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mok999 / 好税官、经验 / 她的微笑,美丽如花

0 0

   

她的微笑,美丽如花

2014-03-04  plmok999
她的微笑,美丽如花
发布日期:2013年10月09日

【字体:  

     这是一张洋溢着幸福却并不完整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中,一对母子与两位老人亲昵地挨在一起,唯独缺少一位正值壮年的男子。其中的母子便是何艳与她年仅4岁的儿子,两位老人是她的公公、婆婆,缺席的男主人公,也就是何艳的丈夫,名叫聂辉。在这张特殊的全家福背后,有着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我们的婚礼迟到了381天”
     2007年5月1日,一个偶然的机会,四川省南充经济开发区地税局的女税官何艳,与武警某部宣传科副营级干事聂辉相识了。“刚认识的第一个月,他时常会抽出时间和我腻在一起。”每当想起那段两人如胶似漆的日子,何艳脸上总绽放着幸福的笑容。
     但甜蜜的日子如此短暂,聂辉繁忙的部队任务让他们长期分离,只能通过电话一吐相思。“他总说休假就回来陪我,带我出去旅游,还跟我说蜜月之行的计划。”每晚的电话里,聂辉总是跟何艳许下一个又一个承诺,而真正实现的却屈指可数。虽然聚少离多,虽然聂辉的承诺屡次因为工作未能兑现,何艳却并不在意,当年8月两人领取了结婚证书,准备在2008年元旦举行婚礼。但让何艳没想到的是,他们领取了结婚证书后,婚礼却被推迟了4次,迟到了381天。
     2008年元旦,新兵入营,聂辉整天忙得新房都来不及布置,何艳主动提出将婚礼推迟到5月1日。
     2008年3月16日,丈夫又将随部队执行任务。面对新婚的妻子,丈夫聂辉满脸愧疚。为了不让丈夫分心,何艳轻松地说:“婚礼只是个形式罢了,只要我俩心在一起就够了。”她主动替丈夫收拾好行囊,退掉预订好的婚宴,“收回”已发出的请柬,再次将婚礼推迟到8月16日。
     上天似乎故意捉弄这对新人。眼看婚期渐近,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突然来袭,聂辉作为挺进汶川震中先遣队的200人之一,跋涉21个小时,行程92公里,首批突入汶川县城,把灾情报告给党中央、传递到世界。何艳将牵挂和担心藏在心里,默默为丈夫祈祷、祝福。
     2008年10月1日,当两人好不容易再次相聚为婚礼做准备时,因税收工作任务繁重,何艳再一次将婚期改到2009年元旦。但由于酒店的婚宴早已被订满,两人最终在部队领导的特批下,于2009年1月16日举行婚礼,但之后并非浪漫的蜜月,而是丈夫再次奔赴外地执行任务。
     “当军人难,做军人的妻子更难。”何艳与聂辉结婚3年多,夫妻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4个月,就连孩子出生时,丈夫也未能陪在身边。“我从来没有后悔嫁给他,我为他感到骄傲。”说起丈夫,何艳眼里噙满了泪水。
     “爸妈,从今以后我就是聂辉”
     2010年10月11日夜,聂辉驾车外出执行任务,不幸遭遇车祸,生命垂危。噩耗传来,犹如晴天霹雳,让还沉浸在儿子降生幸福中的何艳差点晕倒在地上。但她强忍悲痛,连夜将手头的工作加紧完成,第二天一大早向单位领导汇报情况、交接完工作后,与公公、婆婆乘车颠簸了15个小时,来到丈夫部队驻训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丈夫驻训3年的地方,她日思夜想的丈夫,那个曾穿行在破壁残垣间抗震救灾的勇士,此刻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线,处于深度昏迷之中。何艳扑在病床边,失声痛哭。
     医生告诉何艳,聂辉只要能够苏醒,就能够保住性命。何艳没日没夜陪在丈夫身边,一声声呼唤,一遍遍为丈夫擦拭身体。“辉,你的儿子会叫爸爸了,你快点醒来听一听”、“辉,你快点醒一醒,爸爸、妈妈在等着你”……
     一天、两天……十天,奇迹最终没有眷顾这个家庭。抚摸着遗照上熟悉的脸庞,看着眼前蹒跚学步的孩子,两年前那场迟到381天的婚礼还历历在目,何艳怎么也无法相信,曾经在山崩地裂的天灾中毅然不倒的丈夫,如今却与她阴阳两隔。
     聂辉的父母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相继病倒。何艳强忍丧夫之痛,开始了单位上班、医院照顾老人、回家照顾孩子的“超人”生活。因为走得突然,聂辉没有对身后事作只言片语的安排。为打消二老的顾虑,处理完丈夫后事,何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二老的户口从四川省达州市农村转到了南充市。遗产分配时,她不仅放弃了绝大部分抚恤金和部队、单位的捐款,还主动将夫妻共有两套房中较好的一套过户到了公公、婆婆名下。“二老要在南充市常住下去,肯定要有自己的房子,这样他们才会宽心。”面对许多人的不解,何艳笑着说,亲情更重要。不仅如此,何艳总是一有空就去公公、婆婆家,抢着做饭、洗碗、洗衣服,和二老聊天、散步,陪着二老渐渐从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媳妇总是安慰我们,让我们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靠她就行了。”何艳的公公聂绪柱至今也不敢回忆儿子,他说,要是没有这个儿媳妇,恐怕自己也随儿子去了。
     “我的老同事都说遗产分配,何艳肯定要和聂辉一家吵架,甚至打官司,但最终同事都服气了。”说起女儿的所作所为,何艳的父亲何建尧很自豪。他跟记者说起了一件往事。有一天,亲家聂绪柱突然提着一堆香皂、洗衣粉给他送来,这让何建尧有些纳闷。虽然部队抚恤金每个月1000多元,但对于城市生活来说还是不算宽裕,亲家怎么会给自己送东西来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何艳几乎将公公、婆婆两人所有的生活用品全部包揽下来,买去的香皂、洗衣粉实在多了,聂绪柱便想到送给同在南充市的亲家。“看到女儿对公公、婆婆比对自己父母还好,虽然多少有些‘吃醋’,但还是为她感到骄傲。”何建尧说。
     如今,何艳与儿子和二老生活在一起,邻居们时常看到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地聊天、散步。何艳的公公、婆婆也心疼自己的好“女儿”,他们对何艳下了“死命令”:要是何艳不考虑个人问题,他们就回老家去。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他能对聂辉的父母好,对我的儿子好,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何艳说,要让一个人孝敬两位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老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简单。“我要再婚就带着公公、婆婆再婚,一切随缘便是了。”何艳笑道。
     “她已经成为我们服务窗口的一个招牌、一张名片”
     在南充市开发区地税局办税服务厅,何艳那张天使般的笑脸那么阳光,那么灿烂,那么真诚,令前来办税的每个人都印象深刻。可又有谁知道,眼前这个“阳光女税官”正独自承受着丧夫之痛呢?
     办税窗口是税款征收工作的第一站,工作十分繁忙。每个月6日~10日是纳税人办税高峰期,刚到上班时间,大厅就有很多人排队等候缴税;而税务人员打开电脑、准备税票等工作,至少要用5分钟以上。为了减少纳税人排队等候的时间,一到征收期,何艳总是提前10分钟到岗做好办税准备。为了减少纳税人等候时间,何艳总是尽量少喝水、少上厕所。由于长时间坐着,才30岁出头的何艳患上了颈椎病、腰椎病。“何艳怀孕期间脚面肿得连鞋都穿不进,每天仍然带着大肚子忙前忙后,没有请过一天假。”
     “她的微笑,她待人接物的动作,已经成为我们局服务窗口的一个招牌、一张名片。”南充市经济开发区地税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何艳很坚强,料理完聂辉的丧事后,就回单位上班了。何艳当时工作的办税服务厅窗口,是最繁琐最累的岗位。考虑到她要照顾孩子和聂辉父母,局里曾多次征求她的意见,打算把她调离办税服务厅,但都被她婉言谢绝。在这个高强度的工作岗位上,何艳一干就是8年。8年来,何艳征收税款近11亿元,开具完税证10万多套,没有出现一起差错,实现了“零投诉”。她想纳税人所想,急纳税人所急,甚至一些本不属于她的工作,她也尽最大努力让纳税人满意。
     调入信息中心后,虽然主要工作是面向税务机关内部提供技术支持,但许多纳税人一有问题,还是喜欢找她帮助。“何艳办公室的电话是热线。”何艳的同事告诉记者。“她办事利索,责任心强,业务素质高,没什么架子,肯帮忙,有什么事找她就对咯。”一位纳税人在说到何艳时,用质朴的语言表达了对她的赞美。
     何艳的敬业奉献、善良真诚,感染着每位纳税人和同事,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她先后被评为“四川省孝媳”、“第三届四川省道德模范”、南充市“三八红旗手”、南充市“好母亲”、南充市“第二届道德模范”。荣誉纷至沓来,她依旧重复着简单而平淡的生活,一边照顾孩子、赡养丈夫的双亲,一边微笑面对每一位纳税人。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普通的税务人员,她有一个普通而美丽的名字——何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