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灞牧笛 / 摄友之家 /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0 0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2014-06-01  柳灞牧笛

塞伦盖蒂,马赛语里意思是“永远流动的土地”。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唯有做一个局外人,坐在车顶,面对着角马狮子大象水牛斑马羚羊长颈鹿狒狒河马鸵鸟猎豹秃鹫火烈鸟,注目,赞叹,然后沉默......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今早还没起,朋友Ben就发来这条不幸的消息:中国游客在非洲博茨瓦纳野生动物保护区,被大象袭击身亡。原因是该游客离开车辆,近距离拍摄象群。

    No Zuo No Die。

    言归正传。

    刚到坦桑尼亚,就听青山说,The Africa's big five。青山是谁,下文再表。Big Five,指的是非洲五大动物:大象(elephant)、狮子(lion)、豹子(leopard)、犀牛(rhinoceros)和野牛(buffalo)。非洲象荣列首位,因为其一,它们是陆地上现存最大的动物,其二,它们性格警惕而暴躁,明里温顺忠厚,暗地进攻性超强,有点像天蝎座。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比如这货,前几分钟,还在花丛中欢乐地淋浴。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看到我们站在车顶拍它,关了龙头,走过来怒目而视。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非洲象,一般会结成大小不一的群,20-30只为多。象群包括一只成年雄象、数只较年轻的雄象,一些雌象及幼象。老年雄象,则单独生活。

    我们发现数个象群的地方,叫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Ngrongoro Crater)。这里原本是个火山口,被称作“非洲的伊甸园”,“世界第八大奇迹”。

    很多雄象年纪大了,会默默地来到这里,默默地安享晚年,然后找一个只有它们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告别生命。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插播一张牛逼的非洲象照片,专业水平和我这种业余选手,高下立现。此图由英国野生动物摄影师和电视主持人克里斯-帕克哈姆拍摄。2013年英国野生动物摄影大展作品。

    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是坦桑尼亚最美丽的地方之一,原因是,这里水源丰富,草地肥美,鲜花怒放,植被葱茏。这是保护区入口,几只狒狒把着大门。

    数百种动物,包括非洲五大,在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悠闲宅着,各种和谐,各种美好。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角马,刚开始我们以为哥俩在PK,后来发现,它们在一起戏耍地里的小动物。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两只灰冠鹤调情,这种美丽的鸟被乌干达封为国鸟。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斑马,智商比角马高很多,斑马和角马在一起的地方,被狮子吃的,总是角马。人生从来没有公平可言。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瞪羚。去非洲前,我脑海里一直有一幅画面,就是夕阳西下时,逆光下高高跃起的瞪羚。这次是看到了,却没有拍到。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远远拍摄的火烈鸟,原照片里像芝麻,使劲裁使劲裁,还是像大芝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区别是:为保护生态坦桑尼亚的很多地方,不允许车子开过去;而肯尼亚几乎哪里都能去......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一只河马和一头野牛擦肩而过,河马背上的鸟忍不住回头看看。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野牛的数量较多,幸运的话可以拍到特写。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鸵鸟,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鸟,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很多。这主百米成绩飞快,所以我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天敌。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角马与火烈鸟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花丛中的野牛。这个景色,也只有四月底五月初才会出现。

    到了恩戈罗恩戈罗,我只能说,换了我是一只85后角马,也乐意在这儿宅着,吃饱喝足后,装小清新,看云卷云舒,而不愿跟一帮没智商的弟兄,在赛伦盖蒂或马赛马拉,没日没夜地瞎跑,生命不过如此,反正结局都一样。如果参透了,咋活都是一辈子。

    恩戈罗恩戈罗,就像一个安乐窝,基本不用劳作,毕生不愁吃喝。但更多的动物,则选择了塞伦盖蒂,因为,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与生命的向往。

    一匹马最美的时刻,是没有任何骑手的驾驭,没有任何笼头的束缚,自由奔驰的那一瞬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百万动物大军,在塞伦盖蒂周而复始的大迁徙,狮子不能,猎豹不能,鳄鱼不能,人类更不能......

    《美国国家地理》“50个一生必去之地”中,“最后的伊甸园”系列,一共选了10个地方,塞伦盖蒂草原(Serengeti),位列第一。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塞伦盖蒂是坦桑尼亚最古老,也是最受青睐的国家公园。我们去的时间是4月底5月初,每天早晨6:10左右,血红朝霞如约而至,映照着整个塞伦盖蒂。

    国家地理那本书上说,广义上的塞伦盖蒂,包括了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和肯尼亚的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这么说,肯尼亚肯定不乐意,因为这么多年,肯尼亚的旅游宣传,比坦桑好很多,挣的钱,也比坦桑多很多。国内媒体关于东非动物大迁徙的图片视频,大多也在肯尼亚拍得。

    青山同学每每提及此事,总是捶胸跺脚:真正的动物大迁徙,不在马赛马拉,都在塞伦盖蒂啊......那着急劲儿,如同有人要把台湾划拉出中国版图。

    塞伦盖蒂在马赛语里的意思,《美国国家地理》说,是“永远流动的土地”,百度百科说,是“无边的平原”。非要挑一个,我选前者。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角马和羚羊,是塞伦盖蒂两大主角。这里拥有150万头角马、150万头羚羊,30万头斑马,3000头狮子,还有不知道数量的花豹水牛犀牛鳄鱼河马鸵鸟狒狒长颈鹿大象变色龙斑鬣狗......

    每年6月,塞伦盖蒂的旱季开始,大约数以600万的野生动物,便从草原西部,迁徙到北部有河流的地方,待到雨季开始,又到东南部去产仔,然后再回到草原西部。它们每年,都走着同样的路线,周而复始,年年如一,如地球自转般,无法变更。半年一次的东非动物大迁移,被誉为“世界十大自然旅游奇观之一”。

    它们为什么迁徙?它们为什么总是走同样的路线?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科学家也所知甚少。我们唯有做一个局外人,注目,赞叹,然后沉默。

    坦桑尼亚政府曾一度出于人类发展的考虑,在动物迁徙的路上设置带刺的金属围栏,阻止它们北上。结果当然是迁徙大军踏平了围栏,继续它们坚定的征程。

    这,无关食草,或是食肉,也无关你是斑马的高智商,还是角马的一根筋。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生命的本质,或许就在于此吧。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一匹角马最美的时刻,是没有任何骑手的驾驭,没有任何笼头的束缚,自由奔驰的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百万动物大军在塞伦盖蒂周而复始的大迁徙,狮子不能,猎豹不能,鳄鱼不能,人类更不能......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在塞伦盖蒂,我们每天坐着这样的越野,在长颈鹿或者斑鬣狗的注目礼中,兴奋出发。这种旅行,官方叫Safari,意思是游猎,当地司机喜欢称之为Game Drive。

    Game Drive,就跟潜水一样,每次都充满惊喜,也充满遗憾。恰如阿甘他妈所说,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的味道如何,除了费罗列.....后5字是我加的。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我们住的酒店,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中心位置,所以头两天,开出10来分钟,天还没亮,就能看到狮子们在路边,商量当天的开工计划。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很多人比你牛逼,而是比你牛逼的人,还比你努力。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第一缕阳光打过来,似乎该打卡上班了。狮子位处草原上的食物链顶端,通常群居,虽然没人吃它们,但生活同样不易,它们可能在捕猎中,被大象、斑马或水牛踢死,也可能被同伴咬伤或嫌弃后,孤独饿死.....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这是本次我自己比较得意的一个瞬间,当时镜头偶然转到车下,狮子正在打哈欠,嗓子眼都清晰可见。塞伦盖蒂的狮子,并不怕我们的越野车,这头母狮子在捕猎前,甚至利用车子作为掩护,好有心机。

    狮子捕猎基本在50米以内,大部分由母狮子完成,雄狮很少参加捕猎,不过这天早晨,一公一母,两位主角上演年度大戏,雄狮将猎物扑进河沟,母狮就在50米外的草丛绝杀,3分钟内,Game over,收工。理性的人,都在尽力屏气,拼命按动快门,感性的人,如站我身边的贤惠女汉纸张老师,看到这一幕生死大戏,捂住镜头,嚎啕大哭......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子捕杀的,大部分是角马和羚羊。青山说,角马是著名的脑残。比如,本来大伙朝东跑,突然其中一只掉头朝西,那至少一半的角马,立马不顾一切掉头朝西,与朝东的另一半,互相挤压踩踏......而且,你永远无法制止一群傻跑的角马。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既不争房也不争地,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狂奔......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斑马聪明得多,遇到水源,第一批下水的,往往是角马,所以遭到狮子伏击的,也往往是角马。混合马群大部队突然掉头时,多数斑马,会停下来观望,即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种谨慎姿态,至少表明会独立思考。不至于任何人一煽乎,就拎个大锤,上街砸日本车。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猎豹,也位于食物链顶端。与狮子不同,猎豹通常单独行动,对环境异常警惕。第一天进塞伦盖蒂的大门后,我们就偶遇带着小猎豹的母猎豹,敬业如天安门城楼前的站岗武警,十分钟可以不换姿势。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夕阳西下,歇了一天的花豹,下树准备捕食去,我们很幸运地,来了个正面遭遇,花豹全身上下,美艳绝伦。这货尾巴甩起的那一刻,同车的动体摄影大师拍到了,我却没抓到,唉,Game Drive的巧克力滋味,果然每一刻都不同......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猎豹的猎物通常是羚羊,二者都是短跑高手,电视里看到猎豹捕杀羚羊时,我前一分钟替羚羊着急,后一分钟又为猎豹着急,立场不坚定的天平座啊......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大部分时候,塞伦盖蒂的羚羊还是幸福的,毕竟繁殖力强,品种又多,猎豹狮子固然可怕,无奈数量不多,其消化速度,哪里抵得过我们的繁殖速度?通过扩大生育来耗死敌人,这个策略,咱都熟悉。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每天早上,一只非洲羚羊醒来,它就知道,要比跑得最快的狮子或猎豹还要快, 否则自己就会被吃掉。每天早上,一只狮子或猎豹醒来, 他就知道必须比跑得最快的羚羊还要快,否则自己就会被饿死。于是它们一起,朝着朝阳跑去——很多心灵鸡汤课,最喜欢拿这个段子开头。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水牛(野牛)看似沉默,也不奔跑,晨曦照射下的画面,甚至显得温馨怡人。杜月笙有一句话:人群中最沉默的,往往最有实力。水牛性格暴躁,攻击性极强,对随便下车拍照的人类,比狮子和猎豹还狠。牛群中最强壮的母牛,会成为族群的领袖,统领牛群,并享有吃最好草粮的权利。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河马体型巨大,性格平时害羞温和,发起狠来,嘴巴咬合力,却是陆地上所有动物中最大的。河马白天全部躲在水里,露出大鼻孔排气。讲究点的,会选一个干净的池子,不讲究的,那地儿臭得你根本无法靠近。面对潜在威胁,河马也会随便咬死人,比如2013年,肯尼亚,一上海女子随便喂喂小河马,被母河马随便咬死。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长颈鹿也是东非大草原的主人。这种性格老实的动物,却常常成为小伙伴挤兑的对象,比如有人说,长颈鹿的脖子太长,导致的后果是,脚底板星期一被刺一下,星期六才能传达到大脑.....还有很多人认为,长颈鹿需要学习哑语,因为它们从来不会叫......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再次提醒:人群中最沉默的,往往最有实力——长颈鹿身高腿长,四肢可前后左右全方位地踢打,击打范围广,力量大,如果成年狮子不幸被踢中,可立马腿断腰折......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子猎豹等老大们,如果劳动成果消化不完,秃鹫就会闻风赶来。这种不劳而获,靠抢夺胜利果实的动物,却是草原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秃鹫集中的地方,要么刚刚发生完捕猎,要么,一场厮杀即将开始.....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最后,来一张黑脸长尾猴。老师教过我们:动物摄影和人物摄影一样,对焦点最好选在眼睛。这一张,我们都不约而同违背规则,将对焦点选在那坨蓝色主体,然后集体笑场......

    塞伦盖蒂,一片见证自然与生命的神奇土地。唯一能够介入这片神奇的,恐怕只有当地土著:马赛人。

    据说多厉害的狮子,只要闻到马赛人的味道,就落荒而逃。因为以往马赛人的男人,到了十七八岁时,就要去猎杀一头狮子,作为成年男性投名状。这个神秘而彪悍的游牧民族,吃牛肉充饥,喝牛血解渴......

    话说一趟旅行,最重要的不是去哪儿,而是和谁去。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我们的Safiri 越野坐骑,车号540。

    坦桑尼亚的Safiri越野,除司机外,最多还可坐7人。我们因为器材多,每车只安排5人。除了“塞伦盖蒂的百科全书”青山同学,其他游伴,加上我,共计4人。

    贤惠女汉纸张老师,背包就是个百宝箱,大伙刚一上车,零食饮料口罩干湿纸巾,立马把本车厢吃喝,升级为头等舱待遇;“瞬间王”林老师,坐在前排负责发现敌情,豹子甩尾,狮子张嘴,猴子喝水,统统逃不过她的利眼和快门;动体大师罗老师,理性时,耐心讲解慢门追随跟踪对焦,感性时,负责启发小伙伴的想象力,比如,“猎豹在空中飞翔”。

    而我,俨然切换到“富二代模式”,有人递吃喝,有人喊拍摄,有人搞教学,连青山也不放过,不厌其烦地回答我的“十万个为什么”......

    秘密在于:其他3位游伴,都是巨蟹座。

    百度百科曰:巨蟹女,重友情,富母性及同情心,艺术情怀,温柔细心,能干有主见;巨蟹男,温柔体贴,浪漫细心,富正义感,艺术天赋,想象力极佳。

    感谢巨蟹座的同车伙伴们,勤勉,细心,有耐力,还有,一辈子都在操心,照顾人的命。哈哈。

    言归正传。

    东非大草原,从地理分布上,主要指坦桑尼亚北部的塞伦盖蒂,和肯尼亚的马赛马拉。除了百万数量级的动物,这片土地上的另一位主人,就是马赛人。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塞伦盖蒂稀树草原上,经常会看到身披红色披风、手持木棍的马赛人,或单人独行,或三五成群。在油绿或金黄的草地上,这身艳红,格外夺目。

    马赛人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他们鄙视农耕生活,我们中国人自古热爱的耕作,在他们看来,却使大地变得肮脏。 相反,他们把牛群看作生命,饿了,吃牛肉,渴了,拔出腰间尖刀,朝牛脖子上一扎,拿根小草管就吸......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据说多厉害的狮子,只要闻到马赛人的味道,就落荒而逃。因为以往马赛人的男人,到了十七八岁时,就要去猎杀一头狮子,作为成年男性投名状。不过后来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保护野生动物,马赛人跟狮子也就和平相处了,如今的成年投名状,是尽可能多地养牛,以便早日娶到媳妇。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马赛人游牧之余,很多人现在以旅游表演或出售纪念品为生,这是专门为我们演出的马赛村民。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马赛人穿大红衣服,主要为了放牧时吓走野兽;手上的长木棍,一是赶牛,二是防身。大红之外,还有一种艳蓝披风,冷暖色调强烈对比,估计会亮瞎了许多动物的眼。这位高瘦帅,是当地马赛村的村长,也叫酋长,受过高等教育,英语流利,负责带领村民们勤劳致富。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马赛人的村庄及房屋。一个马赛村庄,通常由十几户村民组成。他们住的屋子,像一口倒扣的水缸,开一个很小的门,所有人只能弯腰才能进去,据说这样,主人可以在家里方便地刺杀试图进入屋内的人。屋子大约八九平米,通常布置有两张床一个灶台。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马赛人有个古老说法:“我们右手持长矛,左手持圆棍,就不能再拿书本了。”由于气候变化,以及传统文明的冲击,马赛人的传统生活方式,越来越难以保存。这些马赛孩子,开始被家长送往附近学校拿书本,虽然他们,还不会像东南亚各国小孩,娴熟地高呼One Dollar,但络绎不绝的车辆和外国人,慢慢改变着他们的服装,还有眼光。

    塞伦盖蒂,被誉为“地球上最后的伊甸园”,希望这里的一切,流动的土地,壮观的动物迁徙,彪悍的马赛民族,还有,那永远清新的空气,飞渡的乱云,消失得更慢一些,慢一些......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清晨6点,红霞与乱云齐飞。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下午2点,角马与乱云共舞。

    坦桑游记,取名“乱云飞渡”,源自同车后排邻座张老师。张老师身上,有着巨蟹座女汉子的典型优点:勤勉,热情,利落,细心。爬上车顶时,极具爆发力,飞渡乱云时,无穷创造力。

    我特意从张老师手里,要来几张“飞渡”作品,当时吉普车正在飞奔,时速六七十公里,土路颠簸,尘土飞扬,张老师一路晃悠着,经常“渡”完前一棵树,就被颠回座位,一屁股坐到另一台备用相机上,疼得叫唤几声,又刷的一下站起来,惊呼着渡下一棵。

    此时,前排的“瞬间王”林老师,也是不亦乐乎,或忙着横扫苍茫大地,或忙着捕捉“坦桑之臀”,稍微年长的动体大师罗老师,更是恍若重返奥运赛场,一米九的高大身躯,充满着速度,还有激情......

    三人行,必有我师。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狮在吼,马在唱,乱云飞渡游坦桑

    最后2幅,为“飞渡大师”张老师大作。以此结束坦桑游记,天地有大美,而无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