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界秘笈 / 保险 / 保险起见说“保险”(10.7.20)

0 0

   

保险起见说“保险”(10.7.20)

2014-03-04  股界秘笈

    既然保险不能不买,那么那些要命条款就一定要知道。

 

在理财这个范围里,还有比讨论保险更无趣的么?

我读过最有趣的一篇保险文章,是说到一个倒霉先生,在香港黑社会的枪战中被射杀,在最后的专家语录里提到,“应本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之……”,这对于保险文章大概已经有趣到极点了,而后这个倒霉先生还没有获得赔偿,可真够倒霉的—我经常认为,保险公司,比如说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盖可公司,之所以能获得高收益其实是基于对他们忍受无趣并且残忍工作的一种补偿—但更要命的是,关于保险我们又不能不谈,特别是人身保险中那些可能令公司人受益的条款。

但愿这些条款的有用性会战胜乏味对你的困扰,或许下次我们在谈到保险的时候,我会在理财这几页粘上一小袋速溶咖啡。

开始吧。

不可争议条款

保险公司和投保人之间的较量就是一场猫和老鼠的较量,起码从出险这个问题上是这样的。你知道最伟大的保险公司AIG吗?他们就在公司内设立了一个部门,是专门用来想办法避免把钱赔给客户的。

不可争议条款,也叫不可抗辩条款,这也就是说,如果投保人对保险公司撒了谎,但是保险公司两年内没有查出来,那么即使这个谎言还存在,在出现保险条款中规定赔偿情况时,保险公司也应该进行赔偿。

在人寿保险中,可以用来撒谎的东西很多,比如投保人投保健康险所报的年龄要比实际年龄小,或者有什么疾病状况没有向保险公司披露,这些条件都足以让保险公司认为这个投保人风险过大,而拒绝接受他的保单,或者把投保人的保费提得高高的。

这个不可抗辩条款就像保险公司和投保人在用骰子玩说瞎话的游戏,如果你相信了对方的骰子盒里有多少个骰子,那游戏就要玩下去,不能在过了好几轮之后再说原来对方是骗子。这看起来好像对保险公司不公平,但是,你知道原来保险公司在没有这个不可争辩条款前是怎么做的?他们在很多情况下会明知道保险人不符合投保资格而把保险产品卖给对方,在没有出险的情况下大家相安无事,而有了问题,保险公司就以保险人没有告知为理由拒赔。不可争辩条款告诉投保人,如果你撒谎了,那就让谎言保留两年,这是个“以恶制恶”的办法,但它基本维护了公权力。

明白保单的现金价值

保险界有很多术语,比如我最欣赏的一个是“展业”,它非常像《江湖丛谈》里说的“老合”,而在众多术语中最重要的一个我觉得是“现金价值”,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会用到这个词。很多投保人望文生义,以为现金价值就是自己交了多少保费,其实从短期来说这两者之间差了不少。对于长期保险合同来说,现金价值是在解除保险合同时,保险公司退给投保人的现金,在投保前两年保单根本没有现金价值,而在第三年如果投保人退保,大概也只能得到缴纳过的保费的一半,这是因为,保险公司在退给投保人现金的时候,先把自己的风险保费、储蓄金保费进行了扣除,这就是保险公司设立的门槛,可以减少在短期内客户退保的现象,类似于银行防止挤兑。

宽限期条款

也许有时候会有这种情况,投保人在现金紧张的情况下,拿不出到期应缴的保险费。随着所谓的触底、反弹、二次触底、但愿还存在的二次反弹,人们付不出现金的情况会很多,这可能是投保人投的保险需要现金额过大,也可能是你一时手紧,但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你先别急着停掉保险,那样损失可就大了,你不妨来看看保险中的宽限期条款是不是能有所帮助。

宽限条款是分期缴费的人寿保险合同中,在宽限期内投保人不会因为晚缴费而失去保险合同。在现在销售的分期缴费的人寿保险里一般都存在宽限期约定,这个时间一般是从应缴纳保费时后推2个月或者60天。如果在宽限期出险,那么保险公司应该给予赔偿,但是要从赔偿款里扣除所欠的保费以及利息。

如果过了宽限期,投保人的经济危机还是没过去,那也可以把保单暂时停掉,只要在保险合同中止后两年内补足应交保费和利息,就可以申请保单复效。应当注意的是,保单复效服务仅适用于长期险,申请复效时保险公司需要重新核定风险和费率,根据不同的保险产品,可能需要体检。在保单失效期间保险公司不承担赔付责任,如果两年之内没有复效,保单将彻底“死亡”,无法补救。

保单持有人可以申请将保单现金价值折算成一次性交清保费,保险公司将原有保险金额下调至与之对应的金额。保单持有人不需再支付保费,保障内容和期限都不变,只是保障程度相应减少。

另外还有一种让保单苟延残喘的办法,可以救燃眉之急,那就是利用保险自动垫缴条款。如果投保人的保单已经具有现金价值—别忘了,在投保开始的一段时间,保单的现金全都被保险公司收走了—而且这些现金价值够缴纳若干次保费的时候,如果不是投保人声明反对,保单的现金价值来缴纳到期的保费这种垫付方式的执行可一直延续到保单的现金价值被耗尽。在此期间投保人如果有足够的钱缴纳保费了,就还得一起向保险公司补交被耗掉的现金和利息。这些条款都类似于保险公司提供的一种买方贷款,投保人要受到一些利息损失,但总的说来,比保单作废划算得多。

保单贷款条款

如果投保人希望短期内获得一些现金用以急用,也可以打打有现金价值保单的主意。有现金价值的人寿保单,一般规定在保险单经过两年后,可将保单抵押给保险人申请贷款。实际操作中,一般贷款额度不超出保单现金价值的一定比例,大概80%。当贷款本利和达到保单现金价值时,投保人应按照保险人通知的日期归还款项,否则保单失效。领取保险金时如果款项未还清,则保险金将扣除该款项后支付。

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应该在保险公司要求的期限内还清贷款,否则保单会被认为无效。如果在保单质押期间出险,保险公司会从收益人获得的现金中扣除贷出款项和利息。

保单贷款期限一般为6个月,一般贷款净收益低于保险人投资收益,所以该条款是保险人向投保人的优惠行为。从这个角度看,保险公司比当铺这个非银行金融机构还是仁慈多了,当铺一般要把贷款比率放到抵押物价值的70%以下,而且利息高得惊人,起码要达到每年30%。从这个意义上说,产生现金价值保单的“理财价值”也大过黄金,因为黄金的现金价值—除了制式的金砖以外—也就是把它抵押给当铺或者首饰公司,收获的现金都不到80%,如果要赎回还要付出超额利息,并且保单还具有保险功能。所以如果只有两种投资理财产品,人寿保险和黄金,那还是选择保险吧。

自杀条款

如果谁还再想以死亡来换取现金,那么这个人就要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保险公司起码会让有这种想法的人先等上两年。如果以死亡为保险给付条件的人身保险,被保险人要保单生效两年后自杀才有效。

除此之外投保人不得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保险人也不得承保。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也就是小孩和神经病人。按照民法的一般原理,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行为在法律上无效,实施的一切行为都不能产生法律效力,民法是基本法,保险法是民法的特别法,保险法在适用的时间必须遵循民法的一般原理。

保险公司撇除了自杀获益并不是认为自杀不够痛苦而不值得赔偿,而是害怕制造自杀给死者带来更大的痛苦,这种利益驱使倒是可以降低所谓的自杀率。

1693年,人寿保险的先驱埃德蒙·哈雷编制了生命表,这大致奠定了现代人寿保险的数理基础。当时哈雷的生命表是以德国西里西亚勃斯洛市1687至1691年按年龄分类的死亡统计资料为依据,其中精确地表示了每个年龄的人的死亡率,并首次将生命表用于计算人寿保险费率。从这一渊源来看,哈雷在制定生命表的时候,是按一般情况来统计的。自杀的死亡率和一般自然死亡和疾病导致的死亡率是相差甚远的,很可能,哈雷在制定这张生命表的时候,是将自杀的情况忽略不计了的,也许1680年代的德国小城市是个天堂,谁会考虑自杀呢?可能是这个原因,在德国和日本,它们的法律规定是:被保险人自杀者,保险人概不负给付保险金额的责任。但现在他们的自杀率可真是不低。

战争条款

在人寿保险中,如果被保险人因为战争和军事行动死亡或者残废,那么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所以如果战争真的来了,保险公司不会破产,反而会发财,当然这要在战争的第一颗炸弹没有正好打到保险大楼的情况下。当然,在这里恐怖主义应该是个另外的话题。

在2001年的美国 “9·11”相关的赔偿中,3000人死亡,重伤者在400人以上,保险公司预计将至少支付196亿美金—当然其中还有财产险的赔偿—恐怖主义打击了美国,也使美国保险业遭受重创,在那次灾难中有13家保险公司破产。

小心分红保险

这个分红基本上可以算是保险术语之一,它并不是一般我们理解的企业分红。分红保单的红利一般来自于三种收益,就是利差异、死差异和费差异。利差异就是实际利率大于预定利率,死差异是实际死亡率小于预定死亡率,费差异是实际费用小于预定费用。分红保险和不分红保险相比,分红保险要保守得多,总是把预定利率预定得过低、死亡率和费用又预定得过高,这样才产生了所谓的保险分红。也就是说,这个“分红”本来就是被保险人的,很可能是保险公司以不同的名义把钱发给被保险人,而其中还可能涉及费用,还要交个人所得税。

通货膨胀和保险

由于长期人寿保险类似于长期固定利率债券,而且难以逃避变现损失,所以通货膨胀真的是保险公司的好朋友,而我们这个社会又是偏向于通胀的,就像菲利普·费雪所认为的,政府是支持通胀的,因为这会对经济有好处也让政府有钱花。如果真的是这样,从事人寿保险公司从长期来说,只要不出现大的失误就肯定能赚到不少钱。

除非他们像1980年的中国保险公司那样,那时候中国的利率从1980年的5%一直上升到1989年的11.34%,那时候保险公司为了拉拢客户把预计利率定在6%至7%,你能想象一直做这种返还保险的公司现在的表情么?到1997年,利率已经降到了5.67%,但当时的人寿预期利率还在8.8%,这种巨额的利差损也是后来一些大的保险公司上市时面临的主要问题。如果投保人在那时买到那种保险就真是一种投资了。不过现在投保人已经不用做比较,这种情况不复存在了。现在保险法已经规定,最高预计利率只能是2.5%。当然,这种约定会让保险公司在高通货膨胀时期非常难过,因为在那时候,如果利差足够,保险人宁愿把保单质押,拿出现金去存银行,收益也会更好一点。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作者:崔鹏)

 

链接:

 

告诉你为什么绝对不能买中国的商业保险

 

保险绝对不是什么善,有人说过中国卖保险的都是骗子,买保险的都是傻子,一点没错,我妈有次去银行存钱,被人骗她买了新华人寿的两年意外险,说是什么一年之类如果意外身亡陪10万,每年还有利息,我当即说她一定被骗,她还不信,一年后新华人寿的保险单寄上门,发现保险公司说的没错,确实是一年有3000多的利息,问题是第一个月就扣了7000的管理费,我妈气坏了
  
  说白了这个险就是你一年交3500,如果一年里你死翘翘了保险公司陪你10万,如果保险公司一开始就告诉你是这么回事你会买么?所以说,保险公司就是骗子
  
  有人说这个就是个案而已,那我再分析下为什么保险公司要骗你。
  
  以寿险为例,保险费交给保险公司以后,保险公司用来投资的渠道和比例是被国家限定死的,包括存款、债券还有保险准备金等等,回报率和存定期不会差太多,这些回报基本上是要还给客户的,那么保险业务员、高层和保险公司的日常开支那么大,比如说平安集团老总年薪30万,这些钱总不能凭空生出钱来吧,所以保险公司只好打保险费的主意,以各种你很难留意到的方法来骗取你的保险费,比如上面我说的管理费,比如所谓的没有保底的“预计利率”,
  
  所有的寿险,如果你拿一支笔一张纸一个计算器算一算,你都会发现最后的收益率不会比存银行定期高,但一定比存银行定期风险大,保险业务员的工作,就是不让客户察觉到这一点,至少在交钱10天内不要察觉到这一点,所以说,保险业务员确确实实,就是骗子,虽然他们大多数人压根就没有算清楚这笔账,虽然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善良平凡的人,可是当他们走进保险公司的大门,他们就是骗子
    
  再说意外险,这个险可以简单的用抛色子的原理来说明,一副牌有54张,随便找个保险业务员和我赌一把,他抽一张牌,如果摸到ACE我给他60块,摸不到他给我1块钱,他愿意吗?
  
  我想任何人都会愿意,因为这明显是个对摸牌人有利的游戏
    
  上面的例子里,摸到ACE可以用来代替各种意外,比如各种疾病,车祸,非自然死亡等等,我们称之为小概率事件,现在我们改变一下规则,依然是这个业务员摸牌,如果他摸到ACE我给他30块,摸不到他给我1块钱,他愿意吗?
    
  以保险业务员的精明能干,肯定不会愿意,任谁都不会愿意,因为这明显是个不公平的游戏,意外险,就是这么一个完全不公平的游戏,你还愿意去买吗?
    
  以平安保险的年报为例,他们当年的赔付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多,除去一些内外勾结骗取保险金的,估计不会超过50%,用抽牌的例子来解释,就是你抽到ACE给你27块钱,抽不到ACE那一块钱没收
    
  一个产品本身就是坏东西,比如viper,那无论你是多么好的人也会跟着变坏,中国保险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和业务员素质无关,它一生下来就不是什么好玩意,恶之花当然开不出善之果
  
  保险公司另外会强调的一点是保险是保证你的生活质量,是对家人的承诺,和回报率没有任何关系,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不妨把上面的游戏规则再改一改
  
  现在房价很高,很多人买不起房子,我愿意拿一座房子出来,市值大概150万,只要你出一千块钱,就有机会赢得这套房子,让你一家人其乐融融,听起来很诱人吧?
  
  当然,我们的游戏规则和保险公司是一样的,我手里有15000张扑克牌,中间有5张牌做了标记,只要你出一千块钱就可以抽,抽中了就可以改变命运,有人愿意来抽吗
  
  如果我在大街上摆这样的摊子,估计真的会有人来抽,反正一千块钱也买不起房子,不如拿来碰碰运气,正如还有人买即开型福利彩票一样,中国永远不缺的就是傻子,算不清数的傻子
  
  所以,如果你不想当傻子,如果你不想让保险公司这条吸血虫吸干你的血,就不要去买什么商业保险,至少是中国国内的商业保险,有人说外国的保险很好,不知道,没有研究,如果你不买保险夜里睡觉就不踏实的话,建议还是去香港买份保险吧
  
  如果再有保险业务员向你推销,你先问问他们公司的赔付率,然后拿付扑克出来,请他好好玩一下吧!保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烦恼,保证让你受益终身!

 

    链接:

 

    保险的马甲

 

翻看媒体对保险的报道,指向只有一个:保险的功能在于保障,买保险应当注重保障功能。这句话本无差错——光看“保险”二字便可知其内涵是“保障”,所以记者们这么说是高明的;不过这句话也无意义,看句子主干就是“保险”是“保障”,顶多是同语反复。

  这句话的无意义还在于,在市场上分红险保费收入占寿险70%以上的份额,分红险、万能险都穿上“理财账户”的马甲,保险公司将银行利率作为自己比拼对象的情况下反复啰嗦“保险”是“保障”,就像是高喊了N遍的口号标语,已经不能让投保人心中泛起一丝涟漪。

  用一位保险业人士的话:“保险确实是为了抵御风险,不过在市场不能接受纯保障类产品的情况下,保险不断强化自己投资的一面,而且都以自己的投资增值能力吸引投保人,这已经是个市场事实。”

  如果要给保险一个本质,那无疑是保障。不过保险已经穿上了太多投资品的马甲,正如李宇春的本质是个女人,不过大家都喊她“春哥”。究竟是本质重要,还是外表更重要?

  根据各家保险公司公布的万能险的结算利率(结算利率不等于万能险收益),目前都在4%左右,翻阅平安人寿、中国人寿等公司网站无一例外没有公布分红险收益率,不过保险公司的官方说法都在6%到8%之间。涉“保”不深的记者斗胆做个假设:如果这笔钱长期不用,买保险似乎确实比存银行更有收获。

  不过,还是让我们脱掉马甲再看看。

  现实一:记者手上有一份正在热销的分红险的投资建议书,投保人分五年缴纳10万元保费,保险建议书写明在第57年的“生存总利益”是64万多,看上去非常诱人。不过好事的记者又计算了10万元存银行,按照五年期整存整取利率3.6%计算,57年后,计算复利总收益为75万元。

  现实二:出于货比三家的心理,投保人总会在投保前先比较几家的产品。不过事实是各种产品或是在保障的条款上,或是在利益分配的方法上有差异,很难简单比较。一位保险设计负责人说:“同时期的产品,肯定会有设计上的差别,投保人一般不可能简单辨别出优劣。”这点也可以理解,要对比3元一斤的苹果和4元一斤的有什么差异本来就是一件难事。

  现实三:那些强调收益的保险往往是寿险产品,一旦购买就意味着投保人要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天才能与保险公司最终了结。投保人的钱可能要在保险公司放几十年,而未来的钱换算到现在到底价值多少,往往要计算折现。苦恼的是对于保险这类年份过陈的产品,就连保险业内也很吃力:“我们可以根据近几年的利率水平,预估一个贴现率。不过这个时间太长,很难精确计算。”

  结果,也许是保险的马甲太多,脱起来太复杂,对于要应对这个头疼问题的投保人来说,现实的记者还要说那句“保险的本质是保障,要注重保险的保障功能”。

  而这个问题放在保险业内那里是否更容易回答,记者从保险行业相关人员中,随机抽出三位做调查,三位的回答如下:

  某保险公司产品设计者:我每年花费3000元购买重疾险,因为医疗费用实在太高。至于万能或者投连一类不会购买,我会自己投资些股票或者其他领域产品。

  某保险公司投资部人士:我没有在国内购买保险,因为之后要出国。之前每年花费2000元左右购买重疾险和意外险。

  某保险中介研究员:我购买过小额意外险和纯保障类保险,因为投资功能的险种太过复杂,时间又太长,很难计算收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