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语,一诺清欢(同题2篇)

2014-04-30  喜好喜好

 

 

岁月不语,一诺清欢

 
作者: 且听风吟    编辑:喜好喜好
 
 

     心,与花的距离,在于欣赏,在于懂得。心,与世界的距离,在于容纳,在于敬畏。心,与心的距离,在于理解,在于真诚。

-----题记

    曾经,喜欢用眼睛看世界,那些无法分辨的,真真假假的痕迹,都藏匿在一片浮华的背后,终也不能,将入眼的风景一一看透。如今,学会了用心灵触摸世界,生命在路上,有足音相伴而行,每一次的航程,每一处的弯折,都如春花春阳的俊朗,且棱角分明。读懂,是心与心的相拥,让我在惊醒与了悟中落笔从容。

    若是可以,不必引用更多话语,去解释一些烦乱。更不必,让流年安之若素的故事,凭添一些无谓的争端。只想,守一处花开,求一方明媚,坐拥山水,视野清澈,蝉声萦绕,晚来听风,在一丝安逸中,各种悲喜都将尘埃落定,即便是一种杂乱依旧在周身漂浮,不理会,不自扰,任它纵情炫耀。

    春色涨满的夜,安安静静地听几首云水流转的纯美音乐。偶然间,心里的精致被悄悄的唤醒。仿佛在被雕琢过的时光中与心灵邂逅。邂逅、是一种喜悦,如同在湿润的春雨里,打湿三两闲情的花瓣;如同在春夜的闲窗下,挑烛烹煮一壶纯净的绿意。没有一见惊心的触动,却有一种隔世相识的温情蔓延,是地久天长的暖。

    有时候,一段路走的有点累,会偶然的停顿。会用稍许的片刻,得一处空闲,斟满一杯茶,让心灵,在茶香弥漫中平静的呼吸。或许,也会用这一盏茶的时光,在停留的缝隙里,用眼角的余温审视一下沿途的景致,或繁华,或淡雅,都和心情无染,即便是宿命我也会一眼带过。我只在乎,那拾阶而上的美丽,在顶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生于世,总不能出尘脱俗,逐渐繁重的应酬,似乎超出了承受的底线,满目的丰盛,早已算不得是美味佳肴,如吞噬了酸涩勉强下咽。人生总是如戏,如何要做到演绎极致,种种说辞,是如此的疲倦。若有一天,可以放牧四野,将各种消息屏蔽,就对着一草一木,慢慢讲诉关于一朵花的故事,然后看她眼里写满春天。

    我用风的姿势轻轻拂过零花水岸,只为迎上你潮涨潮汐的美丽。我用雨的叹息,隐去岁月一次又一次的光泽,只为化作一缕尘埃,在你的世界里长久的安暖。那波光摇曳的水面,在和煦的晨曦里微微荡漾,我凝神伫立,看桃花的春色一层层的浮现。随手探寻,捡拾一片风中旋转的花瓣,放于唇边,吟成隔山隔水的呼唤。

 

岁月不语,一诺清欢
 
?

    曾经,喜欢用眼睛看世界,那些无法分辨的,真真假假的痕迹,都藏匿在一片浮华的背后,终也不能,将入眼的风景一一看透。如今,学会了用心灵触摸世界,生命在路上,有足音相伴而行,每一次的航程,每一处的弯折,都如春花春阳的俊朗,且棱角分明。读懂,是心与心的相拥,让我在惊醒与了悟中落笔从容。

 
     若是可以,不必引用更多话语,去解释一些烦乱。更不必,让流年安之若素的故事,凭添一些无谓的争端。只想,守一处花开,求一方明媚,坐拥山水,视野清澈,蝉声萦绕,晚来听风,在一丝安逸中,各种悲喜都将尘埃落定,即便是一种杂乱依旧在周身漂浮,不理会,不自扰,任它纵情炫耀。 
 

 
     春色涨满的夜,安安静静地听几首云水流转的纯美音乐。偶然间,心里的精致被悄悄的唤醒。仿佛在被雕琢过的时光中与心灵邂逅。邂逅、是一种喜悦,如同在湿润的春雨里,打湿三两闲情的花瓣;如同在春夜的闲窗下,挑烛烹煮一壶纯净的绿意。没有一见惊心的触动,却有一种隔世相识的温情蔓延,是地久天长的暖 。
 
     有时候,一段路走的有点累,会偶然的停顿。会用稍许的片刻,得一处空闲,斟满一杯茶,让心灵,在茶香弥漫中平静的呼吸。或许,也会用这一盏茶的时光,在停留的缝隙里,用眼角的余温审视一下沿途的景致,或繁华,或淡雅,都和心情无染,即便是宿命我也会一眼带过。我只在乎,那拾阶而上的美丽,在顶峰。 
 
 
 
     生于世,总不能出尘脱俗,逐渐繁重的应酬,似乎超出了承受的底线,满目的丰盛,早已算不得是美味佳肴,如吞噬了酸涩勉强下咽。人生总是如戏,如何要做到演绎极致,种种说辞,是如此的疲倦。若有一天,可以放牧四野,将各种消息屏蔽,就对着一草一木,慢慢讲诉关于一朵花的故事,然后看她眼里写满春天。
 
     我用风的姿势轻轻拂过零花水岸,只为迎上你潮涨潮汐的美丽。我用雨的叹息,隐去岁月一次又一次的光泽,只为化作一缕尘埃,在你的世界里长久的安暖。那波光摇曳的水面,在和煦的晨曦里微微荡漾,我凝神伫立,看桃花的春色一层层的浮现。随手探寻,捡拾一片风中旋转的花瓣,放于唇边,吟成隔山隔水的呼唤。 
 
 
 
 
 

背景制作:林林总总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