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万相 / 景致 / 【沈嘉禄】束河:茶马古道上的一颗遗珠(06...

0 0

   

【沈嘉禄】束河:茶马古道上的一颗遗珠(06.3)

2014-02-19  陈世万相
云南的丽江已经成为小资朝拜的圣地,时尚生活的驿站,但与丽江同样处于玉龙雪山俯瞰之下的束河古镇却很少有人知晓。现在,它正略带矜持地从闺房的朱门后面露出脸来,但愿这不是一张浓妆艳抹的脸。
  与丽江的喧嚣相比,束河就显得宁静多了。一个刚刚睡醒的村姑,身材虽然不那么苗条,但对镜梳妆的姿势倒也有几分动人之处。在温差甚大的高原深秋季节,爱恨情仇的强烈光线,不由分说地刻勒出她的轮廓线。
  从丽江坐出租车,只需12元车资。直上香格里拉大道撒撒野,在银装素裹的玉龙雪山下绕半个圈子,突然往左一拐,到了。
  两年前到丽江,就听说束河古镇还处于农耕经济的原生态,不像丽江那样遭到现代文明的重创,心头当即一热,但最终没来得及往访。这次携妻子重访丽江,无论如何要与这个还不大为人熟知的古镇来一次亲密接触。
  
  束河古镇的兴起,得益于唐代开通的茶马古道
  
  早晨的金色阳光慷慨地播洒在小镇上,五花石铺就的道路反射出刺目的光芒,银杏树颤动着金箔似的金黄,河道里的急流在深处沉淀着湛蓝,在浅处遭遇石头的狙击,翻滚出一排排银锭似的浪花。纳两族的老太太们一身“七星披肩”的传统装束,背着竹篓,三五成群地走在石板路上,脸上深深的皱纹里嵌着小镇的传说。她们向前来打扰小镇的游客投去恬然的一瞥,一支带叶的白萝卜从竹篓里探出半个身子,鲜绿着生活的寒素。
  而在小街的阴面,沉郁的墨色中其实有丰富的层次,那是50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也望而却步的,只能用肉眼、用心去细细观察。那里有摩梭织女指间跳跃的经纬,有纳西银匠师傅手中錾出的银镯花纹,有皮匠师傅膝上锥子的快速旋转,还有小吃摊铁锅里甩手粑粑和土豆丝饼边缘滋出的油泡,还有……还有老旧的雕花供桌上匍匐着的一只懒洋洋的大白猫。
  因为小山上有一个九鼎龙潭,也叫龙泉,束河于是获得了一个别名:龙泉村。它与左近的古村落白沙一样,都是纳西族先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聚居点,也是木氏土司的发祥地。木氏土司是明代初期的纳西族部落首领,他为边疆的稳定繁荣和文化交融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如果你听过宣科的纳西古乐,看过白沙古村大宝积宫内三教合一的壁画,参观过丽江城内的木氏土司故居,就会同意我的看法。
  当然,束河古镇的兴起,得益于唐代开通的茶马古道。可以想象的是,在大开大合的流金岁月,一支支庞大的马队在这条闻名于世的交通要道上缓慢前行,他们在铃铛声中从滇南的西双版纳开拔,经过丽江,然后在束河这个重要的驿站歇歇脚,再经大理、丽江、迪庆一路逶迤到达拉萨,或者在那里稍作休整后穿越边境来到尼泊尔、印度。
  作为茶马古道上的一颗明珠,小小的束河镇在距起点不远的地方谦逊并带点敬畏地蹲伏着,以坚硬的石板路和甘冽的清泉、还有娇艳的茶花迎来送往。剽悍的马帮们带去了普洱茶、银器、铜器、皮囊,以及纳西人、藏人、苗人及汉人的各种歌谣。
  老人们告诉我,在古时候,马帮一路辗转到拉萨,需要半年时间,一路上备尝艰辛,马负人,骡驮物,即使没遭强盗打劫,也要累死几匹壮实的骡马。
  
  在茶马古道上重温当年的情景当然也算一桩赏心乐事
  
  明代的徐霞客——他应该是中国“驴友”的教父——曾在这里留下清晰的屐痕。他在记述中简略而形象地写道:“过一枯涧石桥,西瞻中海,柳暗波萦,有大聚落临其上,是为十和院。”所谓“十和”,就是束河的古称。现在,我看到的那条枯涧,就在明万历年间建造的青龙桥下穿过,清溪依然在阳光下闪烁鱼鳞般的光斑,裸露的大半河床则以银白色的碎石怀念着清泉的滋润。
  青龙桥上的石板已经被马帮的蹄子踩踏得非常光滑,高低不平,而且在石缝之间形成许多小坑,以至于被人强力牵着的老马在下桥时都会踌躇再三。这些聪明的马儿虽然不再千里跋涉,餐风宿露,但它们依然知道一旦失足就会造成骨折。
  束河镇上每天有数十人向游客推销所谓“马帮秀”的骑马节目,在茶马古道上重温当年的情景当然也算一桩赏心乐事,只是旅游淡季骑马的人不多,小伙子在等侯游客的时候,常常耐不住寂寞,两腿一夹策马狂奔一番。顿时,马蹄撞击五花石的清脆蹄声洒遍小镇。
  当然,除了青龙桥的片段式遗存,现在游人能见到的茶马古道大多是新铺成的,只有深入到老镇的核心,在僻静的农舍之间,才能找到它的踪影。道路中央以三排纵向的石条,严严密密地将茶马古道引向故事的终点。我想在古道上捡拾马帮留下的点点蹄印,但是光溜溜的石头已经被岁月磨洗得过于清净了。
  据老人们说,束河曾以发达的文化教育和皮革加工、竹编等手工业闻名于世。早在清乾隆年间,束河就开设了由政府公助的义学馆,还有三所私塾,近、现代又创办小学、中学,使束河成为远近闻名的人才之乡。在束河的茶马古道博物馆里,我看到这方面的档案资料。束河皮革业在过去也很发达,旺盛时有三百多户人家从事皮革业。束河由是成了西南地区一个重要的皮毛集散地。马鞭、皮条索、藏靴、皮鞋、皮囊等各式皮货通过马帮远销西藏、西昌、青海等藏族地区,并且出境。至今一些老人们还自豪地跟远方的客人说:束河皮匠啊,一根锥子走天下。
  从青龙桥往下走就是束河街了,据说它由土司所建。整条老街东西走向,背靠聚宝、龙泉、莲花三山,与南北走向的河流形成井字状。束河街虽小,却具备了中国村镇的基本特点,街道两边是鳞次栉比的老屋,土墙或石墙在侧光照耀下有浮雕般的雕塑感,现在都开了商铺,皮具铺将马鞍架在窗台上,皮货铺则将整张的山猫皮或狼皮挂在门口,而每家每店的窗口,都会搁一两盆雏菊,像簇拥着一张张顽童的笑脸。店主在店门口劳作,打银器、缝皮具、编织,要不两三人围着烤火,也有吹葫芦丝的,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我最喜欢杂货铺,店主若是个纯清的女孩,会时不时地敲一下铜驼铃,为老街平添几分空灵的生气。
  我买了一对旧马镫,还买了一个铜驼铃。纳西铜匠用手工一锤一锤将一块铜敲成一个半球状,上面穿一条牦牛皮,下面吊一块牦牛骨,敲一下,声音清脆悦耳,嗡嗡地响上两三分钟。
  
  风尚总在消费主义的鼓动下穿上红舞鞋不停旋转
  
  在小巷深处,纳西人宁静的岁月按照数百年前形成的习俗缓缓度过,阳光下的大竹匾平铺着芝麻、菜籽和我说不出名字的菌菇,门口挂着红辣椒和老玉米,黄土墙头有艳丽无比的花枝探出来,母鸡在啄食,小狗在摇尾巴,两个老太太负着比人还高的柴捆从我面前走过。纳西女人一生任劳任怨,从鸡叫忙到月亮升起,而男人不干活,自十三岁成年礼后只做七件事:琴棋书画烟酒茶。
  如果说纵横交错的老街编织成了一张网,那么四方街——丽江也有四方街——就是网的中心。它是古镇的社交中心,更是经济文化中心。白天的束河四方街上,由几顶白色遮阳伞撑起一个小吃世界。逸散的香气引来了游客,还有一路小跑的小黄狗。
  与丽江一样,这里的街道其实也构成了小镇的水网,从九鼎龙潭流出来的清泉,一路奔腾到每家门口,在遇到主要街口时会从街面下穿过。连带着,这里的桥也就多了,三条青石板是桥,一块木板也是桥。江南有“户户垂柳,家家枕河”的诗意描述,这里何尝又不是如此?甚至更为贴切。再说这里也有与丽江一样的三眼井,头井饮用,次井洗菜,三井洗衣,保证了饮用水不受污染,这种乡规民约其实也体现了纳西人的生活智慧。更聪明的计算是束河人的放水冲街,每天下午四点许,他们利用路边水沟特设的一正一侧两个木质水闸,关闭后将沟里的水积聚起来,等水位达到一定高度后,拨起侧面的闸门,让水流泻到街面上,顺势而下将街面冲洗干净。据说旧时,马帮在茶马古道上休息或做顺路生意,人马散去后总会留下一些污物,束河人就想出这个借自然之力的办法清洗街道。现在,放水冲街就成了束河古镇的一个旅游节目。

  为保护束河古镇的原生态不受太大的破坏,同时进行商业开发,吸引游客观光,政府制订了一个规划,就是在古镇边上重建一个镇。于是,仿古的街道和仿古建筑雨后春笋般地起来了,它是束河的另一张脸。银铺、铜器店、服装店、古董店、手工艺品店……还有酒吧都汇集到这里。我打听了一下,得知不少店主都来自五湖四海,他们带来了外地口音和城市人的审美观念,还有与北京上海同步发布的时尚信息。
  在一家酒吧门前,我们还看到店主将一条长约三米的独木舟架起来,里面放水养鱼,上面铺数十根木条算是台面,一张别具风情的吧台就成了。这种独木舟在香格里拉浅浅的湿地里可以航行,是旧时渔民捕鱼的工具,随着经济方式的改变,独木舟也退出历史舞台,废弃后就被店主以七百元买来。经过交谈,得知店主是来自北京的一位小姐。从她的打扮和店堂的布置看,应该有相当的艺术修养。她那位胖乎乎的先生刚刚卸了门板,她就热情地请我们进去参观,随意拍照,并打开音响:“这样,空间就满了。”她说。
  与丽江相似的风景在束河新镇徐徐展开,清澈的河水贯通了各个街区,曲折地、义无反顾地流向远方,倒映着露天咖啡座的红男绿女和远处的黛山白云。风尚总在消费主义的鼓动下穿上红舞鞋不停旋转,于两年前正式开发的束河古镇也希望与丽江一样成为“小资天堂”、“浪漫之都”。对此,我一时还不知说什么好。
  建新的四方街有一个比较做作的名字:四方听音。做作的四方听音边上还竖起几排同样做作的架子,搭挂了一些红辣椒和玉米供小资们拍照留影。还搭了一个很大的戏台,每晚八点上演一台文艺表演。白天,这里会有傈僳族人表演的上刀山下火海,一根高高的旗杆就竖在广场中央,旗杆两边插着一把把钢刀,威猛的傈僳族汉子会赤足踩着朝上的刀刃一路攀上顶端,并做出倒挂紫金钩之类的惊险动作。下一个节目就是从燃烧着的木炭上悠闲地走过去,而脚底不会烫出一个泡来。早几年我曾近距离看过这一路表演,至今还弄不明白这里有什么秘诀。这些汉子在上阵前,通常会有一些年长的人在旁边念咒语,同时不停地绕圈。
  相比之下,我更愿意欣赏一队十几个纳西族妇女在一种类似回旋曲的民间音乐伴奏下,跳简单重复却热情欢快的锅庄,以广场为中心转圈。如果你愿意,可以随时加入到她们的行列中。
  作为丽江的一部分,束河古镇也于1997年一起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有专家说,束河至今也是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集镇,是纳西族从农耕文明向商业文明过渡的活标本,对外开放和马帮活动形成的集镇建设典范。这当然是对古镇而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