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裂推荐:喊冤的母亲,您还好吗?

2014-03-22  狂飙为我...

2014-02-24 于建嵘 于建嵘的东书房

 

            喊冤的母亲,您还好吗?

                       

                           于建嵘

 

 

我是在北京东庄上访村见到她的。2006年底,为调查和评估新信访条例实施后上访人被打击迫害状况,我以一位上访者的身份和装束同两名上访者一起住进了北京东庄上访村一间六平米的出租栅里。

2007210日,我从早上七时起就在上访者中间访谈。直到下午两点才走进街边的一间小饭店吃饭。我的临桌坐着一位老太太,她头上戴着一个用白皮做成的写着冤字的帽子,面前放着一个吃了一半的馒头,默默地流着泪。我为她点了一碗面条,她感激地看着我,并与我交谈起来。

她告诉我,她是湖北人,是为儿子来北京申冤的。她的儿子因坚持原则被单位领导与政法部门联手整死了。她从县里申诉到了省里,从省里到了北京,均没有获得公平的结果,反而多次被截访和拘留。这次她到北京,就是死也要为冤死的儿子讨回公道。

老太太很平静地讲述着。她的这种平静让我震撼,因为这平静流露出了这位母亲的绝望。我提出了要给她拍照。她有些疑虑地看着我,那眼神好象在问,你一个上访的,给我拍照有什么用呢。但她最终还是同意了。于是,我用一个小相机,就是饭桌上为这位母亲拍照。而正在我想对她进行一次深度访谈时,突然几个人冲进了饭店,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两个彪形大汉架着她就往饭店外拖,当我从地上起来,一辆有公安标志的车已经绝尘而去。我知道,她被截访了。

我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悲怆。我还来不及记下这位母亲的名字和地址,也不知她被那些截访人员带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后来的命运。但她那平静的诉说,那忧郁、不服和无奈的眼神总显现在我的面前。每当此时,我总想起自己的母亲。我有时甚至想,假若有一天我也象她的儿子一样遭受了什么不测,我的母亲一定也会象她一样四处申冤。可看到这位母亲的遭遇,一个无名的恐惧油然而生。就我个人而言,我今天的一切都可以失去,也能承受一切打击和迫害。但我实在不能想象,也绝不愿意我的母亲穿着状衣、戴着冤帽在冷的北京街头寻找那永远难以现身的清官。也正是这种恐惧,我变成了一个胆小的人,.我害怕那个黑色的“冤”字。

但是,我又想为这位喊冤的母亲做些什么。因为,她是替天下所有的母亲,为我们这些儿子们喊冤。于是,我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按照片画了这幅《上访者·母亲》。

一位著名的艺术评论家看到了这幅照片画。他呆呆地审视了很久,突然失声痛哭。他告诉我,二十多年前,他看到罗中立《父亲》时就这样难受过。因为,父亲在诉说中国农民的贫困,今天这幅《母亲》表达的则是中国民众因不平和不公的冤屈。

听到这些,我感到了一丝慰藉。尽管我没有能力为他们申张正义,我仅仅在安慰自己,在抚摸自己被惊吓并时时处于恐惧的灵魂。

 

网友为油画《母亲》的配诗

《被损害的母亲》

 

作者:赵瑜

 

被灰尘描述的母亲

你乞讨尘世的公正,却被尘世遗弃

那些毒药般损害你的语言

或者,比语言更尖利的牙齿

 

啃噬你。现在,你喘息出绝望

那是让人无法相信的描述

孩子死在泥泞里,你也死在泥泞里

 

比死亡更艰难的是活着,说出真相

铁锈死在身体里,如同生活

你热爱的一切都被砸碎,善良瓦解

信仰丢失

 

而你,只能死在泥泞里

连哭泣也是浑浊的,母亲啊

母亲,而今我缺只能叫你的名字

 

《蜻蜓飞过我眼帘》

作者:出卖世界的樱桃树

 

孩子啊

我想见见你亲爹

孩子啊

以后你儿子一定要取个南方情结很浓的名字

孩子啊

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你妈抱着你,面对我镜头的时候为什么笑得那么甜美

孩子啊

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你妈抱着你,跑在上坡上为什么像小时候得到心怡的礼物一样雀跃

孩子啊

将来你也得学会调色,将来把我们发黄的照片处理得像一分钟前鲜活

孩子啊

最近很多事情可可能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可能我安静不下来

我在处理发黄的那些照片

叠上了很多光辉和看起来很和谐的颜色

绿色的草地、蓝蓝的天空和柔和的云朵

那张远处上坡上你妈妈举着你奔跑的照片

像是在放飞风筝的小朋友

孩子啊

还记得我背着你走在回家的路上对你说的话吗

孩子啊

还记得夏天乡间的夜晚我带着你举着燃烧的稻草火把吗

在夜晚的星空下我们跳过一条条小田埂

孩子啊

你说要停下来摘几颗莲蓬、抓些惊慌的小青蛙吗

我们不能停留,因为火把快烧到我的手臂;因为妈妈在院子口正拿着电筒在迎接

孩子啊

多年以后

你会对你的孩子说什么?

他会是你的骄傲和希望吗?

孩子啊

其实那些并不是我想知道的

如果时间允许

希望我们一直奔跑着

用一种古老的魔法把我们镶嵌在照片里

可以活动;可以欢笑的照片里。

不要担心

那不是被囚禁的生活

如果你愿意

我们可以进出自如

莲蓬和小青蛙也可以透过照片的边框

溪水也可以流出来

孩子啊

其实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在酝酿这个事情

去吧去吧

和妈妈商量一下

我等你回来

 

 

《俺是文盲》

作者:书呆子

 

八十年前,

我在井冈山打游击,

您的红米饭,

南瓜汤,

让我在一次次反围剿后,

迅速的补充了体力,

再一次次反围剿,

后来我们去长征,

还乡团说您亲匪,

烧死了您的全家,

从此后,

我是您的儿,

您是我的妈。

 

七十年前,

我打日本人负了伤,

您是年轻的小媳妇,

刚生了娃,

为了救我,

您没有羞涩,

大方的聊起了您的前襟,

用您甘甜的乳汁,

把我从黑白无常的手中夺回来,

从此后,

我是您的儿,

您是我的妈。

 

六十年前,

黄海战役打响了,

国军有美国人支援的大米白面,

飞机大炮,

我们只有你们,

用独轮车推来你们留的种粮,

还有凑着月光,

做的布鞋,

我们打过了长江,

解放了全中国,

而你们回家后,

嚼着草根说,

好香,

从此后,我是您的儿,

您是我的妈。

 

现在,您来找我了,

要我还当年的乳汁,

红米饭,南瓜汤,

还有哪布鞋,

和种粮,

您认得我,

我不认得您,

因为您不是精神病,

就是上访户,

您头上的布条,

写的是日本字吗。

俺是文盲。

 

《再写兵车行》

作者:周舟

 

我开始怀疑阳光洒在土地上的一堣

怀疑田埂上的狗尾巴草来年是否随风飘荡

请原谅我---

以锄头与草帽在怀疑

我,是一个农民

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便是了

 

我不相信天灾带来的苦难

不在思考这片土地是否合适生存

我更不奢望----

从你脚掌之下逃脱出来

我,只是一个农民

我终于明白

到底还是没有了土地

 

其实,天堂一样的世界是有的

这是母亲告诉我的

没有葬身之地的母亲

母亲告诉我的,我也转告于你

《兵车行》里啼哭成了历史的回音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请原谅我,只是一个农民

 

 

《致母亲》

作者:赵维

 

皱纹刻在脸上

刻在历经沧桑的心间

酸楚,合着泪水

早已发红的眼圈

 

洗不清的混沌

无奈、深刻又坚定

你可曾听见,那暗夜低泣的灵魂

你可曾看见,那黑暗中耀眼的流星

 

岁月会铭记

铭记你平静的控诉

铭记你如雪的白发

 

岁月会铭记

铭记你望向黎明的坚定眼神

为何此刻满含泪水

 

《阿妈》

作者:谢四毛

 

阿妈,我看得见您眼角

浑浊的液体

凝聚在您的眼眶里

可我却看不出您心里

堆积多年的心酸无奈与沧桑

 

阿妈,您头上裹着一条白布

黑色的“冤”字悲痛的立在上方

我却还是看到了您的满头银发

馒头引发啊

还是挡不住您寻找正义的心

 

阿妈呵

你褶皱的脸庞,丰满的故事

风烛残年,不老的内心

我知道您为的是演绎这段

坚强的生命

 

阿妈,您儿盼有天啊

您能在春日里,夏季中

也可深秋或寒冬

坐下来,歇一歇吧

好好睡一觉

让那布满沧桑的内心

让那饱含苦楚的眼睛

都盖上被子

歇一歇

明儿起来,再让阳光洒满您--

阿妈

 

 

《致母亲》

作者:山阳后生

 

您在灾荒年的毒脉中坠地

咿呀学语少食缺衣

却毫无选择地落进一出悲剧

罪恶完全淹没童年的甜蜜

 

千家万户如荒原一般贫瘠

一心向红批修斗私

您无法逃避个人崇拜的风潮

眼看着邻里们将荒诞演绎

 

为了家您在工厂度过花季

忽略自我  奉献集体

而就是那把象征力量的斧头

竟倒塌并重砸工友的心底

 

忘不了您哺育我时的严厉

良心做人踏实干事

愈合了教育体制造出的伤痕

让我始终坚守人格的独立

 

您身体力行着诚信与真实

乐善好施热心公益

不屈不挠的那股执著与倔劲

是培植我公民意识的阶梯

 

这是我脑海里关于母亲的点滴

我想母亲感恩与祝福的同时

期盼着祖国母亲也能愈加康健

当然这必定是一条充满坎坷的道路

也必定需要所有公民的奋斗与努力

 

      《母亲》

作者:南园土屋

 

母亲

眼含着泪,忍着

抱我入怀

孩儿,不哭,很快就会好的

那一年我1岁,高烧不退

 

母亲

眼含着泪,忍着

拥我入怀

孩儿,不哭,咱让着他

那一年我5岁,因为浇灌庄稼的水,被邻居强行截留

 

母亲

眼含着泪,忍着

缝完被子,递给我一叠钞票

我知道,那是大姐的聘礼

孩儿,不哭,好好学,好好干

毕业留城里,娶个城里媳妇,别亏待自己

那一年我20岁,考上了大学,辞别母亲,奔向未来

 

母亲

眼含着泪,忍着

在电话的那一头

我知道

孩儿,我挺好,过年人多路远票贵,别回来了

孩儿,别挂念,不缺钱,自己攒着娶媳妇

孩儿,我挺好,你姐生个娃,我一说舅舅在大城市工作,他咯咯笑

孩儿,过年好,电话贵,就这样

那一年我25岁,毕业留在这个繁华的都市,打拼我的未来

 

母亲

从火车上蹒跚而下,站在我面前

眼含着泪,忍着

看着我

他穿着我淘汰的毛衣、球鞋

黑黄的面庞,布满岁月沟壑

犹如那一片土地,经历风雨的肆虐

那风,是母亲忍受的屈辱

那雨,是母亲背后的哭泣

一道道,一道道

一道道,一道道

风割,雨流

风割,雨流

 

母亲啊,我的老母亲

你,哭出来吧

哭出你的委屈

哭出你的屈辱

哭出你的痛楚

哭出你的艰辛

哭出你的来生

 

母亲

眼含着泪,忍着

拥我入怀

 

《辛亥百年为母亲蒙冤图作》

 

作者:不等井枯

 

太平无象千声暗,

雾塞江天昼如磐。

老母有冤无门诉,

先烈遗恨骨未寒。

忍气吞声谋稻谷,

偷梁换柱走宦官。

七月流火齿犹冷,

百年好梦坠云端

《母亲》

 

作者:善诚63

 

母亲,我心中的母亲---

裂开无牙的大嘴笑颜如花,

不甚明亮的双眸幸福荡漾,

刻满年轮的脸庞慈善端详,

满头银光四溢的华发智慧蕴藏。

 

可是现在,

曾几何时,曾几何时啊,

母亲却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让儿涕泪满襟的模样啊。

 

母亲,儿不敢看你紧抿的嘴唇,

是什么让你的双唇像北方的冻土地啊,

让儿得心坠落在无尽的悲伤之中,

母亲,儿要听你诉说!

 

母亲,儿不敢看你眼中闪动的泪光,

这像冷剑一样的光啊,

刺痛着儿的心,

母亲,儿要听你诉说!

 

母亲,儿更不敢看你头上这个大大的“冤”啊,

它让儿无地自容,

是什么让本应该在家颐养天年的母亲,

孤独的头顶这份屈辱浪迹天涯?

目前啊,儿要听你诉说!

 

目前啊,我普天下的母亲,

儿要擎起自己的双手,

让它化作一间华屋,

为你遮挡肆虐的风霜,

儿要化作一缕朝阳,

驱散你头上的阴霾,

融化你心中的寒冰。

儿要化作普罗米修斯的火种,

点亮你眼中的明灯。

指引你回到家园

那世世代代休养生息的美丽的家园

 

 

《母亲》

 

作者:九天揽博

 

您的皱纹记载着艰辛,

您的眼泪却在诉说不了的华轮,

 

我知道您的内心满含悲痛;

让泪水决堤吧,冲刷走人间的伤心,

荡涤尽尘世荒废;

 

知道您早已步履蹒跚身子骨在风中拂动,

我愿牵着您布满茧子的手,

搀扶您走向风调雨顺的光景

 

《母亲》

 

作者:zpearly

 

您知道吗?母亲

我多想拭去  您眼角强忍的泪珠

多想给您  一个温柔深情的相拥

多想让您  遗忘所有悲伤冤苦

一起细数那天光云影中ing的田间漫步

 

您知道吗?母亲

我躲想回避您泪水晶莹的痛楚

多想转身而去不被悲伤撕扯的粉身碎骨

多想帮您轻轻摘下头顶惨白的孝布

一起忘却那数不清的冤屈痛苦

 

您知道吗?母亲

我多想抚平您脸上雕刻的沧桑皱褶

多想兑现欠您的一纸忏悔之书

多想重拾您往日的无虑也无忧

一起找回那失去的家园和那亲人爱抚

 

您知道吗?母亲

我多想仰视您曾经的小心翼翼伴着唯唯诺诺

多想追随您一路唱响的无声抗争之歌

多想呼喊您胸中不能平复的悲愤汹涌

一起蹒跚相互搀扶在微光下与正义共舞

 

我知道了母亲

您的哀愁不只是家园丧失后的心碎

您的无助是我们的怯懦和昏庸无度

 

我还知道母亲

您眼中那份的坚强淡定

根植于心并将培育沃土

是我们浴火重生之初

                           

《母亲》

作者:艾萌

 

如传递火种的目光

让你一个儿子的画笔颤抖

如穿越历史的泪瞳

让你另一个儿子的诗歌流泪

 

一个儿子,就着岩石的褶皱

刻下你沧桑的脸

另一个儿子,用文字的温度

抚摸你坚毅的嘴角

 

一个儿子,曾经面对面

捧起又丢失了你的心愿

另一个儿子,在漆黑的夜晚

无法遏制地想你

 

当失聪的耳朵、失明的眼、失血的脸

失忆的大脑、失语的嘴巴、失真的心

如时间的箭羽,纷纷坠落于你的脚前

你的儿子,依然挺立在灰烬中

以你的名义,一个举着画,一个举着诗

母亲啊,你的生命依然如诗如画

 

《呼喊你,母亲》

 

作者:子游乐行

顺着你含泪的目光

看得到和煦阳光下的阴霾

穿透阴霾里的忧伤

看得到和谐背后的苦难深重

 

可我已认不出您的名字

---母亲我认不出啊

 

从您哀怨的眼神中

不难读出辛酸的日子

从您满脸的褶皱里

不难读出岁月的沧桑

 

可我已读不懂您的名字

---母亲我读不懂啊

 

您满脸皱褶里的故事

仿佛已没有一支笔能够写得

您泪光里的那片世界

恍若已没有任何色彩可以绘出

 

可我我还是要呼喊您的名字

---母亲我要呼喊啊

 

呼喊回您天赋的笑颜

呼喊回您尊贵的骄傲

呼喊回您丰满的日子

呼喊回您不老的岁月

 

那才是我能认得的名字

那才是我能读懂的名字

呼喊您啊母亲

深情地以共和国的名义

 

《母亲离乡去远方》

作者:夏雪芬

 

亲爱的母亲啊

你一生守候着绿水青山

现在却不得不背井离乡

艰难地迈步陌生的远方

 

你回望月明星稀的村长

向着广阔的天地里寻找太阳

大大的冤字些在高贵的头上

只为合法权益被无端侵犯

 

可是,你未能走进温暖的阳光

大雨延绵不绝,阴郁笼罩在你心房

你瑟缩着,嗫喏着,虚弱而又坚强

不屈地诉说着心中的委屈和悲怆

 

走来几个大汉,陌生而凶悍

冷漠的眼神如剑闪寒光

不由分说,他们阻断了申诉的希望

一阵心悸,母亲啊,晕倒在共和国的土地上

 

 

《妈妈请您稍作停歇》

作者:李大鲁

 

言语

一地落叶

无法俯拾

 

眼神

万刃穿心

心痛不已

 

皱纹

岁月之犁

狠狠划过曾经年轻的脸庞

 

妈妈

亲爱的妈妈

是谁夺去了您的幸福和尊严

是谁让您终日奔波在无尽的路途上

妈妈

请您稍作停歇

 

 

《母亲的泪》

 

作者:中国老唐

 

静静地凝视

老花的双眼看不到青天

眼眶泛起无声的泪水

每一滴泪珠是在拷问社会公道

 

布满沟壑瘦黄的脸

印证着岁月的消逝

有生之年的愿景

 

梦里一次次浮现

从未间歇的诉求

是未来与希望

 

母亲的泪

是鲜血与生命的控诉

是不屈地抗争

 

当看到您时

更强烈地声音在心中呐喊

不能让母亲再伤更强烈地声音在心中呐喊

 

不能让母亲再伤心

不能让母亲再流泪

不能

在中国我们不能

 

 

                

《母亲》

 

作者:北岛诗社

 

这是我们的母亲

是谁让她流泪

没有天大的冤屈

怎能如此伤悲

 

这是无奈的母亲

是你们让她流泪

失去了家园和儿女

投诉却无门

 

哪里还有天理

哪里还有还有正义

年迈的老人保重自己吧

路途漫漫

随时还有狂风暴雨

 

《母亲·坚强》

作者:啊喷粪粪

我不能够承受您一滴泪的煎熬,

我们从未曾想过让您哭泣,

我没钱没势,

但我能够读懂你心中的不安。

 

我不要在保持沉默,

即使我的声音仍是微不足道。

您曾说:清白是您孑然一身的本分。

我愿意相信您的坚持。

纵使申冤的路途有多艰辛有多漫长,

我愿陪您走到最后。

《上访妈妈》

作者:POSS

轰鸣的挖掘机

以发展的名义前行

先辈们的信仰

最后一丝底线

亦轰然成为倒下的人墙

新世纪崛起之假象

深深  掩埋着一个个村庄

 

奄奄一息的儿女

 受惊吓的孩子们

 一路揪痛着你的心

你单纯地相信

人间自有公理

殊不知信访的大门

开向了又一场悲剧你知道史上有青天

姓包,或姓海

你不知道的,法制

还有培训班

 

破旧的毛衣,与棉袄

抵不了心底之寒

悲痛的无望,也仅化作

讽刺正道的沧桑

冤,是你惟一

无辜的呐喊

 

母亲啊,母亲

让我如何忍心,解释

什么法律与公权力

什么民主过程之艰辛

在与你无声的对视中,相信

所有人都抬不起头因你那凄苦的眼睛,饱含

这一切真实之悲痛

 

《解读》

 

作者:人哲微博

 

我试着读解,

您那满颊的沟壑,

贮载了多少难咽的冤屈;

您那浑浊的老眼,

含藏着几多悲愤与无奈;

您那紧抿的双唇,

是否关闭了求告的希望?

 

沧桑的母亲啊,

原谅孩儿不肖,

除了读出自己满脸的泪水,

竟然对您的压顶之冤束手无策!

我想唤您回来——安享天年!

但是,无助的母亲啊,

我竟不知唤您回哪儿来

 

《为何》

 

作者:涛贝勒

 

母亲,您的眼里为何噙着泪水?

你的头上为何挂满冤屈?

作为一名儿女,

我多想抚平您脸颊上的皱纹,

我多想拭去您眼中的泪滴......

是什么令您如此伤悲?

是什么使您的目光如炬?

您倒是说句话呀!

我知道您受了太多的苦,

心如茵陈以致无法发声!

家没了,儿女还在!我们在一起就是那永不变迁的家园!

 

《母亲》

 

作者:羊城老顽童

 

不知道她来自哪里

也不知道她现在何方

 

艰难的步伐

被迫走得那么的匆忙

 

曾经美好的一切

都被无情的击伤

 

太多的辛酸与无奈

铭刻在她那坚强的脸上

 

苦痛的泪水

诉说着现实的荒唐

 

远方的儿女

时刻都在盼望

 

和蔼可亲的娘啊

何时才能回来故乡

 

 

《上访母亲的眼泪》

 

作者:会猎于吴

她默默地流着眼泪

平静地讲着不平静的事

委屈拌着半个馒头往肚里咽

老百姓的事情只有老百姓在听

应该听的人却是在可耻地沉默

从没有不爱国的人民

却有不爱人民的国家

截访的车又追过来了

她闭上含泪的眼睛

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前途

 

《给你》

 

作者:左冰儿  

 

给您,我的手,

牵起您粗糙的大手捧上胸口;

 

给您,我的眸,

抚平您面上的沟壑欲语还休;

 

给您,我的微笑,

承接您眼底清泪划过心头;

 

给您,我的勇气,

剩下的路,咱们一起走。

 

像每一个妈妈无法漠视儿女的委屈,

每一个儿女又怎忍妈妈独自奔走。

 

像一座灯塔照亮孩子们前行的方向,

给您,我的勇气,我的执着,我的信念。

朝着那有光的地方,

我们,一起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