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养生馆 / 古医古方 / 绍奇谈医:奔豚气病

0 0

   

绍奇谈医:奔豚气病

2014-02-24  业余养生馆
仲景所论的奔豚气病,是一种发作性的疾病,以患者自觉气从少腹上冲至心胸为特点,其状如猪之奔突,发作时恐惧莫名,甚至有濒死的感觉,但移时冲气渐平,即和常人无多差异。

     此病在西医学中很难找到与之近似的疾病,而临床时有所见,我曾留心查阅过近三十年的有关资料,粗计亦有数十例之多。

     仲景认为奔豚气的病因是起于惊恐。《诸病源候论》在“惊恐”之下,又添“忧思”二字,说明多种情志变化皆可引起脏气不平,发为奔豚。

     奔豚汤以“气从少腹上冲至胸”为主证,“腹痛”,“往来寒热”为兼证,(非必具症状)。方用李根白皮、黄芩、葛根,凉肝清热;半夏、生姜,降逆平冲;芍药、甘草合当归、川芎,缓急止痛。其病位在肝,病性属热,病机为肝郁化火,气逆上冲(气有余即是火)。于证,当有舌红(边尖),苔薄黄,脉弦滑数,口苦、咽干、心烦、腹痛或往来寒热。

     [笔者治验
]

     刘宪章,男,37岁,山西省襄垣县电业局。病起于惊恐,已二年,呈发作性,发作时气从下腹上冲至胸、咽,惊慌莫名,伴腹痛、冷汗,严重时甚至昏仆,不省人事(但无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及遗尿),约20分钟~30分钟可自愈,但觉浑身乏力。在当地曾做各种相关检查,未明确西医诊断,中医诊断为“奔豚气”,曾用过桂枝加桂汤等方,久治无效。其人清瘦黝黑,平素性情急躁,痰多,常失眠。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病属中医所称奔豚气无疑,桂枝加桂方非不佳,无如其不对证何!拟以降火、平冲、坠痰为治,用黄芩15g,黄连6g,桑白皮30g,葛根20g,丹参15g,赤、白芍各10g,当归6g,川芎6g,茯苓15g,姜半夏10g,生姜3片,服12剂。另用礞石滚痰丸9g,1日1次。药后3日内竟无动静,至第4剂,大便始通,日4~5次,混有鲜血及痰涎状物;再服,血止。尽剂。此系我1987年在西苑医院门诊接诊者,至今已十余年矣,未再发作。饮食增进,睡眠亦安,易方调理。随访多年,一切安好。

     李根白皮,即李子树根白皮,废用已久,药肆无售,只好代之以桑白皮。桑白皮功擅清肺平喘,利尿消肿,清金以平木,用于肝气肝火痰热,于理可通。

     桂枝加桂汤仲景原书认为“发汗后,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注家亦多以“外寒从针孔而入”为释(尤怡),独《医宗金鉴》认识到乃“其人素寒阴盛也”。征诸实际,也不必一定是由误汗、烧针引起的。奔豚有寒热二证,热证已如上述,寒证即桂枝加桂汤证也。

     关于此方是加桂枝还是加肉桂的问题,历来有不同看法。岳美中老师认为是加桂枝,一则根据《伤寒论》“气从少腹上冲心……与桂枝加桂汤,更加桂二两也”,果加肉桂,应云“当加”,不可云“更加”;二则《伤寒论》有“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是桂枝原治气上冲证,若加重剂量,自可治气上冲之奔豚了。柯韵伯更赞扬此方说:“更加桂者,益火之阳而阴自平也。桂枝更加桂,治阴邪上攻,只在一味中加分两,不于本方内求他味,不即不离之妙如此。”尤怡及近人曹颖甫、余无言等主张:加桂应是加肉桂或桂心,因为肉桂味厚下行,能散少腹之积寒。曹、余等皆有医案证明。实际上,仲景全书无用肉桂者,如建中汤、五苓散、肾气丸之当用肉桂者亦用桂枝,这是因为汉代桂枝、肉桂混用不分的缘故。后世本草著作认为肉桂、桂心均为温里寒药,气味俱厚于桂枝,因此加用肉桂或桂心,用于奔豚气病更为合宜。如张璐的《本经逢源》中谈到:“肉桂辛热下行,入足太阴、少阴,益火消阴,大补阳气,下焦火不足者宜之,其性下行,导火之源,所谓‘肾苦急,急食辛以润之’,元素言补下焦不足,沉寒痼冷之病,下部疼痛,非此不能止……桂心独取中心甘润之味,专温营分之里药,故治九种心痛,腹内冷痛。”《本草汇言》更明确指出肉桂可治“奔豚寒疝而攻冲欲死”。

     [笔者治验
]

     徐庭良,男,64岁,军人,2001年10月13日。平素体健,忽于今年春末某日,感觉小腿“刷”地一下,一股气上冲至腹部,胸部、咽喉,周身冷汗,难受之极,惊恐莫名,但一分钟即过。此后,或一天有1~2次发作,或多至10多次,睡在床上也发,也有十天半月安然无恙者。去空军总院住院检查一个月,无何发现,未予确诊。此奔豚气病也。察其脉沉而弦,舌质淡,边有齿痕。拟以调营卫,降冲逆为治,用桂枝加桂汤加味:桂枝18g,赤、白芍各10g,炙甘草6g,大枣七个,生姜20g,肉桂10g,生龙骨30g,牡蛎30g,7剂。服毕,多次随访,未再发作。

    
上述桂枝加桂汤证实用药历代者作中也有些足资参考的资料,医者可从中得到启发。如《肘后方》用吴茱萸、生姜、半夏、桂心、人参、炙甘草;《千金要方》用桂枝甘草汤;《外合秘要》引《广济方》用半夏,吴茱萸;《太平圣惠方》用甘李根皮、吴茱萸、生姜;《经方实验录》用吴茱萸汤合理中汤、桂枝加桂更加半夏;《爰庐医案》用附子、茯苓、白芍、川芎、半夏、橘核、李根白皮;《张伯臾医案》用真武汤合苓桂术甘汤,二陈汤加菖蒲、远志、白金丸,桂枝加桂更加紫石英、茯苓等。


     
至于苓桂甘枣汤,其证非奔豚气病,仲景已指明只是欲作奔豚而已。脐下悸多系水饮为患,临床时有所见,桂、苓通阳而降逆,甘、枣培土以制水,苓桂术甘汤之类方也。用甘澜水煎药,意在不助水邪,这是古人的经验,也属于东方哲人之思。不能说什么水不就是H2O,干嘛还要这么麻烦,用勺子把它搅来搅去干什么?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绍奇谈医专栏   作者:何绍奇中医名家

 

 

肝郁奔豚还治心

  上海曙光医院内科

    杨桂秀,女,45岁,2005412日就诊。主诉:全身不定疼痛,胸腹部有郁热感,自觉有气上下走窜其间,尤其在左侧胸部为甚,感觉十分难受,此时本人可闻气管内有痰鸣声,但不咳、无痰,伴便秘,夜寐差,察患者目光忧郁,舌暗红、边有齿痕,苔白腻,脉弦滑数。此疾已有10余年。据患者说,10余年前产后服膏方滋补后,遂出现此怪症。心肺检查无异常发现。既往经中药治疗,但无明显改善。诊断:奔豚气(神经官能证);辨证:肝气郁结,气滞痰郁;处方以逍遥散疏肝解郁理气,以清气化痰丸、温胆汤、三子养亲汤等化痰,7剂。

    二诊(419日):服药后,胸腹部郁热感减少,左胸处有气上下窜的感觉在用力吸气时有所减少,便秘改善。初见成效,前方去清气化痰丸,参入平胃散、礞石滚痰丸、双玉散,7剂。三诊(426日):胸腹部郁热感以及左胸部气上下窜进一步好转,大便日通,原方续服14剂。

    四诊(510日):服药4周,胸腹部郁热感已除,左胸部气上下窜减而未尽,大便日通。仍予逍遥散疏肝理气、三子养亲汤、礞石滚痰丸等方主要药物化痰,再以桂枝加龙骨牡蛎汤调和阴阳、潜镇摄纳,并加安神定志丸镇惊定志、养心安神:柴胡12g,当归12g,白术12g,白芍12g,茯苓12g,薄荷5g,苏子12g,白芥子6g,莱菔子30g,礞石15g,寒水石12g,郁金12g,降香10g,沉香6g,金沸草12g,桔梗6g,桂枝12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石菖蒲12g,远志6g,酸枣仁15g,柏子仁15g7剂。

    五诊(517日):至此,患者诉全身不定疼痛以及左胸部气上下窜改善明显,效果优于前药,睡眠较好。以后略作随症加减,治疗至6月上旬而诸症均除。
  奔豚气病名始见于《金匮要略·奔豚气病》,其症治为:奔豚气上冲胸,腹痛,往来寒热,奔豚汤主之;其发病原因为:病有奔豚,有吐脓,有惊怖,有火邪,此四部病,皆从惊发得之奔豚病……皆从惊恐得之。本案例所述症状虽非典型,但大致可以诊断为奔豚气。患者本人虽认为乃服10多年前的膏方过补所致,但这两者之间显然并没有逻辑关系。从患者目光忧郁、全身不定疼痛、睡眠欠佳、苔腻等临床表现及征象来看,属于肝气郁结、痰湿蒙蔽。其起病必因情志刺激,导致肝失条达,肝气郁滞,郁久化热;肝郁乘脾,脾失健运,湿浊内生、凝聚为痰。肝郁痰滞是其主要病理关键,正如古人所说木郁不伸,则百病由生
  因此,在治疗上,自始至终紧紧抓住疏肝解郁、理气化痰这条主线不放松。前者用逍遥散,后者叠用清气化痰丸、三子养亲汤、二陈汤、平胃散、温胆汤、滚痰汤、双玉散等化痰方剂,并加郁金、金沸草等。患者并无有形之痰涎壅盛,之所以用三子养亲汤再加降香、沉香等,取其降逆下气化痰,意在化痰,意亦在平奔豚;甚至为了能够更好地镇压逆气奔豚,稍稍用桔梗上行,欲擒故纵,假上实下,调整逆乱之气机。以上意图虽好,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尚嫌取效不显。
  因思以往临床凡治肝气郁结,单纯治肝不如心肝同治的疗效好。就本案来讲,患者有痰在体内不假,但是究竟在何脏何腑?种种怪症,非痰蒙心机则何?心智被痰所蒙,则任何怪症的出现都可以超出想象之外。肝郁在先,后必伤心。510日天气晴朗,灵感触动,四诊时处方合入了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和安神定志丸。至于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原治男子失精,女子梦交,其机理是调和营卫阴阳,使阳能固摄,阴能内守;今借其调和阴阳、潜镇摄纳的功用。细细品味,该方龙骨牡蛎竟与安神定志丸的方理存在几分相通之处。
      
曙光医院(西部)专家门诊     作者:蒋健    文章来源:上海中医药报

 

 

胸腹的众多毛病靠公孙穴摆平

 

    正如公女孙穴总督脾经和冲脉,统领全身,这个统领全身的穴位,最直接、最明显的效果体现在胸腹部。胸部、腹部的一切问题,比如腹胀、不明腹痛、心痛、胃病、胸痛,都可以通过公孙穴来治疗或缓解。

  在为病人进行治疗时,我有一个缺点,就是不喜欢在病人脚上取穴,更不喜欢在别人脚上进行按摩足底之类的手法。公孙穴,在脚内侧,大趾趾根后约2寸左右的地方。尽管很多医书上都说,这个穴怎么怎么好,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没引起我的注意。直到有一次——
  那是5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在香港。有位好友开着一家诊所,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很有名气。我每次去香港,只要有空,都会去他那里聊聊天。有一次,这个朋友对我说起他最近遇到的一个棘手的病。病人是一位美国的中年女士,她的症状很简单,就是肚子不舒服,经常感觉有个拳头大小的东西从小肚子那里冒出来,咕嘟咕嘟往上蹿,一直蹿到嗓子眼儿,非常难受。每当发作的时候,她会感觉心慌意乱,烦躁不安,甚至有自杀的冲动。她先是在港找了很多顶级的医院,结果越治疗越严重。接着她又回美国医治,也没有效果。后来听说我这位朋友善治疑难杂症,就慕名而来。朋友给她开中药,一连四诊,收到了一些效果,各方面的症状减轻了很多,但是还没有根治。现在她还在吃着中药,不过也快没信心了。

  我说:这不是《金匮要略》里说的奔豚吗?真有那么难治?”
  我知道啊!”朋友一脸无奈,说,我给她开的就是奔豚汤啊,后来又开了桂枝加桂汤啊,脉象、舌象、主证、方药都对,但就是没有根本的效果,要不把她叫来让你看看吧。

  事情有时候往往就是这么巧,就在这时候,那位女士来电话了,说病情加剧,很难受,需要马上治疗。朋友说:可以啊,你现在就可以来。那边说:我已经到你门口了。电话刚挂上,那位女士进来了。

  我给病人摸了脉,看了看舌象,并在她腹部做了一些简单的触诊,心里马上有底了。原来,她还不仅仅是简单的肝肾之气上逆或水寒之气上逆的奔豚,她肚子里有一大堆莫名的损伤和淤滞。
  怎么办呢?我决定先打通她腹部的经络、气血,于是自然就想到了公孙穴。它是足太阴脾经上的重要穴位,同时又与冲脉相通,所以它既能调治脾经,又能调治冲脉。脾属土,在人体居正中,主管运化水谷精微,输布周身;而冲脉则从上到下贯穿人体,与任脉并行,又与督脉相通。所谓,就是要冲、要道的意思,《灵枢经》说,冲脉是十二经之海,是五脏六腑之海,是血海,说白了,冲脉之气既能上贯于头部而为阳,又能下渗于下肢而为阴,是十二经脉和五脏六腑气血的要道。公孙穴是脾经和冲脉的能量的汇集点和调控中心,其作用之大,自不待言。
  实际上,这个穴位之所以叫公孙,是有其深义的。《史记·五帝本纪》一开头就说: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公孙就是黄帝,黄帝居中央而统治四方,正如公孙穴总督脾经和冲脉,统领全身。这个统领全身的穴位,最直接、最明显的效果体现在胸腹部。胸部、腹部的一切问题,比如腹胀、不明腹痛、心痛、胃痛、胸痛,都可以通过公孙穴来治疗或缓解。
  我让她脱下鞋子,在她公孙穴上试探了一下,感觉那一块很僵硬。我用手按住她的一个公孙穴,突然间用力按下去!这位女土疼得在椅子上缩成一团,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对我说:谢谢您,大夫!我舒服多了。
  我也很高兴,说:刚才按的这个穴位就足以治你的病了。这个穴在你身上的地位,也就相当于你在你们公司的地位,就是每一个部门的气血调度都由它管。以后你自己按吧。如果嫌力度不够,可以用一只脚的脚跟去踩或者顶这个位置,适可而止,有酸胀感就行。这样一直坚持。鉴于她发病的时候容易出现心烦、心慌,我又教她按压内关。内关在手臂内侧,手腕上方两寸左右的地方,她在此处也有明显的压痛。内关是治心养心的,她是个经络敏感的人,手指一按上去,她就觉得心中有说不出的轻松。

  这样就完了?您不开点药吗?”她又问。
  我给她开了点生甘草,让她平时泡在杯子里当茶喝。因为她此前吃了数不清的各式各样的药,应该清洗一下,解解药毒了,如此而已。她的体内也有湿气,于是我又建议她在饮食方面多喝薏米红豆粥。
  在治病方面,公孙穴通治人的胸腹部。后来我将此穴引入养生实践,又体会到了它更多的妙用。有经验的古代良医总是说:治病要抓主证。在养生方面,我们也可以仿效这句话,说:养生要抓核心。人体的核心在哪里呢?有人说是脑,有人说是心,有人说是脾,有人说是肾。其实哪个都非常重要,哪个都不能少。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人体的胸腹部,是人体的相对中心位置,是我们养生的核心。怎么养这个核心呢?方法太多了,可以扩胸,可以揉腹,效果都是有的。但我还是要追问:有没有更核心的方法?当然有,那就是按揉公孙穴,一个穴就有扩胸、推腹等一竿子的作用了。
  我们平时为调节胸腹而找公孙穴,没有必要按照书本规定的位置去找,要以自己的压痛为准。我一般把公孙穴看作一个区域,在脚拇趾跟后,有一块很大的脚掌骨,我们在脚内侧沿着这个骨头按压,压到最有酸胀或酸痛感觉的那一点,那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公孙穴了。如果要做养生保健,这就是核心。

    作者:武国忠    文章来源:上海中医药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