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撒丫子 / 默认文件夹 / 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厦门教授观点惹争议

0 0

   

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厦门教授观点惹争议

2014-02-08  七月撒丫子
  • 厦大陈培爱教授提出的观点引发大讨论
  • 厦大陈培爱教授提出的观点引发大讨论
  • www.taihainet.com 2008/2/23 1:57:42 台海网 【字体:缩小 放大
  •   台海网2月23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沈晓丽)日前,厦大教授陈培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的观点。陈培爱是厦大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我国著名的广告与品牌研究专家,此观点一出,立即引发了50多家媒体以及网络的大讨论。

      为证明其观点,昨日陈培爱教授还特地给本报记者发来了6000多字的关于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的佐证材料,希望能进一步发扬光大我们的民族文化。
  • 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吗?目前网络上对此观点褒贬不一,为此,记者采访了陈培爱教授、闽南文化研究会会长彭一万以及市民代表,就此问题进行一番探讨。

    陈培爱(厦大教授):

    古代诗词中可找到凭证


      当时我提出 “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的观点,主要是从文化创意产业与广告业的结合角度来谈。虽然目前网上批评的声音也很多,但我仍认为,不管是人们庆祝元宵节的风俗习惯,还是关于元宵节的传说,以及文学作品中都可窥视出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

    古代男女元宵灯节约会

      元宵节有2000多年的历史,说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是有凭据的,历朝历代的小说、笔记、诗词都有这一方面的记载。灯会是元宵节期间公共场所的主要活动。在古代,闺中女子是不允许出外自由活动的,但过节可结伴出游,元宵节赏花灯正好是一个男女青年交往的机会,未婚男女借着赏花灯之机可为自己物色对象。所以,元宵灯节就成了中国古代男女青年或情人相会的日子,元宵节可以说是中国的“情人节”。

      从历代文人墨客的诗词歌赋和民间戏曲中也可以找到凭证。最为脍炙人口的当属北宋著名文人欧阳修所作的 《生查子·元夕》,词云:“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这首缠绵悱恻的元夕词,就是当时青年男女追求自由爱情生活的真实写照。如今,在闽南、台湾等地,还有未婚女性在元宵夜偷摘葱或菜,希望嫁到好丈夫的传统习俗。

    “七夕”虽美不可能成为现实

      而七夕的故事虽然美,但是毕竟只是由它的日期之巧而臆想开的一个传说,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我们也不能模仿。在唐代,无论宫里民间,对七夕节都很当一回事。人们普遍参与七夕乞巧活动,但这并不意味着唐人就绝对相信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事。因此,古代妇女的七夕乞巧活动,恐怕主要是出于从众心理,目的还是娱乐。而元宵节,却有丰富的表现形式,从宗教而来,走向爱情,是地道的中国情人节。

    西方送玫瑰我们可以送香包

      如今,传统的元宵节在西方情人节面前大为失色,未能吸引年轻人更多的注意,究其根源在于没有充分挖掘自身的文化含义,没有充分解读关于元宵节文化内涵的传播点。其实,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节日进行包装,西方送玫瑰和巧克力,我们可以送香包和绣花手帕,充分挖掘我们的传统文化。

      元宵节扎根中国两千多年,形成了独特的风俗习惯,将元宵节的情人节渊源作为产业的一种素材,把这种素材系统化、产值化,借助媒体的宣传和商家的促销活动,使其成为现代人们的生活消费方式和价值信仰,能够形成产品互动、人流互动、资源共享,迎合了人们的体验式生活的心理,进而创造经济效益,实现元宵节的继续发扬光大。
  • 观点

    彭一万(闽南文化研究会会长):在古代不可能有情人节

      严格意义来说,说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古代没有根据;说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古代也没有根据。拿七夕来说,牛郎织女的传说是个悲剧,人们出于同情的心理,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群众自发把七夕看成是情人节。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这个观点可以理解。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不可能谈情说爱,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例子绝无仅有,最后也是以悲剧收场,怎么可能有情人节。正因为封建习俗阻隔了青年男女谈情说爱,在元宵节那天,青年男女,特别是女孩子,可以利用看灯的机会会情人。如果是从这个角度理解,也可以说它是情人节。

      但如果真要追根究底,元宵节在当时不可能是中国的情人节。以欧阳修所作的《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从这首词可以看出,这些人谈情说爱都是地下活动,最后还哭哭啼啼的,在当时不可能是情人节。

      以个人的看法,新创造一个节并无太大必要。节日是约定俗成、老百姓自发形成的,不管是元宵、七夕,还是国外的情人节,只要群众认可,只要能拉动商机,未尝不可,管它是洋节,还是中国的。

    市民陈先生: 用“情人节”包装可以尝试

      “元宵节是中国的情人节”这个提法,我觉得陈教授的本意是希望能更好地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使中国的传统节日不至于淹没于洋节的大海之中。网络上有些评论显然过了些,说这是“哗众取宠”的人恐怕自己也有哗众取宠之嫌。

      如何把传统节日发扬光大,个人认为应当要有能吸引大众的核心活动,正如厦门中秋的博饼、泉州元宵的踩街,从这个角度出发,用“情人节”的形式来“包装”元宵,不失为一种可取的尝试。怎样开发传统节日,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新想法,大可不必一棍子打死;而传统节日的魅力,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包装”也只是将这种积淀以大众更乐意接受的方式进行展现而已。各个地区有其不同的特点,对各种节日有其独到的庆祝方式,只要有利于传统节日的传承,有利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真的不必介意博饼是否有赌博之嫌、踩街是否有安全隐患,更不用在意把元宵当做中国“情人节”是否妥当。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