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公办养老院床位少民办收费贵 失智失能老人入院难

 万宝全书 2014-05-24

  沪上养老问题愈来愈棘手,而摆在独生子女家庭面前的更是"一子养四老"的难题。但是就目前养老机构的发展来说,远远跟不上老龄化加快的速度。    

  日前,青年报记者调查了上海高中低端的养老机构,了解它们的生存现状与困境。针对床位紧张、护理人员紧缺的情况,许多专家提出了应开拓周边资源、积极扶持社会各界开办养老机构等建议。青年报记者 范彦萍 实习生 袁诗怡 张立

  困境一

  公办床位荒!荒!千名耄耋老人等着“抢床位” 

  近日,青年报记者从上海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得知,现在已有1000多名老人在排队,哪怕是排队老人也必须要符合年满80岁,拥有本市户口的硬性条件。

  “我们这里一共有45张床位,早就住满了,排队等候的人一大堆,但是具体什么时候能入住是未知数。”闸北区彭浦新村第二老年公寓的程院长告诉青年报记者。

  闸北区社会福利院的业务科负责人也坦言,“现在全护理的老人床位已经没有了。”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空床位了,而且你家要入住的老人不能有会影响其他老人的疾病。”虹口区的“凉城复馨敬老院”是一家公办的养老机构,他们规定家属每天的探视时间只能在8:30~16:00,在收费标准为3000元/月,包含了伙食、护理、以及机构内部提供的娱乐设备等。

  …… ……

  “有的家庭将子女送到养老院并不是子女不孝,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就职于徐汇区养老机构服务指导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比如住房困难、老人患有重病,难以照料,子女工作太忙顾不过来或者老人年龄太大、放在家里不放心等。”

  上海是全国第一个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更加突出的问题是,自2013年起,上海市新增老龄人口中,80%以上为独生子女父母。

  市政协委员,杨浦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立新表示,面对滚滚而来的银发浪潮,令人窘迫的是本市养老机构床位缺口却越来越大,以杨浦为例:该区目前有养老机构50家,床位总数6567张,仅占该区老年人口比例2.5%,尽管“十二五”期间规划再扩建8个养老院,新增床位2000个,但届时面对该区32.5万老年人口的需求仍是杯水车薪。

  由此可见,本市特别是中心城区养老机构床位紧缺、“一床难求”的局面,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解决,将是本市今后养老工作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

  困境二

  民营价格贵!贵!会费近百万元令人望而却步

  中美合资养老机构凯健国际:15000元/月,全包;亲和源老年公寓:交付会费成为其会员方可入住,会费分四个档次:45万元、65万元、88万元、98万元,会员享有对房屋的终生使用权……面对着挤破脑袋也进不去的公办养老院,一些民营养老机构填补了这一空缺。据了解,在上海,许多中外合资的高端养老机构的服务设施都堪称一流,但是高额的费用还是令许多家庭都望而却步。

  据凯健国际老年护理中心的工作人员透露,“我们会有专车接送参观养老院,但是真正入住的老人却不多,尽管他们对于我们的服务和设施都满意,但一个月一万五的价格不是所有的家庭能承受得起的。”据市场部相关负责人金小姐介绍,收费主要是由两部分,一是房间住宿、餐饮、客房服务、水电煤等,另一部分是护理费。“在价格相对低廉的公办养老院,通常是一个护工看护一个房间的老人。而在我们这,则是一个团队负责一个人。”

  除了传统的机构养老形式,亲和源老年公寓推出的这种会员制的方式,成为了一些积蓄丰厚的退休老人的选择,但这种看似比房价低的会费制,仍不是多数老年人能够负担得起的。

  与此同时,在调查中,青年报记者发现一家公办的养老院——位于长宁区的“西郊协和颐养院”亦有足够的空床位,但其价位却不菲。“单人间的房费是在6000~16000元/月,套房一室一厅的12000元/月,二室一厅16000元/月,全护理是2000~4000元/月……”工作人员表示。

  对于类似这样的收费标准,很多老人表示根本住不起。连许多中等收入的上海家庭子女也直呼“承担不起”。

  困境三

  护理人员缺!缺!专业医护团队更是少得可怜

  去年春节期间,有媒体报道过一篇“沪上养老机构春节遇护工荒”的文章,揭示了一名护工照料20名老人的人手紧缺现象,沪上养老机构护工的收入、地位都不高,因此每年人员都会大量流失,国家也未曾出台完备的社会管理体制,导致养老机构内部人手缺口越来越大。

  按照规定,护理员与需要一级护理的老人比例应是1∶2.5至3.5。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据非官方统计数字,在部分民办养老机构中,该比例为1∶7,甚至更高。而在一些无证养老机构情况更加严重。据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在崇明的一家“托老所”开办人沈某表示,他自己身兼多职,既是护理员、又是厨师。“像我们这种在民房里办托老所的很普遍。本来每人每月收费只有500-800元,不算太高,因此,专业持证的护工我们一般请不起。”

  同时,医护团队在各大养老机构的数量也是少得可怜,一位长久在养老机构服务指导中心从业的人员解释道:“内设医疗机构在养老机构是没有的,养老机构负责的是‘养’。”

  据了解,沪上的民办养老机构平均一家机构仅有一至二名医生,医生所做的仅仅是帮助老人测量血压、配药等基本医护事务。“如果有突发疾病只能送到医院去”。

  而上海地区除了一级市区,例如:徐汇、静安等拥有方便快捷的医疗资源,类似青浦等较为偏僻的郊区,周边没有大型医院,很容易就导致突发事件处理的不完善。

  [隐性门槛]

  失智、失能老人屡屡被拒

  难以承受的高额费用与紧缺的床位并不是养老路上的唯一难题。因为养老机构资源的短缺,老人要想进院一般都得经过“层层筛选”才有排队等候的资格。

  精神病、老年痴呆一律不收

  “针对老年痴呆、传染病、精神病老人一概不接收。”这是长宁区一家颐养院的入院条件,同时也是许多养老院的“潜规则”。

  今年9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各地公办养老机构要充分发挥托底作用,重点为“三无”(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和扶养人、或者其赡养人和扶养人确无赡养和扶养能力)老人、低收入老人、经济困难的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无偿或低收费的供养、护理服务。但现实却是,这类需要特别关照的老年群体却被多数公办养老机构拒之门外。

  而在本市,专门收治这类老人的护理院仅有100多个。

  失独老人难找担保人

  当被问及老人是否可以独自申请入院时,闸北区彭浦新村第二老年公寓的程院长表示:“老人入院必须要有担保人,且必须是直系亲属。”而位于嘉定区的一家民营养老机构上海颐康家园的工作人员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不论是公办还是民营,担保人始终是老人入院的必备条件,但是对于一些特殊的老年群体:失独、独居、丁克等家庭来说,寻找担保人并非一件易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