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杳和吕洞宾的故事

2014-02-26  cyj951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是人们常说的一句成语,实际上这句成语是被讹化了的。狗咬应为苟杳,苟杳是一个人。在民间传说中,苟杳和吕洞宾的故事是这句成语较合理的注脚。

    传说吕洞宾家里很富有,吕洞宾好施舍乐交友。一日,吕洞宾在街市上看到一位乞丐用树枝在地上写字,乞丐身边放着讨来的稀饭和一些碎干粮。乞丐写字时,一条狗走了过来,狗看到乞丐身旁的稀饭就吃了起来。乞丐写字写的很入神,一点也没发现。乞丐写了一阵,又仔细端祥了一阵自己写的字,之后,顺手端起讨饭碗时,才发现讨来的饭已被狗吃的干干净净了。这时乞丐看到了不远处的狗,他苦笑了一下说:“你是狗,我姓苟,狗苟一家,本不应相欺,你没商量一下就吃了我讨来的饭,是你的不对呀。”吕洞宾看后,既觉好笑,又被乞丐的好学所感动,就走上前去,问了乞丐的姓名之后,知道乞丐姓苟,名杳,家里父母双亡,只得靠讨饭为生。吕洞宾听后,即刻把苟杳带到自己家里,给苟杳安排好了住所后,又给苟杳请了先生,让先生教苟查学习。

    苟查在先生的指教下学得很刻苦,几年之后,已学业有成,该到京城赴考了。为了苟查赴京应考,吕洞宾忙活了好几天,苟杳临走的那一天,吕洞宾把盘缠钱递到苟杳手里,一直送到村外。

    苟杳离开了吕洞宾,一天一天往京城赶,某一天路过一家员外家门时,见员外门前挂着的走马灯上,闪着“走马灯,马灯走,灯息马停步”的对子,但没有下联,显然是等人出下联。苟杳看了一眼又继续赶路。

    苟杳到了京城考的很顺利,又交了头卷,主考官看了他的卷子对他很赏识,就传苟杳去面试。苟杳走到主考官的大厅时,主考官说:“我出个上联,请你给对个下联”。主考官说完,指着厅前的飞虎旗说:“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这时,苟杳想起了员外家门上的走马灯,即刻答道:“走马灯,马灯走,灯息马停步”。主考官见他对的既快又好,赞叹不已,说:“静侯佳音吧”。

    苟杳在返回的途中,想起走马灯对他的帮助,觉得该到员外家去看看。走到员外门前时,问村上人员外家走马灯上的对子是干什么的,人家告诉他说,这是老员外选女婿的条件,能对出下联的,就可娶员外女为妻。苟杳听后一笑,说让我去试上一试。

    老员外听说苟杳是来对对子的,端祥了苟杳一阵,又问了问苟杳的身世,知道苟杳刚从京城应考回来,就让人取来笔砚,请苟杳写出下联。苟杳接过笔,写下了“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老员外见苟杳对的又巧又工整,且又是一笔好字,即刻将小女儿许给苟杳。苟杳说:“老先生,此等终身大事,还有待给家兄商议后再定”。老员外说:“老朽等着佳音,万不可推辞。”

    苟杳回到家中,把考场及对对子的事一一说给了吕洞宾。吕洞宾沉思一阵说:“也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了,你若感到满意,咱明天就办。”

    苟杳的婚事场面摆的很大,也十分热闹,苟杳和新娘拜完天地后,吕洞宾把苟杳叫到一旁,吕洞宾问:“你觉我对你如何?”

    苟杳说:“兄待我恩重如山。”

    吕洞宾说:“当如何报答?”

    苟杳说:“此大恩没齿不忘。”

    吕洞宾说:“现有一事,不知能应许否?”

    苟杳说:“请兄直言。”

    吕洞宾说:“这新婚的前三夜,我想陪新娘子过?”

    苟杳没想到吕洞宾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稍沉思后,说:“请兄自便。”苟杳说完,就悻悻不悦地去陪客人喝酒去了。

    掌灯的时候,苟杳已喝的有些大醉,跑到厨房的柴草中胡乱地睡了。这时吕洞宾走进新房,进房后也不说话,背对新娘只顾埋头读书。新娘子先是认为新郎用功读书,等到半夜时,实在熬不住,自己就合衣而睡。天明醒来时,见“新郎”早已不在。这样一连三天都是如此,新娘有些伤感,禁不住暗自流泪。

    三天之后,苟杳一脸不悦走进新房,见新娘子正落泪,忙上前赔礼。新娘说:“你是没看上我吗?”苟杳说:“此话怎讲?”新娘说:“何以三天不上床同眠,只背对读书,天黑而来,天明而去?”这番话使苟杳幡然醒悟,他仰脸大笑,然后自语道:“好一个仁兄,用此法来激励我莫忘了前程,可这法实属太狠呀。”

    苟杳婚后的第六天,有报子来报,苟杳金榜题名,应即赴京上任。当天,吕洞宾又在家中大摆喜宴,为苟杳送行。

    苟杳赴京城上任后,又过了几年,吕洞宾家里不慎着了火,大火足足烧了三天,直烧的片瓦没留。吕洞宾的日子一下贫困起来,在东借西凑搭起的一间茅草房里,日子非常艰难。

    一日,吕洞宾的妻子说:“苟杳兄弟在京城里为官,不如求他帮助一下”。吕洞宾沉思许久,长叹了一口气,说:“也只有此法了。”

    第二天,吕洞宾踏上了奔京城的路,他一路乞讨,历尽艰难,十多天后,终于在京城里找到了已为官多年的苟杳。苟杳夫妻不解吕洞宾怎么会落到如此惨状,吕洞宾一一细说后,苟杳说:“吕兄请不必急躁,先在城里歇息几天,小弟自有安排。”吕洞宾见苟杳没忘旧情,觉得家境恢复不难,心中很高兴。

    吕洞宾在苟杳家过的头几天,先是由苟杳安排的专人陪着,在京城里看风景,吕洞宾哪有看风景的心境,但看到苟杳终日忙于公事,又不好开口,心想忙过这几天,苟杳会安排的。又过了十几天,苟杳除每天安排吕洞宾大吃宴席之外,仍不提帮他的事,吕洞宾就有些急躁。在急躁中又过了十多天,苟杳对如何帮吕洞宾的事仍只字不提。吕洞宾想,自己在这里大吃大喝,家里的妻儿还不知怎么样呢,见苟杳多少天来对自己家里的事象是全没放在心上,心中不免有气。忍耐着又过了两天,吕洞宾再也忍不住了,对苟杳说:“我该回去了,这里再好也不是我的家”。任凭苟杳怎样挽留,吕洞宾还是气愤地离开了苟杳的家。

    吕洞宾又是靠讨饭回到了自己的村子,当走进村子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搭的那间茅草屋了。他心中想,自己出去这许多天,难道说妻儿已远走他乡靠讨饭度日了?这时,一位同村人走过来,他问自己妻小的去向,那人说:“你家已搬到村东了。”他问:“住在谁家?”那人说:“你家盖了新房,都住进新房了。”他不相信,觉得是村上人故意耍弄他。那人见他不信,就说:“就在河边那片空地上,新房盖的敞亮极了。”

    他听了这话就有些怀疑地往村东走,刚走不远,果然见村东有刚盖的新房。他走到新房的院门时,见院门上贴着白纸,他心中一惊,难道家中死了人?他刚要往院里走,又听到屋里象是自己的妻儿在哭。走进屋时,见堂屋正中央放着一口黑色大棺材,妻子身穿重孝,哭的很伤心。这时,他妻子见有人来抬起了头,一看是吕洞宾,一脸惊恐地问:“你是人是鬼?”吕洞宾说:“娘子,慢慢说来,家中谁死了?”他妻子细看了他一阵说:“你不是死了吗?”

    他说:“我好好的,怎么会死了呢。”

    他妻长叹一口气,说:“你刚走不久,家中来了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忙活着盖房,房子盖好后,又帮着把家搬了过来,一切都安顿好就走了。前天中午,一伙人抬来这口大棺材,说你在苟杳兄弟家病死了,把棺材放下人就走了。”

    吕洞宾一听,就知是苟杳捣的鬼,气就不从一处来,好你个忘恩负义的苟杳,我落此惨状你不相帮不说,还咒我早死。气愤之中,他一下把棺材盖掀开了,掀开棺材盖他一下惊住了,棺材里放的全是金银珠宝。他痴呆着看了一阵,见还有一封信,只见信中写道:洠吕兄:曾记得,新婚之夜,你让我妻守了三天空房,小弟无以回报,只好让嫂嫂在新屋里哭断肝肠。

    吕洞宾看完信后如梦初醒,才知道这许多天自己错怪了苟杳,他看着新房及棺材里的金银珠宝,苦笑了一声,说:“贤弟呀,兄错怪你了,可你这一帮,实在是太狠呀。”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苟杳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来历,之后,苟杳和吕洞宾两家相互来往,倍加亲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