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小朱鸟汤——Earls360馨醫堂

 Earls360馨醫堂 2014-05-01

大、小朱鸟汤——Earls360馨醫堂

小朱鸟汤

   原方:小朱鸟汤:治天行热病(即温病,这里主要是指热痢、血痢之类的痢疾),心气不足,内生烦热,坐卧不安(即小、大泻心包汤证的“心气不定,心中跳动不安,口中苦,面赤如新妆,或吐血、衄血、下血”、烦热、烦躁、咽干燥痛(有用鸡子黄滋养润燥、补养津血和营养的机会)之类的证情,有用黄芩、黄连的机会),时下利纯血(指血痢、下血,有用阿胶补血、止血的机会),如鸡鸭肝者(指血有瘀积、结块的表现,暗示内有瘀血,有用赤芍、牡丹皮之类祛瘀血、清虚热的机会)方。

   鸡子黄二枚,阿胶三锭,黄连四两,黄芩、芍药(当是指赤芍而非白芍。赤芍与牡丹皮功用相似,均有祛瘀血、清虚热的作用,但与牡丹皮相比,清虚热的作用稍弱而祛瘀血的作用稍强;并且与白芍一样,都有治疗腹中拘急挛痛、腹满时痛、里急后重之类的作用,只是这方面的作用偏弱而祛瘀血的作用偏强而已)各二两。

   上五味,以水六升,先煮连、芩、芍三物,取三升,去滓,内胶,更上火,令烊尽,取下待小冷,下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七合,日三服。

   参考比例:鸡子黄二枚(调服,分三服),阿胶三~四(后下或烊服),黄芩三,黄连三,丹参(以之取代赤芍,除有祛瘀血、清虚热的作用外,还有一定的补血的作用)三;煎汤,分三服。

   合方分解:小朱鸟汤==黄连阿胶汤=[泻心汤(小泻心包汤)-大黄(因为这里已有下利、下利便血之类的表现)]+鸡子黄、阿胶(滋养润燥、补养津血和营养。阿胶还有止血的作用;鸡子黄对咽喉燥痛失声之类有特效)+丹参(或赤芍)(活血袪瘀)。

   按:本方即仲景的黄连阿胶汤,宜互参;而且本条的述证比仲景《伤寒论》303条的述证更为详细,参考价值更大。

对于热利的辨治,除本方之外,白头翁汤、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之类也是临床上常用的方剂。

大朱鸟汤

   原方:大朱鸟汤:治天行热病,恶毒痢(指热痢、血痢),重下,日数十行(指下利严重),痢下纯血(以上即小朱鸟汤证),羸瘦如柴(说明津血耗损严重,有用红枣、胶饴、鸡子黄、阿胶之类去补养津血、补充营养的机会),心中不安(一是指内热所致的心烦心悸不安,有用黄连的机会;二是指心下痞、胸口翳闷、胃口差、不欲饮食、食不消化之类的胃虚的表现,也是“羸瘦如柴”的原因之一,有用红参健胃生津血的机会),腹中绞痛,痛如刀刺者(指肠鸣、腹痛、下利、肢冷厥逆之类的表现,有用干姜的机会)方。

   鸡子黄二枚,阿胶三锭,黄连四两,黄芩、芍药各二两,人参三两,干姜二两。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连、芩、芍、参、姜,得四升讫,内醇苦酒(指米醋、食醋,有祛瘀血、收敛固涩之类的作用。在实际应用本方时,米醋也可以不用,或据证加味乌梅、赤石脂、禹余粮之类的药物以起到收敛固涩、止下利的作用)二升,再煮至四升讫,去滓。次内胶于内,更上火,令烊,取下,待小冷,内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参考比例:鸡子黄二枚(调服,分三服),阿胶三~四(后下或烊服),黄芩三,黄连三,丹参(以之取代赤芍)三,红参三,干姜三;煎汤,分三服。还可以据证加味红枣四、胶饴五之类的药物;若下利不止,还可以加味乌梅三或赤石脂三或禹余粮三(赤石脂、禹余粮二药也常同用)之类的药物以止下利。

   合方分解:大朱鸟汤=小朱鸟汤+红参、干姜。

按:本方是小朱鸟汤的加味方,与小朱鸟汤相比,本方证有因下利、下血严重而向里虚寒证转化的趋势,属于寒热、虚实错杂的证情;此类证情,也有用乌梅丸之类治疗的机会。如果这种下利转化成了里虚寒证,则有据证以赤石脂禹余粮汤、桃花汤之类治疗的机会。另外,如上述,加味红枣、胶饴、乌梅、赤石脂、禹余粮之类的药物,也是本方常用的变化使用方法。

   由上述四方(大小白虎汤、大小朱鸟汤)明言“治天行热病”可见,这类方剂是可以对证用于温热病的辨治的,而这类方剂在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中是不在少数的,只是没有明言用于治温病而已,因此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是完全可以用于对温病的辨治的,现在一些人认为《伤寒杂病论》不能用于治温病,还要去另外搞出一个温病学派的怪胎来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误和多余的,其实是只知沉迷于阴阳五行、脏腑经络之类的学说,并以此来解说《伤寒杂病论》,因而导致不能真正明白《伤寒杂病论》中据证用药、对证治疗的依据、方法和技巧所致的误解、误会。

朱鸟汤

    失眠时「越烦越好用」的朱鸟汤

    下面,来看一个少阴病很重要的方子。

    少阴病很多方子都在治「肾阳虚」,肾阳虚是少阴病的本质没有错;可是肾阳虚,水气转不上来,火脏的心脏,没有这个肾水帮它调整温度,烧着烧着,也会烧坏。心阴虚烧坏的时候,我们用的是什么方子啊?就是朱鸟汤,也就是黄连阿胶汤。

    附子剂的代表方是玄武汤,而《辅行诀》说「附子」的相对是「鸡蛋黄」,对不对?玄武汤的相对是朱鸟汤。

    治到少阴病的这种「阴虚」证,张仲景用药,是怎么样的一个路数?很会用荤药,阿胶啦、鸡蛋黄啦、肥猪肉啦;他甚至不会用地黄跟你治这个的,因为这个病哦,如果你用素菜的药,滋阴都不够快;而这也牵涉到「少阴病」需要滋的是「哪一种阴」的问题。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者,黄连阿胶汤主之。

    【黄连阿胶汤方】

    黄连四两  黄芩二两  芍药二两  阿胶三两  鸡子黄二枚

    右五味,以水六升,先煮三物,取二升,去滓,纳胶烊尽,小冷,纳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七合,日三服。

    朱鸟汤,它说「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这个二三日「以上」我想是很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人肾阳虚,水气上不来,然后慢慢心火越烧越大,烧到阴虚了……这也要给它一点时间嘛。少阴病刚得的那个瞬间,并不太会形成朱鸟汤证的,这个我们知道一下。

    然后「心中烦不得卧」,这个人啊,变成烦得不得了;而「不得卧」是什么程度的失眠?

    说来朱鸟汤的使用范围,以治失眠而言,是一个相当狭窄的方剂。怎么讲呢?

    好比我们说过「阳虚」失眠的人,他不是那么「烦」,就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睡不着,心情倒还平静,淡淡然的。不烦的阳虚失眠,我们有其它药可以医,并不会动用到朱鸟汤。朱鸟汤治的是「阴虚有热」的失眠,也就是一定得「心里头很烦」而睡不着的才行。

    但即使你说这个人很烦,可是,现在很多失眠的烦是什么?「心中懊憹(恼)」的烦,在肉体食道那一条的位置很不舒爽。那么心中懊恼的烦,你先用栀子豆豉汤打通他的心中懊恼,等他通了之后,第一天晚上睡得着了之后,栀子豆豉汤就撤下,不要再吃了;接下来吃桂枝龙牡汤保护睡眠品质就好了嘛。这样子的也是比较常有的。

    栀子豆豉汤证,那是心火和肾水「摃到了」的时候会出现的身体感,他也不是真的阳虚阴虚,交通一下就好了嘛。所以这种的烦而失眠,也用不到朱鸟汤。 

    不过失眠病通常都很难治,大家也不要太努力啦。临床上,光是西药的安眠药要戒掉就不容易啦。不过现在要戒安眠药也不是没可能,你就戒安眠药的同时,吃甘麦大枣汤,就当作是在戒毒品嘛。甘麦大枣汤那个症状:一直打哈欠、一直流鼻涕,都是「戒毒」的症状。就用甘麦大枣汤把安眠药给洗掉,然后治失眠的中药立刻接续上去,还是有胜算。不过,胜算也不高,因为失眠的人,有很多都牵涉到灵界干扰的事情,大概是身上「有跟着东西」才没有办法睡,这比较讨厌一点。 

    当然,就方剂结构而言,朱鸟汤,就是「滋阴」加上「清热(消炎)」,那你说滋阴的药,就鸡蛋黄为主、阿胶为主,那消炎的药,有黄芩、黄连为主。芍药放了二两,是有点怪,不过它还是有理由的,我们待会再讨论这个话题。

    那么,我们开黄连阿胶汤哦,如果要抓证的话,标准的阴虚失眠,它会很有用。什么叫作标准的阴虚失眠?

    第一,他在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很烦,他那个「很烦」是怎样的烦?──我们说小青龙汤抓证,是越「咳」越好用,那种只是微微咳的,病邪没有以冷水的形态聚拢到肺里来,小青龙汤就会难用,是不是这样?──那朱鸟汤也是这样子哦。

    它是越「阴虚有热」越好用,那种失眠的患者是这样子:黄昏的时候开始越来越烦,越到晚上更烦,半夜十二点烦到受不了。那个「烦到受不了」是什么样?就是睡不着,他生气啊!站起来在房间跺来跺去、跺来跺去。或者是在床上翻来翻去,烦了;于是爬起来看电视,不好看,关掉!吃宵夜,不好吃,倒掉!一路就做一串有的没有的的事情,整个人精神很亢奋、很急躁,到最后什么事都没办法做了让自己舒爽,只好绕着房间跺圈圈哦。

    「心中烦不得卧」,烦到在床上都躺不住了,不是乖乖躺在床上失眠,而是「站起来跟失眠对抗」的那种感觉……这样的状况,这个方子就很好用;如果不齐全,就不好用。这是一点。 

    《辅行诀》中的朱鸟汤主治:热毒痢

    另外呢,我觉得张仲景在使用朱鸟汤,是仅使用到它的一个面向,他只以一个「精神方面的疾病」在使用朱鸟汤。

    但是朱鸟汤还有另外一个面向,是张仲景比较不碰的,就是《辅行诀》里头的朱鸟汤:

    梁.陶弘景《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

    【小朱鸟汤】

    治天行热病,心气不足,内生烦热,坐卧不安,时下利纯血如鸡鸭肝者。

    鸡子黄二枚,阿胶三锭,黄连四两,黄芩、芍药各二两。

    上五味,以水六升,先煮连、芩、芍三物,取三升,去滓,内胶,更上火,令烊尽,取下,待小冷,下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七合,日三服。 

    【大朱鸟汤】

    治天行热病重下恶毒痢,痢下纯血,日数十行,羸瘦如柴,心中不安,腹中绞急,痛如刀刺。

    鸡子黄二枚,阿胶三锭,黄连四两,黄芩、芍药各二两,人参二两,干姜二两。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连、芩、芍、参、姜五物,得四升讫,内醇苦酒二升,再煮至四升讫,去滓,次纳胶于内,更上火,令烊,取下,待小冷,纳鸡子黄,搅令相得即成,每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辅行诀》里面的朱鸟汤,虽然有治到「坐卧不安」这件事情,可是它的主证是什么?主证是「肚子痛得不得了,下痢,拉出来的血像鸡鸭肝」这样的症状。

    像这种细菌性的肠胃炎,肚子很痛,下出血块……这样的主证,是不是可以说,这个人可能原来是少阴病,而少阴病的人基本上抵抗力、免疫机能就弱,身上细菌容易乱长,然后转成朱鸟汤证?而一个阴虚的人,就容易火旺、容易发炎?于是就产生阴虚发炎的肠胃炎。这古时候叫作「热毒痢」,热毒痢是朱鸟汤非常主打的一个层面。

    而热毒痢这一块,也是伤寒跟温病的接点之一,到热毒痢就算是温病了。

    所以朱鸟汤证,如果要说后代的方,温病学派的那些「定风珠」一系的方子,都是朱鸟汤的衍生。

    《辅行诀》在讲这个病机的时候,只说「心气不足」,从这里我们会知道,古方派的世界,如果讲「心气」,常常是指「心阴」而不是心阳;比如说杂病治热吐血的二黄泻心汤,也说「心气不足,吐血,若衄血者,泻心汤主之」。「肾气」比较是指肾阳,「心气」是指心阴。

    消化轴的炎症与失眠的关系

    如果我们把「朱鸟汤治疗热毒利」这件事情,再放回「失眠」的框架下来看的话,其实有人做过这样的观察的:

    一个朱鸟汤证的人,他「心中烦,不得卧」,你会发现这个人是这样子:他是少阴病,一开始是扁桃腺发炎,而他又是阴虚体质,一团火在烧,这个发炎就沿着消化道一路发炎下来。

    你说他是不是一定会发炎到肠子,变成热毒利呢?那未必,不一定会那么严重。但是呢,这个人从咽喉到肠子哦,都是处在微微地充血状态,所以看舌头,他的舌头一定是很红的,脉一定是跳得很细数的。本来是喉咙发炎,慢慢就蔓延下来,整条消化道都有些发炎。

    若是用中医的病机学来说,你要说这是心火烧成小肠火也可以;心与小肠本来就是表里关系,是一整套的。

    这种消化道发炎的人,以西医的说法来讲,他的自律神经会一直绷在那里,交感神经非常紧张,这样的人,就无论如何都不能睡了。

    所以或许是因为这样,《黄帝内经》会讲「胃不和,则卧不安」,当一个人肠胃有什么不好的时候,他自律神经就是转不过来。当然,即使病因也在肠胃,若是单纯的自律神经切换不过来,不关系到发炎的,就用半夏,开半夏秫米汤就好了。

    朱鸟汤证,就是那种因为有这种消化道炎症,弄成这个人怎样都不能睡;那就一定要把消化道的炎症退掉了,这个人的自律神经才会松得下来,才能够睡。

    于是,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它的用药:二黄(黄芩、黄连)消这个发炎,这没有问题。

    然后呢,阿胶跟鸡子黄,你可以说是在滋阴的。阿胶可以让血安稳下来,我们说阿胶是地下的「济水伏流」做出来的驴皮胶哦,所以能够「定血」。

    因为它的症状,在古方的世界是牵涉到热毒痢的,所以才会用到芍药。因为肠胃发炎的肚子绞痛,比如说黄芩汤证,你不用芍药是没有办法松开的。我觉得在这个脉络下用芍药是比较有意义的。 

    滋「哪一颗心」的阴?

    那么你说:蛋黄何德何能,可以跟附子相提并论呢?当然也可以说,蛋黄本身也是一味过了喉咙能够消炎的药啦,鸡蛋黄的这个效果很好。

    不过,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来说的话,中国人形而上的观点,在「象征符号」的领域,讲蛋黄是什么?

    蛋这个东西,中间悬浮着一坨蛋黄,你摇来摇去都不会歪到旁边的。

    这样的一个东西,在人体会对应到什么?就是「无形的心」嘛。人体有个东西永远悬浮在胸口正中间,就是人的灵魂的那颗心。于是蛋黄就可以滋「灵魂那颗心」的阴了,姑且先这么说。

    可是,你现在会想问啦,既然是「灵魂的」那颗心,它的「阴」在哪里?它有物质的部分吗?说得也是哦。如果你是要滋那个「在跳动的那颗心」的阴,那是仲景两大滋阴方的另外一个大方:「炙甘草汤」啊!有大量的地黄养血,有「胃之络脉」的引经药麦门冬通到虚里去扶助心跳……那才是滋跳动的心的阴。

    而灵魂那颗心的阴在哪里?

    当然,大部分的中医,在这种事情上,根本是不龟毛的,灵魂的这颗心、跟跳动的那颗心,常常是没有在分的嘛。那你说不分,有没有错?

    不能说错吶,几年之前,倪海厦先生到台湾来面试学生的时候,在南投的弘明学园做了一场演讲,他那个时候就有教朱鸟汤。他讲得很生动活泼啊,他说:

    人的心脏在跳的时候,里面一定要有「一滴血」留在中间,这个心阳才镇得住。如果妈妈有一天回家,小孩子恶作剧从门后吓她一跳,噗哧一声,心脏一挤,把那滴血挤出去了,而心脏之后仍是进多少血就出多少血,挤了那一下之后,那心里面就一直少了那一滴血。少了那一滴血,那个人一辈子就都心中惶惶然不安哦。于是你要用永远悬浮在中间的鸡蛋黄,把那一滴血给召唤回来。

    这听起来好像芍药跟阿胶也都有意义:芍药帮忙把血叫回来,阿胶定住那滴血。那滴血归位了之后,那人才可以睡得了觉。

    我初听的时候,也觉得蛮合理的。刚好有个朋友,他爸爸是那种家庭暴力的父亲,他妈妈从前每天都活在受害的恐惧之中,变得很难睡。他们家的人,妈妈跟姐姐吃了朱鸟汤之后,都很好睡。这代表倪海厦的那套说法也可以套用。只是不符合标准《伤寒》学派的说法,但是也有这样子用而有效的。

    我觉得「心灵创伤」的失眠,乖孩子的《伤寒论》首选是柴胡龙牡哦……。那个用朱鸟汤有效,我觉得蛮佩服,但那是野孩子的《伤寒论》哦!

    「无形的心」的阴,它到底在哪里?

    我觉得,看鸡蛋黄的成分,就很简单。「无形的心」的阴在这里,我们的脑袋。鸡蛋黄是最直接补脑的药物,安脑就吃鸡蛋黄,超级好消化的高级胆固醇,吃进去之后,脑子就得到补了。

    所以才会说附子跟鸡蛋黄是相对的东西,因为有附子却没有胆固醇,你命门火还是点不起来啊──肾上腺的中胆固醇转换成类固醇的机制,比较对应到中医说的命门火、肾气──这脑子、神经烧到已经虚了的时候,你非得用鸡蛋黄,肾气才能够回复哦。

    附子跟鸡蛋黄的相对,非常有意思,以命门之火的存在而言,附子是补「阳」的那一部分,鸡蛋黄是「阴」的那一部分。

    少阴病的「肾水」是胆固醇

    之前说,真武汤的药效,好像是唤醒人体「未分化的干细胞」的机能,可以修补很多西医说的不可逆的缺损。而鸡蛋黄,它自己就是整颗未分化的干细胞。

    这两者加起来,是有某种意义的。在火神派的用药路数来讲,你可以先吃附子剂,吃到整个人好像补到要爆了、上火了,然后再吃一帖朱鸟汤,把整个人的阳气都收纳进去,人就健康起来了。这就是「玄武」跟「朱鸟」的循环,是我们台湾人补身体非常需要的。

    历代医家都知道,「存津液」是张仲景医学非常重要的一环;但是,「太阳病」要存的津液比较是和「泌尿的肾」相关的,那是「水分」的津液;但「少阴病」的「津液」,就除了水分的津液之外,还有「内分泌系统」的肾上腺的津液,而那就是胆固醇了。

    太阳病的阴虚发热,要调补「津液」,这你还可以把「水」字代进来;可是少阴病的阴虚,或者是中医一般论的「肾水」,要补的「阴」就偏到「胆固醇」这一边了,开药要用肥猪肉、生蛋黄。

    当然,现在对西医新闻比较热衷的民众,也会说「鸡蛋黄是好的胆固醇」,虽然说是好的胆固醇,但大家都有旧习惯:今天中午跟家人吃饭,「来!这是好的胆固醇,没关系。」「哎呀,虽是好的,但我还是不敢吃!」人就是这样不可理喻。

    对了,「好的胆固醇」这种话不是我讲的,是我舅舅讲的,我现在已经懒得讲这些了。

    鸡蛋黄用在别的地方,像经方里头,排脓散也用鸡蛋黄。你吃了鸡蛋黄,马上身体里面胆固醇变类固醇来消炎啊,那脓就很容易排得出来。

    至于说鸡蛋黄一直烤一直炸一直煎,最后逼出蛋黄油来;那蛋黄油是擦各种疮伤像仙丹一般的好东西。那这层面……卵磷脂什么的……我们今天就先不讲了。

    朱鸟汤的推扩使用范围

    前面定义了朱鸟汤的使用范围……当然你也可以说,今天我们台湾人,阳虚的人多、阴实的人多,阴虚的人,倒是没那么多;可是呢,如果一个人的体质是上热下冷,那朱鸟汤还是有办法把它的上热引到下面来,有交阴阳的效果。那如果这个人是上热下冷的血崩、尿血、便血、咳血,朱鸟汤还蛮有止血跟修补的效果的。这个先知道一下。

    西医有所谓的「干燥综合症」,就是眼睛干、嘴巴干……这种症状,那朱鸟汤可以帮到一些哦,但我觉得这种病,如果有附子的话会更好一点。

    那干燥综合症的人,嘴唇发红啦、睡眠很差啦、每次月经都像血崩一样啦,喝朱鸟汤,你月经就不血崩了、睡眠质量变好、人发干的状况好得很快。这个也是晓得一下,当然我们临床上也不是每一种都是用朱鸟汤;主证愈合的愈会有效。

    那如果阴虚的人,「心烦不得眠」是到了五心烦热的程度,整个人是枯瘦枯瘦的,那这种人用朱鸟汤可以。没有到这种程度的,吃吃小建得了,还不必用到那么厉害的药。

    那治疗便利脓血的时候,它常常可以跟其它的方子合并,像我们下次会教的桃花汤,就是很常跟朱鸟汤合并的方子。

    那你说今天临床用这个方,黄连是不是要放那么多?那要看你心火有多旺啦,心脉如果没有鼓得尖尖的,那也不用放那么多,看体质放就好了。

    一般如果是搭一颗蛋黄,各个药两钱上下也可以了。

    那煮的时候,先煮黄芩、黄连、芍药,等到那个水变得比较少了,把那个药汤关火,把植物的药渣捞掉,阿胶你要先叫药局帮你捶碎,捶碎的阿胶倒进那个汤里面搅动,趁那个汤还很烫的时候,把阿胶倒进去搅化,阿胶如果煮得太久的话,当然,以它这个补血小板的效果来说的话还好,但如果你要它的镇定之力比较强的话,你就不要让它滚太久。

    而阿胶也不是那么容易化的东西,所以你调到它化掉的时候,那个汤也差不多从烫的变成温的了,你去尝一口那个汤,觉得那个汤都不烫嘴了,再下鸡蛋黄。也就是「阿胶不要滚久,鸡蛋黄不要烫熟」,不要让那个蛋黄烫下去变蛋花汤。

 
Earls360馨醫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