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山 / 高考悦读 / 精美散文赏读:我是人间惆怅客

0 0

   

精美散文赏读:我是人间惆怅客

2014-03-24  风雨山

精美散文赏读:我是人间惆怅客 

忆平生,我是人间惆怅客

繁花落尽

烟花三月,柳絮飘飞的早春,梨花落地,零落成雪。日落黄昏,我最喜爱黄昏,夕阳西下,翻读《纳兰词》,心与心的交流,读书前“才道莫伤神”,读书的不经意间已是“青衫湿一痕”’

 

人世间有太多的情,太多的伤,太多的恨了,正如南唐主李煜所说;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红尘如梦,繁华一世,终会是尘归尘,土归土。想李煜,想纳兰,他们的一生中,爱一场,念一场,思一场,梦一场,伤一场,痛亡一世,最终也是化为尘土,消逝在人世间。

 

一卷纳兰词,一纸纳兰香,诉尽千古柔情。纳兰拥有一颗真诚,真挚的心,所以才会将情诠释的如此的分明,如此的透彻。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这样说道: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笔写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

 

一本纳兰词,三百首纳兰诗词。我唯独钟情于《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惆怅就是伤心失意,还带有无奈,彷徨的意思。站在寒冷的夜晚里,回忆起自己的一生,无论是身世,还是爱情,他的一生的是惆怅的。一句“我是人间惆怅客”,将他自己的内心,他的一生描写的如此的真实,那是一种如影随形般的寂寞,是一种身处繁华,却内心荒凉的寂寞。从此处去读纳兰,我设身处地地进入他的内心,他的灵魂。外表的一世繁华,一切的欣欣向荣,于他来说,不过是尘土,一切都是会随风而去的。他向往自由,愿做那潇潇洒洒的江湖游客,而不是一朵富贵花。

 

我时常在想,越是多情的人是不是就厌恶这世俗繁华的一切呢?上帝给予了他们一生的繁华,却要他们以一生的情,一生的同来报答。像李煜身为一国之主,到最终却是:“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断肠更无疑。”像纳兰相门翩翩公子,却厌恶者高贵的身份,“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用一生的情,一生的痛去偿还,“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每当读到纳兰词,感受到纳兰的悲切,纳兰的绝望,我总会感到伤心和痛心。我想每个挚爱纳兰的人都为他惆怅的一生而感到惋惜吧。他就像一只金丝雀,一生一世都要被囚禁在金笼子里,而无法翱翔于他所向往的自由天空。他惆怅的心绪已注定了他无法像苏轼那样的旷然豪放:“竹仗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无法像陶渊明一样寻找那一片心灵境地。

 

无法像自是白衣卿相的柳永一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但我依然崇拜纳兰,他身于富贵乡中,却如一支寒梅独傲于世俗繁华之中,梅花,在中国古典诗词里,从来都不是自然界的一株植物,而是诗人们情操和灵魂的象征,是他们高尚的精神和人格的物化载体。他如同一支寒梅,在绚烂之极中,自守一份冰天寒地,向往山间流云,喜爱红尘外的一份淡泊宁静,宁愿想苦行僧一样芒鞋破钵的云游天地之间。周国平说过:"人是一棵有生命的芦苇,他的高贵在于灵魂。”芦苇是脆弱的,但是脆弱里的那份高贵却更能让人心生敬意。我不喜欢把纳兰比喻成芦苇,但是我却不可否认的是纳兰的那份高贵确实像芦苇那份高贵一样那样让人心生敬意。

 

夜深了,今日的哀伤已过,明日的忧愁该何从而来,我依旧掩着一卷纳兰词深思着。心头又泛起了吹不走的一股浓重的哀伤。“门掩月黄昏,昏黄月掩门”是多么的落寞寂寞,“醉莫更多情,情多更莫醒”又是怎样的哀婉无奈。也许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为了情而活着的,为了偿还前世所欠下的情债,今生要一直被情牵绊,为情所困。佛说:世间所有的情缘但是有前因的,无论经历多少世的轮回,该还清的总要还清,该断的总要断。都说初恋时美好的,初恋教会了纳兰什么是爱,但是她却无法在和纳兰相爱了,封建社会里,男女无权谈婚论嫁,纳兰的表妹被送进宫中做了妃子,一段纯真美好的爱情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如此的用情真切,如此的含思凄婉,让人不忍卒读。

 

卢氏教会了纳兰怎样去爱,可是她却让纳兰失去了一生的挚爱,尽管纳兰与卢氏是封建社会里最常见的包办婚姻,但是他们在三年里想普普通通的夫妻那样平平常常地生活了三年,“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样的平淡但不缺乏幸福的生活在三年之后却只能是“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是如此的痴,如痴的狂,如此的痛。沈宛教会了纳兰怎样忘记爱,忘记痛,最终页无法是纳兰忘记挚爱,而平添了他最后一段时光里的悔恨。沈宛是纳兰最后时光里最重要的意外,纳兰选择了沈宛意味着背叛,当时的满清贵族式不允许娶一个汉族姑娘的,他们的爱情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渺小,他们无法冲破世俗的束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像贾宝玉和林黛玉一样。最终他们还是带着一身的伤分开了,最后的情也终究是“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再读纳兰之词,不禁两行泪落。青梅竹马之人,挥袖而去,烟花三月,梨花成雪,零落鸳鸯,谢家庭院,人去楼空,独立中庭,孜然孤影,恍然间,原来还是一场少年梦。人生在世,难获一知己,若遇,当惜之,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泼得消茶香,可奈,此情此景,稍然即逝,如落花,如流水,不复存在了,佳人消逝,独留君一人站立西庭,抹泪念西风,独自凉,道当时只道是寻常。有言道,留在人世间的恋人,是最痛的,最苦的,此时的纳兰,已是“心字已成灰”了吧。一生一离别,最痛最苦于相思了,青山隐隐水迢迢,人人说尽江南好,江南烟雨,繁华三月,君于她一见如倾心,诗词传情难诉深情,难诉相思,无奈,碍于国法,碍于世俗,从此两人咫尺天涯,奈何自古红颜多薄命,情易绝?而今才道当时错,如今是一别如斯,强说欢期,落尽梨花月又西。

 

三十而立,风华正茂之年,谁料天纵英才,让他多愁多病,一首夜合花唱绝,他撒手人寰,随爱妻而去。离去,对于他而言,也许是一种解脱,一种释然,虽然留给世人三百年无限的忧伤。

 

我合上了纳兰词。老人说:人死后会化成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我望向天空,正好有一颗闪亮明硕的星,我在心底暗问:这会是纳兰吗?三百年过去了,所有的爱恨情仇已化为了尘,化为了土了吗?如今的你还是人间的那个惆怅客吗?我不禁想起了林徽因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想如今的纳兰已不再是人间的惆怅客了吧!他最终脱离了世俗繁华,和爱妻天上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有人曾说过:人生天地间,白驹过隙而已,能与君相逢,其乐容也。若有天堂,愿君于妻再结连理,其乐无痛,继续读书泼茶。这样美好的祝福,我也想再次的送给纳兰,愿来世来生的你,生于斯,长于斯,不在被繁华,世俗束缚,不在用一生的情,一世的痛去偿还强加在你身上的报酬了。

 

我睡下了,愿明天一切安好;纳兰,愿你的明天一切安好。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