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奄奄一息的肺心病

 隐士的书屋 2014-04-22
   今春三月,虽早已立春,但和往年一样寒冷依旧。

曾,斗胆接诊过一例患肺心病、肺积水的84岁临终女病人。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我果断处方治疗,但魂牵梦系,惶困时日。随后中亦担惊受怕,艰涩熬度数月,寝食难安。

孰料,近日一个来电。谈笑间,沉疴宿疾灰飞烟灭,悬着的念头瞬间烟消云散。终获皆大欢喜。这是中医的胜利,注定一生难忘!

我自横刀向天笑,巍巍相照两昆仑。此等洒脱今有几人?谁说中医不行来着,终于在人生之路上为自己定位了一个点,从此立在这个点上。这简直就是世间最有前途的职业了。这个点,就是中医。

作为中医大夫,我已经习惯了每每失意。但想起这次牵肠挂肚对自己近来的相扰,为我所不喜。今天得意了,我有点不习惯。就是制造惊讶的过程,胆战心惊。思数月来为此患者挂念、愁苦、期待、祈祷般般,老觉得心里有一种沉重的感觉。不禁感慨万千,百味杂陈。

一年逾九旬的老人,肺炎住院治疗。并发心衰、肺积水、口腔溃疡、浮肿、便秘连用多法无效,昏睡不醒,久治月余不愈。被西医治疗成不死不活的惨境,整个家庭深陷灾难之中。

最初,患者因感冒诱发肺炎,子女存在着到大医院才是正规治疗的思想。认为西医输液消炎较快,一开始觉得西医还是很厉害的,查得很仔细,就让西医治。用了很多消炎药。后来不断地去做检查,说看看用药效果如何。结果光会对症处理,还是越治越厉害。不行了就上急救,呼吸衰竭了上呼吸机,尿不通了导尿,大便不通了灌肠。最后不吃饭了,就打营养药白蛋白、脂肪乳。满身上全身抗生素了,还是以前的治疗方案,再怎么治没办法了。就等着.........后来病情加重,已是垂危之际。众西医以为不救,谏言不治,以备速归料理后事。

正当山穷水尽之时。被同村的医生,我的同道推荐,不妨找我一试。从医院一回来就想试试看,向我发出邀请。

我是民间医生,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后台支撑,一路踽踽走来的中医人。自知中医学问尚浅,临床也格外小心翼翼。不足以令患者性命相托,因此每每不得不拒绝患者。

但同道称自古医林圣贤,都是“善事其心”的。把我尊奉为“英雄肝胆,儿女心肠”。一切被执拗推辞不过,让我不能不感慨朋友的“说服”功力之深。故而从往。

2014年3月10日晚,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踏上出诊的专车,如约来到患者家中,看到了,途中想象了无数遍的病重患者。

患者,84岁,女。面浮精神萎靡,昏沉盖被卧床。家人诉其原有慢性支气管炎,今饮食俱废,逾6日水米未进。说心口窝难受、肚子难受,喉痛,大小便不下。

现症:口干渴欲饮,心下痞闷,以满为主,腹胀如鼓,手足腿肿如泥冰凉。烦燥不安失眠。口热,口舌烂,舌底及两侧及唇内侧颊膜多处溃疡,烦痛。日夜喘促难安呻吟不止。小便点滴难出,大便干结,已三四日不行,舌干红苔黄厚,诊其脉细有力。

我心想:西医治了很多病,但也造出了许多病。当时见其内热极盛,病人虽虚,却是一个实证。但毕竟年高体衰,推辞不治。患者家属儿孙众人等,均把我奉若上宾。说这时候,几乎只剩下中医这唯一的,一个能指望救命的盼头了。央求我给开个方,诚恳表示治不好也无怨无悔。

说实在的,人命至贵重逾千金。我从那一刹那间决定开方了。定当争取把病人治愈。不涉险地,焉得虎子。

我告诉家属:事先,本来是个极简单的感冒发烧问题,结果一误再误,完全有可能害人杀人。且被治得全身都是并发症,甚至昏迷,到现在变复杂了。慢性支气管炎、肺心病等中医占绝对优势。西医对疾病的病理认识及治法相对单一机械,而中医的认识及治法要丰富而灵活。期间,谈了半个小时左右,他们感觉确实不凡。

我说:先开个中药汤,当天若能见好,自是向愈之机。若是未见起色,请另寻高明,云云

此,水漫金山,火瘀阳明之疾。

治法:驱邪以扶正,行肺治节之令,畅三焦,司膀胱之气。正气得复则不为邪虐。行温阳化气,解表利水。荡涤肠胃之热,调和营卫之法。

《伤寒论》:“渴欲饮水,口干舌燥等,白虎加人参汤主之。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金匮要略》:病腹满,发热10日,脉浮而数,饮食如故。腹满气胀。厚朴七物汤主之。
《伤寒论》书中曰:“ 太阳病篇蓄水证太阳病,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径投原方

生石膏120      知母30      山药30      葛根60      生甘草30       半夏20(生)       黄连16      黄芩30       党参30     枳壳30       大黄10 后下    栀子20     厚朴40        猪苓10      茯苓30      泽泻30    桂枝30    白术30     生姜一两     大枣12枚(擘)    煮三遍吃一天,不拘时频服。

嘱:等吃了药以后,就能把她满肚子的湿热和大小便都排下来了。并描述了服药后的反应,勿惊!

二诊,病情已经日渐好转,药后尿如泉涌,大便暢下,晚上,不停地放屁,拉了一晚上大小便,屁放完了大便拉完了,肚子不感到胀了,诸证豁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了。

一般按东汉张仲景《伤寒论》对证,肯定是一副见效,欢喜自不必说。

凭借,“首诊”已首战告捷,对于我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利好消息。是经方的胜利,更是草根中医的胜利,更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很多类似的现象啊,一次次面对危疾肆虐,涂炭生灵,众多西医却束手无策,又意味着什么?功臣是中医!是中医力挽狂澜,是华夏数千年智慧结晶的护佑。中医没成了医疗主流真是世界的悲哀!而患者也万千宠荣加诸与余,并寄出“不一般”来示好我。令我浑身舒爽……

事实上,二诊后转方。处方是从上述方面考虑的,反证瘀热的病机是正确的。患者儿孙取药心悦离去,如她身体无有它碍必然行将病愈,偏安指日可待!

岂料,从此后,一直没有消息,二诊方药效果究竟如何?如何?不知道她老人家如今可好!自己心中也是没有底。不安、挂牵,去电随访数番,未曾接起。既然没有再来,没机会细问,也没见回音,我自认为应该是服后无效。

诊治过二,未得如愿,黯然罢手,自己又心下难安!恐将失却她家人对中医的信任!会简单的理解为我忽悠的多。为医者能不慎乎?一阵凉意掠过心头,一人夭亡,全家痛苦,想必少不了我臭名远播,躲不过被骂的下场了。我当时还为此苦恼了好一阵子。

可是,万万没想到。尘世间的际遇,于我算是略显一点奇特的。冥冥之中,时隔一月之后,手机铃声促促,对方自报家门,令我一惊。只能一边汗流浃背,一边听,原来,逾九旬的老人二诊药后,病情逐日改善经中药调治而安。至今未有反作,家人说现在像好人一样,一切都好。近日转念,想继续吃中药调理,云云。

唉!我的天啊!此刻心愿终于守得,得到了云开雾散之利好消息。令我喜极而气,遂冲他数落一番,治好了病,好还是不好?连个回信都没有?有失礼数啊!倒也出了几分愤懑之气。

医者,关乎司命。而正因为此,于今看来,作为医者,日后面对危重病患,可能更多的是要遵循三思而后行啊!

虽然,当今世风不古。但抚心稍安,好歹!好歹这一大家子人对我也曾经信任过,优待过我。今天,我还是很感谢他们一大家子人对我的高看和敬重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