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到了一个略显尴尬的年纪

2014-04-04  weijian

 

大洋新闻 时间: 2014-04-04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卢思浩

卢思浩

  年初二,我和老陈大半夜坐在马路牙子上喝酒。这家伙和我从高一起就是好朋友,转眼我们的友情已持续近十年。老友相聚,总能提到以前,高中时一起犯的傻,大学里一起熬通宵,那时大家好像都无所事事,总是一个电话就能聚到一起。现在回头看,身边的人,也就只剩那么几个了。

  老陈喝酒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对瓶吹”,人送外号“雪花小王子”。那夜,到后来,我已撑到不停打嗝,那货却依旧若无其事地一瓶又一瓶地“对瓶吹”。

  我说你这么多年来真是一点都没变。

  他说我也就是在你们面前还能找回一点以前的感觉。

  我无语,因为仿佛我也是这样。感慨说总觉得我们还没长大就老了。 

  我拍了一下他肩膀,说:你居然变得这么文艺,难道是看我的书看多了?老陈来了句,你的书别指望我看第三遍,人总有迷茫想倾诉的时候,你觉得未来我们该怎么走?我拿起啤酒和他碰杯,说还能怎么走,一直往前呗。

  没有什么能一下子拯救你,也没有什么能一下子打垮你,只是时间拖着你,把你变得越来越尴尬:明明不年轻了,又不甘心彻底变成大人;明明不再那么年轻了,却又没有真正地老了;明明比什么时候都想要靠自己,却又发现自己靠不住;明明想要往前走,却不知道劲该往哪处使。

  就在前天,小伙伴找我聊天,大意是问我怎么才能摆脱那种无力感。我想了想,回答他,我从来没有摆脱过无力感,就好像我没能摆脱过孤独感和尴尬感一样。

  我想所谓的尴尬就是不上不下,不知道往哪里走却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每个人在心里都有一块石头,要么让它永远沉着,要么就把它打碎扔掉。在一个人甘心之前,他总是很难把那些想法从脑海里摒除,就如同有些事他明知道是作死,可他依旧会去做,即便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会往里跳。这不是傻,而是不这么做,他就不会甘心,就会被自己的想法每天折磨一次。要么走到终点,要么就别开始走这条路。

  我依旧觉得尴尬有时又无能为力,我想你也一样;可我依旧不愿意放弃,我想你也一样。我没有什么天分,很多事情总是做不好,我想你也有这时候;可我依旧在努力地做着一些事,我想你也同样。我终究相信着一些,我想你也同样。 

  所以,这篇文给同样尴尬的你。

  我这里的冬天比想象的要更长一些,雨下了好几天。我没有那么期待春天,因为春天过后总有东西。我只是学会了在冬天的时候,给自己多穿一点;在下雨的时候,给自己准备伞。但就像天总会亮,日子总有暖起来的时候。在以后的日子,天还会黑,冬天还会来,路还很长,所以我们都要学会自己拉自己一把。

  与其指望遇到一个谁,不如指望你自己能吸引那样的人;与其指望每次失落的时候会有正能量出现温暖你,不如指望你自己变成一个正能量的人;与其担心未来,还不如现在好好努力。不用太悲观,也不用那么乐观,站在自己想站的地方就好。未来是能站稳还是被风吹跑,那都是交给时间的事。

  你知道,有些歌一听就能听很多次,有些人一陪就陪伴了好几年。我已经告别了太多,剩下的陪着我的一些,不管是一首歌还是一个人,我都不会轻易放手,绝对不。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听就会去看就会去和他们说说话。我已经放弃太多,剩下的一丁点天赋和努力,我绝对不放手。

  而我终究就是这样一个笨拙的人,能麻烦自己就不麻烦别人,绕了很多路。也不会取巧,就像从小就不会说好话去要想要的玩具。也没有什么天分,有些事情笨拙到要做好几次才能做好。但自己一点一点抓住的东西,比什么都来得真实。用时间换天分,用坚持换机遇,我走得很慢,但我绝不回头。

  在你才华还无法跟上野心时,就静下心来努力。

  在你跌倒还能爬起来的时候,在你甘心之前。

  你不知道前面什么等着你,可你必须往前走。即使迷茫,时间依旧拖着你。所以我不在意前面到底是什么等着我,我更在意身边是谁陪着我,而我比过去前进了多少。不悲观也不乐观,如果前面平坦就大步向前走,如果前面是堵墙那就把它砸个口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