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电传媒悉尼 / 朗诵诗歌馆 / 残缺的馒头

0 0

   

残缺的馒头

2014-05-15  澳电传媒...

残缺的馒头 

 

            血色黄昏,硝烟滚滚。
  日军56师长驱直入,已彻底切断滇缅国际通道,进占怒江西岸,在惠通桥沿岸同我军交火,中日双方几十万部队摆开了决战架势。
   距惠通桥不到50公里的泥泞公路上,开来5辆重型卡车。大胡子少校站在一辆车上,手里提着一挺轻机枪。他刚才接到集团军总部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将子弹及食品送上惠通桥南高地。惠通桥南高地,驻守的我军72师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一个师已经打的剩下不足一个团了,全体官兵已4天没有进食,而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必须再坚守24小时,不惜一兵一卒!
作为带队首长,他明白迟到一个小时的后果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四野里聚来不少饿得皮包骨头的灾民,他们挡住了卡车的去路,他们怯生生地围着卡车转,转着......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车上有馒头!”顿时,肌饿的人们呼啦啦冲上车去,抢吃馒头!
  大胡子少校手提轻机枪冲到被抢的车前,他咬牙将机枪端起来对准饥饿的人们,一片哗啦的枪栓声响过,全体押车官兵持枪围住了饥饿的人群。
  大胡子少校的双眼看着车尾,他看着车尾......他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在车尾,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饿得双眼深陷,浑身瘦骨骇人地撑着肉皮,一双脏兮兮的手抓住馒头,嘴里还咬着一个馒头,遮住了半张瘦脸,双眼惊骇而哀怜地望着大胡子少校。
  一边,是饿着肚子同鬼子拼命的我军弟兄;一边,是手无寸铁饿得只剩一口气的小女孩!大胡子他丢下机枪,面对饥饿的人群他跪了下去,一拳砸在头上说:“乡亲们啊,前边死守怒江的弟兄们已经4天没有进食了,他们空着肚子在和鬼子拼刺刀啊!你们……”
  小女孩怯生生地挪到大胡子少校面前,将手里的馒头递到大胡子少校手上,然后取下嘴里的馒头也递上去:“叔叔,我不知道这些馒头是送到那里去的,这个馒头我咬了一口,请他们别嫌弃,请他们吃饱了多杀鬼子……”
  大胡子少校一下抱起小女孩,一个劲地点头。他将脸贴着小女孩的脸:“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有气无力地答:“我叫尤小翠。”
  大胡子少校颤声说:“小妹妹,等我们打败了鬼子,我一定要让你吃上白面馒头,一定让你吃得饱饱的,好吗?”
  小女孩吃力地点点头,脸上露出稚气的笑。
  所有饥民都将抓在手里的馒头默默地送回车上。
  车队终于怒吼着向怒江方向冲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