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打个电话报平安

2014-03-13  nizijun
  
 
 
 
       作者:李晓
  有个问题这样问,亲人们啥时候的目光最牵挂?回答是,一个是目送推向手术室的亲人,一个是仰望天空中飞入云霄的飞机,飞机上,有亲人去远行。飞机在天空中穿云过雾,亲人们牵挂的目光也一路追逐着。 
  一次出差去东北,在沈阳桃仙机场,那天遇到了大雾,航班延迟了,我看见一位接机的母亲,一直仰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那神情,与我老家有年天大旱,一位皱纹满脸的农人抬头望天,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老农是求天降大雨,母亲是求儿子的飞机平安落地归来。
  我第一次坐飞机,是20年前的秋天,那是我和妻子新婚的蜜月旅行。母亲听说我要坐飞机,头天晚上就没睡好觉,因为那段时间她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一架外国飞机失事了。那年我25岁了,之前有过天花乱坠的梦想,但还没坐过一次飞机,那次航线的机票相当于我一个月的工资。走前,看母亲的样子,突然显得很凝重。我说,妈,不必这样,外国人送宇航员上天,也是笑眯眯的,坐飞机比上月球安全多了,也就一个多小时嘛。母亲连声说,记得飞机到站后,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母亲把航空港当车站那样大小呢。
  当年那次航班,是在邻县小机场坐的小飞机,在轰鸣声中起飞了,如离弦之箭穿过跑道,升入空中,到了云层之上。透过机窗,看到那些游走的云,冲动得想伸手出去抓一把。在飞机上,我似乎感到,母亲正站在山梁上,手搭凉棚仰望云霄。那次飞行只有一个多小时航程,感觉太短,就像梦里一段光阴。飞机落地后,妻提醒说,记得给妈打个电话啊。直到住进旅馆,我才给母亲打去了报平安的电话:“妈,坐飞机好比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样平稳,啥时候我带你和爸坐飞机……”母亲在电话那边笑了。
  后来,我坐飞机的趟数也多了起来,兴奋感也减少了,望云也疲惫了,看蓝天也眼花了,开始在飞机上看杂志,打瞌睡,或虚构一场与美丽空姐的爱情故事。每次出门远行,我这个急性子一般就要坐飞机,毕竟它的速度还是比火车快,上午在家,中午就可以在落地城市的馆子里吃饭了。但父亲母亲的担心依然如此,不过自从有了手机,给家里亲人报声平安就方便多了。常常就是一句话,爸,妈,到了。他们有时还追着问,那边天气哪样?我就望望天,报天气情况。后来听父亲说,我每一次坐飞机抵达某城市,母亲就要在《新闻联播》后看关于某个城市的天气预报,紧接着便给我打来电话,那边气温低,多喝热汤,多添衣服啊……母亲这样的嘘寒问暖,以至我常感觉人在异地时,才发现她的真实存在。母亲就是那个一生目送着你回家又离开的人,就是那个关心外省天气预报的人,就是那个等飞机落地后报一声平安给她的人,世上最亲的人……
  有次去上海,下飞机后忘了开手机,母亲给我不停地打电话,直到我开了手机,才终于打通,却是她焦急得快哭出来的声音:“你……你都哪儿去了啊……”从那以后,只要飞机一落地,我就迅速打开手机,告诉母亲,我到了。
  这次马航飞机失联以后,我看到一位母亲揪心地哭喊,孩子啊,就是你成为了一个植物人,妈妈也要你,只要能望见你……
  一架飞机的消失,成为春天里最深的疼痛。还有什么,比母亲那破碎的心,痛楚更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