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溥心畬:笔走空灵写清心

 东山丝竹33 2014-02-22


      在当今文物艺术品收藏界,溥心畬先生的画备受推崇,其书法成就则略为画名所掩。按照溥氏本人意见,称他画家,不如称他为书家;称他为书家,不如称他为诗人。


      溥氏是启功先生“深承教诲的恩师”,也是远房长辈和表叔。启先生指出:“先生以书画享大名,其实在书上确实用过很大功夫,在画上则是从天资、胆量和腕力得来的居最大的比重。”“心畬先生的书法功力,平心而论,比他画法功力要深得多。”(以上《启功口述历史》、《启功丛稿·溥心畬先生南渡前的艺术生涯》可见,下同。)溥氏还“常常说,画不用多学,诗作好了,画自然会好。”而其文学艺术主张,一向力主“空灵”,“有一次竟自发出一句奇怪的话,说'高皇(清太祖高皇帝)子孙的笔墨没有不空灵的’,我听了几乎要笑出来。”

      笔墨空灵,“碑底僧面”

      笔墨空灵,是溥氏对自身文学艺术造诣的自我评价。京博艺术博物馆珍藏的数十件(见附图)心畬先生对联墨宝,使人得见这位艺术大家的书法面貌。
【附图】:


      


      楷书七言联(图1)“花前白酒倾云液,涧底松根劚雪腴”,集宋苏轼诗《次韵刘贡父省上喜雨》、《送王伯守虢》句。白酒、云液为同位语。云液,古代扬州名酒,亦泛指美酒。(宋陆游诗《庵中晨起书触目》自注:“云液,扬州酒名。”)上联谓,花前举起白酒,倾注的是云液。腴,松腴,指松脂。旧谓炼服之可以长生。宋苏轼《送乔仝寄贺君》诗之一:“结茅穷山啖松腴,路逢逃秦博士卢。”雪腴,白色的松腴。下联谓,山涧深底剖开松根,劚出的是雪腴。笔墨空灵首先是笔下描摹对象的空灵,如清风之出岫,空若无物,而自有气韵流动。白酒云液、涧底雪腴,即属此类。联书基本风格为唐裴休《圭峰碑》。


      按启先生回忆,溥氏幼年起在北京西山戒台寺“书房”念书,文学书法方面影响最深的是一位籍贯湖南的和尚“永光法师”(字海印),他专作六朝体诗、写一笔相当洒脱的和尚风格的字。溥氏早年书法可说“碑底僧面”。因为和尚不考科举,无需练习规规矩矩的小楷;和尚宽袍大袖,写字时右手执笔、左手拢起右手袖口,写出的字绝无扶墻摸壁的死点画。溥氏身为贝勒,也无需科举;身负武功,腕力奇强。这使他完全符合练和尚体的条件。他早年学《玄秘塔》,而后师法裴休《圭峰碑》,在《圭峰碑》上用功最多。此联刀斩斧齐的笔画、内紧外松的结字,体现出《圭峰碑》的特点。而其空灵,似甚于此碑;横折拉长的笔画,是和尚体所赋予,非馆阁体所能。
【附图】:

 (图2)

(图3)

(图4)


      同样书风的还有楷书七言联(图2) “九茎芝盖云衣合,百石铜盘露颗齐”。楷书七言联(图3) “碧柳枝开金刹影,黄金莲涌玉毫光”、(图4) “潇洒风摇寒竹叶,葳蕤香绽冻梅梢”,则主要是柳公权《玄秘塔碑》,前者柳书为基础,根据自己的美学理想适度变幻,书风更加清奇险峻;后者柳骨清峻,合以溥氏崇尚的六朝风骨,有似清风泠泠,寒雪凛凛,仿佛有出世之概。

      矫健空灵,得意忘形
 
【附图】:

(图5)

(图6)

(图7)

(图8)

(图9)


(图10)

(图11)

(图12)

(图13)


      溥氏书法得益于家藏晋陆机《平复帖》、唐摹王羲之草书《逰目帖》、《颜真卿自书告身》、唐怀素草书《苦笋帖》,以及宋米芾五札、吴说逰丝书等,于《逰目帖》最用功;另外着力深的还有《墨妙轩帖》所刻《孙过庭草书千字文》。溥氏习书常常是“得意忘形”,如认为“孙过庭《书谱》有章草笔法”,以其字个个独立,没有连绵之处,风格古朴,近于章草。力倡“空灵说”的清代诗人沈德潜《古诗源》(卷七)推崇“西京(西晋)以来空灵矫健之气”。馆藏溥氏行草联书综汇以上诸帖,与他“空灵”的艺术主张相激荡,呈现“空灵矫健之气”。如行书五言联(图5) “水浅观鱼跃,云移见鸟飞”、(图6) “双钩成砌竹,飞白作梅根”、行书七言联(图7) “秃笔每思《毛颖传》,孤峰如读《石帆铭》”。七言联(图8) “郢客高情歌白雪,晋人幽隐赋黄花”,行草笔意连属,而字字独立,神采灵动,无一字含糊。七言联(图9) “秋树乱山寒落日,暮天远水澹明霞”、 (图10) “抱朴全生怀玉树,临渊守戒系包桑”,草书联书,笔法娴熟,笔势险峻,轻灵飘逸,清隽古雅。(图11) “青峰鼓瑟连春云,疎松隔水奏笙簧。”下联杜诗,上联自创,如合符契;旁征博引,独抒性情。(图12) “众香甘雨搅花胜,妙韵和音品玉箫”,为纯正的王书行草,深得王羲之《逰目帖》、《丧乱帖》、《姨母帖》、《奉橘帖》笔意。行书七言联(图13) “太学十碑刊石鼓,深宫双筯夹金瓯”,联书更接近于王羲之《逰目帖》笔意,写得若不经意,纵横恣肆,然不失法度。

      文心空灵,才高词瞻

      诗书画的空灵不但在文辞、笔法、意象的空灵,更在于其内容、意境的空灵。溥氏出身帝胄,虽经清亡,但一生未尝世事艰辛与离乱之苦,同时饱读经典,浸淫于诗书礼乐、琴棋书画之中,才高冠世,这使他超乎常人地“空灵”;当然与此相关是文辞华瞻而思想空泛,被他的堂兄弟溥雪斋称为“空唐诗”。


       行草回文七言联(图9) “秋树乱山寒落日,暮天远水澹明霞”,上联化用宋代诗人、大画家张先《山亭宴》“碧波落日寒烟聚,望遥山迷离红树”及苏轼词《南乡子·送述古》“回首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诗意;下联化用宋周紫芝《水龙吟》“梦山木落风高,暮云黯黯孤容瘦。天晴似洗,明霞消尽,玉峦排秀”。回读为“霞明澹水远天暮,日落寒山乱树秋。”霞明澹水,化用唐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云霞明灭或可睹”,“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远天暮,化用南朝何逊《登石头城诗》“天暮远山青”。下联化用唐王绩《野望》“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联语为“通体回文”,回读诗意似胜于正读。据启先生回忆,此类文字游戏乃至“押诗条”,溥心畬、溥雪斋两位召集文人雅集时是常有的。
       喜联(图12) “众香甘雨搅花胜,妙韵和音品玉箫”,没有“天作之合”、“于飞”、“于归”之类的话。众香甘雨,用佛教《长阿含经》须弥山上,生种种树、树出众香和周遍世界而降甘雨的故事。搅花胜,是佛教故事“搅拌乳海”,毗湿奴最后搅出女神吉祥天,成了自己的妻子。下联是中国先秦故事“**引凤”。妙韵和音,是指萧史、弄玉都善**,互为知音;品玉箫,指二人婚后,萧史教弄玉作《凤鸣》,切磋技艺。作者以含蓄的笔触描述一对仙人故事,辞藻华瞻、情景瑰丽。
【附图】:

(图14)


        “十二月令”(图14)对联是难得的“组诗”性质的楹联。正月:“履端春满椒花颂,献岁香浮柏叶尊。”二月:“墙边红杏初含雨,堤上垂杨未化烟。”三月:“黄莺隔叶啼春水,紫燕穿帘送落花。”四月:“池塘浅水飘风絮,画阁初凉杨柳风。”五月:“酒浮艾叶尊中色,歌落梅花笛里声。”六月:“曲岸荷开明月浦,晚风人上木兰舟。”七月:“绮窗乍满梧桐月,庭院斜阳转露葵。”八月:“白露横江鸿影断,碧空攀桂月轮高。”九月:“江枫落月登高日,白露黄花作赋时。”十月:“蒙密雪低寒竹叶,葳蕤春上早梅稍。”十一月:“律中黄钟传夏正,荒村建子赋豳风。”后世历法一直使用夏历,但保存了十一月作为周暦正月建子之月、黄钟之月的痕迹。十二月:“守岁不知王氏腊,换符常纪汉家春。”推崇汉制,否定王莽伪制。纵观全年,前十月旁征博引,含英咀华;后两月则引经据典,评点历史——这正是溥氏“空灵诗”的特点,有似陶渊明、谢灵运诗留有“玄言诗”尾巴。


作者:姜舜源


月雅书画中国网编辑整理推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