  b、和恐吓信上的笔迹不同。 
  c、多摩农协恐吓案中恐吓信是8月25日寄出,这天他在少教所。 
  d、少年S案发5天后(1968年12月15日)在家中服用父亲买来得氰化钾自杀。熟悉他的人都不认为他会自杀,包氢化钾的报纸上只有S本人和他父亲的指纹。(好诡异!)
  自杀后第二天,警察将当事的4个银行职员带到S家里辨别面容。4人全部说S长得很像嫌疑人。据此1968年の12月21日警方以S的照片为蓝本公布了模拟像。
  但是最后警方排除了S作案的可能。
 
 
  2、少年Z,立川组成员,案发当年18岁。
  怀疑理由,1,2,3和少年S相同。案发后变得很阔绰。买了新车开了公司。然而Z的血型是AB,笔迹也和恐吓信上的不一样。
  1975年警察在刑事诉讼时效前逮捕了Z,但是由于证据不足在刑事诉讼时效前被释放。

  3、跨性别者(男跨女)K
  少年S的朋友,不是立川组成员,案发当年30岁左右。
  除了S的亲人是事发当天唯一对S作证的人。根据K的证词S事发2~3天前到事发当日一直和K在新宿的公寓过夜,事发当天早上8点离开。离开时间是根据天亮的程度并没有看表,外面下着雨,忘记了有没有把雨伞或者雨披借给他。K还说认识S是案件发生的20天前,然而家里却摆着夏天和S一起旅行拍的照片。
  案件发生一年之后,K移居国外,并在当地开了商场。再次回到日本后买了数栋公寓,案件七年后买了豪宅。
  如果K是罪犯一员的话,S在少教所时寄出的恐吓信,现场附近目击到的30岁男子,被盗车中留下的耳环就有了合理解释。
  但是经过调查警方也排除了K的作案嫌疑。据K自己说在国外发达是因为找到了有钱的靠山。

  4、府中市的司机K
  案发当年25岁。怀疑理由:熟悉当地环境,血型也是B,会打字,从他写给朋友的信中发现和威胁信相似的口吻,但是笔迹不同。因为长相和模拟像酷似所以从嫌疑人名单12301位脱颖而出。
  案件发生1年后的1969年12月12日,毎日新闻记者对警方的采访中,警方透露了K,但是强调笔迹不同。但是各家媒体迅速作了报道。警方怕嫌疑人逃跑,不得不马上逮捕了K。由于毫无证据第二天K被释放。
  K因此失去了工作,并且一直受到歧视而不断调换工作。2008年9月K自杀身亡,可以说K是这个案件中唯一的受害者。

  5、日野市三兄弟
  在日野市经营电器公司,案发当的分别是31岁,29岁,26岁。家里有个大车库能够改装摩托车。老二熟悉摩托车在不良组织中。做过招牌能够喷漆,事发前买了装有烟雾弹的新车。兄弟中事发前也有人戴过鸭舌帽。但是车上的烟雾弹和鸭舌帽和犯罪现场找到的不同。警察搜查了三兄弟的家证明和案件没有瓜葛。

  6、房地产公司职员
  男性,案发当年32岁。事发前缺钱,事发后手头宽裕。有在东芝府中上班的经历,姐姐在东芝府中工作了12年。本人很会开车,长得又很像模拟像中的人。但是事发当天从杉并区前往横浜途中,钱多也是因为在房地产买卖中赚了1600万日元。最后也被排除。

  7、公司职员P
  三亿日元案件发生前的1955年也运用类似的手法抢劫千代田区一家银行的运钞车后被捕。P出狱曾经说过花一年时间干一桩大事情,三亿日元案件后他也买进了土地和进口车。经过调查钱也是通过房地产经营的合法收入。P移民夏威夷后病死。

  除上述嫌疑人外,跟大丽花案一样,此案也有诸多自称是嫌犯的人。时效成立后一些人自称这次抢劫案是自己所为。但是经过甄别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罪犯,目的有的是为了出名,有的是为了卖书,还有的为了诈骗。
  犯人在使用烟雾弹的时候发生了故障,结果犯人用特殊的方式才使烟雾弹发烟,还有保险箱中除了现金和奖金袋之外还放了其他东西。使用何种方式使烟雾弹发烟和保险箱中所放的其他东西只有真的犯人才知道。

  撸主点评:
  撸主看过的日本罪案作品仅有柯南几集,但对于这样一个盛产推理大家的国度,撸主从不怀疑该国会有传说中的完美罪案发生。三亿日元被劫事件,在日本罪案史上画下了浓重的一笔,在一定程度上该案间接推动了日本的文化繁荣事业(日本好多影视动漫文学作品上有提及此案)。嫌犯步步为营,骗劫钞车看似鲁莽,实则早已运筹帷幄,最终决胜千里。遗留物证奇多,然最终让警方一无所获。仅此一点,传奇指数——五颗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