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湿衣 闲花落地

2014-03-29  喜好喜好


 

细雨湿衣 闲花落地
 
作者:墨瑾  编辑:喜好喜好

 
 
     又是一个细雨连绵的季节,又是一个闲花落地的时候。
   一脚跨进阔别五年之久的南方土地,油然而生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情绪来。漫步在附近公园的小路上,迷蒙的小雨一路飘来,打在脸上,粘在头上,落在衣上,也湿在心上。都说细雨湿衣看不见,足见它的温柔细腻,可在我,分明又感受到了它的热情奔放,要不然,何以打湿了整件衣衫?


   经雨的飞花,即使垂头,但看不到它丝毫的沮丧,柔美的花瓣盘旋而下,尽管有些不舍离枝,但还是选准了自己的位置,坚定地落在小径上,青草旁。它不声不响,不怨不恼。真可谓“闲花落地听无声”。

   看不见,听无声,细雨闲花何等的寂寞!

   从而便想:这寂寞是不是就像那断线的红绳,一头牵着的是情人,一头拽着的是心境;一头系着的是苍生,一头扯着的是精神?
 

   易安是寂寞的。要不然为何“躲在帘儿底下”沉吟,无端又添新愁,人比黄花瘦?她的寂寞也许在于,把酒黄昏,帘卷西风。是一个人的独处的孤寂,还是时代的忧伤?

   柳三变是寂寞的。要不然为何不忍凝眸千里清秋,孤倚危栏,酒徒萧索?他的寂寞在于千种风情,无与人诉说。是境遇的悲催,还是性情的使然?

   纳兰性德也是寂寞的。要不然为何“酒醒见残红,临风泪数行”,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他的寂寞在于,旧事逐寒潮,啼鹃恨未消。是现实的悲伤。,还是个人过于多情?
 


   唐后主更是寂寞的,要不然为何独自小圆徘徊,对花的落去无可奈何,他的寂寞在于山河破,惆怅此情难寄。是个人处境的残酷,还是亡国的哀痛?
   其实还有些人也是寂寞的。

   单说的汉代苏武,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出使匈奴,被流放贝加尔湖边牧羊,这一放便是十九年!,十九年的露宿风餐,十九年的孤独一人,该是怎样的寂寞!他的寂寞在于不屈不挠地活着。是个人气节,还是民族精神?
   昭君又何尝不是寂寞的呢?荒原大漠的朔风,送来了昭君的出塞曲,寻声望去,苍穹之上,白云悠悠,青天之下,北风瑟瑟,一个远离故土的美人,正在起程北去。暮霭下金漠中渐行渐远。从此他要与匈奴为亲。她的寂寞在于什么呢?是为了挽救自己,还是为了天下苍生?
 


   细雨不止于沾湿了这些人的衣裳,更落在了厚重的土地上,滋润了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名人;闲花不止于铺满这些人的田园小经,更深深地嵌在土壤里,化作春泥更护花。他们的红线这端系的是诗情画意,红线的那端,系的是苍生百姓!他们将寂寞都转化为优美的音符,弹奏着曼妙情感乐章;或者是,转化为神奇的画笔,描绘出“为天地立心,为生苍生立命”的精神画卷。

   一个人的寂寞也好,一个民族的寂寞也罢,都可以写成文字,刻在碑上。不管怎么说这寂寞都是美丽的。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独自一人,静静地站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荷塘边,面对细雨闲花,享受这般寂寞,从而漫天飞绪,怕也是一种美丽吧?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