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l726155 / 历史名人 / 《春秋战国的性情女子》中国的圣母玛利亚(...

0 0

   

《春秋战国的性情女子》中国的圣母玛利亚(孔母颜氏)

2014-04-10  ghl726155

《春秋战国的性情女子》中国的圣母玛利亚(孔母颜氏)

  中国据说是个没有信仰的国家。但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儒释道三教统治着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三教以儒教最得官府欢心,合作关系也最亲密无间,愉快长久。儒教的祖宗孔丘先生,身前并没有得到鲁国最高长官定公哀公的重视和认可,只是当过很短一段时间的公安部长(司寇);死后却得到无与伦比的封赏和崇拜,最高爵位是“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如果人间的封号在阴间生效,鲁定公鲁哀公只配当孔先生的小马仔。孔先生的令堂也被塑造成中国的圣母玛利亚。
  基督教的圣母玛利亚不夫而孕,在马槽中产下耶蘇。被后世的信徒附会成耶蘇是上帝之子,出生时祥光临照,馨香满室。也许,群马嘶鸣,马粪马尿难闻才是实情。
  国人对孔子的崇拜由来已久。太史公在撰写《史记》时,就将孔先生的传越级擢升到只有王公诸侯能享受的“世家”之中,称为“素王”。太史公追星还比较冷静理性,除了赞扬孔先生的美德,还说他“累累若丧家之狗”,并且没有爱屋及乌,也参拜孔先生的令堂。《史记孔子世家》开头这样写道:
  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於尼丘得孔子。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字仲尼,姓孔氏。丘生而叔梁纥死,葬於防山。防山在鲁东,由是孔子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
  这段话只有“圩顶”二字比较晦涩难解,后世注家解释为“屋顶倒扣的样子”;个人理解为“额头凸出,像从老寿星的模子里倒出来的”。
  “野合”二字,本是“草野而合”。西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启“尊孔”的阀门。孔门后人和儒教信徒为了尊孔,粉饰孔丘野合而生的事实真是煞费苦心,花样翻新。司马贞《史记索隐》称,今此云“野合”者,盖谓梁纥老而征在少,非当壮室初笄之礼,故云野合,谓不合礼仪。故论语云“野哉由也”,又“先进于礼乐,野人也”,皆言野者是不合礼耳。张守节《史记正义》曰:男八月生齿,八岁毁齿,二八十六阳道通,八八六十四阳道绝。女七月生齿,七岁毁齿,二七十四阴道通,七七四十九阴道绝。婚姻过此者,皆为野合。故《(孔子)家语》云“梁纥娶鲁施氏女,生九女,乃求婚于颜氏,颜氏有三女,小女征在”。据此,婚过六十四矣。
  《左传襄公十年》(公元前563年),——彼时距孔子生年,襄公二十二年仅12年,陬人纥(即叔梁纥)手托偪阳门,力举千钧。有如此神力,当是年富力强之时,不大可能是50多岁的老头儿。到孔丘出生,叔梁纥突然就变成“八八六十四阳道绝”的糟老头。这些奇谈怪论无不是胡说八道!
  汉以后儒生都用后世的性道德观规范当初孔子父母的野合,认为那是不光彩不合礼的,拼命地为先人圣人整容化妆。虚不知在孔丘父母的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与男女自由恋爱结合并行不悖,“野合”为当时的社会所接受,算不得什么伤风败俗的举动。脑子进水又被驴踢的儒生、学者绞尽脑汁全是白忙活。
  历史的车轮辗转到明末,冯梦龙老冯先生对偶像孔先生的崇拜达到登峰造极,较杨丽娟拜刘德华还有过之。《东周》当中描写孔先生的章节,一律呼“孔子”;孔先生的最高长官鲁定公,邻国的齐景公谈到孔先生,字都不敢称,只呼“孔某”。遇有孔先生的名讳“丘”字,一律改为邱,如虞邱,《八索》《九邱》。描写其母颜氏和他的出生,更是一副天生圣母,文曲星下凡的派头。现抄录《东周》第78回如下:
  那孔仲尼名丘,其父叔梁纥尝为邹邑大夫,即偪阳手托悬门之勇士也。纥娶于鲁之施氏,多女而无子,其妾生一子曰孟皮,病足成废人,乃求婚于颜氏,颜氏有五女,俱未聘,疑纥年老,谓诸女曰:“谁愿适邹大夫者?”诸女莫对,最幼女曰徵在,出应曰:“女子之义,在家从父,惟父所命,何问焉?”颜氏奇其语,即以徵在许婚。
  既归纥,夫妇忧无子,共祷于尼山之谷。徵在升山时,草木之叶皆上起;及祷毕而下,草木之叶皆下垂。是夜,徵在梦黑帝见召,嘱曰:“汝有圣子,若产必于空桑之中。”觉而有孕。
  一日,恍惚若梦,见五老人列于庭,自称“五星之精”,狎一兽,似小牛而独角,文如龙鳞,向徵在而伏,口吐玉尺,上有文曰:“水精之子,继衰周而素王。”徵在心知其异,以绣绂系其角而去。
  告于叔梁纥,纥曰:“此兽必麒麟也。”及产期,徵在问:“地有名空桑者乎?”叔梁纥曰:“南山有空窦,窦有石门而无水,俗名亦呼空桑。”徵在曰:“吾将往产于此。”纥问其故,徵在乃述前梦,遂携卧具于空窦中。其夜,有二苍龙自天而下,守于山之左右,又有二神女擎香露于空中,以沐徵在,良久乃去,徵在遂产孔子。石门中忽有清泉流出,自然温暖,浴毕泉即涸。
  老冯写孔丘的出生,就是以掺假使假的《孔子家语》为蓝本。三国王肃辑集《孔子家语》时,距孔子的时代已七百多年。初读此段,俺就浑身掉鸡皮疙瘩;下次经过就大步跳跃。
  无论儒生以及老冯给孔母披上多少件神圣的外衣,还是逃不脱现代学者的火眼金睛,孔丘是父母野合而生的事实仍旧无所遁形。也许是叔梁纥偷野食或一夜情的产物。叔梁纥也不是什么大夫,只是低层的武士,力大无穷。酒后乱性,把颜氏拖到附近的山丘下霸王硬上弓也不是没那可能。颜氏未婚而孕,只能躲到荒郊野外的山洞里产下婴儿。孔丘由母亲一手养大。小时候,孔丘问妈妈:“别人都有爸爸,我爸爸在哪里?”因为叔梁纥在孔丘年纪很小就死了,颜氏和儿子的地位没有得到叔梁家的承认,颜氏不知如何回答。直到颜氏去世,孔丘还不知道父亲的坟墓所在。叔梁纥的正妻生了九个女儿,妾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孟皮,是个跛子,无法继承家业,才抱孔丘回去认祖归宗,及冠后取字仲尼。仲是排行第二的意思,非常时期称孔先生为孔老二就是这么来的。——这样演绎孔老先生的身世,并没有否定他作为思想家和教育家的贡献之意。当然,孔子成年后的聪明多智,也和其母幼年时的精心培育分不开,孔母确有不凡之处。
  人类根据自身的需要创造、雕塑偶像和神明,赋予他/她们无边的法力,恭敬地将他/她们供奉在庙堂之上,然后向他/她顶礼膜拜,祈求庇佑、赐福,乖顺地听从他/她们的教导和统治,这就是宗教。
  道教有句俗语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儒道不同器,在某些方面惊人相似。孔子得道,孔母和孔门弟子也跟着升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