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事件:这里的死亡静悄悄

2014-03-25  bbbo

平度事件,真相到底是什么?

从抵制强征地的村民被烧死,到“火灾”的官方说法,再到承认“有纵火嫌疑”;从当地警方半夜“抢尸”,到“家属自行运尸体”……事件的发展跌宕起伏。平度,这座山东省青岛市下辖的小城再次成为全国舆论的焦点,上一次因为征地纠纷,这一次也是,只是更为血腥惨烈。

火灾发生,纵火嫌疑尚缺调查,尸体却第一时间被火化,这似乎可以部分解释当地村民不安与不信任。

是谁纵火烧了帐篷?

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有拿到征地补偿,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3月21日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后经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农民把帐篷搭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上,意图阻止施工,是基于一个最朴素的判断:人命关天。殊不知,在很多地方的征地案件中,这种认知早已一次又一次地被刺穿、打碎、碾平,这一次,干脆是被烧毁了。

这些年一系列征地血案,其共性是暴利诱发出暴力,这种暴力是那么血腥,又常常是那么赤裸裸无遮拦,而当地政府又每每陷入其中,受到百姓质疑。像不时发生在所谓“被征地”上的铲车碾死、水泥罐车碾死、推土机碾死,偏偏全都是“意外”。这回平度警方称“有纵火嫌疑”,已经让人感觉跟以往不一样,让人期待警方能尽快破案,并能顺着凶手这根藤,揪出幕后那一只瓜或几只瓜。

有些新闻点可以被移除,但不信任的种子早已在内心种下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所有人都感到错愕。事发第二天(3月22日),凌晨2点,数百名手持盾牌和警棍的防暴警察包围了盛有耿福林遗体的冰棺,逼退守护冰棺的村民,将尸体强行运走。 对这一“抢尸”事件,“平度发布”表示,是“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尸体很快被火化。有媒体报道称,这是因为死者家属已与政府“谈妥”。

据《新京报》报道,3月22日下午,村镇和街道办干部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尤其是家里有当老师的,做公务员的,让配合政府的工作”,与之呼应的则是在深夜“抢尸体”之前,死者家属在现场大哭,“她的兄弟在政府单位工作,就被烧死一事已与当地政府谈妥”。一桩被警方定义的、“有纵火嫌疑”的案件,抛开刑事案件调查程序,在谈什么,又谈妥了什么?

谈判、做工作的是地方政府,所谓协助运尸体的是地方警察,迷雾重重的一桩疑似纵火案,如果下一步需要更高级别的侦查机关介入调查,那么3月22日深夜匆忙火化掉尸体,是否令核心证据产生灭失的风险?火灾发生,纵火嫌疑尚缺调查,尸体却在第一时间被火化,这似乎可以部分解释当地村民的不安与不信任。

征地矛盾、蹊跷火灾,为什么又发生在平度?

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死者耿福林守护的这块土地,是杜家疃村村民的承包耕地,承包合同还有近15年到期。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这块种了农作物的100多亩口粮地,一夜之间被8台挖掘机铲平。当地村民称,“村委会卖地从来不跟我们说,我们都不知道地卖没卖,卖给谁了。”

这样的场景,让我们想到去年同样发生在平度的陈宝成案。这位中国政法大学的毕业生、资深法治记者,一样面临强拆,他和其他村民一样,屡屡遭到歹徒的殴打。去年7月4日,村民张鹏珂、陈青沙夫妻的房屋被强行推倒,财产被埋入废墟中,报案后仍未“破案”,去年8月9日,张氏夫妻又看到一辆挖掘机在试图铲走废墟,他们就扣下了车和司机。在陈宝成看来,他们是抓到了破坏公民私人财物的犯罪嫌疑人,之后他们不断报警要求处理。在事发后的20多小时里,这位法科生穷尽了一切他能联系上的“有关部门”,但等来却是“平度警察在远处”,一直没到现场执法,直到事发25小时之后,警察突然行动,将村民们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刑拘。至今,陈宝成仍不审不判不放人。

从抵制强征地的村民被烧死,到“火灾”的官方说法,再到承认“有纵火嫌疑”;从当地警方半夜“抢尸”,到“家属自行运尸体”……事件的发展跌宕起伏。平度,这座山东省青岛市下辖的小城再次成为全国舆论的焦点,上一次因为征地纠纷,这一次也是,只是更为血腥惨烈。为什么又是平度?为什么又是拆迁?同一个地方,连续发生多起因征地引发的公共事件,当地主政者难道不应反思吗?

平度官方权力越界,或隐含利益冲动

据人民日报官微报道,平度官方资料显示,125亩地总共补给村民944万,而卖给开发商1亩就123万。村民拿到的补贴只是土地实际收益的一个零头。

政府征地每亩7万5,转手给开发商每亩123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原来,平度市目前正处在征地拆迁的高潮中,工地遍地开花,围挡跑马圈地。按平度官方的说法,“3·21”案件所涉土地属“合法征地”,125亩共补偿农民944万元(每亩合7.5万元),而卖给开发商1亩就飙升到123万元,利润高达1540%。村民拿到的补贴只是土地实际收益的一个零头。迄今为止,村民只获得每亩2.5万元的青苗补偿费,而未获得其他任何补偿。大家都不知道土地为何被圈、圈走后的用途、如何赔偿等事宜。

虽然此案仍在侦破中,大火因何而起尚不清楚,但这些村民放着好好的家里不住,非要搭帐篷住在地里,说明惨剧与征地引发的矛盾不无关系。而根据公开报道,村民因征地补偿问题与当地政府、开发商的矛盾由来已久。

与民争利:地方政府权力不惜公司化,甚至匪化

不论什么性质的土地,在改变用途之前都必须有合法的谈判程序、签订转让和补偿协议,在此之前不能擅入、擅处,但这些最基本的程序,村民指望不上,他们的以身守土正是因为此前的无以期待,就像拆迁协议未签也会被深夜架出、强制拆除,补偿协议未定土地同样朝不保夕。这不是没有血的教训,是故村民的守土抗争,才显得那样决绝,且毫无退路。

平度当地政府征地平均补偿7.5万/亩,而目前已卖出的部分土地的价格平均为123万/亩。这天价之差,也就能解释土地财政的强劲动力了。这也能说明为何每次征地血案一出来,不管当地政府怎样应对,公众总要把矛头指向政府。而在政府“征”与农民“被征”之间,还夹杂着一层组织,那就是“村民委员会”,不能否认,在有的时候,它会异化成为一层欺下谄上的盘剥势力,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一股压榨乡民的黑势力。

平度政府说征地平均补偿7.5万/亩已全部支付,而村民说只收到了2.5万/亩的青苗补偿费,因而根本不知土地已被村干部卖了,那剩下的每亩5万元征地补偿款在谁的手里?农民作为被征地的真正对象,还未收到全部补偿款,怎么可以算“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

平度悲剧的根源在于毒瘾一般的土地财政

透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地方政府有卖地的政绩冲动,不法开发商与地方政府相互勾结,甚至不惜伪造村民签字、手印,与民争利,是“平度血案”的罪魁祸首。23日凌晨,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承认,开发商存在“少批多占”的情况。这与此前平度国土局声称的手续合法自相矛盾。

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全国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达3.85万亿元。有多个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达到了国际警戒线。面对巨额债务,市长们显得非常淡定。中西部某城市的市长给《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拿我们重点建设的某个城市新区来说,现在那里的地卖50万一亩,但是整个基础设施上去了,价格就是1000万一亩。你说我举债,给我五年时间,那边配套跟城区一样成熟,我投几百亿下去,1000个亿回来了。”

各方角色登场,唯独法治缺席

事态到现在这一步,必须要启动更高级别的调查程序,不仅是对平度“3·21”火灾事故做彻查,同样要对“3·21”事件中暴露出的地方治理乱象作调查。

征地是否合法,不能再由平度官方自说自话

照理说来,开发商向政府买地,与农民并不直接发生关系,若有开发商与被征地农民发生矛盾,那也该说是政府转嫁的。或者有没有这种可能,政府把自己尚未解决的“征”的问题,跟出售的土地一 块打包,“卖”给了更有“办法”的开发商。某些开发商的穷凶极恶,是不是本是成就买卖的一种“必须”?

当地农民对征地的合法性提出严重质疑,原杜家疃村村委“文书”李荣茂举报称,2006年市、街道办在“威胁”村干部、瞒着村民的情况下,通过伪造村民签字、指印,制造假的申报材料,将该村几乎全部耕地、三个片区374亩田地转为建设用地。有村民提出质疑:既然已经征地,土地承包合同怎么还在村民手中?更有多名村民表示,根本不清楚六七年前田地已经被征,是“去年才知道”的。针对这些疑点,在征地是否合法的问题上,不应再由作为当事主体的平度市政府自说自话,目前有消息说中纪委已经对此事立案,我们期待高层的介入,彻底查清真相。

可怕的不是违法者的猖狂,而是执法者的不作为

正因为村民对征地的不认同,他们在面对突然而来的开发商时,选择在自己的土地上搭帐篷蹲守坚持,同时不断上访、起诉国土部门。然而,这些质疑征地的村民,却常年受到“痞子”的袭击(当地村民称那些被开发商等雇佣的流氓为“痞子”):“痞子”用铁丝缠门、向家里扔礼花,甚至有时村民还遭到“痞子”用刀袭击,有的村民还被“痞子”塞进面包车里,拉到荒地上殴打……

为防不测,村民们不得不长期自备铁锹、狼牙棒防身。甚至当《东方早报》记者在采访一户村民之后,后面突然开过一辆黑色汽车,里面坐着四五个青年,面相不善,村民姜增森父子迅速从屋内拿出铁锹、狼牙棒,追出去,但轿车已经驶离。

可怕的不是违法者的猖狂,而是执法者的不作为。面对当地“痞子”如此大规模、长时间地向村民施暴,为何平度市警方不作为?那些殴打村民的“痞子”的罪行如此明确,幕后主使的线索如此清晰,究竟有几人被法办?“3·21”纵火案是否要被“维稳”的逻辑掩盖?

这里是平度,这里也是中国

《南方都市报》在3月23日社论的结尾意味深长的说道:“这里是平度,这里也是中国。”的确,多年来,征地血案屡有发生,因地方党政部门应对不当而推高舆情危机的比率,也居高不下。不当或不实的政府信息披露,是离间官民关系、加剧官民对立的重要原因。征地冲突多与当地政府有关,这使得介入调查的警方颇为尴尬。

在法律上,警方理应对辖区内的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负责;在现实的政治生态中,警方又要接受当地党政主要负责人的领导。民众乐见警方以“维权”的方式实现“维稳”,但总有地方官员以“维稳”凌驾于“维权”之上。理念走偏,危机化解的路子也就难言顺畅了。

事态到现在这一步,必须要启动更高级别的调查程序,不仅是对平度“3·21”火灾事故做彻查,同样要对“3·21”事件中暴露出的地方治理乱象作调查。秉持独立、公正和法治原则去彻查个案,旨在让公民去相信,未经合法程序的土地、房屋和财产,不会在深夜灭失,让人们可以在自己家中安睡。

“有10%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了;有50%利润,资本铤而走险;有100%利润,资本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利润,资本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危险。”——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英国经济学家托·约·登宁的话。

    来自: bbbo > 《治理》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