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灏 / 书法 / 虞世南《孔子庙堂(残)碑》明拓本

0 0

   

虞世南《孔子庙堂(残)碑》明拓本

2014-03-24  李灏



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碑》明拓本
    
近日沪上文化之热点恐怕非“上海书展”莫属矣。此次书展高清碑帖大行其道,已有博友详细罗列晒出,令观者大为心动。实言之,现代印刷达到如此高峰,众多顶级书翰瑰宝能走出深库复制问世,并达书法研究和创作者手中,真是书坛之大幸,前辈书家倘若有知,定当羡慕不已也。

然而,如果我们去追溯前辈书家的治学之道,瞻其留下之碑拓传本,恐怕心动之感会更甚,面对特定条件下文化载体所特有之气息,那种油然而生的敬畏之心每每无法改变。

手头一册《孔子庙堂(残)碑》明拓本,是陋室之私藏,古气盎然,不可言表,今日观来,依然如晤前贤,未免诚惶诚恐也。

《孔子庙堂碑》,亦称《夫子庙堂碑》,为虞世南撰并书,乃其最著名之作。原碑立于唐贞观七年(633年),高280厘米,宽110厘米,楷书35行,每行64字。碑额篆书阴文“孔子庙堂之碑”六字。碑文为虞六十九岁时所书,笔法圆劲秀润,平实端重,笔势舒展,用笔含蓄内敛,气息宁静浑穆,一派平和中正气象,为唐楷登峰造极之作,名盖天下。碑成后,唐太宗钟爱有加,“仅拓数十纸赐近臣”而已。原碑不久便凐毁。宋代黄庭坚有诗云:“孔庙虞书贞观刻,千两黄金那购得?”可见到了北宋其原拓本之珍贵程度。

现存此碑之重刻本有二:一在西安碑林,宋初王彦超刻,世称“陕本”,或“西庙堂本”,原石于明初已残,现藏陕西省博物馆;一在山东城武,元代刻,称“城武本”或“东庙堂本”。

私藏此册为“西庙堂碑”之明拓本,以字口看,珠润玉圆,气象不凡,当为碑残之初所拓,虽仅存二百八十字,然字字气场十足,令人惊艳。此册清初为乾隆帝十一子成亲王“诒晋斋”所藏,后曾经琉璃厂“玉笥山房”转手,清末由沪上著名碑帖藏家夏宜滋所得,后归近代大书家白蕉先生,可谓历经名门递藏,流传有绪。册后曾由清代著名版本学家冯熙等考证题跋,弥足珍贵也。

在此节录部分晒出,愿与各位同好分享。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转载]珠润玉圆惊庙堂----记私藏虞世南《孔子庙堂(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李灏 > 《书法》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