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醒的梦 / 吴南京 / 吴南京的 和潘梅芳谈“多囊卵巢综合症

0 0

   

吴南京的 和潘梅芳谈“多囊卵巢综合症

2014-02-24  睡不醒的梦

潘梅芳 17:09:32 

我碰到一个女病人,24岁,闭经已经半年,人发胖,胃口和大小便都正常,偶尔有腰酸,白带偏多,舌苔白腻,脉搏沉细。西检是“多囊卵巢综合症”我诊断她是脾肾两虚,痰湿郁结,治疗方法:健脾补肾,化痰散结。我开的处方:黄芪60苍术30川朴10茯苓20姜半夏10陈皮10香附10当归10炒白芍30菟丝子30枸杞子30巴戟天20炮附子15石菖蒲10皂角刺20威灵仙20鸡血藤50怀牛膝30益母草30

我以上思路加减治疗了一个多月,月经还是没有来,子宫内膜原来只有3.5厘米,现在检查8厘米,

病人心急,问我可不可以同时吃西药。我以前没有治疗过这种病例,所以问一下你

中医  吴南京 18:22:06 

叫病人别急,这种病治疗起来没这么快的,叫病人再去检查下性激素水平看看下情况。

以后治这种病人,厚朴半夏可以多用点,你上面中炒白芍用多了,益母草可以别用,香附的量可用大点。另外再加30克芡实

中医  吴南京 18:26:24 

黄芪60苍术30川朴20茯苓30姜半夏20陈皮15香附20当归15炒白芍15菟丝子30枸杞子30巴戟天30炮附子20石菖蒲10皂角刺20威灵仙20鸡血藤50怀牛膝30鹿角片30芡实30。用这个方试下吧。你上面的药方组合化湿散结力不足。

潘梅芳 18:32:24 

她能同时吃西药吗

中医  吴南京 18:32:37 

现在别吃,吃了只会对身体更没利

潘梅芳 18:33:14 

好的,那要多久才会来月经

中医  吴南京 18:33:31 

上面的处方,再吃半月再说。这种病的主要原因是肾气亏虚所至的卵子发充不成熟,导致排不出来,堵在卵巢里,每一次排卵都这样子,时间长了,就在卵巢里形成蜂窝一样的囊性卵巢。

治疗的重点在于补肾气为根本,在此基础上加加散结、化痰、调理气血来治
重点还是要促进卵子的成熟,要不,会不孕的。

这可是妇科不孕症的一个很大病种

潘梅芳 18:38:12 

是啊,她和她的家人都急死了

中医  吴南京 18:38:28 

这种病人,我是治多了,不难治的,你接我上面的方子治治下,治不好,我来下新昌。她的饮食上要注意,寒凉的,冰冷的,不好消化的千万别吃

日期:2011-3-8

潘梅芳 19:47:29 

上次那个多囊卵巢病人,去检查了

生殖激素检查:雌二醇482,正常(21——495),黄体生成素16.1正常,(2——100)卵泡刺激素6.34,正常(1.11——20.82),泌乳刺激素50.43,正常(5——26),这项化验指标偏高,睾酮2.7孕酮20.12,都正常。

潘梅芳 19:49:59 

吃了这个方,黄芪60苍术30川朴20茯苓30姜半夏20陈皮15香附20当归15炒白芍15菟丝子30枸杞子30巴戟天30炮附子20石菖蒲10皂角刺20威灵仙20鸡血藤50怀牛膝30鹿角片30芡实30,说感觉有点热

中医  吴南京 19:50:10 

泌乳刺激素高,这是情绪因素

原方加知母15克,柴胡5克

潘梅芳 19:51:02 

她的工作压力有点大的,人还是比较开朗的

潘梅芳 19:52:01 

附子不能减少吗

中医  吴南京 19:52:55 

不能减

日期:2011-3-9

潘梅芳 19:46:28 

老师你好,那个多囊卵巢综合症病人今天来看了,白带已减少,她的舌苔已退了很多,没有以前那么腻了,脉搏已不是沉细,而是偏数。我想方里的芡实是不是可以减掉了?

中医  吴南京 19:50:47 

芡实在于固肾啊。病人小便怎样?

潘梅芳 19:50:56 

正常的

她有可能吃完这次药,到你这里来一趟

日期:2011-3-11

潘梅芳 18:57:18 

老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个多囊卵巢综合症的病人,吃了二个来月的中药,今天终于来月经了,她和她老公马上就跑过来告诉我.

这次我给她开了十天的药,才吃了一天就来了月经,来月经能继续接着吃中药吗?

中医  吴南京 20:15:43 

如果有血块的话,可以吃,没有血块的话,活血药少用点

潘梅芳 20:21:02 

她这次吃方是:黄芪60苍术30川朴20茯苓30姜半夏20陈皮15香附20当归15炒白芍15菟丝子30枸杞子30巴戟天30炮附子20石菖蒲10皂角刺20威灵仙20鸡血藤50怀牛膝30鹿角片30芡实30知母15克,柴胡5克

中医  吴南京 20:22:13 

是月经期间吃的吗?病人有什么症状???

潘梅芳 20:23:23 

她半年没有来月经,今天才来

中医  吴南京 20:24:10 

病人有什么症状???舌,脉,等情况怎样?月经的颜色,会不会痛经等等情况怎样?

潘梅芳 20:26:01 

她肚子有点胀,其他正常,没有痛经。舌苔薄白,没有以前那么白腻,脉以前沉细,现在略数,已不沉了。

中医  吴南京 20:30:24 

来月经时,经血下行,别用柴胡的为好

中医  吴南京 20:31:06 

柴胡的用量虽说小,但和大量的补气温阳药的合用,会让气机上浮,对行经不利。

潘梅芳 20:31:06 

可这次药昨天才拿去,需要停吗

中医  吴南京 20:31:26 

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中医  吴南京 20:31:57 
调理女人的月经,要考虑到气机的升浮沉降的,如果说病人的月经量多,有明显的中气不足,可以这样的下药。

潘梅芳 20:34:17 

像她这个病需要给她再吃多久中药?

中医  吴南京 20:35:19 

三个来月。因为一次卵子的周期是82天左右,所以调理一个卵子的周期是有必要的

潘梅芳 20:35:34 

这么久

中医  吴南京 20:36:51 

是的啊,现在很多不孕症的病人,都是这样,求子心切,但又疑心病重。

潘梅芳 20:36:53 

这个病人多亏老师,因为以前从未治疗过这样的病例,病人吃了那么多药不来月经,我差点就要放弃给她治疗,是你给了我信心,给我指点迷津。

中医  吴南京 20:37:44 

这种病,不难治的,主要是得找对治疗思路,治疗思路不对,治一辈子也是空。

潘梅芳 20:51:40 

这个病人吃完这次药,化痰湿的药是否可以减轻,加重补肾养精的药吗

中医  吴南京 20:52:49 

是的,但养血是必要的

 

分析:多囊卵巢综合症,是妇科一种常见疑难病,也是一种导致不孕的疾病。本病的主要原因是卵子发充不成熟,阻在卵巢里,排不出来。时间长了,卵巢就变得像蜂窝一样很多囊。因为卵子发育不成熟,又没的排卵,所以不育。

本病临床症状是以多毛、体胖、闭经、不孕四大症为主。现在西医一般以激素治疗,但没有什么确切的疗效。对本病来说,中药有专长。上述的四大症看起来相互独立,但是一体的。

水为阴邪,阳气虚则无力气化而导致水湿气化不利而让水湿郁阻于体内,所以人就虚胖了。“血不利则为水”,水不利,也一样会阻遏血的畅行,血也为之不利,所以闭经。肾为先天之本,主生殖,也就是说生殖系统方面的疾病和肾的关系非常的密切。现代名医罗元凯等人研究,证明肾气是维持人体内分泌的的重要基础,内分泌失调,雄性激素过多,所以见长胡子等多毛的症状出来。所以本病的主要病根在于肾,最主要的是肾阳不足所至的气化不利和不能主生殖。

治疗的根本在于温阳化痰。

阳虚不化湿,湿阻成痰,这有一方面的血不利万分存在;卵子排不出来,阻在卵巢里,成了多囊状,这也是很明显的瘀阻。所以治疗时必要活血。

但治疗中的温阳、化痰、活血,这是三位一体的。阳虚则无力运血所以血瘀;阳明虚则无力化湿而成痰,痰阻则血瘀;痰湿为阴邪,又易伤阳气,所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病之本虽说是阳虚为主,但这只是病的本;病的标有很明显的痰互阻,所以治疗时也必要活血化痰,要不久治也不好。

治疗的原则上虽说只是温阳化痰和活血化瘀,但是药物的选择上很讲究。

肾精分阴阳。阴阳是互根的,所以温阳必要养精。不能动不动就是肉桂、附子乱用。精足阳化,才能生血,血足才能养肝,肝血足才能疏泄有力;精血足了才能养好卵泡的成熟,才能有正常的月经周期。所以用药上得选择有温阳作用,又有生精作用的药物,比如巴戟天、菟丝子、覆盆子、桑螵蛸、山萸肉、鹿角片等。

肾精亏虚之人,治疗的重点在于补养,所以对于活血化瘀药的选择也很关键。很多中医,一见到本病,就知道用蜈蚣、三棱、莪术、红花等药大量猛用,说是以消卵巢里的囊,但这些药都有很大的耗气伤血之副作用。所以用活血药也得选择药性平和点以及有补血作用的中药为好。比如当归、鸡血藤一类的。要不,囊没消掉,身体的元气先消下去了。这样的治疗不孕症必不可取。

治痰,必要实脾。脾主运化,肾虚之人,多有脾虚不运化的,因为脾的运化有赖于肾阳。脾虚不运水湿,所以生痰。在健运脾胃上面,苍术必用,并且量要用得足,本人一剂药一般用30克左右,量少则运湿之力不强。有的病人除了上述的四大症以外,还见白带清稀量多的,这种情况大多是阳虚无力升发,气下陷所至,做了运脾补气外,还得再加些风药以让气机升发。化痰药得选择温化寒痰的药为好,因为考虑到病理性质有囊性物的,所以化痰药得选择有很强散结作用的中药,比如皂角刺等化痰药。

痰瘀日久的病人,多有伏热。所以在温阳时,看病人的身体症状,如果见舌上有红点点,脉偏数,白带黄臭的,治疗时必要在温阳的基础上去湿热。

 中医  吴南京

平滑肌肉瘤的中医治疗

中医 吴南京

本病目前病因不明。尚没有谁提出一个具体的治疗思路和方法(网络上所见的也只是在做广告拉生意赚钱而已,并没有写出具体的思路和处方),日前临床治疗上来看,主要还是通过手术和化疗为主,但效果不理想。有报道,一平滑肌肉瘤患者,两年内做了八次手术而死亡。从很多数据报道,5年存活率为36.6%。

本病的特点,一是长速快,浸润邻近器官和组织;还会二是转移率高,血行播散是最主要的途径。很多单个长得快的,有的是选择多次手术。如果转移了,手术无望,只有化疗,但化疗的效果并不明显。

说到中医方面,也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报道,但大多还是从一些常规的抗肿瘤治疗,效果也不理想。本人对这病治疗过几例,有点心得。

本人治疗的这些病人,都有统一的特点,一是舌淡苔滑腻;二是脉虚弦涩而偏数。从舌上来看,是阳虚湿阻;从脉上来看,也是虚,但有伏热,这种伏热是在肝经伏热。这几个病人,全部手术过,有三个化疗过。所以表现出虚弱是必然,但这肝经伏热,是这种病的统一病机。我觉得这应重视。

对于肿瘤方面,中医传统称为岩、积聚等病名,主要指的是一些长久性溃烂以及体内有硬件块的病。说到岩比如肾岩开花,指的是阴茎癌晚期的表现;积聚则是一切体内有硬块的病都是。

体内会形成积块的原因很多,但从中医上来说,无非以下几点,一是体虚,身体虚弱无力运血,人体五脏及各组织器官的血流不畅,一些生命活动后的毒素不能及时的排出体外而成;二是情绪因素,情绪,中医上称为情志,是指人的思想活动方面的。从中医上来说,人的情绪有喜、思、怒、悲、恐,分别对应于心、脾、肝、肺、肾。每一种情绪都会影响人体的生理机能,比如思则气结,悲则气耗,恐则气下等等,这都是很实际的临床现象。思,就是思考,思考问题时间太久了,人们就会感觉到没有食欲,这就是思伤脾的表现;过分的恐惧,吓得大小便失禁,这就是气机向下的表现啊。所以说过激的情绪,对人体的影响非常大。

从肿瘤病人的死亡上来看,最最主要的死亡原因,一是免疫力下降,二是情绪因素。免疫力下降的问题在于病的本身和治疗的原因,肿瘤是一种慢性消耗性的疾病,体内有肿瘤的存在,会消耗人体的元气,让人免疫力下降,这是必然。但从治疗上来说,西医现在主流的治疗方法,无非是手术、放疗、化疗,这些治疗对人体的损害是非常大的,一路的治疗下来,人的免疫力就下降得非常严重,最后以至于免疫力下降到极限而死亡。

中医治疗,用药不当也一样的会让人体的免疫力下降。现在很多中医生,不去深究病机病理,只是针对现代西医对中药的研究选择一些能抗肿瘤的中药,比如白花蛇舌草、藤梨根、猫爪草、石见穿、蜈蚣、天龙、露蜂房等,这些药要么是苦寒败胃,要么是有毒以至于大毒的中药。更有严重的是在媒体上到处做广告,病人没看到,就通过邮寄的方式给病人寄药,中医讲的是望闻问切,病人都没看到就下药,这样能治好的比例是很少的,所以往往是肿瘤没有治好,人先治没了。

说到情绪方面的,有的病人先不知道自己得到癌症,身体还好,治疗下来效果也还理想,一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于是整天害怕的,最后不药而死。

所以从肿瘤死亡上来看,最主要的两大原因,一是治死,二是吓死。

从平滑肌肉瘤上来看,也存在着上述的两大原因,一是误治,二是人情绪因素。

从中医的整体观念上来看,脾主肌肉,本人认为本病的主要病位是在脾。脾为后天之本,气血化生之源,可见脾对人生命的重要性。脾虚了,一方面是对食物的营养物质不能有效的消化吸收而至体虚,从《景岳全书》中来看,积聚的产生,主要是体虚为基础。另一方面,脾主运化水湿,脾虚了,无力运化水湿而生痰,痰湿内阻而影响血脉的畅行,于是在身体虚弱的部位就裹结成积聚。所以治疗的核心,脾胃的运化,必作为重中之重的。

造成脾虚的原因,最大的不过于情绪问题,我们学说的郁闷,中医上讲的郁症。郁则先伤脾之运化而后天虚,郁久则化火而下耗肾精上灼心肺,郁则气机不畅而血不行,所以得“积聚”之症。人生在世,七情得平衡,人体五脏的功能才能正常,人才能健康。过度的情绪对身体来说都是不好的,过度优越,过度的幸福,也会把一个人自由的心得到抑制而生郁。情绪不畅,会影响气的通畅,“气为血之帅”,气不利则血亦不利。从本病例来看,病人先是腰酸痛,休息好好转,其主要的原因,是郁而抑制了脾胃的运化而成痰阻,郁而使气机不畅而影响行血。脾伤痰阻于腰而腰酸痛,脾伤则气不足所以休息后腰酸痛会好转。瘀阻日久了而化热毒,肿瘤就形成了。

所以治疗过程中必要参以解郁。

本病本因原气虚而成,现在很多病人一到医院检查,首先选择的就是手术切除。手术过程中流血耗气,气血一耗伤,让人的身体就虚上加虚,以至于肿瘤马上扩散转移

肿瘤细胞的转移,总是向虚处转移的,那里最虚就先向那里转移。肿瘤病的治疗,千万别见肿消肿,《景岳全书》、《医宗必读》、《张氏医通》等书中对肿瘤病都有很多论述,也提出了很多治疗原则和注意事项。对于本病的论治,从中医上来讲,得从肝、脾、肾来论治。因为近来本人又接手了几个这类病人在治,从临床上来看,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脾虚湿阻很明显,并且阳虚也很明显,但同时患者的脉像又会有点偏数,这主要是湿阻日久所热毒,所造成的湿、瘀、毒互结。中医上讲“脾主肌肉”,但发病的部位又大多是在筋膜和肌肉。

所以,对于本病的核心病机是:脾肾两虚,肝经湿热。治疗的核心,在于温阳化湿、清肝解毒,再佐以通络之药。另外再根据天气、如果是女性还要考虑到月经周期等情况来加减用药。本人治疗过杭州一个本病患者,看过不少医生的处方,吃来吃去都没有什么效果,可惜的是杭州方面的医生还没有把握到这一核心性的问题所以。

过年前,二姐从广西来电话,说到她的子宫后面有一8*7.5CM大的肌瘤,南宁那边医院的医生诊断是平滑肌肉瘤,叫二姐手术。因为二姐没钱手术,回金华叫我治疗。二姐人胖,诊舌淡苔稍腻,脉沉涩弦浊,右寸虚甚无力。我开处方:生黄芪80苍术20茯苓30香附30石菖蒲15皂角刺20鸡血藤50白僵蚕20益母草30。二姐连吃上方一个半月,昨天来电话,说到医院B超复查,肿块已缩小到5*3.5CM。其实这种病,开始时最好别手术,手术一做人的免疫力下降了,弄得反而更加麻烦。

本病转移率很高,身体越虚,就越快转移,所以对于肿瘤转移的病人来说,必要考虑到转移的脏器。转移到肝的,会引起肝胆管的阻塞,形成胆汁排泄不畅,长时间的胆汁瘀阻,而造成了肝功能的损害。所以治疗时得在补养固体治本的同时,加以疏肝利胆解毒,要不肝功能损害,只会加速病情的发展。转移到肺了,也会引起肺泡的气体交换,而会出现咳嗽等症状,在治疗时也得去考虑。

有的病人,手术后,元气大亏,加上手术后的调理不当,所以病情就会马上恶化。于是病人很多会考虑到化疗的治疗。但化疗目前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再说化疗所带来的副作用,又会给治疗带来了另一种困难。从化疗上来说,副作用,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消化吸收的问题;二是肝肾功能的问题;三是骨髓抑制的问题。

化疗所带来的消化吸收问题,通过中药的健运脾胃来调治,效果是确切的,本人一般从六君子入手。因为在化疗过程中,不仅仅是只用些化疗药,还会再注入较多的生理盐水、葡萄糖等,脾人本来就是因为化疗所带来了运化水湿不利,再加上较多的水液注入,于是就会形成脾虚不化湿的的病机出来。不仅仅是本病,就是其它肿瘤病人,化疗过的,所表现出来的大多见舌质偏淡,苔滑腻,这是很明显的阳虚不化湿,所以治疗时,在用六君子的基础上还得再加些干姜、附子等药来治疗。有的病人还会出现嗳气、不时呕吐的情况,可加大半夏的用量,再加吴茱萸、厚朴。吴茱萸是一味温肝药,肝主升发,阳虚之人,肝之升发必不力,肝的升发不力,所以也就不能很好的疏泄功能。肝之风木闭于地,无力为脾疏泄,脾的运化不利,所以才会嗳气出来。所以治疗时,要温阳,还得温肝,这样脾的运化才能正常化。

说到肝肾功能的问题,因为人体一切物质的代谢都要通过肝脏的转化,可以把肝理解成为人体的化工厂,化疗药,从毒性上来说,是大毒之药。一化疗,于是就大大的增加了肝脏的负担,本来身体虚弱的病人,加上大毒的化疗,让肝无力解毒,于是使肝的功能下降。肾主水,一身的血都要通过肾脏来过滤,把好的物质留下来,机体代谢了的垃圾产物形成了尿液排出体外。化疗药的毒性,会损害肾的过滤功能。

骨髓是人一身最大的造血器官,很多人化疗后,血红蛋白、白细胞等下降了,很难升上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化疗带来的骨髓抵制,造血功能下降所至。虽说现在有升白细胞的,和升血红蛋白的针剂来用,但这也只是急用一时之计。这些药一用,血常规的化验指标一下子上来了,一停用又掉下来。根据中医的理论,肾主骨,肾足则髓满。在用西药时,再配合使用中药的补肾药能明显的增加疗效,并且效果很稳定,等化疗结束后,要停西药也方便得多。

治疗肿瘤化疗后的病人,健脾补肾、清肝解毒,这是一个治疗核心。不仅仅是对平滑肌肉瘤,也可以说是是对一切肿瘤病化疗后的一个大体的治疗原则。

本病有的病人会胆小易醒失眠等情况,一方面是病人日久耗伤了气血,心失所养所至;另一方面是下元亏虚不制肝中相火,相火内动上扰心神。所以治疗这种失眠,一是不能用重镇安神药来治,重镇安神药多是金石类药,有损脾胃;病人气机郁结不畅,肝木升发之生不上扬,再用重镇安神药会让气机更加郁结。但是疏肝药中选择很讲究,柴胡得少用,对于一个下元亏虚之人,柴胡的量用大了会动摇下元的根本,所以在大量的固肾养精基础上酌用点柴胡,轻轻上扬下就可以了。

治疗肿块,不能动不动就是三棱、莪术、蜈蚣等药猛攻,要知大虚病人不受攻。虽说肿瘤病是有瘀血的存在,但是三棱、莪术、蜈蚣等破血药都有很强的耗气伤血的副作用,肿瘤是一种慢性病,不是一日而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活血药上得选择鸡血藤等一类的药,有养血通络的作用,让血通而不伤。肿块是痰瘀化毒的结块,所以治疗肿块必要考虑到痰的成分,痰去了,瘀阻才能更好的畅开。调理脾肾是绝痰之源头,但局部病体的痰阻,也必要治疗,但这局部的痰、瘀、毒互结得很牢,化痰药的选择和用量上很有讲究。一是不能用得在猛,因为化痰药有耗气伤血的副作用,化痰是中医治疗八法中的消法,总是会对正气有损的,所以量别用得太大,治疗上得有一个过程,情愿多吃几剂药,也别一下子下药太猛。另外是选择化痰药得有很好散结作用的,比如土贝母、皂角刺等都不错。另外在化痰时还得开窍,开窍药和化痰药的合用,能增加化痰药的治疗效果,对于开窍药,本人一般选用石菖蒲,但量别用太大。

现在东阳市人民医院肿瘤中心有几个病人我在治,我主要是在找肿瘤治疗的一些规律。昨天中午和程院长谈了我这方面的一些心得,程院长原来是学西医的,是心血管方面的专家,因为他聪明,长时间的交往下来,对中医的理论很快就上手,现在程院长也能开中药方了。我说到肿瘤是病,人体是病的一个载体。中医讲阴阳,其实病人和体其实也是一个对立统一阴阳,体健则无瘤,体弱则瘤长。在肿瘤的后期,治疗上所注重的,不是病,而是体。现在中医治疗上的误区,一是以毒攻毒;二是破血逐瘀;三是乱用苦寒。

对于肿瘤的治疗,很多中医生,在用药上总是被西医对中药的药理研究上牵着鼻子走。从西医对中药的药理研究上来说,白花蛇舌草、猫爪草、石见穿、藤梨根等药对肿瘤有抑制作用。有的医生是说肿瘤为毒瘤,治疗得以毒攻毒,在治疗上也是动不动就是一路的毒药猛攻。我看过很多治疗肿瘤的中医处方,一路的攻破,组方上也没有什么水平,只是把常用的一些所谓抗肿瘤药堆积起来而已。很多病人到头来是肿瘤没有消掉,人先消掉了。

可悲。

罗天益在他的《卫生保鉴》中提到了“养正积自除”的名论,有理。肿瘤病人虽说有大实的一面,但同时也有大虚的一面。片面的去攻瘤,只会让人虚上加虚,当然也不能看到病人的虚就一味的乱补。《内经》中讲到的“虚虚实实”,我们得正确面对。有的人在媒体上做广告,叫病人钱汇去,再寄药什么的,也是所有的肿瘤都一个方来治,所用的药,也是一样猛攻,这种治法是不可取的。

肿瘤为什么会难治,难就是难在这病是“局部大实,全身大虚”。只去攻局部的大实,又会让全身更虚;只去片面的补体,又不利肿瘤的消除。特别是一些经过手术和放化疗后的病人,治疗起来更是棘手,本人治疗过不少癌症病人,早期的大多效果很理想,但晚期的病人来说,实在难治。从肿瘤上来看,早期的好治,晚期的特别是经过西医治疗过没效果的,更是难治。

很多到了晚期,可以说真是回天无力,中医治疗最多也只是提高下患者的生活质量,延长上死亡时间,让病人走得痛快点而已。但不论怎样治,要正确的对待身体和疾病的相关问题,不能见病治病。肿瘤和身体是一对对立统一的矛盾体,治疗病时要考虑到身体方面,身体虚了,在补的同时也得考虑到肿瘤的一方面。其实不单一肿瘤这样治,一切都都是一样。

 

  吴南京


病机十九条浅见

中医 吴南京

诸风掉眩,皆属于肝
  本条所讲到的是因“风”所至的“掉眩”病,所谓的掉眩,就是指眩晕病。并且把病位所在落实到肝脏。肝属木,五气属风。风性动摇无定,所以中医上把一些动摇无定的病,都称为风病。但临床上来看,动摇不定的眩晕病,不全是在于肝,但说到肝,主要指的是以肝风内动等病情而论。如:肝热生风,肝阳化风,郁怒生风等等。从病机上来说,主要是肝失所养,以至于肝中相火上冲为病,比如现在一些高血压病人。乙癸同源,乙指木,是肝;癸指水,是肾。指的是肝肾同源。肝藏血,但肝中之血得有肾精所化生,肾精不足,肝血必不足。有的人说枸杞子补眼睛,枸杞子是一味滋肾养精的药,肾精足了,肝血才能足,肝有血所养才能制约相火,相火潜于下,不上冲,才不会有肝风内动等病情发生。

掉眩病在其它方面的,《内经》就有“有上气不足,头为之苦晕,目为之眩”,这咱眩晕病的病因就是在于中气不足了。脾胃为气机升降的枢纽,脾虚则中气不能上升,清阳不升,头不能得养,所以眩晕。所以对于这种中气不足的眩晕病治疗,就不能以清肝潜阳来治了,得用相反的方向的治疗,可用补中益气汤来治

临床上还有一种眩晕病的病机是因为湿,在《金匮要略》有“泽泻汤”利湿治晕的方法。本人治疗过好些“美尼尔综合症”的病人,从病机上来看,主要也是因为痰湿为患,以六君子汤重用茯苓200克,再加牛膝等药为治,一般服药后一小时就可以缓解。

对于上述眩晕病的病机上来说,不仅仅是肝的问题。所以治疗时得辨别出那种病机至关重要。肝阳化风、肝风内动等肝脏所引起的眩晕病,临床上必还存在有心烦易怒等症状;而对于中气不足所至的眩晕,病人同时还会有气短、神疲无力、眩晕的感觉,是头里空空的等等鉴别;而对于因痰湿所至的,这种眩晕,头必重,是头上重重的晕。

 

诸寒收引,皆属于肾

寒是病之因,“收引”,是指人的筋脉关节活动不利索的感觉。冬天寒冷了,我们会觉得人会笨起来,活动也不方便,这都是因为寒的原因。本条指出病位在于肾。

《内经》“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而不流,温则消而去之”。血遇热则行,遇寒则凝。阴阳平衡身体才能健康,阳虚则阴重。肾为一身阴阳之根本,肾阳又是一身阳气的根本,肾阳足则一身阳气有所持,才能有力推动血的畅行,局部经脉就会缺少血气的正常涵养。这种情况下,寒邪就会乘隙袭而入,痹阻经脉,从而引起经脉挛急,关节拘挛难以曲伸。

肾主水,有的病人长期的肾阳虚,会导至水湿不化,寒湿内阻又会进一步的影响气血的通畅;脾主运化,脾得不到肾阳的温煦,则无力运化水湿,而生痰。比如水肿病、尿不通畅的肾功能不全等疾病大多是肾阳不足为根本病机。内阳不足,再加上外来之寒邪,以至于寒湿痹阻经脉关节,成为了痹症。从痹症上来说,既有阳虚之内寒,又有外寒之袭入,正虚邪客,内外合邪,虚实夹杂。如若病程长久,还有气血的损耗之虚症存在,一面是身体虚,一面是寒、痰、瘀三邪互结而成痼疾,治疗上陈寒不除,痰瘀难消;但只温阳又难以消痰瘀。所以在治疗上不能单纯应用温肾祛寒,还应化痰去瘀通络一起综合治疗。比如“独活寄生汤”、“三痹汤”等治痹名方,都是从上述的理论中制订出来的名方。

 

诸气膹郁,皆属于肺

膹,是胸闷气喘的意思;郁,是郁阻不通的意思。本条讲的是胸闷气喘等病主要的病位在于肺。

肺主一身之气,主治节。肺对气的治节功能,在于肺的宣发和肃降来完成的。肺的宣发和肃降是一对矛盾体,要有正常的宣发,才能有正常的肃降。宣发指的是气机向外,而肃降指的是气机向下。人着凉去了,寒气把肺气闭住,肺的宣发功能就会下降,没有了正常的宣发功能,肺的肃降功能也不行了,气机上首逆,于是出现了咳嗽。比如《伤寒论》中的“麻黄汤”就是用麻黄来宣肺,用杏仁来肃肺,把肺的宣肃功能调节正常了,肺气有所主,再加上桂枝的温经散寒来祛寒邪,于是风寒感冒就治好了。肺的宣肃不力,对气机和水液的调节功能就下降,还会引起水肿病,比如水肿病中的“风水”治疗上必得进行对肺的宣肃功能调节,要不风水很难治好。就算不是风水病,其它的水肿病,只要见肺气不利的病机出来,也必要进行对肺的宣肃功能调理。现在很多医生在治疗水肿时,加些麻黄,可以明显的增加利水的功效。这种治疗方法,《丹溪心法》首先提出来,并称其为“提壶揭盖法”。

肺的宣肃功能,得有足够的肺气为基础才能完成。如果说脾胃虚弱的病人,则肺气必不足,临床上常见一些咳嗽胸闷日久的病人,症见四肢困乏无力、气短神疲等,这种咳嗽只一味的去止咳是治不好的,必要进行健脾补气,脾气足,肺气才能足,这样肺的宣肃功能才能正常。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肾主纳气,肾气虚的病人大多肺气也虚,因为肾的摄纳无权,气不归根,以致气浮于上,胸闷喘息。很多哮喘病人,常见到夜尿频、怕冷、自汗,运动下就气喘等,这种情况就是肾不纳气的原因,治疗必要固肾为本,要不哮喘不治。

人是一个整体,肺不单一是肺的问题,《内经》讲到五脏六腑都会让人咳嗽,有时病要虽不在肺,但病之主必是在肺,所以说胸闷之病,多从肺立论。


  诸湿肿满,皆属于脾
  本条所讲的是水湿病、水肿病,以及腹部胀满见症的疾病,病位在于脾。本条的前半句“诸湿肿满”,可以理解为湿、肿、满三种病,也可以理解为因湿所至的肿、满病。但其制落实于脾,这是正确的。

脾之性喜温燥而恶寒湿,主运化(运化水谷和水湿),居人体之中,通过和胃的通降以转运气机上下,所以说脾胃是气机的枢纽。但是脾的运化功能,有赖阳气之温煦。

如里气阳两虚,脾的运化功能就会下降,水谷不运则食物的消化吸收功能下降,人的生命机能下就下降,所以李东垣治病以脾胃立论,这是很有理的。脾的运化水湿功能下降,过多的水湿会阻在体内,从而阻滞了气血的畅行,而生它病。比如脾的气阳两虚,运化失职,水谷精气不能依赖脾气散精于肺,肺虚则无力行其通调水道(中医上称为“治节”),脾又主肌肉,于是水湿阻于肌肉,人就胖了。这就是现在肥胖症的主要病机之一。肺主皮毛,肺虚而皮毛会失去固密,人体无力抗风寒,所以人就会常常感冒,现在很多小孩子在幼儿园上学,三天两头感冒的,久治不好,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脾虚。

现在抗生素、非甾体类止痛,以及中医的清热解毒药乱用,严重的伤了人的脾气和脾阳,所以脾虚症的病人很多。脾阳虚日久,还会伤到了肾阳。肾阳不足,脾土得不到肾阳的温煦,肾阳不足,脾阳亦虚,脾胃的气机枢纽不畅而无力运水,水湿停滞而成水肿病,治疗不论怎样,总是少不了健脾运湿之药。

 

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李中梓“热轻则痒,热重则痛”。李氏是清代名医,著有《医宗必读》、《内经知要》等书,他对《内经》有很深的理解,他所提出的热是至理。中医外科的疮疡初起热轻,所以病也轻,病人感觉到局部有发痒的感觉。如果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郁热加重,病重热炽而痛了。但《内经》中说到这些病症属于心,心主火,心为火脏。这主要是因为受到当时五行理论的影响。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主要在于心主血脉,痛、痒、疮等疾病,都有局部的血流不畅,治疗上不仅仅要清解,更要散热结,而散热结则得加些些凉血活血的药,比如忍冬藤、益母草、丹参等,所以说,从心论也是理。

但是说到痛、痒等症状的疾病,有很多原因,比如慢性荨麻疹,本人在临床上看到很多舌淡苔滑腻,脉沉弱无力的病人,这是很明显的阳虚湿阻。阳虚则无力运血,所以血流不畅;阳虚不化湿,湿重又会影响到血流的畅通;阳虚之人,阳气不能外达于体表,所以这种病人的治疗,就不在于清解和凉心火了。治疗的核心应该在于运脾温肾化湿。虽说湿为阴邪,加上阳虚。但是血湿郁日久也会化火,所以这种火,不是实火,是虚火,在温阳同时还得佐以清解血热。

中医的名言“不通则痛”这通,主要是指血不通畅,但不荣亦痛,局部得不到营养也会痛啊,比如临床上很多痛经的妇科病人,不仅有不通的病机存在,还有不荣的存在。治疗上不仅要通,还要补养。郁阻日久了,血脉不畅,所以也要从“心主血脉”加些调血药的治疗也有必要,所以说对本条的理解,别太局限于“心”一字。

 

诸痿喘呕,皆属于上
  中医的辨证有上、中、下三焦。这里所指的上,是指上焦而言。《内经》中说到痿、喘、呕三病主要病位在于上焦。上焦,即胸中,内藏心肺二脏。心主血脉,肺主气。一主血,一是主气,肺和心的关系,实际就是气和血的运行关节。从生理上来说,肺主治节。这治节,主要的就是指肺对人一身水液代谢的调节作用。肺受病则肺的宣肃功能失司,则肺的治节功能就下降。痰上阻于肺,要不水气凌心的,喘则发作(这种情况哮喘所至的心功能不全,和心功能不全所至的心肺病都很常见。但这种情况真正的病机在于肾阳亏虚,治疗的核心在于脾肾,但不论怎样说病位还在上焦)。

《内经》“五藏因肺热叶焦,发为痿躄。”肺气要清宁才能肃降有力,水道才能通调。人五志能化火,火性上炎。肺为五脏的华盖,上炎之火热必会灼肺。肺受热则不能治节,水道不行,血脉随之痹阻,津液不能输布,于是痿症发。又痰壅于肺则病喘、饮邪迫肺亦病喘、肺气大虚亦能病喘。但临床上对痿症的论治,后世又多从阳明,何为阳明,阳明为胃。从胃论治痿症,也是从《内经》“四肢皆禀气于胃,而不得至经,必因于脾乃得禀也。今脾病不能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禀水谷气,气日以衰,脉道不利,筋骨肌肉皆无气以生,故不用焉。”“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这两句中得出。所以说痿症的治疗,不仅仅在肺,更多是在中焦。但肺热也是一个生要的原因。要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主要在于辨证论治,而不是局限于从本条中机械的对待。
  呕是胃之病,但肺气不利,水津不布,以至于痰阻于胃,会引起呕病。对于呕病,肝火、大肠热等更多。

 

诸厥固泄,皆属于下
  本条讲的是“厥”、“固”、“泄”三种病的病变部位在于下焦,病因在也于下焦。五脏中位于下焦的有肝、肾二脏。厥,是指四肢冰冷(这种四肢冰冷,中医上称为厥冷)或者人事不省的病;固,是前后大小便不通;泄,为二阴不固,小便多或者失禁,大便溏泄。

厥分阴阳虚实,《内经》“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阴气衰于下则为热厥。”但不论那种,总是因为阴阳两气不相通为病机。比如重伤寒的高烧病人所见厥症,就是外寒太重所至的内热太过,内热不能外散而厥;情绪过于激动,有时大怒会让人不省有事,《内经》“大怒血菀于上之薄厥”;有的小孩子肚子里有虫子、受伤疼痛严重也会让人痛得不省人事等等,这些都是实厥,不见得都是在于下焦。《内经》另外有“肾气虚则厥”一说,肾为生命之根本,肾精大虚,水不制肝中相火,阳气暴张,以致血气奔逆,升而不降,而成厥证,比如高血压的病人,发展到中风,中风时病人的表现,也是厥逆的表面。

肾主前后阴,司二便。前后二阴之不约(泄)或不利(固),都与肾的关系密切。老年体弱的小便不利、肾功能不全的小便不利、手术后或者产后妇女的二便不利等等疾病,都和肾气虚有关,这得从肾论治了。

另外还有妇科的一些病,比如月经和白带病。也是从下焦论治“肾主生殖”,对于月经不调,白带过多过少的病情,也是下焦之病,多从肾论治。虽说有湿热下注的病机,对于一些急性炎症的病人来说,主要从湿热论治,但是对于一个长久性的白带不对,这必是肾虚所至。本人治疗一些反复性的阴道炎,白带不对的,先用清解,开始时有一定效果,后来就没有效果了,最后从肾论治,才能治本。

 

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
  本条指出“水液澄澈清冷”的病因是寒。水液是指人体所有的排泄物。比如:风寒咳嗽的痰是稀白的;风寒感冒的鼻涕清稀量多;经血色淡而稀多虚寒;拉肚子大便清稀多水无臭味(严重的吃进去什么,拉出来也是什么,中医上称为完谷不化)为虚寒;小便量多清澈为寒;妇女带下清稀如水为虚寒等等,反正只要是清稀的,临床诊断上都是虚寒症。本条可以说临床诊病时非常关键的一条,也是临床诊断病情寒热的重要依据。

 

诸痉项强,皆属于湿
  本节症状“痉” 为肢体强直、“项强” 是颈项强直不能转侧,病因为湿。

对于本条,后世的医家有很大的争议,主要是因为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中所讲到的痉病,是因“新产血虚,多汗出”、 “太阳病,发汗太多,因致痉”等等,讲的是因为汗出过多,以至于津液亏虚不能养筋的痉病。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更是直接认为是风字误传为湿字。李学铭“对于本节原文,先贤颇有争议。姑且存而不论。”

病机十九条,讲的是五脏、五邪等病因病机的内容,对于五邪来说,风自有条文,更加湿为五邪之一,不可能去了湿之至病因素啊。
     《内经》“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这文中的拘,不就是指筋脉挛急的痉病吗?湿为阴邪,性滞着,留于筋肉之间,阻碍局部的气血运行,故表现为局限性的肌肉强直、疼痛、屈伸不利等症。本人以前在山村种田时,常有人在水田里作业,因水湿过重,晚上睡觉时常常会小腿抽筋的毛病,这都是临床上很常见的。

徐忠可在《金匮要略论注》中解释“而痉之湿,乃即汗之余气,搏寒为病也。”指出汗之余气即为湿,搏寒则为痉。人体大量运动后,出汗很多,有时衣服也湿了,一时没有换下来。运动一停下来,冷风一吹,导至了人的肌肉僵硬,关节不利,这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徐氏所论,是从临床实际出发,有理。

我觉得学习知识,别被别人的一些惊人之语局限了自己的自由思维,总是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走,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又有什么用呢。

 

诸暴强直,皆属于风
  暴,形容发病之突然与病势之危重;强直,即颈项强直,四肢僵硬,角弓反张。对于四肢强直,以前的文献称为痉证。本条证候所提到的两点,一是起病急,二是强直。这两点要联系起来理解的。起病急,这是风性之特点为,因为风为百病之长,比如伤寒或者瘟病的发高烧之热极生风而致的痉挛抽搐,起病很快,中医用清热熄风药来治疗,比如至宝丹、安宫牛黄丸等药来治疗,有效果,这是理论指导实践的结果。

“风性动”、“风者善行而速变”,正由于本证发病骤急、病情进展迅速、症状变化多端,具有动的特征,所以对于这些高热病人的治疗,也得急,下药得果断。要在最短的时间把病情控制。说到风字,中医上讲的有内风证,比如“肝阳化风”等,主要指的是身体虚极所至的一些具有风之性的疾病,比如中风病,也是起病急,变化快,也得一样在最短时间把病情控制。

所以对于临床上一切只要具有风之特性的病,都可以从风论治。上条中讲的湿,也常常和风结合在一起。风和湿合在一起为患的,中医上称为风湿。比如一些风湿性关节病人,也会见关节强直的症状。治疗得治湿还得治风。虽说有合邪,但是病的实质是不同的。湿为阴邪,湿性粘滞,所以湿之为病,起病要慢,风之为病,起病要急。但风和湿合邪,风之急性会被湿之粘滞之性所制约,所以风湿为病起病也会慢得多。


   “诸热瞀瘛”、 “诸禁鼓慄,如丧神守”、 “诸逆冲上”、 “诸躁狂越”、 “诸病胕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
  热是发热;瞀,是神志昏的意思;瘛,指的是肌肉跳动之意;禁与噤通,指的是发不出声;鼓,战齿,牙齿不自主的快速咬动;慄为身体抖动;如丧神守,即神不守舍,轻度的精神失常;逆为上逆,应降而反升,冲上即逆上,冲上表示是突然而较剧的逆上,比如喝酒过多的呕吐症,上冲得很急;躁与狂越都是表示人的精神错乱的一种临床表现;跗者足跗,即足背,临床中出现足背浮肿,同时有酸痛感觉,以及人的脾气不太好(惊骇)状。

从本条上的症状来看,有几个特点,一是发热,二是神志方面的影响,三是身体会不自主的动。火者热之极,热之与火,质本一体,程度不同而已。所以炎邪为患,发热是最常用见的一个症状。心主神明,不论何种热都会导至人的神志发生异常,瘟病的大热会扰乱人的心神,让神无所主,神志昏瞀,比如大热所至的一些神经错乱,本人就治疗过一个肢体挫伤后,内瘀血严重的病人,产生了内感染,体温高达40度,神志不清的。热盛生风,而见人的四肢以及肌肉会不由自主的动起来。比如神经分裂症的病人。

发热、神志不清、抽搐症状同时存在,属于火邪所致。临床常见温病的热入心包,常常出现发热、神昏、抽搐等危症, “乙脑”这是热极所至,是火邪为患了,对于这一理论,现在有人通过生大黄大剂量的临床应用治疗乙脑有一定的效果。

刘元素深究《内经》,提出了五郁化火的理论来,人的情绪过激,也一样会化火的。大怒之人,有时会失去理智,人的行为言语不受大脑的控制。这也是火的表现。

有的人大量的喝白酒,白酒性燥热,过多的饮用,内热积太过,也会化火,所以过喝白酒之人,所表现出来的也是急速呕吐、神志不清等火热为患的特点,这时让病人多吃梨子等水果,主要也是去火。

本条中说到的鼓是战齿,慄为身体抖动,即寒战。外感热病发病多日,高热不退,里热难以外达,出现寒战、战齿、四肢厥冷等之真热假寒,就是前人所谓的“热深厥深”,热伤心神神不守舍等症状,《瘟病条辨》中的“承气汤”系列方,治疗有确切的效果,这就是热去而病轻之表现。
  说到“惊骇”一症,小儿常见。小儿五脏全而未充,胆气不壮,常常会见到一些小儿夜啼等病。这主要的原因是心火太旺,治疗在于清心火。比如弄点白茅根来吃吃,小儿的夜啼就会好。白茅根利尿清心,心火去则神安

 

“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诸转反戾,水液浑浊”“、诸病有声,鼓之如鼓”、“诸腹胀大”皆属于热
  呕是呕吐;吐酸就是指胃中泛酸,胃中有一种酸酸的感觉,或者吐酸水;暴注即严重的急性腹泻;下迫,肛门的窘迫症状,总想拉大便的感觉,中医称为“里急后重”; 转是扭转的意思,反为角弓反张,戾是指身体弯曲之意,水液浑浊指排出的液体是浑浊的;人体的某个部位,用手轻轻击打,会发出如鼓响一样的声音;腹胀大,指的是人的腹部有胀满鼓大的病症,比如肝硬化腹水等病。

本条讲得病情症状很杂,有胃肠消化系统方面的,有身体姿态方面的还有体液等方面的病症,所以说热之为病,所表现出来的病情较杂。

六腑以通为用,胃气以降为顺,食积会化热,化酸。胃气不降以至于呕吐或者吐酸水等疾病,比如饮食不善的胃炎等病会常见这些症状出来。治疗得清热燥湿。过食热物,热壅肠道,小肠不能受承,大肠无以化物,传导失常度而腹泻,这种腹泻急速,并且伴有里急后重的难受感觉。比如说急性肠炎、痢疾等疾病都常见本条中所述的症状。治疗也一样得以三黄汤等清热燥湿为治。

对于肢体强直的症状症状,上面讲的有湿、风。要怎样去区别是因风因湿为患,就得从其它很多症状上来辨别了。湿为阴邪,性重着,所以因湿所至的强直,还有身体固重无力、舌苔白厚腻等相互鉴别诊断。风为百病之长,善行数变,所以因风至痉的病人,还可以见到发病的多变,症状很杂,比如中风实证的疾病,有痰瘀闭阻、身体强直、并且这种强直一般在发病时还会动摇不定的风之动性以辨别。本条中所说因热至强直的病,有“水液浑浊”的现象。如果说单一的说到“水液浑浊”来说,有寒也有热。比如很多慢性肾炎的病人,常年的尿液浑浊,这种情况则多为肾阳虚不固摄所至的精微物质下泄。

人体各部以手鼓之有声,这种诊断方法,医学上称为“扣诊”,不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有这种诊断方法。但这种情况出现只局限于胸腹部,对于诊断腹胀大的病,有实际的意义。诊断时主要在于听击时所发出来的声音,响亮如鼓声的是说明腹子里是空的,这种胀是气胀,气臌由肝气郁结而成,治疗多以理气为主。如果说声音低沉而有闷闷的感觉,说明肚子里面是有形邪积,如水臌、血臌。所以本条中说到的这些疾病为热之因,要说到有热,也是气滞、水积日久而化热。但也有些人长期的肝气郁结,化火后再见肚部鼓胀的情况。 

 

诸涩枯涸,干劲皴揭,皆属于燥

《内经》有“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提到了燥,但在病机十九条中却独缺燥病。到了金代,名医刘完素深研《内经》,于是补入本条。

涩是干涩的意思,比如皮肤、鼻孔、阴道等不润泽,干涩,都是燥;枯,枯燥,也是干而少水分;涸原指河流里没水的意思,理解为身体的津液缺少而。反正临床上凡见干涩、不润泽、挛急、皮肤干裂等见症的,多属燥证。清代名医喻嘉言在他的《医门法律》中有,专论述燥邪为患的文章“秋燥论”,创秋燥病名,针对秋天肺燥,根据《内经》“燥者润之”的理论,制订了著名的“清燥救肺汤( 桑叶、石膏、甘草、人参、胡麻仁、阿胶、麦门冬、杏仁、枇杷叶等药组成)”。

临床上常常会见一些妇女阴道干涩无白带,性交疼痛的病人,治疗上多采用枸杞子、白芍、菟丝子等质润的中药来治疗,效果也很肯定。

 

学习病机十九条,应结合《内经》本身的有关内容,以及后世一些名医的一起参合理解。但学中医的目的是为了把病人的病治好,而不是整天在文字上,所以在学习时,必要结合自己的临床,这样才能把理论和实践有机的结合起来,提高临床治疗水平。

上述的仅是本人的一点见解,很片面,仅作大家参考。

 

     中医  吴南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